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零五章 邀战

    “这怎么可以,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你爹!”南兰脸色煞白,连忙摇头道。/

    田青文嗤笑道:“装什么贞洁女子,你跟我爹之前,不也是其他男人的妻子?反正都不是清白身子,陪世子几晚,能换回我爹一条命,他出来后肯定也不会怪你的。”

    “混帐,有这么和长辈说话的么?”宋青书听不下去了,站出来怒视着田青文。

    田青文被他气势吓了一跳,脸色不自然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说完便往内堂里跑去。

    “夫人,不要介意她的话,小孩子不懂事。”宋青书连忙回过头来安慰南兰。

    “她的确没说错,”南兰有些失魂落魄,喃喃自语,“也罢,我去找福康安吧。”

    “放屁!”宋青书一把抓住南兰双肩,使劲摇了几下,见她终于回过神来,才厉声说道,“田青文哪又知道她爹的心思,我相信任何一个男人,宁愿死,也不愿意自己的妻子用身体向其他男人换取他活命的机会,你若是这么做了,能不能救出田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田兄肯定会悔恨终身。”

    “可是难道要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南兰咬唇说道。

    “此事因我而起,我帮你救他。”宋青书沉声说道。

    “真的?”这段时间见惯了男人的丑恶,宋青书主动相救,南兰顿时心中一暖。

    “自然是真的,只是我需要时间,最近田兄受再多苦你也一定要忍住,千万别做出什么傻事。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将他救出来。”宋青书寻思,救一个夏青青也是救,再多救一个田归农又有何妨?

    “多谢宋公子!”南兰大喜过望,弯膝便拜。

    “夫人不必多礼。”宋青书下意识一把将她扶助,鼻尖传来一股独特的幽香,心中一愣,这女人好像没有重量似的,好轻好柔……

    双臂被对方握在手中,南兰意识到有些不妥,不着痕迹地起身后退一步,问道:“不知公子如今住在何处,妾身怎样才可以找到公子?”指望着宋青书帮她救丈夫,南兰自然不愿意想找他的时候都找不到。

    “我如今住在城西的如家客栈,夫人若是有事,可以到那里找我。”宋青书说完便起身告辞,“夫人,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一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对了,今天见到我的事情,还是不要和其他人说了,我担心对夫人不利。 ”

    “妾身明白,公子的身份,妾身连青文也不会告诉,免得坏了公子的大事。”南兰曾经身为官家小姐,见宋青书身为朝廷命官,却悄悄来到盛京城中,心中雪亮。

    宋青书刚往外走了两步,突然又折返回来,摸出两锭金子递到南兰手中:“田兄出事过后,夫人四处托人,所费钱财肯定极多,这是在下?在下一份心意,还望夫人不要推辞。”

    南兰错愕过后连忙将金锭推了回来:“公子仗义出手救归农妾身已经无以回报了,又怎能收你的金子,快请恩公不要为难妾身。”

    “夫人,如今非常时期,又何必这么讲究?他日田兄出来过后,再好好谢我也不迟。”

    “妾身真的不能要。”

    ……

    两锭金子在两人手中推来推去,到最后两人的手甚至都握到了一起,南兰终于反应过来,声音中带着一丝羞意:“既然公子盛情,那妾身便收下了。”说完急忙将手抽了回来。

    宋青书一愣,也趁机告辞,出了田府,将指尖放到眼前搓了几下,仍然能感受到刚才那满手的滑嫩之感,暗赞一声,便往客栈走去。

    “大人你要夜探宝亲王府?”听到宋青书的打算,张康年愕然问道。

    “呃,你其实可以小声一点。”宋青书郁闷无比,这客栈的隔音效果可不怎么好。

    张康年连忙压低声音:“宋大人,这样太过危险了,要不我再找几个兄弟陪你去吧。”

    “那里去不去呢?”宋青书玩味地看了他一眼,见他为难的表情,顿时笑道,“逗你玩呢,你们的轻功不够,去了反而是添乱,我一人前去,来去如风,很快就回来。”

    换上夜行衣,宋青书摸到王府附近,看着安静的王府,心中默念道:幽幽,希望你还没做傻事……

    来到一处偏僻院墙,瞅着四下无人,脚尖一点,悄无声息地翻了进去。一路躲避巡逻侍卫,慢慢往内宅靠近。

    潜伏在一座假山背后,看着远处来来往往的侍卫,宋青书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没想到宝亲王府的守卫居然如此森严,他在这里观察良久,发现对方的防御无任何死角,一点空隙都找不到。宋青书轻功虽高,但终究不是隐形之人,正所谓雁过留声,他如果强行一试,虽然能解决掉几个暗哨,人为地打开一道口子。但以他们这个巡逻频率,最多一分钟便会被其他侍卫发现,一分钟过后,悄悄查探便成了硬闯。关键是宋青书不认为自己一分钟之内能找到夏青青,更别说带她走了,否则他绝对会冒险一试。

