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九十八章 坦言相告

    “圣女殿下,其他地方虽然搜过了,不过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查探。 ”任我行说完眼神直勾勾看着床上。

    注意到他的目光,朱媺娖大怒:“如今我已宽衣睡下,被子下面不着片缕,莫非任教主也要掀开来看看?”

    此言一出,四周吞咽口水之声此起彼伏,看着手下众人一副期待的眼神,任我行也有些尴尬,连忙说道:“既然如此,任某就不打扰圣女殿下休息了。”

    他其实是担心圣女像任盈盈那样被宋青书挟持,不得不应付自己,但听她说话语气,分明是有意包庇,哪是被挟持的样子?虽然明知宋青书藏在被子之中,但他也不敢径直去掀开圣女的被子,明教圣女的规矩他也清楚,他可不想平白无故得罪天下数十万明教教众。既然圣女无恙,他也不必紧追不舍,毕竟来日方长,捉拿宋青书可以从长计议,而且他始终还存了一份招揽宋青书的心思。

    待手下尽数退出去过后,任我行站在门口,回头语气又似欣赏又似羡慕:“这么多女子不顾名节都要护着你,阁下真是好手段,哈哈哈~”说完长笑而去。

    “他走了,你出来吧。”朱媺娖掀开被子,跳下床来。

    宋青书虽然迷恋被窝中的香气,但总不没那么厚的脸皮继续呆下去,跟着跳了下来:“多谢姑娘相救,只可惜弄湿了姑娘的绣被……还有衣衫,万分抱歉。”看着湿漉漉的被子,宋青书露出一丝惋惜之色。

    注意到身上衣裙因为刚才和他紧挨在一起,如今也湿了几大块,肌肤隐约可见,朱媺娖脸色微红,从一旁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遮住了外泄的绮丽风情,不自然说道:“我只是报答公子上次金陵城出手相救之恩,公子不必介怀。”

    “这怎么能相提并论呢,当日若不是我出现,姑娘想必已经得手了。”宋青书尴尬说道。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那只能证明鞑子气数未尽。”朱媺娖微微一叹,声音中饱含着无奈与惆怅。

    “对了,姑娘怎么成了明教圣女呢?”宋青书跟着沉默一会儿,开口问道。

    “你究竟干什么去了,弄得一身都是水?先换套衣服吧,全身湿哒哒的,对身子骨不大好。/ ”朱媺娖看了他衣服一眼,柔声说道。

    宋青书干笑两声,总不好意思说他是跑到任盈盈浴桶里去了,幸好对方也不是真想知道答案,“在下并未带换洗衣服,等会儿下山用火烤一下就好了。”

    朱媺娖秀眉一蹙,微微摇头:“我还有些话想问你……这样吧,我找套衣服给你换一下。”说完便走向衣橱,翻起衣服来。

    宋青书脸色有些精彩,连忙摆手道:“多谢姑娘好意,只是我一个大男人,恐怕不太方?太方便穿你的衣服。”想到自己一身女装的样子,顿时不寒而栗。

    朱媺娖抿嘴一笑:“我平常行走江湖时偶尔也会男装打扮的,公子多虑了。”过了一会儿捧出一套青衫,递到宋青书面前,说道:“公子试试看穿不穿的下,我担心你穿可能有些紧。”

    “多谢!”宋青书接了过来,鼻尖闻道一缕甜香,下意识一愣:“怎么是香的?”

    朱媺娖脸色一红,转过身去说道:“我这里没有崭新的衣服,这件我以前穿过,还望你别介意。”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宋青书大喜道,开什么玩笑,这种情况选崭新衣服的男人真是有病。

    “你先到屏风后面换一下吧,我在窗口看看外面有没有任我行的人。”朱媺娖说完便来到窗边,将窗户轻轻推开一丝缝隙,往外瞧去。

    宋青书三下五除二便换好衣服,只觉得全身干燥柔软,还有丝丝幽香从衣服之上传来,立马变得神清气爽。“以后得找个机会将这套衣服还给她才是,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么。前世人们都说借书是恋爱的开始,我另辟蹊径,来个借衣服传情,想必效果差不到哪里去。”

    “咦,任我行居然没派人守在附近,实在令人费解。”朱媺娖负手而立,低着头脸上闪过苦思之色。

    “也许他顾忌你圣女的身份,担心得罪你呢?”宋青书一边束好腰带,一边走了出来。

    “果然有点显小,”朱媺娖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唇边泛起一丝笑意,“倒是有我男装时的七分俊俏。”

