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零九章 救人协议

    “你!”南兰怒视他一眼。

    “言归正传,虽然一开始我的确是无心的,不过始终轻薄了你。你是不是不再相信我了?”宋青书神色一整,沉声问道。

    “那是自然,我本以为你是好人,没想到你与其他男人没什么两样,说到底,都是觊觎我的……身子。”南兰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漠,她觉得这段日子真是体会了人间百态,看清了世人的龌龊面目。

    “男人凭本事征服女人,女人以容貌取悦男人,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错之有?”宋青书回道,又低头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打算去找福康安?”

    “不错。”南兰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

    “反正都是交易,跟谁不是做,卖给我如何?”宋青书放开她双手,手指沿着她精致的眉毛轻轻滑过,心中却是恨恨想到,若是其他男人倒也罢了,宝亲王府里的男人,绝对不行!

    啪的一巴掌,南兰收回手掌,轻轻一声叹息:“好!”

    “放心,我会帮你救出你丈夫的。”宋青书解开了她几颗纽扣,突然停下来说道。

    南兰这次没有闪躲,仔细地盯着他的双眼,微不可觉地点点头:“我相信你。”

    宋青书展颜一笑,将手伸了进去,南兰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以后不许在归农面前提起今晚的事情。”南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制止他继续摸下去,脸颊绯红。

    “我又不是傻瓜。”宋青书嗤笑一声,抓起她的皓腕便按到了床头,南兰认命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显示着主人内心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你们这个年代的女人做这种事情的时候都喜欢闭眼么,睁开,看着我。”宋青书有些蛮横地说道。

    “我不!”南兰声音发颤,却有着一丝坚决。

    “你如果坚持这样,那我等会儿会在你身上用一些羞人的姿势哦。”宋青书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南兰吓得马上睁开了双眼。

    “这才乖嘛。”宋青书满意一笑,伸手往下面一探,摸索到她腰间丝带上的蝴蝶结,轻轻一扯,便解开了丝带,毫不犹豫地扔到了地上,将南兰双腿挽在臂弯中,整个人便压了上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南兰咬紧双唇,强忍着那种羞人的感觉,最后哀求道:“可不可以轻点,我有点……”也不待说完便转过脸去,止住不言。

    “反正不是自己媳妇儿,用起来也不心疼。”

    “你混蛋!”

    ……

    第二天,当南兰蹑手蹑脚回到田府的时候,田青文却坐在大堂之中,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昨日还满脸忧愁,今日一张小脸儿却是娇艳欲滴,整个人都容光焕发,我的后母大人,昨?,昨夜被福大帅滋润得可好?”

    南兰脸色一红,冷哼一句:“不用你管,你爹会没事的。”说完便往自己卧室走去,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忘却所有忧愁……好吧,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个小冤家昨天折腾了自己一宿,实在是太困了……

    此时盛京城中红花会一个秘密基地之内,陈家洛看着眼前老者,面露焦急:“义父,宋青书当日救过四哥他们的性命的。”

    “是啊,老舵主,宋青书当日虽然阻碍了我们的行动,但最后终究救了我们几个当家性命。”赵半山对宋青书倒并无恶感。

    “糊涂,老夫好不容易动用南少林的关系,才将紫禁城里那个恐怖的老怪物引走,你们眼看就能杀了康熙了,若不是他跑出来,章驼子又怎么会死,黑白无常又怎么会叛逃,你们又怎么会被抓?他究竟是害了你们,还是救了你们还不清楚么。”老者正是红花会前总舵主于万亭,几年前,他以身体不适为由,传位与义子陈家洛,渐渐隐于幕后,“对了,黑白无常那两个叛徒找到没有。”于万亭转头看着十二当家问道。红花会十二当家‘鬼见愁’石双英,无极门弟子,执掌红花会刑堂,铁面无私。

    “回禀老舵主,不久前有弟子查到黑白无常兄弟好像躲进了青城派。”石双英恭敬回道。

    “青城派?”于万亭眉头一皱,“那是他们的师门,躲回去也不意外,暂时留他们一条狗命,这笔账日后再算。”

    “是!”场中众当家心中一凛。

    “刚才说到哪儿了,哦,对付宋青书,”于万亭在主位上坐了下来,语重心长地说道,“就算不是和红花会的私人恩怨,从大业来看,宋青书也必须除掉。他如今是康熙眼前头号红人,不同于之前的韦小宝那样不学无术,他可是一个顶尖的高手,想必你们上次在皇宫中也领教过了。”

    参加过月圆之夜行刺的当家纷纷色变,当日宋青书的武功的确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对象。

    “总舵主,赵三哥,你不要被宋青书的小恩小惠迷惑了,”文泰来长身而起,“你们可知当初宋青书那小贼为何愿意救我们几人么?”

