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九十三章 灵素的魅力

    “可是他们夫妻这么多年,我担心……担心……”狄云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担心她不跟你走?”见狄云猛然点头,宋青书说道,“的确是有这个可能,这是女人的通病,不过你现在神照经小有成就,不知道先将她抢回来再说么?假以时日,她总会想通的。相信我,我比你更了解女人,这样准没错。”

    “还可以这样么……”狄云眼中闪现出希望的神采,不过很快又暗淡下来,“可是我现在都不知道万圭把她们带到哪儿去了。”

    宋青书将一个腰牌递到他手中,“近日我在组建粘杆处,专门负责打探天下间的情报,狄兄弟若是有兴/ ”宋青书打定主意,便往洞庭湖白马寺的方向疾驰而去。

    见到那片狰狞的血矮栗,宋青书反而觉得分外亲切,记得以前程灵素教他的方法,从路边蓝花圃中摘了一朵蓝花在身上,慢慢往药王庄行去。

    “胡斐哥哥,你这个大笨蛋,到现在都还分不清断肠草和牵机毒的区别。我再和你讲一次,你仔细听好了。断肠草和牵机毒都能让中毒者死状惨不堪言,因此下毒之人往往与目标有着深仇大?仇大恨,才会用这么狠毒的毒药。不过具体说来,两种毒药之间又有区别。”

    “断肠草可以令中毒者四肢无力,嘴里胡言乱语,眼前景象出现重影,上吐下泻、腹疼难忍,最终在中毒两到三个时辰过后死于呼吸麻痹。断肠草的狠毒便在于这整个过程中,中毒者的意识始终是清醒的,甚至在呼吸停止后,心跳都还能持续一小段时间,中毒者从头到尾能完完全全体会到死亡的痛苦,犹如断肠之痛,因此得名。战国时韩非子就是服钩吻自尽,死状极惨。”

    “至于牵机毒在历史上也是大大有名,当年南唐后主李煜,因《虞美人》被太宗赐死,死后身体严重变形,据前人笔记记载,‘前头足相就,如牵机状’,因此得名。牵机毒本名其实是马钱子,它能够引起人体强烈的脊髓冲动,中毒之人会全身剧烈痉挛,伴随着双目凝视、牙关紧闭等症状,一直到死脸上都会带着一种诡异的狞笑这点和星宿派的三笑逍遥散类似,我怀疑丁老怪的三笑逍遥散其中一味药便是这牵机毒……”

    “啪啪啪!”宋青书一边鼓着掌一边走上前去,他刚到附近就听到程灵素高谈阔论,驻足凝听良久,心中充满惊叹:“灵素你年纪轻轻,对各种毒物如数家珍,实在令人佩服佩服。”

    “宋大哥!”胡斐见到宋青书,面露喜色,一下子飞奔过来跳到他身上。

    “哎,你好重。”宋青书抱着他,假装呲牙咧嘴地笑道。

    “小灵素,过来叔叔抱抱。”将胡斐放了下来,宋青书张开双臂招呼着程灵素。

    “呸!”程灵素啐了一口,红着脸瞪了他一眼。

    “算了,你是我家小胡斐的女人,我就不占你便宜了。”宋青书一开口就把两个小孩子弄得大红脸。

    “羞不羞,什么叫你家小胡斐,看来你果然对冰雪儿阿姨有企图。”程灵素不忿他与胡斐称兄道弟,却让自己叫他叔叔,凭空矮了一辈,好不郁闷。

    “果然伶牙俐齿。”宋青书看着胡斐笑道,“等你们成了亲,你小子以后有的苦头吃啰。”

    “谁要娶那个丑八怪啊,”听到程灵素说他觊觎自己母亲,小胡斐本来有些不快,但一听宋青书的话,立即像炸毛一般。

    “臭胡斐,我恨你!”程灵素眼圈立马红了,呜呜呜地抹着眼睛往屋子里跑去。

    “小胡斐,你怎么能这样伤女孩子心呢,”宋青书以过来人的身份指点道,“再说了,女大十八变,灵素她现在只是还没张开而已,若几年后她变成了一个绝世大美人,你岂不是要后悔死?现在你在她最没自信的时候对她好点,她会感激你一辈子的,这生意稳赔不赚啊。”

