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一十一章 挖墙脚

    “是么?”朱媺娖心中狐疑,这明明不是酒的味道……不过见对方不说,她也不打算刨根问底下去,“昨日弘历在王府中招待公子,公子可曾见到青青?”

    宋青书准备下床,刚准备掀开被子,突然意识到朱媺娖正对着自己,连忙尴尬地示意了一下,朱媺娖脸色一红,背过身去。

    “果然是个天真纯洁的小女生啊,武功虽高,但江湖经验还是有所欠缺,我若是心怀不轨,此时趁机发难,你岂不是在劫难逃。”宋青书盯着她的背影,一边穿衣,一边忍不住想到。

    “好了没有?”朱媺娖只觉得身后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想到一个陌生男子在换衣服,心中极不自在,等了一会就开口问道。

    “好了好了,公主转过来吧。”昨晚奋战通宵,宋青书已经释放完所有精力,这个时候的确没啥兴趣调戏眼前少女,很快便将衣服穿戴整齐,没有一丝拖拉。

    “昨日我见到她了,”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只可惜她一心想当她的福晋。”语气中仍有一丝愤愤之意。

    “这怎么可能,”朱媺娖下意识摇摇头,“青青姑娘对袁大哥的感情我最清楚,她这么做绝对有苦衷。”

    宋青书心中烦闷,抬头问道:“九公主什么时候到盛京的。”

    “比你早两日,之前我也试探着夜探宝亲王府,本来对自己轻功相当自负,还以为不过是易如反掌之事,没想到王府守卫居然如此森严,一丝空隙都没有,只好无功而返。”朱媺娖郁闷地说道。

    “弘历那老色鬼有几分本事,再加上福康安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打仗本事的确没得说,把王府当成军营一样来规划,打造得铁桶一般,江湖中人自然只有望洋兴叹。”看着朱媺娖偶然露出的娇蛮表情,宋青书顿生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看来吃瘪的不只是我一个啊。

    “满清鞑子人才济济,实在不是我辈之福。”朱媺娖秀眉紧锁,想到当年父皇手下倒是有几个名将,比如……袁大哥的父亲,只可惜……哎!

    听到她突然幽幽一叹,宋青书宽慰道:“公主不必担心,满清表面上的确人才济济,但其实早就是暗流浮动,大乱将生。”

    “公子为何这样说?”朱媺娖期盼的望着他。

    宋青书脸上闪过一丝迟疑:“今日所说还望公主不要透露给张无忌知道。”

    朱媺娖一愣,嫣然笑道:“差点忘了你们不和的,放心吧,我会替你保密的。”

    “如果他以教主的身份强制你说你又怎么办?”宋青书犹自不信,继续问了一句。

    朱媺娖云淡风轻一笑:“我虽然答应张教主当明教圣女,但和他并无从属关系,他看中我前朝公主的身份,我看中他明教的势力,各取所需,合作关系而已。”

    “不过我听说这个明教教规要求圣女终身不嫁,这种惨无人性的职位,公主你干嘛去当啊。”宋青书郁闷地说道,原著中朱媺娖的美貌可是完爆夏青青一大截,如今夏青青虽然因为嫁人过后,平添了三分成熟妩媚的气质加层,魅力才堪堪与阿九匹敌。但单纯论样貌,也是比不过阿九的,这么一个绝色倾城的大美人,终身不嫁,简直是天下男人的噩耗。

    “自从他死后,嫁与不嫁又有什么分别,当这个圣女又有什么关系。”朱媺娖微不可闻地说道,眼中露出一丝伤感之色。

    声音虽小,宋青书却是一字不漏地听到耳中,不由对已死的袁承志充满妒意:“袁大头,你究竟有什么魅力,居然能让这样两个出色的女人对你死心塌地啊。”

    “九公主,不是我说啊,明教虽然实力强劲,但他们远在西域,想打到满清这边来,恐怕等你老了都不一定有机会看得到,你加入他们真的没问题么?”宋青书开口说道。

    “我也头疼过这个问题,可是放眼天下没有比明教更好的选择啊。”朱媺娖露出一丝顽皮的笑意,掰着手指,一个一个数道,“满清境内反清复明的组织眼界太低,不成气候,金蛇营……”提到金蛇营,朱媺娖脸色先死一红,又是一白,“当初金蛇营虽然蒸蒸日上,形势一片大好,但我是决计不会加入他那里的。”

    “然后就是南方的宋国,虽然能人异士颇多,不乏名臣良将,但是皇帝昏庸,奸臣当道,各种臭规矩又多,我一个女人到那边去,估计只有相夫教子了。”

