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章 西夏招亲

    “青天白日的,鬼你个头。/ ”宋青书笑骂道。

    张康年与赵齐贤反应过来,立马谄笑着靠了过去:“几个月前黑木崖传来消息,听说宋大人和东方教主被双双打落悬崖,我们还以为……嘿嘿,宋大人果然福星高照,逢凶化吉。这样一来,皇上不知道要多高兴呢。”

    “是么?”宋青书不置可否,“你们身为御前侍卫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还不是为了探听大人消息,皇上他老人家心中焦急,一波一波探子派了出去没有什么消息,就把我们也派出来了,就差没有御驾亲征了。宋大人,我们兄弟当差这么久,除了以前的韦爵爷,还没见过皇上对哪个臣子这么关心的。”赵齐贤语气中满是艳羡。

    宋青书淡淡一笑,也不答话,康熙这种行为在这些土著看来自然是天大的恩宠,但对于他一个穿越者来说,又算得了什么,臣子始终是臣子,哪怕如同韦小宝那么得宠的臣子,在皇帝眼中也不过一个奴才而已,这又算得上哪门子荣耀?

    “对了,宋大人这是要赶回燕京复命么?要不我们立即启程吧,皇上等大人消息,已经等得坐立不安了。”一旁的张康年见宋青书风尘仆仆,试探性地问道,同时心中甜滋滋的:自己兄弟俩一出来就找到了宋大人,回去过后皇上的赏赐肯定少不了的。

    “不了,我有要事要去盛京一趟,麻烦两位帮我回禀皇上。”宋青书心中烦闷,跟夏青青的事情比起来,晚点去见康熙又算得了什么。

    张康年赵齐贤对视一眼,大惊失色:“宋大人,恕小的多嘴,自古以来,只有臣子等皇上的,哪有当皇帝的等臣子的,若是皇上他龙颜大怒,恐怕……恐怕对宋大人不利啊。”

    “你们回去直接说没见过我不就行了?到时候皇上也不会怪罪,我也会记得两位的好处。”宋青书搂着两人肩膀,低声说道。

    张康年和赵齐贤吓得连忙挣脱,哀求道:“宋大人,不是我们不想帮忙,可是欺骗皇上,可是诛九族的大罪,我们……我们……”

    “既然如此,你们回去实话实说,我必须到盛京一趟,他日回来再向皇上解释我的苦衷。/ ”宋青书坚决地说道。

    还是张康年平日里机灵,见宋青书态度如此强硬,眼珠一转,便想到了一个办法:“不知宋大人到盛京所谓何事?”

    宋青书眉头一皱,不悦道:“私事,不便相告。”

    张康年说道:“大人误会了,小人岂敢探听大人的事情,只是盛京是宝亲王的地盘,宋大人过去恐怕行事不太方便。而我们陪伴皇上左右,恰好得知皇上最近正准备派一个大臣出使盛京,宋大人回京过后,此重任非大人莫属啊。”

    “真的么?”宋青??宋青书心中一动。

    “对啊,对啊,”赵齐贤也反应过来,附和道,“不管大人想做什么,有了钦差大臣的身份,想必行事方便得多。”

    宋青书心中寻思:此去盛京前途未卜,别说弘历福康安父子,就是红花会这些江湖门派都不是易与之辈,有了朝廷这面大旗,和他们周旋起来,的确多了一丝胜算。

    打定主意,宋青书抬头说道:“好,我先随你们进宫见皇上。”

    张康年赵齐贤顿时大喜,连忙说道:“多谢大人体谅,要不大人先吃点酒菜休整一番,我们再上路?”

    “不用了,我已经休息好了,先走吧。”宋青书挂记着盛京的夏青青,哪有心情拖时间。

    “是是是!”两人点头哈腰,连忙牵过一匹骏马过来,“皇上体恤我们,这些出来查探的都是一人双骑,宋大人请。”

    “驾~”宋青书点点头,翻身上马,往燕京城疾驰而去。

    “你这个臭小子,既然没事,过了这么久居然一点消息都不传回来,是不是在哪里醉生梦死,把朕给忘了?”康熙见到宋青书,激动得从龙椅上跳下来。

    “干嘛说得这么肉麻,我又不是你的好基友韦小宝。”宋青书腹诽不已,只好答道:“启禀皇上,当日我和东方教主掉下悬崖,深受重伤,又要逃避任我行等人的追捕,没办法传消息,还望皇上恕罪。”

    “当时情况危急,朕能理解,”康熙安慰地拍了拍他肩膀,“东方教主如今在哪里,他一切可好?”

