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一百九十九章 活见鬼了

    宋青书话一出口,便暗叫糟糕,听到他的话,朱媺娖果然神色微变。/

    “不过既然明教圣女是九公主,我们又是老熟人,这任务自然就放弃了。”宋青书嘿嘿傻笑道。

    “我倒是很好奇,如果我们不认识,你打算怎么来……坏我贞操。”朱媺娖脸色微红,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自然是迷药等各种下三滥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了,”宋青书坦言道,“还望九公主见谅,在下与张无忌有不共戴天之仇,能打击明教的事情,在下向来是乐此不疲的。”

    “原来如此,”朱媺娖恍然大悟,很快又露出一丝惋惜之色,“实在是可惜,你二人都是见识卓绝之士,若是能联手,天下恐怕少有对手。”

    “我和他绝没有联手的可能。”宋青书语气虽轻,但坚决之意已经非常明显。

    “你们之间究竟有何仇怨呢?”朱媺娖实在想不通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会有如此深仇大恨。

    宋青书呼吸一窒,下意识不想让她知道自己与张无忌结仇是因为一个女人,只好含糊说道:“个中缘由,实在难以说清楚,九姑娘只需知道他恨不得杀了我,我也恨不得杀了他便是了。”

    “好吧,我也不问了,”朱媺娖沉默片刻,“不过我有另外一个问题想问一下你,听说当日你也在玉皇顶之上,我只想知道袁……袁承志究竟是怎么死的?”声音微微发颤,显然心中十分哀伤。

    “袁承志死于东方……东方不败之手,”宋青书犹豫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于是将当日情形还原了一下。

    “果然是东方不败!”朱媺娖双眼噙着泪水,咬牙切齿说道。

    “呃,九公主可否听我一言。”见朱媺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自己,宋青书连忙说道,“一个亡命之徒拿着一把尖刀,拦路截杀了一个路过书生,最后被官服缉拿归案,县令断案的时候,究竟是判尖刀是凶手呢,还是那个亡命之徒是凶手?”宋青书默默念叨,死道友不死贫道,为了东方暮雪,只好牺牲康熙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朱媺娖捏着衣袖,轻轻擦拭了一下眼角,“虽然康熙才是罪魁祸首,但是东方不败才是亲手杀死袁大哥的人,我怎么也不可能原谅他。 宋公子,你和东方不败交情是不是很好?”

    被她宛若秋水的眼神一扫,宋青书心中一惊:她怎么知道?寻思片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不错,我和东方不败关系的确不错。”

    “听说前段时间东方不败和你被任我行他们打落到万丈悬崖,如今既然你没有事情,东方不败是不是仍然活着?”朱媺娖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等着回答。

    宋青书苦笑道:“是谁告诉你我们是被任我行打落悬?落悬崖的?他哪有那么大本事,还不是张无忌暗中偷袭,东方不败和我才受了重伤,不得不跳下万丈悬崖。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挂在悬崖上伸出来的一棵树上,才捡回了性命。至于东方不败,我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恐怕已经摔得粉身碎骨了,不过他武功太高,也许能逃得一命也说不定。”

    他并不打算将东方不败没死的消息透露出来,不然张无忌和任我行有心查探之下,恐怕东方暮雪在五毒教会有危险。不过他也不想朱媺娖日后知道真相,对自己产生怨怼之情,因此说得模棱两可。

    “吉人自有天相,你能得上天庇护,东方不败恐怕没那么好的运气了,”朱媺娖眉宇间闪过一丝喜色,在她看来,东方不败估计已经跌落万丈悬崖粉身碎骨了。

    “宋公子,日后你有何算,准备继续回燕京为虎作伥么?”朱媺娖问道。

    “暂时来说,恐怕是的。”宋青书沉声说道。

    朱媺娖微微叹了一口气,也不再劝阻,反而说道:“任我行虽然没有在外面不知人手,但极有可能是他故意让你降低警惕,你直接出去太冒险了。这样吧,反正明日我也要往盛京一行,就顺路带你下山。”

    “多谢九公主好意,你如今的身份带我下山,太过冒险。说句狂妄的话,只要我想走,这天下间只有寥寥几人能拦得住我,很可惜,任我行不在此列,我等会儿直接下山便是。”宋青书婉言拒绝道。

    “阿九都忘了曾经见识过公子的轻功,”朱媺娖一愣,突然笑了起来,“这样也好。”

    屋中陷入沉寂,宋青书知道是时候告辞了,只是看着她清丽的容颜,心中颇为不舍,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连忙问道:“九公主为何会千里迢迢赶去盛京呢?如果事关机密,不方便说的话就算了。”他在寻思是不是明教又有什么大动作,看能不能从朱媺娖口中探得一点蛛丝马迹。

    “只是我的私事,说给你听倒也无妨。日前我得到一则消息,知道一个故人出现在了盛京,我担心她一念之差,做出什么抱憾终身的决定,打算前去劝阻一番。”朱媺娖声音中充满担忧。

    “故人?”宋青书心中疑惑不已,阿九早已国破家亡,能称得上故人的,顶多就是一个袁承志,等等,袁承志?

