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零一章 落难夫妻

    “那本正蓝旗《四十二章经》是被我从吴三桂老婆床上偷回来的,怎么能告诉你。 ”心中虽然这样想,宋青书却一脸严肃地回答道:“皇上,之前整理韦爵爷遗物时,并没有看到四十二章经,会不会是他刚到山海关,没多久就被害,导致还没有时间找到经书?”

    “你说的不无道理,”康熙点了点头,“吴三桂老奸巨猾,小宝一时半会儿估计找不到的,然后就遇害了,哎~”说完深深叹了口气。

    “皇上请节哀。”宋青书有一种混乱的错乱感,要是康熙知道凶手是我,会怎么对付自己呢……

    “吴三桂那本正蓝旗的《四十二章经》找不到就算了,弘历那本正白旗的你一定要替朕找回来,你和福康安去西夏之前,先回京城复命,趁机将《四十二章经》交给朕,明白么?”康熙说道。

    “遵旨,臣打算即日启程。”宋青书担心夏青青,一日也不想耽误。

    “这么快?”康熙一愣,“也好,本来还打算让你去看望一下小宝的遗孀,看她最近是否有什么缺的呢。”

    “双儿?”脑海中浮现出那个一身孝服,洁白无瑕的少女,宋青书犹豫片刻,“臣从盛京回来,定当前去探望。”

    康熙点点头:“好吧,朕派张康年赵齐贤他们带一队御前侍卫跟你去,有什么事也好有个可指使的。”

    “多谢皇上。”宋青书一步步退出御书房,临别之际,回头深深望了门上的匾额,思绪复杂。

    “老夫能从你眼神中看到**与犹豫,不知道何事让你如此挣扎。”假山后的阴影处,又传来了葵花老祖的声音。

    宋青书瞪了这个老太监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也从你眼神中看到了一种东西。”

    “什么?”葵花老祖一愣,不由问道。

    “眼屎。”宋青一笑,扬长而去,转身之时,脸色一变:这个老神棍,有点麻烦呐。

    看着宋青书消失的背影,葵花老祖哑然失笑,又回归于黑暗之中。

    “宋大人,你果然鸿运高照,一回来就被皇上定为钦差大臣。”使臣队伍浩浩荡荡北上盛京途中,张康年赵齐贤两人瞅了个空,来到宋青书身边谄笑道。

    “还多亏两位上次指点,这份恩情宋某铭记于心。/ ”宋青书虽然心中焦急,但对两人前来还是显得和颜悦色。

    张康年赵齐贤连连摆手:“宋大人言重了,我们兄弟当差这么久,被上司当成自己人的,除了之前的韦爵爷,就只有宋大人了,我们把大人当成自己人,自然和宋大人说心里话。宋大人日后掌管粘杆处,在皇宫中可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平日里只要记得多多关照我们兄弟便行。”

    宋青书干笑一声:“嘿,?嘿,你们两个消息还挺灵通的呢,如今粘杆处八字都还没一撇,你们就这么清楚。好吧,我的粘杆处如今正缺人呢,你们有兴趣加入么?”

    两人对视一眼,大喜道:“我俩真的可以么?”

    “你们虽然武功,呃……马马虎虎了一点,但为人处世不错,以后可以做点行政工作,而且粘杆处更接近的是情报部门,只要用的恰当,你们甚至会比什么武林高手更有用。”宋青书笑着点点头。

    张康年赵齐贤被他委婉指出武功不咋地,表情不禁有些尴尬,但听他话中意思,虽然有些词语听不太明白,但大概意思也是懂的,不由兴奋说道:“多谢宋大人提拔!我们兄弟也知道,自己武功不咋地,只是承蒙祖荫,才混了个御前侍卫当当,之前多总管没有选我们入血滴子,虽然没明说,但是我们清楚他是嫌弃我们武功低微……”说着说着语气变得黯淡起来。

    赵齐贤也深有同感:“我们这种普通八旗子弟,文不成武不就,顶天了一辈子混到个二等侍卫。可是哪个男人心中不想干出一番事业,光宗耀祖的?连过年回家父母也有面子,多谢宋大人给我们这个机会。”

    “只要一心跟着我,你们得到的会比想象的还要多,只是估计到了某个时候你们会坚持不下去的。”宋青书似笑非笑地说道。

    两人神色一整,严肃说道:“我们这种人没啥本事,若是连坚持这点事情也做不到,活该一辈子当被人瞧不起的狗奴才。”

    “现在说这些话还太早,到了那一天再看吧,”宋青书制止了两人继续表忠心的意图,开口说道,“你俩也是知道的,我有要事需要尽快赶到盛京,可是如今这使臣队伍前进太慢,你们可有什么好主意?”

