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零八章 美梦

    宋青书刚跑了没几步,脚下一拌蒜,直接往地上扑去。幸好身边侍卫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扶住,才不至于脸蛋儿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只是这一折腾,酒意上涌,宋青书竟然沉沉睡去。

    “这怎么办?”张康年赵齐贤大眼对小眼,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还是先将大人扶到床上休息,再帮他清理一番吧。”最后两人达成一致,连忙将他往卧室扶去。

    好不容易将宋青书放到床上过后,张康年心中突然警铃大作,连忙回头喝道:“是谁?”赵齐贤也悚然一惊,连忙拔出刀来警惕地看着角落阴影处。

    “宋公子他怎么了?”这个时候角落里一个柔弱的女声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张康年赵齐贤两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声音这么温柔的女人,即使不是娇弱无力的千金小姐,也不会是什么刺客匪人。

    借着灯光一看,一旁的椅子边上站着一个温柔婉约的少妇,全身裹在一席雪白的披风之中,脸上虽然有疲惫之色,但难掩精致妩媚的容颜。

    张康年一愣:“夫人您是?”

    南兰心中寻思:如果我说只是有事求见宋青书的,他们狗眼看人低,说不定会将我赶走,还不如唬他们一唬。这段时间南兰见惯了衙门小吏的嘴脸,自然心中有所防备。

    “我是青书的好朋友,他是不是……喝醉了?”闻到满屋的酒气,南兰不由秀眉一蹙。

    “好朋友啊?”张康年赵齐贤诡异的对视一眼,顿时堆出一副谄媚的微笑,“明白明白。”心中纷纷寻思:这深更半夜的,一个女人孤身呆在宋大人卧室,两人关系岂不是不言而喻?只是看着女人的发髻,似乎是一个已婚女子,没想到宋大人居然好这一口,不过长得这么漂亮的小娘子,就算是嫁过人,也很少有男人能不心动啊,宋大人真是好福气,只是不知哪家男人要当乌龟了。

    “你们去准备点热水和毛巾,这里就交给我吧。”南兰将披风脱下来放在椅子之上,快步走了过来,撩起衣袖,露出两只洁白的小臂,看得两个侍卫狂吞口水。

    “是是是。”见她像女主人一样发号施令,张赵二人不仅不反感,反而觉得理所当然,急急忙忙退到屋外,张罗热水去了。

    “老张,你刚才看到那娘们儿的皮肤没有,简直嫩得可以掐出水来。”感觉离开了不少距离,赵齐贤用肩膀顶了顶旁边的张康年。

    “噤声,不要命啦,那可是宋大人的女人……不过么,的确是胸大屁股翘,人间尤物啊。”张康年挤眉弄眼道,两个男人发出一阵会意的奸笑。

    从侍卫手中接过热水盆,南兰砰地一声将房门关上了。她注意到两人眼神中那份猥琐的笑意,当然明白对方误会了自己与宋青书的关系,只是她这么晚来找宋青书也纯属逼不得已。

    日间她打探到一个消息,自己的丈夫今天受到了一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一条命去了大半,心中焦急,连忙跑到城西的如家客栈,发现宋青书已经人去楼空。一经打听,才知道他已经用钦差大臣的身份住进了四方馆,连忙又赶了过来。

    由于担心被丈夫官场上的朋友认出来,南兰刻意用披风将自己里三层外三层裹了起来,由一个身段婀娜的少妇,变成一个臃肿的农妇,哪知宋青书留在四方馆的侍卫也是个机灵人,,看清她艳丽的容颜,又注意到她身上的打扮,一听她要找宋大人,连忙将她领了进去。

    不过四方馆中进进出出的人太多,为保险起见,侍卫将她领到了宋青书的卧室等他回来,结果一等就等到现在。

    “宋公子宋公子?”南兰轻轻摇晃着宋青书的肩膀,哪知对方除了呢喃几句,再也没动静。

    “哎~”南兰幽幽叹了一口气,她今天说什么也要想办法将他唤醒,不然等到明天,谁知道自己丈夫的性命还保不保得住。

    拧干了毛巾,南兰细心地替他擦干净了嘴角的污物,然后重新换过毛巾,不停擦拭额头,颈脖等位置。

    宋青书浑身发烫的身体终于平静下来,南兰伸出手去轻轻推了推,口中唤道:“宋公子,宋公子你醒醒……求求你了,我真的没办法了,本来我都决定去找福康安了,但不死心地想先来你这边看看……哪知道你又……”说着说着南兰悲从心来,双肩耸动,开始抽泣起来。

