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九十五章 误打误撞

    “脱吧,脱吧,你自己脱完了也好,省得等会我动起手来有负罪感。 ”宋青书其实心中很矛盾,偷看女孩子洗澡虽然很香艳,但毕竟太下作,他看了几眼觉得脸皮发烫。不过想到自己的复仇大计,宋青书还是狠下心来,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搞成做英雄无量,做匪人又无胆,既然自己决定当婊子了,就别立牌坊了,还是想好怎么顺利完成任务才好。

    这么一会儿工夫,屋中的女子身上的亵衣已经被她解下来搭在一旁的屏风之上,螓首微摇,及腰长发无风自动,双手绕到脖子后面将满头的秀发盘了起来,估计是避免入浴时被浸湿。

    “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看着女子玉足轻抬,踩着小梯一步步走进浴桶,宋青书脑中不自觉浮现出李煜描写小周后的词句。

    盯着她雪白的后颈,修长笔直的双腿,宋青书只觉得鼻尖有一股热流淌了下来,伸手一抹,入眼处尽是鲜红,顿时暗呼晦气:有没有搞错,虽然修颈、削肩、柳腰是我的最爱,但是看个背影就流鼻血,也太没出息了吧。就算是憋了二十几年的处男也不至于这么龊啊,莫非是修炼了欢喜禅法导致自己血气太盛?

    耳边传来流水荡漾之声,宋青书往里看去,只见女子已经躺在浴桶之中,一只玉藕般的手臂伸出水面,另一只手掬起一抔清水,一点一点淋了上去。自从神功初成,宋青书目力比前世提高了何止十倍,虽然隔着雾气,他还是清清楚楚看见了女子玉臂上肌肤在烛光照耀下独特的光泽,那是一种尚未习惯于接触空气的颜色,那是整个春季都隐藏不露的润泽,那也是夏季凋零前的蓓蕾的光泽。

    宋青书只觉得喉头发干,他清楚自己不能再继续看下去了,他一定要见到女子的正面容颜,不然继续这样不停地在脑海中幻想着,只会如同段誉一般,在心中勾勒出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完美女人,形成心中的魔障。

    运气于手,用一股柔劲震断里面的倒栓,轻轻掀开窗户,宋青书仿佛一只猫一般,落地无声,一步步往浴桶那边移了过去。

    哗的一阵水声,宋青书不想惊动对方,一路上颇为小心翼翼,这突然出现的声音顿时吓了他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是女子将一条笔直的长腿抬出水面,搭在木桶边缘,双手捧着清水恶作剧一般浇了上去。/

    宋青书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暗叫糟糕,女子耳朵一动,果然察觉到身后有人,不过出乎宋青书预料的是,她并没有回头或者尖叫,反而柔声说道:“是小白么?你过来帮我捏捏肩膀,最近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肩膀酸酸的。”

    “这声音似曾相识?相识?”宋青书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为了不惊动她,只好模模糊糊地答应了一声,运起轻功于脚尖,脚步声顿时犹如少女一般轻盈,直到他来到女子身后,对方也没有感觉到异常。

    “小白快点啊。”女子伸了一个懒腰,语气颇为慵懒,将双手搭在两旁的木桶边沿,露出光洁圆润的肩头,示意丫鬟帮她捏一把。

    “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怪不得我哦,就当前戏了吧。”宋青书颤巍巍伸出手去,搭上了少女肩膀,只觉入手幼滑无比,心中一荡,轻轻地捏了起来。

    良久过后,少女舒服得哼了一声:“小白,今天你的手法大有长进啊。”说完脑袋轻轻往后一仰。

    宋青书正沉浸在感受少女肌肤的弹性之中,没想到她会突然仰头,此时已经来不及躲避,四目相对,两人异口同声惊呼:“怎么是你!”

    少女的矜持让她反应更快,手腕一扬,直接朝宋青书双眼插来,宋青书回过神来,双手放开少女肩膀,手指轻轻在她肘部关节处一弹。

    少女只觉得整个手臂一麻,已然失去了知觉,心中焦急,顺势起身抬腿一个横扫千军往对方颈脖处踢去,却被宋青书直接抓住脚踝,运气于脚想要挣脱,却仿佛泥牛入海,不能移动分毫。

    “我说任大小姐,好久不见,一上来就送这么一份大礼,我怎么好意思呢。”宋青书眼神肆意在她身上逡巡起来,原来这个少女并非明教圣女,而是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

    任盈盈刚刚正在沐浴,此时全身当然不着片缕,手脚都被对方制住,整个人以一副羞人的姿势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宋青书面前,饶是她一向聪慧冷静,此时脑中也一片茫然。