    张康年一愣,胸有成竹说道:“这个好办,大人大可以挑十数名身手高强的侍卫,轻车简路而行,让大部队继续按照原定速度前行,一方面可以解决大人的烦恼,二来么,日后皇上问起来,大人可以说是用大部队麻痹盛京方面,然后乔装打扮先行到盛京城中打探消息,岂不两全其美?。”

    宋青书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没看出来啊,你还真是个人才。”张康年和赵齐贤虽然手上功夫不咋地,但是他们从下在皇城长大,生于贵胄之家,对官场方面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日后得多发挥一下他们在这方面的才能。

    “宋大人过奖了,过奖了。”张康年说着直搓着双手,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显然极为受用。

    “好了好了,我们别互相奉承了。你们对这些侍卫比较熟,你们去挑十名身手矫健的侍卫吧,然后我们立即上路。”宋青书笑骂道。

    “喳!”两人兴高采烈地跑去挑选侍卫来。

    ……

    一行人轻装上路,一人双骑,离盛京越来越近。某日天突降大雨,一行人急忙跑到附近一座破庙躲了起来。

    刚安定下来没多久,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好像是两人到了庙门口,只是不知为啥,迟迟没有进来。宋青书功力深厚,外面的窃窃私语很快传到他耳中来。

    “庙外帮着的那些骏马显然非一般武林人士所有,这件破庙很可能藏龙卧虎,我们走镖在身,还是谨慎一点为好,要不再赶点路,到前面小镇上去歇脚?”一个粗犷的声音响了起来。

    “师哥,我们这趟压的镖,还不够人家几匹马的价格,你觉得他们会打我们镖的主意?这么大雨,可别把大宝二宝淋坏了,要走你自己走,我反正是不走的。”女子声音娇憨之中带着一丝疲惫,而且说话中气不足,估计是重伤初愈。

    “什么大宝二宝,还不是那个男人的孽……”男人声音突然一窒,剩下的话显然是被女子给瞪了回去。

    “你明明说过不再提过去的事情的,为何还……”女子声音中带着哭腔,那个男子急忙安慰起来。

    宋青书听得发笑,估计又是一个喜当爹的,没过多久,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男人模样普普通通,浓眉大眼,显然是一个江湖草莽,那个女人却不一样,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却时不时浮现出一丝虚弱的苍白之色,虽然一副农妇打扮,但却难掩其丽色。

    只见她怀中一左一右,抱着两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幼儿,身上衣服湿了大半,两个婴儿身上却无半点水渍,看得宋青书佩服不已。

    耳边很快响起了轻薄的口哨之声,原来女子身材饱满圆润,被雨水浸湿了衣服,衣衫贴在肉上,仿佛半透明一般,宋青书手下这些大内侍卫,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看到如此美景自然兴奋得叫了起来,若不是顾忌宋青书在场,说不定会走过去直接调戏那个小娘子。

    听到口哨之声不绝于耳,女子的师兄又或者是丈夫不由大怒,不过看见宋青书这群人各个神情彪悍,腰中又配着戒刀,犹豫片刻,只好瞪了众人一眼,有意无意挡在妻子身前。

    “小娘子,要不过来这边烤烤火吧。”

    “对啊,哥哥这边人全是男人,火气旺盛,一会儿就把湿衣服烤干了。”

    “对啊,看你孩子大小,恐怕你如今身子骨正虚弱,若是风寒入侵,恐怕会落下一辈子的病根哦,你把衣服脱下来,我们保证不看。”

    此言一出,众侍卫顿时哄堂大笑。

    “你们!”女子又羞又怒,身边男人更是持刀站了起来,怒视着众人。

    “哟呵,怎么,想打架啊?”大内侍卫一看,也纷纷站了起来,将腰间的刀拔了出来,庙中顿时寒光闪闪。

    宋青书眉头紧皱,这群大爷兵痞在京城横惯了,在天子脚下自然有所收敛,出了京城自然有一股天生优越感,胆子都比平日里大了几分。

    “两位不必担心,我这群手下都是粗人,平日里玩笑开惯了,虽然话不好听,但也不会真起什么歹意,两位大可放心。”宋青书淡淡地说道。

    众侍卫一听宋大人发话了,自然不敢过于造次,连忙表情讪讪地收起刀坐了下来。

    两人这才看到角落里的宋青书,女子看到他剑眉星目,坐在那里渊渟岳峙,一派宗师气度,心中一阵恍惚:当初那个他也是如此人物……

    “多谢阁下。”男人行了一礼便将妻子小心翼翼扶到一边坐下,还没坐稳,两个婴儿哇哇直哭,女子哄了一半天也没有效果,拉着自己丈夫悄悄说道:他们饿了,恐怕要吃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