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零七章 深夜访客

    弘历设宴款待钦差大臣,整个王府的守卫力量可以说是守外虚内,宋青书离席过后,虽然碰到了几对巡逻兵,但看到他身上的官服,纷纷点头示意,任其行走。

    不过宋青书也不是傻瓜,不会认为到了王府内院侍卫仍然会无视自己,一路上掩藏行迹,终于在湖边发现了夏青青的踪影。

    一个女子孤单地站在那里,望着水面怔怔出神。

    “你来得倒是挺快的嘛。”听到身后的声音,夏青青仿佛一早料到似的,毫无意外之情。

    “怎么就你一个人等在这里。”宋青书左右张望,以她现在的身份,不应该单独一人才对。

    “为了等你呀。”夏青青回过身来,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佳人嫣然依旧,但身份早已沧海桑田,宋青书脸上闪过一丝难掩的哀伤:“你做这个决定前为什么不问问我?我会将心中的计划完完全全告诉你,你听了之后一定不会选择离开我。”

    “我问过你很多次啊,”清风扰乱了发丝,夏青青伸出手指将散乱的发丝顺到了耳后,微微一笑,“可是你每次只会说‘相信我,相信我’。”

    宋青书闻言一愣,当时好像的确如此。

    夏青青见到他的反应,神色复杂:“好吧,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告诉我你的计划吧。”

    宋青书一下子迟疑起来,那件事情关系太大,容不得半点泄露,如今她已身为宝亲王妃……

    “算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夏青青幽幽一叹,不再说话。

    “如今时过境迁,你身份不同,我自然不可能再告诉你。”宋青书虽然有一种不顾一切的冲动,但最后理智终究还是压倒了一切。

    “我明白,不过这恐怕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你有你的计划,我也有我的计划,我不想徒增波澜。”望着远处的湖面,夏青青平静地说道。

    “你的计划不就是色诱弘历,挑拨他和康熙的关系,可是你真的认为弘历能打败康熙么?”宋青书冷笑不已。

    夏青青明显一愣,面如寒冰:“你可以这样理解,不过这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其他人操心。”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我当然知道弘历不是康熙的对手……

    “那好吧,后会无期。”宋青书毅然转身离去。

    “后会无期……”夏青青有着短暂失神,嘴里喃喃自语,脸上闪过一丝苦涩之意。

    回到席间,宋青书欢笑如故,频频起身与盛京百官觥筹交错,跟着韦小宝多隆呆在一起这么久,称兄道弟,结交酒肉朋友的事情早已练得炉火纯青。待他注意到弘历起身离席过后,喝酒喝得更欢了,待从王府出来,早已醉成一滩烂泥。

    “老赵啊,你说宋大人这是怎么了,突然变得这么……”张康年扶着烂醉如泥的宋青书,惊愕地看着赵齐贤。

    “我怎么知道啊,之前都还好好的。”赵齐贤被吐了一身,表情更是郁闷。

    “呵呵,不好意思啊,今天对不住,以后回京过后升你的官。”听到他们议论,宋青书勉强睁开双眼,嘿嘿傻笑道。

    “既然这样,我看要不您也吐我一身吧。”一旁的张康年苦笑道。

    “呕……”

    “呃,我开玩笑的,宋大人您别当真啊。”夜空中传来了张康年的哀嚎。

    王府之中,侧福晋居住的漪澜馆中。

    “王爷,天色不早了,还是请回吧。”夏青青冷冷说道。

    “青青,你都是我的福晋了。”弘历堆起笑容,想要靠近。

    寒光一闪,夏青青的金蛇剑已经抵在他胸口,寒声说道:“王爷,如果你忘了我便再提醒一次,这福晋的名头只是个掩护身份,可别当真。还有,不许那样叫我。”

    “是是是,本王只是和袁夫人开个玩笑而已,”弘历讪讪地往后退了几步,“今日席间夫人的舞姿可是让文武百官惊艳不已,本王也是沾了他们的光,才有幸一饱眼福。当日向夫人提出之时,万万没想到夫人居然会答应。”

    “我们之间结盟可不包含为你跳舞,下不为例。”夏青青心中却补充道:这舞可不是为你跳的……

    “只此一次,本王已经很知足了。”弘历呵呵笑道,“对了,听闻夫人的金蛇营近来出了点小乱子啊,要不要本王派人帮夫人一把?”