    “跟我一样!”宋青书顿生知己之感,当日自己也是顾忌着宋国日薄西山,实在没有什么平台供自己发挥。郭靖本事那么大,也不过帮着吕文焕苦守襄阳,朝廷只是赏了他一个鸡肋般的职位而已。自己武功没郭靖高,名声又没他好,估计顶多被派到四川某地抵抗蒙古,那可不是自己想要的。

    “跟你一样?”朱媺娖表情古怪,心中微怒:这小子占我便宜,你也能相夫教子么。

    “九姑娘继续说啊。”宋青书总觉得一口一个九公主太过生分,悄悄改成了九姑娘,结果对方果然没注意到之间的差别。

    朱媺娖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我堂堂大明皇族后裔,自然不可能去金,辽,西夏这种蛮夷之地,别说更加残忍好杀的蒙古了。至于吐蕃,大理,不提也罢。想来想去,只有张教主的明教靠谱点。”

    “九姑娘有没有考虑跳槽啊?”宋青书注意到她语气中的无奈,顿时大喜道。

    “跳槽?何为跳槽?”朱媺娖脸色微变,朱家向来忌讳民间说猪什么的,听他说跳槽,她脑海中自动浮现了一头肥肥胖胖的小母猪,试探着伸着猪蹄,在猪槽两边跳过去跳过来……

    “呃,口误口误,就是改换门庭的意思。”宋青书连忙纠正道。

    “改换门庭,改到哪里去啊?”朱媺娖神色茫然地说道。

    “区区在下这里。”宋青书昂首挺胸,想到有可能挖张无忌的墙角,顿时格外兴奋。

    “你?”朱媺娖本想放声大笑一番,但皇家风范让她及时克制住了自己,抿嘴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还在为康熙卖命吧,我来投靠你,岂不是投靠了康熙了么?”

    “我在康熙手下做事是不假,卖命可就说错了,近日我也准备跳槽,到时候你来跟着我干?”宋青书期盼地瞅了他一眼。

    “跟你干?”朱媺娖听得一头黑线,总算大概猜出是个什么意思,才没误会对方是污言秽语,“等你有了自己的根基我们在谈论这个问题吧。”朱媺娖优雅的拒绝道,几次相交,她早已明白宋青书对清廷有着贰心,所以也不奇怪他出言招揽。

    “好!”宋青书也明白现在啥都没有,是不可能打动对方的,不过可以在对方心中留下一颗种子,“如果你跟我干,我会让你统一各个反清复明的组织。这些组织虽然眼高手低,但胜在有一腔热血。你是明朝公主,想来号召力还是有的,若是这些组织由你来领导,你觉得还会这样一盘散沙么?”

    “别再说什么跟你干不干的了,听着难听。”朱媺娖脸上闪过一丝红晕,薄怒道,“至于你想一统各个反清复明的组织,恐怕是一厢情愿了,我虽然是皇室血脉,但毕竟只是公主,不是皇子,他们那些组织各有支持的皇子,怎么会听我一个公主的号令。”

    宋青书一愣,终于明白语言的代沟是何等要命了,幸好对方还不是那么生气,连忙解释道:“到时候山人自有妙计,我会替你解决这个问题。”

    朱媺娖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这个让无数人头疼的问题,他为何会说得这么轻松。

    “是不是心中有点佩服我啊?”没有忍多久,宋青书口花花的本性又暴露无遗。

    “哼,这一切还是等你先有自己的根基再说吧,现在多说无益。”朱媺娖懒得理他,直接终止了这个话题,“你还是说说为何满清大乱将生了吧。”

    宋青书嗯了一声,解释道:“想必你也知道满清国内如今康熙、弘历、吴三桂三足鼎立了,他们每个人都想消灭另外两股势力,自己独享这万里江山,本来因为有蒙古辽国这两个外敌,三人还能勉强一致对外,但这段时间发生了一系列事情,弘历吴三桂的同盟已经宣告破灭,打破了均势。再加上上次韦小宝怂恿血刀老祖的话似乎起了成效,如今蒙古刻意放缓了进攻辽东的步伐,让弘历能腾出手来,康熙也在京城虎视眈眈,如今正是风雨欲来之前的平静啊。”

    “不行,我不能让青青冒险,”朱媺娖也感受到了形势危急,看着宋青书说道,“我打算将青青救出盛京,你愿不愿意帮我?”

    “救她出盛京?”宋青书有些意动,不过很快摇摇头,“可是她心意已决,打算借助弘历之手,对付康熙,恐怕不愿意跟我们走。”

    朱媺娖神色一凝:“弘历与康熙鹿死谁手尚未可知,青青这样做实在太不明智了。我不能让她陷得更深,她若是不愿走,我们强制带她走。”

    “好!”宋青书点点头,自己之前为什么没想到这个方法呢,“可是怎么才能将她从王府中给带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