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九十四章 刺杀

    “公子大可放心,斐儿天生身体强壮,再加上我的精心护理,他体内的毒已经拔得七七八八了,还有一些残余毒物需要时间来慢慢冲淡而已。”毒手药王宠溺地看了胡斐一眼,想必也是相当满意这个徒儿。

    “对了,前段时间有没有一位姓方的姑娘来找大师?”宋青书记起之前让方怡带着自己书信来求毒手药王解豹胎易筋丸之毒,趁机问道。

    “的确有一位方姑娘来过,”无嗔大师沉思片刻,说道,“只是那个豹胎易筋丸毒性太过怪异,我虽然有点眉目,但需要时间试验心中猜想,短时间内也没法研制出解药,她一听之下便失望地走了。”

    “宋大哥,你的红颜知己未免太多了。”一旁的小胡斐阴阳怪气地说道。

    “你又不是我恋人,呷的哪门子飞醋?”宋青书一拍他的脑袋,调笑道。

    胡斐呼吸一窒,又不好说自己是替娘亲打抱不平,只好坐在那里生闷气。

    “除了那个方姑娘,还有另外一个姑娘来找过你呢。”见心上人吃瘪,程灵素下意识出言相助。

    “另外的姑娘?”宋青书脑海里将认识的女人过滤一遍,实在想不出究竟是谁。

    “她自称是你妻子,来过药王庄两次,第一次是你和胡夫人刚启程到姑苏不久,我和胡斐哥哥注意到她来意不善,就将她忽悠到东北去了。结果前不久她又回来了,估计是为了报复我和胡斐哥哥,一看到我俩就动手了。”程灵素连珠发炮一般将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宋大哥,你老婆好凶的。”胡斐心想:难怪宋大哥会喜欢上我娘了,他老婆虽然也很漂亮,但一张脸凶巴巴的,哪像我娘这么温柔体贴,再说了,我娘的容貌可不比她差。

    “看你们如今安安稳稳地坐在这里,想必她又吃了亏了?可是她的武功明明远高过你们……”听到是周芷若,宋青书神色颇为复杂。心中寻思: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简直可以去拍一部狗血言情剧了,先是她对不起我,然后我又对不起她,然后她追杀我,我又反杀她……如此孽债,加上男小三,各种原配变小三的戏码,算起来就差一个婆媳关系,就能妥妥占据黄金档啊。

    “那当然,我们药王庄若是沦落到要依靠武力自保,简直就是耻辱。”程灵素傲然说道。

    “她中毒了?后来怎么样?”宋青书心中一惊,有些担心地问道。

    “死了!”程灵素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道,“敢到我们药王庄踢馆,若是让她活着回去,传扬出去,以后江湖上不是络绎不绝的人来找我们报仇啊,给她种了点七星海棠,无药可解,死定了。”

    “什么?”宋青书听到周芷若死了,神色木然地坐在椅子上,程灵素剩下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周芷若居然就这样死了?就这样死了……按理说我该恨她才对啊,就算知道一切都是误会过后,不恨她了也不该这样难过啊!宋青书捂着自己心脏,脸上冷汗涔涔而下。

    “宋公子,别听灵素胡说,尊夫人并没有死。”一旁的毒手药王看不下去了,运起内力,沉声说道。

    宋青书浑身一震,双眼中又有了神采,看着毒手药王,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日宋夫人风风火火前来,不由分说便要抓灵素与斐儿,老夫不明所以,只好出手相救,误伤了尊夫人,还请公子恕罪。”毒手药王说道。

    “那后来呢?”宋青书急忙问道。

    毒手药王理解他的心情,快速说道:“尊夫人武功高强,虽然中了老夫的毒,依然能支撑,这个时候又出现了另外一个年轻高手,将她救走了,老夫看他武功路数,应该是明教的乾坤大挪移,当今天下,这么年轻又有这份功力的,想必只有明教教主张无忌了。老夫用毒,向来留有三分余地,张教主深得蝶骨医仙胡青牛的真传,想必替尊夫人解毒并不是什么难事。”

    张无忌?宋青书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就恨得牙痒痒,听到周芷若被他救了去,不仅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更担心了,急忙问道:“大师可记得张无忌救走她是哪一天?”