    止不住的清泪夺眶而出,一滴一滴落到宋青书脸上,宋青书脸皮抖动几下,朦朦胧胧睁开了双眼。

    不知是不是醉酒的原因,宋青书几次眨眼,仍然看不真切眼前女人的样貌,只能从轮廓感觉出是一个极为美貌的女子。

    “幽幽,是你么?”刚才模模糊糊的感觉浮上心头,那温热贴心的擦拭,床边伤心的抽泣,宋青书下意识便把她当成了夏青青,只有她才会为自己擦身,才会为自己哭泣。

    “宋公子,你醒了?”见他悠悠转醒,南兰一边擦拭眼中泪水,一边高兴地笑了出来。

    “幽幽,看来你果然还是放不下我,偷偷来这里找我。”宋青书下意识一把抓住了南兰的柔荑,嘴里迷迷糊糊地说道。

    “幽幽,是宋公子的心上人么?”南兰一阵错愕,急忙试图从他手中抽回手掌,一边解释道,“宋公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幽幽姑娘,我是田夫人南兰呐。”

    感觉到对方试图将手抽回去,宋青书握得更紧了:“幽幽,不要离开我,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放手了,嘿嘿,幽幽你的手好滑哦……”

    对方掌心传来的丝丝热气,让南兰感到羞怒难当,可是宋青书的手如铁箍一样,南兰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也不能挪动分毫。

    “你不要去当什么福晋,那个老淫棍弘历,哪有那个本事帮你报仇,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宋青书接下来的话让南兰浑身一僵,不可抑制的发起抖来。

    福晋?弘历?莫非宋青书与王爷的福晋有染,南兰顿时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己知道了这般天大的秘密,结局不是被宋青书灭口便是被宝亲王灭口,全身一下子瘫软下来。

    宋青书迷迷糊糊之间只觉得鼻尖传来女子身体独特的芳香,手中柔荑滑腻异常,臂膀间似乎也触碰到一具柔软的身体,顿时欲念大织,用力一扯,便将对方拉到怀中,一张嘴便往对方脸上凑:“幽幽,以前我就是对你太好了,结果你反而这样那样,我决定以后再也不迁就你了。”

    南兰拼命闪躲着,听到他的话,又好气又好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幽幽。”

    “怎么可能,除了幽幽,哪个女人能这么香,这么软,当日扬州城中,除了最后一步,我们已经做了夫妻间一切可以做的,你不要害羞嘛,今天我要弥补一下当日的遗憾。”宋青书将脑袋往她衣襟中拱了进去,只觉扑鼻的,顿时更醉了。

    “又听到一个不该听的秘密。”南兰哀叹一声,感受到他的动作,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心中生气,一口咬到了他脸上。

    “哎哟,”宋青书痛呼一声,“幽幽你怎么咬我。”

    “都说了我不是幽幽了!”南兰气得在他耳边怒吼一声。

    “那你是谁?”宋青书一听过后便愣了,停止动作,抬起头来仔细打量着眼前女人的脸庞。

    “我是田夫人。”南兰被他压在身下,极为不自在,感受到他鼻尖呼出的热气,连忙偏过头去,将脸侧到一边。

    “田夫人是谁?”宋青书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我是田归农的妻子南兰!”南兰咬着下唇,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眼前男人一眼,真不知道他是真痴还是假颠。

    “南兰啊,我想起来了,那个肤白貌美,柳腰长腿的丰满小少妇啊,咦,莫非是日有所思,不然我怎么会做这种梦,太不和谐了。”宋青书怔怔地看着身下的女人,嘿嘿傻笑道。

    “你不是在做梦!”听到自己在他心中居然是这样的评价,南兰都快气疯了,本来还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原来也在偷偷打自己主意。跟他对视一阵,南兰终归抵不住他侵略的目光,将眼神转移到了别处。

    “但愿这样的美梦天天做才好。”宋青书低头在她脸蛋儿亲了一口,只觉得分外畅快。

    周围全是浓烈的男子气息,被他下颚的胡渣刺到脸上,南兰感觉到双腿间一股热流,有那么一刹那甚至有一种不想抵抗,放开身心任他蹂躏的冲动,但女人的羞耻还是让她回过神来,冷静地说道:“宋青书,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还是被看出来了啊。”宋青书迷茫的神色顿时一清,露出两只清亮的眼睛。

    “那你还下来。”南兰只觉得快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舍不得。”宋青书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