    深深地看了一眼远处的宅子,宋青书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宝亲王府居然守卫这么森严,莫非比紫禁城还厉害点?”听到宋青书所说,赵齐贤等人顿时围了过来。

    “在我看来,紫禁城反而更好闯一点。毕竟紫禁城太大了,不可能步步设防,只要轻功够好,便足够在侍卫巡逻的空隙间潜进来。宝亲王府相对小很多,加上宝亲王手握兵权,做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将王府打造得铁桶一般,的确不是什么难事。”宋青书知道潜行是不可能了,只好另想他法。

    “区区一个王爷,把府里守卫搞得比皇宫还严密,嘿嘿……”张康年赵齐贤对视一眼,话中意味不言而喻。

    “宋大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另一个侍卫问道。

    “明日我们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光明正大地到王府里面去。”宋青书哼了一声,“大家早点睡吧,养足精神,以后指不定有什么危险。”

    一夜无话,第二日宋青书一行人先行出城,然后穿好官服,拿出旌旗,派人通知盛京官员。没过多久,盛京方面就派人将他们迎接到了四方馆中,盛京昔日作为满清入关前的都城,城中专门设立了驿馆招待各国使节,四方馆便是其中之一。

    一行人在四方馆下榻没多久,宝亲王弘历也带着世子福康安以及盛京文武百官,前来觐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宝亲王率领将士抵御蒙古,大功于社稷,特赐……钦此!”念完圣旨,宋青书将其合起来,递到宝亲王弘历手中。

    宋青书久闻其名,这次终于见到了弘历本尊,只见他方面阔耳,上唇髭须浓密,颇显威仪,眼角下垂,平添一股阴郁之气。“好大两个眼袋!”宋青书暗暗咂舌,当然嘴上却夸着对方英武不凡。

    “久闻宋大人年少英雄,今日一见,居然比想象中还要年轻几分,本王好生佩服。”弘历将圣旨交给身边亲随,过来挽着宋青书的手以示亲近。

    “王爷镇守大清北疆,这么多年来数次大败蒙古,威震天下,实乃大清国之栋梁,在王爷面前,下官又岂敢称英雄。”宋青书心中作呕,却不得不虚以委蛇。

    “哈哈哈,宋大人真会说话,难怪年纪轻轻,便深受皇上宠幸,”宝亲王朗声笑道。

    两人在屋中交谈一阵,弘历便起身告辞,临行前开口说道:“今晚本王在府中设宴为宋大人接风洗尘,宋大人务必要赏光啊。”

    “多谢王爷,下官一定准时到场!”宋青书行了一礼,一直将他送到了门外。

    跟盛京官员交接繁琐文书,商讨着如何赏赐北境数十万将士,不知不觉便已夜幕降临,宋青书心有挂念,迫不及待地前往王府赴宴。

    宋青书入座过后,弘历便朗声向席间百官介绍起来:“本王今日给各位介绍一位少年英雄,这位宋大人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皇上的御前侍卫副总管,公认的京城第一高手。宋大人昔日奉旨整顿武林,一身武功让各门各派心服口服,曾经一剑败武当高手冲虚真人,拳打五岳盟主,震惊天下,实在是天下顶尖的高手。”

    下面顿时窃窃私语,突然一阵冷笑传来:“传言向来夸大其词,王爷可不要被人蒙骗了。宋大人,当日你欺负泰山派好不威风,我虽然已不是泰山派门人,但仍然念着师门情谊,斗胆跟宋大人讨教一二,领教一下宋大人的绝世神功。”

    宋青书愕然回头,只见出言之人乃一道人打扮,正是之前在山海关有过一面之缘的玉真子,不由好笑道:“上次我们不是在平西王府中交过手么?”

    想到上次被他一掌震飞数米,玉真子老脸一红,冷哼一声:“上次我小瞧了宋大人,这次可不会再次轻敌了。”玉真子在《碧血剑》中可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大半本书里,他的武功都是高过袁承志的,上次被宋青书轻易震退,的确有轻敌的缘故。他内力虽然不弱,但始终不是他的强项,他最擅长的便是诡异的身法配合凌厉的剑法,纵横江湖数十年,倒也很少碰到对手。

    “这位玉真子道人是本王府中难得的高手,宋大人大可以指点一二。”弘历虽然笑意盈盈,但是心中却是发冷:自己将宋青书捧成康熙麾下第一高手,却明言玉真子只是府中一普通高手,若是败了倒也理所应当,若是胜了,嘿嘿,可是好生折了康熙小儿的面子。

    见弘历不仅不制止,反而在一副鼓励的态度,宋青书知道这场恶战是免不了了,想到自己改练欢喜禅,如今内力远不如从前,不由皱起了眉头。

    第三更将在明早清晨,各位不要熬夜等

    至于之前欠的两章,我没忘记,会补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