    “任大小姐,我和好奇,你为什么不尖叫?”宋青书大饱眼福之际,也觉得十分奇怪。

    闻言任盈盈顿时涨红了一张俏脸,有苦说不出,如今冲哥也在黑木崖之上,她若是尖叫,待会儿爹爹,向叔叔以及日月神教下属教众肯定焦急地赶过来,若是此时的姿态被他们看光了,就算冲哥不介意,她也没脸活下去了。

    “看来真是缘分啊,上次大战,我没有成功脱完你身上的衣服,今天你却自己主动脱了衣服给我看,真乖。”宋青书见她鼻子微耸,长长睫毛轻轻发颤,容颜娇嫩,周围的火光映在脸上,更增娇艳,心中一动,忍不住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无耻!”任盈盈呼吸急促起来,气得胸脯剧烈起伏,看得宋青书一呆。

    正打算继续调笑几句,宋青书突然神色一变,猛然回头看着外面。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苍老之声:“盈盈,爹爹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宋青书回头看着她,生怕她开口呼救,哪知任盈盈深深吸了一口气过后,平静地回道:“女儿正在沐浴,恐怕不太方便见爹爹。”

    “我的乖女儿长大啰,”门外传来任我行欣慰的笑声,“爹爹也不想让你为难,只是如今黑木崖的情况你也清楚,有些话平日里不方便说,现在站在外面若是被有心人看到,也是不妥。如果爹爹没记错的话,这屋中还有数道屏风,爹爹进来隔着屏风和你说说话,你看可好?”

    “这简直是鬼父啊,女儿洗澡时居然硬要进来。”宋青书腹诽不已。“好吧,爹爹请稍等。”听到任盈盈的话,宋青书神色一变,手肘一弯,顿时箍住她的颈子。

    “现在我们这副样子,我是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任盈盈顿觉呼吸困难,快速说道。

    “那你还让你爹进来?”一来不想打草惊蛇,二来他此时欢喜真气尚幼,有些忌惮对方的吸星**,所以宋青书并不愿跟任我行正面冲突,不过他还是微微将手松开了一点。

    “你藏起来就是。”任盈盈咬着嘴唇,脸上看不清有什么表情。

    “这里空无一物,一览无遗,藏哪儿?”宋青书环顾四周,这里虽然跟客厅之间有一块大屏风挡着,但是屏风颇为透明,任盈盈躺在浴桶里倒是不虞走光,自己不管藏在哪儿,影子都会印在屏风之上,任我行进来一看便知。

    任盈盈目光转动,盯着浴桶里的水面,耳根都烫了起来。宋青书一愣,这也行?

    “盈盈好了没有,爹爹进来了哦?”任我行在门外等得有些焦急,他不清楚黑木崖有多少明教安插的探子,所以特意抽女儿沐浴,探子警惕性薄弱之时过来,但若在门外待得太久,被明教探子看见,未免引起怀疑。

    听到任我行推门之声,任盈盈焦急地说道:“快抱我进去。”她的心思倒也简单,被宋青书看光了已是不幸,若是再被爹爹进来看到……想起来就不寒而栗。

    宋青书不再犹豫,抱起任盈盈直接跃入水中,“什么声音?”任我行刚进门,就听到一阵重物入水之声,不由狐疑道。

    “没什么,爹爹。”任盈盈声音有些惊魂甫定。

    这样一来任我行更是怀疑,担心明教中人挟持了宝贝女儿,焦急问道:“盈盈你没事吧,我感觉你不太对劲。”

    “我没事。”躺在浴桶之中,对面宋青书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任盈盈声音自然有些不自然。

    “如今黑木崖之上不怎么太平,说不定有什么宵小之徒借机生事,爹爹要看你一眼才放心。”任我行疑心本来就重,一进屋总觉得哪里不对头,于是一步步往屏风后面走去。

    任盈盈大惊失色,连忙招手示意宋青书钻到水下去。

    “水下?”宋青书用手指了指水面,表情极为古怪,心中腹诽不已:“大小姐,你究竟知不知道你现在光着身子啊。”听到任我行的脚步声已经来到屏风处,宋青书无暇再考虑其他,深吸一口气,将整个身子沉了下去。

    “爹爹,你怎么就这样闯进来了。”任盈盈双手抱肩,只露出一个头在水面,满面通红,嗔怪地看着走进来的任我行。

    任我行锐利的眼神在四周扫视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迹象,连忙退了出去,“是爹爹多虑了,爹爹还以为你被什么人挟持了呢。”

    “爹爹你猜对了。”任盈盈心中流过一丝苦涩,嘴上却说道:“爹爹最近忧虑得太多了。”说完便用脚尖捅了捅对面的宋青书,示意他浮上来,哪知连捅了几下,对方仿佛乐不思蜀一般,一直呆在水里面,一点出来的意思都没有。

    第二更半个小时左右过后

    第三更第四更应该会很晚,可以明天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