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九十二章 比步惊云还步惊云

    听到东方暮雪的要求,曲非烟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眼中泪水直打转:“师父,你应该明白非非的心意,为什么之前那么多机会都不要非非,偏偏在我成了宋大哥的人过后,你才……你才……”说到后面已然说不下去。

    “傻孩子,师父受伤孤立无援,需要宋青书帮我。之前之所以不碰你,是怕坏了你的处子之身,影响他修炼欢喜禅法的效果。如今他已经练成,我自然没了顾虑。”东方暮雪的手顺着曲非烟柔顺的发丝一路向下,随着手越来越低,她能感受到曲非烟的身体颤抖幅度越来越大。

    “师父,不要!”曲非烟在场挣扎了几下,除了身体间和她产生剧烈的摩擦搞得自己面红耳赤之外,毫无效果。

    “你敢忤逆我?”东方暮雪冷哼一声,声音带着一丝寒意。

    “徒儿不敢,师父神功盖世,若是真想要非非,非非自知无法阻止,愿意……愿意服侍师父一晚,以报昔日恩情,不过…….啊!”感受到东方暮雪的手伸进了她的衣襟揉捏起来,曲非烟一声惊呼,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快速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不过事后非非无法面对宋大哥,只有一死了之。”

    东方暮雪鼻尖慢慢掠过她颈上细嫩的肌肤,呼出的丝丝热气让曲非烟身上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缓缓说道:“傻孩子,宋青书已经被我支走了,今夜之事,你不说,我不说,他又怎么会知道呢?”

    曲非烟听得心中一荡,她心中本来就一直爱慕着自己师父,被她这样一诱惑,差点心神失守。

    注意到她眼神中的茫然,东方暮雪继续说道:“非非,以后我也不会阻止你和你的宋大哥在一起,反而会提供一切便利成全你们,但是有时候若是师父深夜寂寞,非非你悄悄来陪陪我,愿不愿意?”

    “非非愿……”曲非烟刚说道一半,突然醒悟过来,声音中已经带着哭腔,“师父,你放

    过非非吧。”

    东方暮雪眉头一皱,冷哼了一声:“你是我东方不败的徒弟,堂堂的魔教妖女,怎么学起正派那一套,搞什么三贞九烈?”

    “非非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做不到师父说的那般超然物外。”曲非烟低着头,淡淡说道,“师父若是要了非非,事后非非只有一死了之,才能心安。 ”

    “反正我不管,今晚你必须陪我。”东方暮雪一个翻身,直接将曲非烟压了下去。

    “是!”曲非烟声音空洞无物,仿佛不带丝毫感情。

    “气死我了,这个臭小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就这么几天就让我的宝贝徒弟对他死心塌地,”东方暮雪顿觉无趣,坐了起来,哼了一声,“起来吧,刚才为师只是试探你一下,如果你对自己夫君都不忠诚,为师有些事情可不敢交给你去做。”

    曲非烟一愣,顿时喜极而泣:“多谢师父!”

    “非非,先别急着穿衣服,为师改变主意了。”东方暮雪见她慌忙整理着衣衫,梨花带雨的模样分外诱人,嘴角微微上翘:“想到以后要便宜那个臭小子,我就有些生气。哼,得提前收点利息回来。”

    “啊?”曲非烟一张粉脸顿时变得煞白。

    “非非,别摆出一副这么绝望的样子,”东方暮雪抓起她的手往自己胸前一放,“你明白了么?”

    曲非烟之前和钟灵打闹的时候,两名少女没少互相比较过小胸脯,手心传来的那种女人特有的酥软感觉,让她惊骇欲绝地望着东方暮雪:“师父,你是……你是……”

    “嘘~”东方暮雪伸出白玉一般的手指轻轻放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知道就好,不要说出来。这下你总明白之前师父的苦衷了吧,还将你送给了宋青书。”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曲非烟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没想到自己倾慕多年的师父居然是个女人,人,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怎么,我是女人就不是你师父了么?”东方暮雪冷哼一声。

    师父身上传来的那种熟悉的压力又回来了,曲非烟一下子清醒过来,喏喏说道:“非非不敢,只是有些……有些震惊。”

    “你应该高兴才对,为师要真是个男人,刚才那种情况,我看你怎么办。”东方暮雪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头。

    “师父果然疼我,舍不得让我伤心,居然连这么大的秘密也告诉我。”知道东方暮雪是个女人,曲非烟心中一块大石终于放下来了,一把搂住了她的腰,亲昵地将头埋在她怀中,眼角却流出一滴清泪,心中闪过淡淡的哀伤:永别了,我曾经的爱人。

    “师父这么疼你,让你陪我睡睡觉,你愿不愿意啊?”这些年来,面对曲非烟时刻流露的爱意,东方暮雪要在她面前掩饰自己女人的事实,也非常烦恼,如今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

    “愿意,当然愿意咯。”曲非烟抹干眼泪,笑逐颜开。

    良久过后,屋子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对话。

    “师父,你干嘛老摸我啊?”