    宋青书迟疑片刻,还是说道:“东方教主受了点伤,如今在大理境内的五毒教修养。”于是将当日黑木崖之上发生的事情简要向康熙一一道来。

    “明教教主张无忌?”康熙若有所思,眼神中闪过异样的光芒,很快又消失不见,“如今任我行当了日月神教教主,嘿嘿,好大的胆子,总有一天,朕会让他们二人付出代价……不过现在有另外一件更紧急的事情要你去办。”

    “来了!”宋青书心中一跳,假装迷惑不解:“不知皇上所谓何事?”

    “朕打算派钦差大臣往盛京一行,本来正在头疼人选,小宝死了,你也不知所踪,朕还以为你凶多吉少,一时间居然无人可派……”康熙说起韦小宝之时,脸上闪过一丝悲戚之色,很快又被他刻意掩饰下去。

    “臣愿意为皇上分忧。”宋青书行了一礼,“不知道皇上需要钦差大臣做什么。”

    “还不是上次建宁闹的乱子,”康熙冷哼一声,“这几个月来朝廷一直没就此事表态,搞得盛京那边惊疑不定。据探子回报,宝亲王已经暗中从北方前线调回兵马,似乎防备着朝廷突然出兵。朕担心因此前线兵力不足,无法抵御蒙古大军,只好派人前去安抚他一下。”

    “可是福康安污辱了公主,又间接害得韦爵爷身死,就这样放过他们,似乎有损朝廷威严,宝亲王那边尾巴还不得翘上天?”宋青书知道康熙能忍,却没想到他这么能忍。

    “区区一个建宁而已,别说她是个假公主,就算是真公主,为了我大清的江山,死了就死了。”康熙冷哼一声,“至于小宝的仇,朕自然会替他报,正所谓骄兵必败,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朕就是想让宝亲王尾巴翘上天。”

    “是!”宋青书听得心中一寒,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沉默一会儿,康熙突然说道:“对了,你此行替朕犒赏三军,借机安抚宝亲王之心过后,就带着世子福康安,代表我大清国参加西夏银川公主的招亲。”

    “什么?”宋青书心中一惊,“西夏招亲?”

    “不错,前不久西夏皇帝昭告天下,要从天下间年轻才俊之中,选出最受宠爱的银川公主的驸马。”康熙冷哼一声,“说的好听,什么只要年纪合适,只论本事,不看出身,最后的驸马还不是在诸国王孙公子中产生。”

    “可是为什么把这么宝贵的名额给福康安那小子呢,在京城宗室中随便选一个贝勒也好啊,万一福康安成了西夏驸马,那么宝亲王不又多了西夏这个强援。”宋青书疑惑不已。

    “宝贵?”康熙高深莫测一笑:“西夏和我大清之间隔着金国,辽国,想做到守望相助,简直是痴人说梦。西夏驸马,不过是鸡肋而已。再说了,福康安虽然有点本事,但天下英雄何其之多,派他去他就一定能当上么?只不过是朕替他们父子编织一个绮丽的美梦罢了。”

    “皇上英明。”宋青书寻思:自己知道康熙迟早都要对弘历动手也就罢了,弘历福康安父子身在局中,在这一顿甜枣之下,说不定会抱着侥幸心理,将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还有一件事,”康熙突然沉默了,显然心中犹豫不已,最后还是说道,“你此去盛京,帮我在宝亲王府找一本经书。”

    “经书?”宋青书心中暗暗吃惊一惊:莫非……

    果然,康熙接着说道:“一本佛经《四十二章经》,弘历身为正白旗旗主,他手中那本《四十二章经》的书函是白色绸子制成。”

    “不知这本佛经有何珍贵之处,皇上为何让我特意偷一本如此普通的佛经?”宋青书试探地问道。

    那只康熙并没有犹豫,直接说道:“青书你数次立下大功,忠心耿耿,告诉你也无妨。这八本《四十二章经》关系到大清关外的宝藏,也事关大清的龙脉气运。不过如今辽东为宝亲王控制,朕担心他得知这个秘密,便将自己正黄旗的那本烧掉了,本来八本四十二章经缺一不可,朕毁掉其一,应该可以高枕无忧。但天下能人义士太多,宝亲王又熟悉东北环境,朕担心他从残缺的信息中推衍出什么,就打算多毁掉一本,多一分把握而已。”

    “可惜韦小宝已经将你正黄旗那本里面的藏宝图偷梁换柱了。”宋青书装出一副惊骇的表情,心中却在冷笑。

    “上次你们出使山海关,临行前朕吩咐小宝偷偷查找吴三桂手中那本正蓝旗《四十二章经》,你们回京过后,朕检查过他的遗物,并没有找到,不知道青书可曾看到?”康熙突然目光锐利地盯着宋青书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