    “不必了,那只是我故意麻痹康熙的手段,不然康熙可容不下一个团结一致的金蛇营。”夏青青摇了摇头,断然拒绝道。

    原来当日夏青青被骆冰一番说辞打动,也觉得宋青书似乎并不是真心帮她报仇,再加上跟宋青书一起越久,袁承志在她脑中的影子也越模糊,她害怕某一天,自己甚至连仇也忘了去报,只好选择离开。不过她跟着袁承志统帅金蛇营这么久,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什么也不懂,只爱发脾气的刁蛮小姑娘。之前是因为丈夫被杀,仇恨蒙蔽了双眼,这段时间早已冷静下来。在她看来,骆冰限于眼界,出的计谋简直是漏洞百出,夏青青可没红花会中人那么傻,为了一个虚无飘渺的可能性,就轻易放弃自己的清白。

    夏青青先南下山东,见金蛇营众山头打得正欢,恼怒之下带着一批亲信北上盛京。

    弘历正在头疼因建宁公主一事,和平西王吴三桂闹翻了,失去了吴三桂这个盟友,他空有几十万大军,南下之路被吴三桂挡着,北面又是凶悍的蒙古国,正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的绝境。当然,若是他甘心当一个割据一方的王爷,自然可以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逍遥快活数十年,只可惜他一直觊觎着京城中那张龙椅,哪愿意当个守成王爷?

    夏青青的到来让他大喜过望,因为她给出了另一条出路:与金蛇营联合,金蛇营通过海运帮助他将军队从旅顺口运到天津卫,金蛇营再从山东起兵,一起打到京城,这样一来,完全绕过了吴三桂的山海关,而吴三桂和辽国萧峰正打得厉害,等他抽出身来,大清江山早已被他纳入囊中。

    弘历之前之所以没有想过从海上出兵,因为他手下将士皆不善水战,渤海更是在神龙岛控制之中,而神龙岛早已投靠了蒙古,他若从海上出发,几十万精锐大军只会葬身鱼腹,而跟金蛇营结盟却可以完美解决这一切。

    金蛇营早年在海外混得风生水起,如今仍是黄海的霸主,精于水战,正好可以对付神龙教。

    因此弘历和夏青青一拍即合,很快结为同盟,这段时间为了商讨对付神龙教的办法以及日后合作的具体细节,夏青青必须经常和他会面。弘历担心一个陌生女子经常出入王府,会引起有心人怀疑,泄露了大计,便以侧福晋的身份将夏青青安置在府中,掩人耳目。

    “那就好,”弘历心中虽然仍有怀疑,但是清楚对方的丈夫正是为康熙所杀,不管是出于金蛇营利益还是她的私仇,都没必要骗自己,话锋一转,“对了,袁夫人,今日席间可见到朝廷派来的钦差大臣?”

    “钦差大臣?”夏青青心中一跳,淡淡说道,“见过,长得一副小白脸的模样,看着没什么了不起的啊,想必没什么真本事。”

    “袁夫人这样想可就大错特错了,”弘历沉声说道,“韦小宝死后,宋青书已经成了康熙头号心腹,隐隐约约有问鼎大清第一高手的宝座架势。”

    “武功再高不过一柄刀而已,能翻得起什么大浪。”夏青青刻意装出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武功高到一定程度,就不再是一柄刀了。袁夫人可还记得尊夫是怎么死的?金蛇王武功高强,麾下十几万大军,堂堂一方霸主,不仍死在东方不败博浪一击之下,皇图霸业转眼成空。”弘历故意看了看夏青青脸色。

    夏青青果然脸色大变:“终有一天我一定会杀了东方不败替袁大哥报仇……不过天下又有几个东方不败?宋青书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想行刺王爷,恐怕还是力有未逮。”

    “本王府中高手众多,自然不必怕他。”弘历豪情万丈地拍了拍胸脯,“只是他如此年纪,便已经一派宗师气度,难保日后不会成长为那种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恐怖存在,不得不妨。”

    “王爷的意思是趁他尚未成长完全之时,先下手为强?”夏青青面无表情地问道,“只是这样恐怕会打草惊蛇,让康熙警惕起来,未免得不偿失。”

    “我认为恰恰相反,”弘历冷笑一声,“据探子回报,康熙已经让他筹建秘密情报机构粘杆处,若是真的建立起来,我们日后行动恐怕处处受制,行军打仗也时刻处于被动。嘿嘿,正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却来,他这次自投罗网,本王怎么会放过如此大好机会?”

    “可是他毕竟是钦差大臣,王爷若是动手,恐怕局面无法收拾。”夏青青眉头一皱,心中焦急。

    “无妨,本王自有妙计。”弘历高深莫测一笑。

    宋青书被手下护送回四方馆,刚下马车,便有一个御前侍卫迎上来,悄悄说道:“宋大人,刚才有一美貌女子前来找你。”

    “美貌女子?”宋青书眼睛微睁,迷糊不清地说道,“她可有通报姓名?”

    侍卫恭敬答道:“没有,不过对方来的时候经过乔装打扮,似乎是刻意掩藏行迹。我们兄弟觉得她肯定有要事要找大人,便自作主张将她接到了馆中,如今正在里面候着。”

    “莫非是夏青青?”宋青书大喜过望,推开侍卫踉踉跄跄便往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