    “你年纪小,皮肤滑啊,摸着舒服。”

    “可是师父的皮肤明明比我还好,为什么只能你摸我,我却不能摸你?”

    “我是师父,你是徒弟,这个理由够不够?”

    “哎呀,师父别碰那里。”

    “为了让你武功更上一层楼,师父要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呃,可是感觉好奇怪……师父,检查身体真的需要你压在我身上么?唔唔”

    ……

    “阿欠!”宋青书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头,看着天上稀松的星星,恨恨说道,“东方那娘们肯定是不忿我占了她徒弟便宜,趁机打击报复。唉,昨天还左拥右抱,现在却孤家寡人一个,可怜呐。”

    赶路几日过后,来到湘西一代,只觉得口渴难当,好不容易寻得一户人家,上前敲门道:“在下赶路经过此处,还望主人家行个方便,给口水喝。”

    过了很久,都不见开门之声,宋青书失望地准备转身离去,却见远处小路一个农家少年挑着一捆干柴往这边走来。

    “咦,呼吸均匀,步履轻盈,一个农夫怎么有这么好的身手。”宋青书顿时起了疑心,等他走近了,发现他右手五指似乎被利刃削去,抬头看清他面容,两人异口同声说道:“是你?”

    原来这个少年正是之前荆州城大牢中和丁典关在一起的少年,也就是《连城诀》原著中的主角狄云。

    狄云打开房门,两人坐下来交谈起来。

    “狄云你怎么在这里?”宋青书问道。

    “宋公子,我也想问你这个问题呢,”狄云挠挠后脑勺,虽然因为师妹的事情,他一直讨厌这种相貌英俊的世家公子,但是之前能从荆州大牢逃脱,或多或少也是因为宋青书的缘故,因此对他印象不坏。

    “我北上平定州,路过此处。”宋青书看了狄云一眼,感叹道,“荆州一别,没想到我们还能在此见面。”

    狄云傻笑几声:“上次你和丁大哥大闹荆州城,我就趁乱逃出来了。没有其他去处,便回老家来种菜耕田。”

    “你没去找……你师妹么?”狄云也是可怜的人,青梅竹马的师妹被万圭用计给骗到了,说起来上次自己和冰雪儿在万府不小心还看到了戚芳与万圭行夫妻之事,宋青书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他深爱着的女人已经被两个男人看光了身子……

    “去了,可惜万府中人已经人去楼空,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狄云虽然奇怪宋青书为什么对他的事情这么清楚,还是答道,“我担心师妹以后找不到我,就回来老家这里等着。”

    “你就这样看万圭和你心爱的人双宿双栖?你自己一个人苦逼兮兮地在这里当望妹石?”宋青书觉得自己或多或少夺了狄云不少气运,如果不是自己出现,狄云虽然会受到更多苦,但是终究会苦尽甘来,最后还会得到如花美眷水笙,现在看这情形,他的结局很可能在这里孤独终老,宋青书觉得自己有必要帮他一把。

    “为什么见到原著中命运凄惨的人,我都忍不住想帮一把呢?林平之是这样,狄云也是这样,看来果然是同病相怜啊。说起来,原著中的宋青书更多的反而是咎由自取了。”宋青书自嘲一笑。

    被他提起平生的一件恨事,狄云青筋暴露,咬牙切齿道:“我恨不得喝万圭的血,吃他的肉,可是师妹已经当了他的妻子,还跟他生了孩子,我……我担心杀了万圭会让师妹伤心一辈子。”

    “万圭这种阴险小人,终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令师妹跟着他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结局,莫非你觉得自己不能给她更好的幸福?”宋青书反问道。

    “当然不是!”狄云激动地说道,“只是……只是……”

    “只是你嫌弃你师妹跟其他男人成了亲,还生了一个拖油瓶?”宋青书故意激他。

    “不不不!”狄云连连摆手,“师妹只是中了万圭奸计,我从来没怪过她,不管她变成什么样,我都和以前一样爱她,她生的孩子我也可以当亲身女儿一般疼爱的。”

    “那不就行了,”宋青书暗想他在这方面的宽容程度真是比步惊云还步惊云啊,“既然如此,你何不找到她们,告诉她万圭的真面目,然后和她母女二人,一起隐居在这里,岂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