    “要是她几年后不变呢?”胡斐一本正经问道,“看她现在这副样子,要想长成个绝世大美人,我可没你这么有信心。”

    “呃,就算长不漂亮也没关系啊,这世上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到时候哥哥我教她一点化妆技巧,再好好打扮一下,绝对能让你看了心动,”宋青书搂着小胡斐的肩,两人一步步往山庄内走去,“我还要提醒你啊,小灵素虽然长得不大好看,但极具灵气,我看她走路时腰臀间的姿态,乃万中挑一的内媚之体,长大了绝对是男人的恩物啊,你可不要错过哦。”

    “我说宋大哥,我才八岁而已,你现在就跟我说这些,不怕教坏小孩子啊,要是被我娘听见了,她不骂死你才怪。”小胡斐郁闷地说道。

    “呃,一世两兄弟,我这还不是为了你考虑,和你掏心掏肺么,”宋青书尴尬笑道,左右打量一番,悄悄问道,“对了,你娘在不在这里?”

    “哼,我还在想你能忍多久才问呢,”小胡斐嘟着嘴,干脆地说道,“不在!”

    “不在?”宋青书一愣,“她到哪里去了。”

    “几个月前她来看过我一次,然后又风尘仆仆地走了,应该是去调查慕容景岳的行踪去了。”小胡斐答道。

    “慕容景岳?慕容世家不是在调查么?”宋青书疑惑问道,突然又露出一丝担忧之色,“慕容景岳武功高强,又善用毒药,我担心你娘她有危险。”

    “算你有良心,”小胡斐白了他一眼,“我娘的功夫本来就不在我爹之下,上次只不过是因为慕容景岳熟悉她的招式,再加上我这个拖油瓶,娘亲心神失守,才败在他手里。听说大哥你传授了她一套白蟒鞭法,娘亲上次来看我时已经练得极为纯熟,碰到慕容景岳只要小心点,想必自保没什么问题。”

    “这样啊~”宋青书这才稍微放下心来,但是听说冰雪儿并不在药王庄,脸上还是难掩失望之色。

    “宋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看到我不开心么,摆出这么一副见色忘义的表情。”小胡斐用肩膀撞了他一下。

    宋青书回过神来,嘿嘿一笑:“好吧,那我们还是回到你的终身大事问题。刚才说到哪儿了?对了,说灵素内媚之姿,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没打她主意的哦,如果你确定不喜欢她,我可动手了哦,萝莉养成计划,想想就兴奋呐。”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搓着双手,表情极为浪荡。

    小胡斐顿时急了:“你打我娘的主意,我念在你为人还算不错的份上,也就算了,现在竟然又打灵素妹妹的主意……”

    “哟~”宋青书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被我试出来了吧,还说你对她没意思。”

    小胡斐嘴硬道:“就是一只猫一只狗,一起呆久了,都有感情,更何况一个人。”

    两人走到屋内,程灵素刚好听到他这句话,气得直接转过身去,不再看两人一眼。

    毒手药王呵呵一笑:“一别多日,宋公子如今精气十足,看来之前的伤势已然痊愈。”

    “见过无嗔大师,”宋青书真心实意行了一礼,感叹道,“说起来还得多亏大师指点往姑苏一行,我才找到办法治疗伤势。”

    “几个月前我已经听胡夫人说起过了,宋公子不必谢我,这都是你自己的机缘。”毒手药王微笑着摇摇头。

    “大师,我这位小兄弟体内的毒解得怎么样了?”两人聊了半晌,宋青书指着胡斐问道。

    第二更十五分钟过后,第三更推迟到明天早上吧,今天有点吃不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