    毒手药王仰头思索片刻,答道:“应该是九月上旬,之前江湖传来华山剑圣风清扬和魔教教主东方不败决战的消息,所以我还记得。”

    “月圆之夜决战之后?那看来是她上次在皇宫再次被我…过后,来寻胡斐他们的晦气,然后中毒被张无忌救,难怪之后黑木崖上张无忌说之前见过她,看来就是药王庄这次了。听他当时口气,两人好像没发生什么……还好还好。”宋青书脑中急速运转,终于将整个过程推衍了一遍,暗暗松了一口气。

    “对了,大师你用的什么毒药,解毒的时候需不需要脱衣服啊?”宋青书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武侠小说中女主中毒后,男主帮他疗伤,无一例外都会脱衣服,原著中张翠山就是这样到殷素素的,张无忌也不遑多让,子承父业,救赵敏的时候,也脱了她的外衣。

    毒手药王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呵呵笑道:“宋公子多虑了,这世上基本没什么毒中了需要脱了衣服来疗伤的。脱衣服往往只是为了处理一些外部伤口而已,比如被毒蛇咬的伤口,而且也只需要卷起裤管或者衣袖既可。”

    “张氏父子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靠这招来欺骗无知少女的感情。”宋青书暗暗骂道。

    “宋大哥,你们夫妻感情很好?”一旁的胡斐开口问道。

    “为什么这样问?”宋青书没反应过来。

    “我看你听到她死了,整个人立马就傻了,想必你应该很喜欢她才对。可是她身为你的妻子,却对你喊打喊杀的,实在让我难以理解。”胡斐将心中疑惑说了出来。

    “呃,这个问题说来话长,那就是……”宋青书一愣,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不耐烦地挥挥手,“算了,大人的世界,说了你也不懂,小孩子家家自己去玩泥巴。”

    胡斐大怒,正要证明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一旁的程灵素拉了拉他衣袖,悄声说道:“胡斐哥哥,我们出去玩,别打扰宋叔叔了,看他这样子,肯定是为情所困。”

    “哼,既然他这么爱他老婆,以后就不要来招惹我娘了。”握着程灵素柔软的小手,胡斐的心情总能平静下来,不过出门时还是恶狠狠瞪了宋青书一眼。

    从药王庄出来之后,宋青书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些魂不守舍。后来不知不觉撞到一棵树上,他才清醒过来,“张无忌是,明教教主是,我马上就去坏了你们所谓圣女的贞洁,让你们明教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宋青书越想越激动,恨与爱果然都是人最大的源动力,之前他还一副心不甘情不愿地往黑木崖走去,一路上能拖就拖,和狄云聊聊天,到药王庄探探亲,何等闲情逸致。结果在药王庄听到那个消息,巴不得马上就赶到黑木崖,三下五除二就去坏了明教圣女的名节。

    一路上运起踏沙无痕,日夜兼程,数日过后,终于赶到了平定州黑木崖。

    之前已经硬闯过黑木崖一次,熟悉了地形的宋青书这次却能抓住守卫间的空隙,一路悄悄摸到了黑木崖之上。

    “不知道明教圣女住在哪里啊。”宋青书躲在走廊顶端,待巡逻卫士从底下经过之后,悄无声息地落到了地上,四周打量了一番,往最豪华护卫最多的地方悄悄摸了过去。

    “小姐她的洗澡水准备好没有?”

    “已经准备好了,我刚去取来早上采集的花瓣。”

    “好,快走。”

    ……

    听到路上几个丫鬟的对话,宋青书大呼侥幸,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遂悄悄跟在她们后面,尾随而去。

    目送几个丫鬟走进了一处灯火明亮的院子,宋青书四下观察一下,估计这里是圣女居处,所以并没有什么男侍卫守在附近,摸到一处窗下,将手指放到嘴中湿润了一下,轻轻一捅便在窗户纸上开了个小孔,心中得意:还是现代社会好啊,起码窗户是玻璃的,贼想打孔起码也得准备一副玻璃刀和一个吸盘,哪像现在这么容易。

    再次确认了方圆十丈内都没有其他人,宋青书将眼睛凑了过去。

    估计是浴桶中热水的缘故,屋中烟雾缭绕,看不真切,只见一身形婀娜的女子正背对着窗口,一头黑亮柔顺的长发垂至腰间,柳腰盈盈一握,显得主人格外高挑纤柔。

    “黑长直啊,光是一个背影就这么吸引人了,看了正面那还了得?”宋青书感叹一声,“姑娘,你我无冤无仇,要怪就怪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劳什子明教圣女。”

    女子纤手轻轻一扯腰间丝带,外面的衣衫顿时滑落到地上,浑身只着亵衣,大片冰肌雪骨暴露在空气之中,泛出一层柔和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