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九十一章 心动的任务

    “你脑中在想些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眼珠子再乱转,信不信我把它们挖掉?”东方暮雪脸色发寒,面带不豫之色。

    “信信信,”宋青书忙不迭点头,“不过蓝凤凰真的不用了,虽然她的确很成熟美艳,但是我还是更喜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哈。”

    “也罢,既然你不喜欢,那就随你了。”东方暮雪声音突然转为严肃,“不过蓝凤凰你可以拒绝,有个女人你却必须帮我搞定。”

    “谁啊?”宋青书一愣。

    “日月神教的圣女。”东方暮雪淡淡说道。

    “任盈盈?”宋青书疑惑问道。

    “不是她,虽然不久的将来也需要你帮我对付她,不过还不是现在。任盈盈是日月神教圣姑,这个是圣女,是由明教总坛最近指派到黑木崖的,任我行那老狗,为了夺位,连神教数百年基业都拱手送人了。”东方暮雪冷笑不已。

    “任我行也是一代枭雄,这一切恐怕并非他本意。估摸着他算盘打得挺好,以他的武功再加上向问天、令狐冲,的确不用怕引狼入室,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上次黑木崖大战,他们三人都重伤在你手里,导致无力抗拒张无忌的势力进入黑木崖吧。”宋青书沉思片刻,就推演出了任我行当初的想法。

    “不错,”东方暮雪显然也认同他的猜想,“不过请神容易送神难,我总不能坐看张无忌完全掌控黑木崖。那个新来的圣女想必是明教派到黑木崖的代言人,时间一长,难免羽翼丰满,难以铲除。所以才需要你现在趁明教势力立足未稳,去坏了这个圣女的贞洁,一来可以延缓明教势力的侵入,二来还能破坏张无忌和任我行的关系,让他们狗咬狗。”

    “破坏两人之间的关系可以有很多种啊,干嘛要我去做这么下作的事情?”宋青书郁闷地说道,心中极不情愿。

    东方暮雪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说道:“其他事情都没有破坏圣女贞洁有效,要知道明教圣女必须要求一辈子都守身如玉,如果是她自己因为对其他男子产生爱意,而失去贞洁,那么她将接受烈火焚身之刑;若是被其他男子用强夺取贞操,那将是对明教最大的污辱,甚至比教主被杀都还严重。所以一旦你在黑木崖坏了圣女的贞操,作为主人的任我行,必定难逃干系,迫于压力,张无忌说不定会直接和任我行不死不休。 ”

    “任我行顶多算一个保护不周,明教都会和他不死不休,那我这个凶手还不得被明教数十万教众全天下追杀啊?”宋青书打定主意,这么危险的事情他可不干。

    “相传不久前有人看到张无忌与你家那位峨眉掌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呆了很长一段日子……”东方暮雪幸灾乐?灾乐祸说道。

    “不用说了,我去!”宋青书黑着脸说道。

    “看你这一脸的不情愿的,”红影一闪,东方暮雪出现在宋青书面前,伸出一根青葱玉指勾起他的下巴,“明教圣女虽然规矩多,但有一点好处她必然是一个万里挑一的绝世美人,这任务虽然代价大一点,但是过程可是极为香艳的哦。”

    宋青书脸一歪,挣脱了她的调戏,没好气地说道:“既然这样,你干嘛不亲自出马,蓝凤凰你都能搞定,破了那个圣女的身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哼!”清风拂过,东方暮雪又躺在了殿首宝座之上,“你以为我不想啊?如果我是男儿之身,这等好事还轮得到你?我虽然有办法将她收拾得服服帖帖,但毕竟……毕竟不能跟你们男人相比。”

    “好吧,”宋青书难掩脸上的笑意,“那个圣女叫什么名字,可有相关资料?”

    注意到宋青书脸上的讥诮之意,东方暮雪脸皮一颤,沉声说道:“不知道,那个圣女原本不是明教中人,好似凭空冒出来似的,我的手下对她的来历一无所知,所以你只有发挥自己本事了,不过我对你有信心,夺取她的红丸应该不是难事。”

    “这不是我的专业,别搞得像我好像很擅长这事儿一样。”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觉得有必要就这个问题和她探讨一番。

    “是么?你的轻功天下无双,跟我比起来也不遑多让,夜黑风高之时偷香窃玉正好合适。而且传说修炼欢喜禅法之人,运功之时浑身会冒出让女人浑身发软,意乱情迷的香气,这不,连药物都省了,”东方暮雪伸出手指,一条一条数了起来,“还有上次你在皇宫中救袁家那个小寡妇,用的易容术连我也看不出破绽,你要是扮成女人的情郎或者丈夫,哪个女人防得了?哦,对了,你修炼的九阴真经,我没记错的话,似乎有一门移魂**吧……啧啧啧,这样算起来,你不去当淫贼真是浪费。”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些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可别出去乱说啊,”宋青书涎着脸来到她身旁,轻轻帮她捶着肩膀,“我的好姐姐,这些可都是我的底牌啊,求别说。”