    “姑娘清丽脱俗,穿上这身衣服,肯定气死罗成,吓死潘安,羞煞宋玉,我哪敢和你比。”宋青书赞美道。

    “你平日里就是这样骗小姑娘的么?”朱媺娖坐了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这你可冤枉我了,现在的小姑娘奸猾似鬼,一个比一个机灵,区区这么几句话,哪能骗到她们。”宋青书也在一旁坐了下来,讪笑道。

    “他当日要是有你这么会哄女孩子该多好。”朱媺娖微微叹了一口气,袁承志沉稳木讷,的确不像宋青书这么轻佻。

    “我身为明教派来的圣女,自然触犯了任我行的利益,因此他一直视我为眼中钉,只可惜他如今并未完全消化日月神教的实力,只好和我维持表面上的和气。今天难得被他抓到把柄,他居然不趁机借题发挥,实在不像他的风格。”想起刚才的问题,朱媺娖答道。

    “莫非他还没死心,打算拉拢我?”宋青书压下心中疑惑,开口再次问道,“对了,姑娘究竟是怎么成了明教圣女?”

    朱媺娖朱唇轻启,说话不疾不徐,却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上次金陵一行之前,我便受到了张教主邀请,出任明教圣女。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亡国公主而已,可我又不甘心就此隐居一辈子。一直以来我最大的希望便是赶走鞑子,复我大明江山,以慰父皇在天之灵。可惜近几年我冷眼旁观,满清境内的天地会,红花会,沐王府,还有台湾郑家,虽然各个都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但不像能成大事之人。反而是明教张教主,武功盖世,又雄才伟略,我估摸着日后推翻满清江山之人,恐怕非他莫属。”

    宋青书见她虽然流露民间,但举手投足间任有一丝雍容华贵之气,心中暗暗佩服。看着眼前眉目如画的女子不停夸耀张无忌,心中没来由得涌起一阵飞醋:“公主殿下,就算张无忌推翻了满清,肯定也是他自己当皇帝,又怎么算恢复大明江山呢?”

    朱媺娖仿佛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很快就回答道:“这就是为什么我料定天地会,沐王府这些人终将失败,他们太过执着于什么正统,说起唐王桂王之争,一言不和,他们甚至会自相残杀。满清都没有灭,他们却先考虑日后谁当皇帝的问题,实在是一群……”朱媺娖很快止住不言,但意思显而易见。

    “不错,汉人就是聪明人太多,明明有九十九个兄弟,敌人却只有一个,他们却总想着先铲除掉自己人,最后自己当老大,然后才去收拾敌人,却从来没人想过他们究竟有没有那个本事,能单独应对那个可怕的敌人。”宋青书叹了一口气。

    “公子果然见识深刻,”朱媺娖美目泛起一道异彩,她身为大明帝国最后的公主,自然曾经见识过天下最顶尖的人物,这么多年游走江湖,那些所谓的英雄豪杰,哪怕如陈近南这等人物,都没被她真正瞧在眼里。只有一个张无忌,聊起天下大势,往往一针见血,让她打心底佩服,没想到如今又多了一个宋青书。

    “我想的就和他们不一样,我首先追求的便是推翻满清的江山,至于谁当皇帝可以日后再说。而且明教本就和我大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张教主也承诺有朝一日统一天下,必然以明为国号。”朱媺娖说着说着脸颊泛起一丝酡红,还有另外一句她没说出来,当日张无忌还许诺日后会立她为后,选两人的孩子继承皇位,让朱家血脉继续流淌下去,不过她那时心中极为挂念袁承志,并没有答应下来。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这个张无忌和原著相差也太远了点,之前屠狮大会我就觉得他有问题,如今回过头来看他种种行为,每招都立意深远,把把都切入要害,而且一副野心勃勃的样子,有着吞噬天地之心,实在跟原著那个优柔寡断,淡薄名利的男人有着天壤之别。”宋青书心中疑窦大生,不过转念一想,自己都能穿越过来,发生点蝴蝶效应应该也不算什么。

    “观公子谈吐气度,实非池中之物,可为何会担任鞑子命官,甘心为康熙卖命呢?”朱媺娖歪着脑袋盯着宋青书问道。

    “我要是说我们目的一致,但选择的方法不一样,你信不信?”宋青书苦笑道。

    “以前自然是不信的,今日与公子交流一番,便相信了。以阁下的气魄,我清楚你绝不是甘心做鞑子……狗腿之徒。”朱媺娖看着他,觉得以前一片灰暗的前景,如今又多了一道曙光。

    宋青书顿时感慨万千:“我曾经费劲唇色,一些好友都不理解我。没想到公主只凭寥寥几句话,便选择相信我,实在是……”

    “交浅言深么?”朱媺娖语音清亮,带着三分娇柔,“对了,你这次上黑木崖所谓何事?”

    “哦,来坏明教圣女的贞洁。”宋青书下意识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