    赵半山一愣,心想他不是受故人之托么。

    余鱼同也神色一变,当日宋青书以四嫂相诱,自己差点就答应了,不由心虚地看着文泰来。

    文泰来愤愤说道:“当日宋青书那小贼只不过是觊觎我家骆冰,他为了得到她,以赵三哥,十四弟性命相要挟,让我在兄弟情谊还是夫妻感情之中选择一样,文某无奈之下,只好将妻子转送给他,才换回了三哥,十四弟的性命。”

    “什么?”此言一出,屋中众人纷纷拍案而起,炸开了锅。

    “无耻!下流至极!人面兽心!”……

    骆冰并没有附和,反而神色复杂。这件事她在皇宫中便已经知道了,当宋青书拿着丈夫写的字据摆在自己面前,这一对一向恩爱无比的夫妻之间便产生了隔阂。更何况那日,宋青书已经完完全全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这件事情骆冰一直没敢告诉文泰来,后来见到丈夫也只是骗他前段日子逃到了宫外一处民宅修养,并没有提她一直住在皇宫之中,就在宋青书的床上……

    “简直是岂有此理,亏我还以为他是少年英雄,只是误入歧途。”赵半山怒骂道。

    余鱼同也脸色大变,心想幸好当日没有答应,不然日后一对质,自己哪还有脸行走江湖。

    “义父,孩儿愚钝,这件事一切全凭义父吩咐,一定要杀了宋青书这个狗贼,为众兄弟报仇。”陈家洛一张俊脸气得通红。

    “好,不过目前有个难题,宋青书武功太高,据说昨日一出手便轻易打败了盛京第一高手玉真子,嘿嘿,玉真子的武功你们很多人都是见识过的,你们比起他来如何?”于万亭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神扫视一圈。

    屋中顿时陷入了死寂,良久过后无尘道长开口说道:“数年前我与玉真子交过手,一百三十余招之后败北,若是他使出独门轻功神行百变,我只会败得更快。”

    “无尘道长是会中用剑第一高手,连他都不是玉真子对手,对付武功远高于玉真子的宋青书,恐怕……”武诸葛徐天宏并没有将话说完,但场中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天宏,你是我红花会的智囊,依你之见,我们应该怎么办?”陈家洛开口问道。

    “既然不可力敌,那只能智取。”徐天宏微微一笑。

    “如何智取?”陈家洛疑惑不解。

    “其中关键恐怕还是要落在四嫂身上。”徐天宏尴尬地看着骆冰,讪笑道。

    “什么?”骆冰正在失神,心想宋青书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这一身让整个红花会色变的武功究竟是怎么练的。见话题突然扯到自己身上,不由得一愣。

    “七弟你什么意思?”文泰来声音中难掩着一股怒气。

    “这个,这个……”徐天宏犹豫一半天,终究无法说出口。

    “泰来,不要为难天宏,老夫替他说了。自古君子用智不用力。既然不能力敌,我们就可以智取。先前你们也说了,那小贼是个贪花好色之徒,迷恋冰儿美色,我们大可以从这里下手,让他万劫不复。”于万亭咳嗽一声,站起来说道。

    “老舵主,你是让我妻子去对宋青书那恶贼使什么美人计么?”

    文泰来呼吸急促,手指关节捏得咯咯直响,显然心中极为愤怒。

    “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于万亭看了他一眼,“可是只要能恢复我汉氏江山,抛头颅洒热血我们都不怕,稍微牺牲一下美色又有什么关系?”

    “为了大业,若是老舵主要文某这颗脑袋,文某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双手奉上。可是要让文某献出自己妻子,请恕我万万办不到。”文泰来斩钉截铁说道。

    “文泰来,你当真如此糊涂,是非不分?什么是大义,什么是小节,你应该清楚。”于万亭阴沉着脸。

    “我自然清楚,这种事情没发生在老舵主身上,你自然说得轻巧。”文泰来心中气急,言语中也显得对他不那么尊重。

    “没发生在我身上?”于万亭凄然一笑,“你们有没有想过,弘历出生在满清正白旗一脉,为何却是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