    “现在我们是盟友,我自然不会做什么不利的事情,若是有朝一日你与我为敌,嘿嘿……”感受到对方力道大小正合适,东方暮雪舒服地叹了一声。

    “姐姐我们关系这么好,怎么会有敌对的那一天呢,”宋青书加快了捶肩的频率,迟疑片刻说道,“其他几样能到什么程度我心中有底,可是欢喜禅法那个香气,我真是不确定功效有多大,会不会因为对方功力不同,效果产生折扣……姐姐,你武功这么高,可不可以让我实验一把……”

    宋青书话还没说完,感觉手中一空,东方暮雪已经出现在数丈之外,正寒着脸看着自己:“我可警告你,不准把那个东西用在我身上,不然我也让你陪我练练葵花宝典。”

    宋青书只觉双腿之间一阵凉意,下意识紧了紧,讪笑道:“不会,不会,除非姐姐自己要求。”

    “嗯?”东方暮雪睁大眼睛瞪了他一眼。

    “说错了,说错了……”宋青书尴尬地咳了两声。

    “既然知错了,就罚你现在启程到黑木崖吧。”东方暮雪冷冷说道。

    “现在?”宋青书往窗外忘了一眼,时间已经接近傍晚,“可是我刚千里迢迢从吐蕃回来啊!”

    “不然呢?”东方暮雪白了他一眼,“你早到黑木崖一天,成功的可能性就大一分,而且你应该也急着找张无忌复仇吧,帮我就等于帮你自己。”

    “可是……”这几日宋青书与曲非烟钟灵两女仿佛新婚燕尔一般如胶似漆,两女初尝鱼水之欢,嘴上虽然羞涩,但身体上却非常乐意配合他,宋青书简直是帝王般的享受,自然有些舍不得。

    一看到他的神情东方暮雪便明白了他心中所想,不由冷声道:“自古温柔乡都是英雄冢,你应该也很清楚,做大事的人,怎能为儿女之情所羁绊。”

    “姐姐说的是,”宋青书也有些汗颜,最近几日的确太乐不思蜀了一点,有时候甚至将一直以来的计划抛诸脑后了。

    “你大可以放心,曲非烟是我徒弟,我会好好照顾她,争取让她的武功更上一层楼,最后能成为你我帮手,至于钟灵,我已经让蓝凤凰将五毒教的绝学倾囊相授,日后会封她为五毒教圣女……呃,明教圣女,日月神教圣姑,再加上五毒教圣女,看来你以后可以叫‘圣女收藏家’了。”东方暮雪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

    “我觉得‘圣女骑士’更威猛一点,”宋青书挠挠发梢,“不过也无所谓了,只要不是‘剩女收藏家’就好。”

    “圣女骑士?真没品位。”东方暮雪一愣,没能理解他的一语双关,摆了摆手,“你快上路吧,不必和她们辞行了,我会替你传话的。先祝你马到成功,艳福无边。”

    “这祝福语也太那啥了一点……”宋青书临走时都还吐槽不已。

    看着宋青书消失在殿外,东方暮雪呆立在殿中,沉思半晌,最后幽幽一叹,往殿后走去。

    “非非参见师父!”曲非烟早已在房中等候,见东方暮雪走了进来,连忙行了一礼。

    东方暮雪也不答话,径直走到她面前,勾起她的下巴,凝视了她面容半晌,赞叹道:“果然我见犹怜,难怪他临走时还念念不忘。”

    曲非烟被她以这样的姿势一直看着,心中紧张万分,一双眼睛也不敢和她对视,待听到她的话,惊道:“宋大哥走了?”

    “嗯,我派他去帮我做件事,你短时间内应该都见不到他了。”东方暮雪走到一旁榻上,侧躺下来,对着曲非烟勾勾手指,“非非,过来帮我捏捏肩膀。”

    曲非烟迟疑片刻,站在原地不动。

    “怎么,有了情郎就忘了师父了,以前你可没帮我少按?”东方暮雪看了她一眼。

    “非非不敢。”曲非烟慢慢走到她身旁,替她捏了起来。

    捏了没多久,东方暮雪身处手臂穿过她的腰间,一把将她搂到了自己怀里,低头打量了起来。

    曲非烟大惊失色,挣扎片刻,哪里动得了分毫,面带惧意地问道:“师父,你……你想做什么?”

    “非非,今晚陪师父好不好?”东方暮雪嘴角挂起一丝邪邪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