    宋青书突然神色一变,一把抱着朱媺娖双肩,激动地问道:“九公主口中的故人可是幽幽……哦不,夏青青?”

    朱媺娖双肩一沉,巧妙地卸开了他的双手,疑惑地抬起头来:“你也认识她?”

    宋青书点点头:“我们共患难过几次,应该算得上……好朋友吧。”

    “原来如此,没想到绕了一大圈,我们的交集更多了,”朱媺娖微微一笑,“公子既然是她好朋友,想必清楚袁……袁承志去了过后,她一定急着复仇吧。”

    “不错,本来我也答应助她复仇,只可惜有人从中作梗,导致她对我产生了怀疑,便突然消失,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找她。”终于听到了夏青青的消息,宋青书难免有些兴奋。

    朱媺娖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难怪青青不相信你,你如今是满清大官,又和东方不败是好友,我听到你说帮她复仇,都产生了一种荒谬感。”

    “我并没有骗她。”宋青书苦笑不已,却并没有多加解释,有些东西,是没法解释的。

    “好吧,姑且当你说的是真心话……只是如今青青的情况有点麻烦。”朱媺娖面露忧色。

    “她出什么事了?”宋青书急忙问道。

    见他紧张的样子,一向机敏的朱媺娖难免心生怀疑,不过没有确切证据,她也不好乱猜,只好回答道:“说出来也不怕公子笑话,当日我得知袁大哥出事过后,伤心之余,立即决定要替袁大哥报仇。青青爱袁大哥之情百倍于我,自然也有同样的想法。我深知青青行事向来偏激,担心她为了报仇不择手段,最终伤害了自己,于是派人四处打听她的消息,终于在盛京城打探到她的行踪。据探子回报,她似乎已经成了宝亲王的侧福晋了……”

    宋青书顿时犹如五雷轰顶,嘴里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大概能猜出她是为了对付康熙才出此驱狼吞虎之策,不过清廷权力构成极为复杂,我担心她不明情况之下,落得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所以才打算前往盛京找她。”朱媺娖心中对夏青青的决定颇不以为然,袁大哥若是泉下有知,肯定会很伤心的。

    宋青书心中又是伤心,又是难过,又是愤怒:骆冰这个贱人,下次再落到我手里,我一定要让她后悔当初的多嘴。

    “九公主,我有事在身,先告辞了。”宋青书脑中转了数十个念头,情绪终于慢慢平定下来,向着朱媺娖拱拱手。

    “你要去盛京?”朱媺娖惊讶地问道。

    宋青书迟疑片刻,点了点头:“说不定我们还能在盛京再见。”

    “你是不是喜欢青青?”种种迹象验证了朱媺娖之前的猜想,终于忍不住问出声来。

    宋青书刚打开窗户,闻言身形一滞,回头笑了笑,也不答话,直接消失在夜空之中。

    见他并不否认,朱媺娖一时间有些呆了,暗自寻思:袁大哥刚过世,以青青的性格,她说什么也不可能接受另一个男子的感情。只不过我都能感受到宋青书的真心,夏青青又怎会不知道?哎,又是一段有缘无分的苦恋,当初我和袁大哥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想到这里,不禁升起一丝同病相怜之感。

    宋青书一路强行运起踏沙无痕,天亮之后,已经赶到了河北保定府。察觉到体内真气有些衰竭,只好停下来在驿道旁一间茶寮买了茶水点心,休息起来,刚吃没多久,就听到两个熟悉的声音:“宋大人和东方教主掉崖这么久了,探子们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查到,皇上如今连我们御前侍卫都派出来了,要是还查不到消息,回去过后说不定人头不保啊。”

    “可不是么,小二,将你们这里好吃的好喝的全给大爷上……上…上……”

    张康年听见赵齐贤一直结巴在那里,不由得顺着他目光看去,一边还取笑道:“上你个头啊,你看到鬼了……哎呀妈,鬼呀!”

    今天太累了,休息一下,就这一章吧明天继续

    为了防止读者砸鸡蛋,还是要说一声,夏青青的贞操仍然牢牢捏在我手里,勿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