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一十二章 隐藏在暗中的神龙教

    “的确有点棘手。”朱媺娖陷入了苦思。

    “这次来盛京就你一个人么?”宋青书问道。

    “明教的人本来打算跟来保护我,但我觉得不方便,就没同意,把他们留在了黑木崖。”朱媺娖答道。

    “孤家寡人一个啊,这下难办了,看来直接从王府抢人是行不通的,得智取才行。”宋青书来回踱着步子,也觉得脑中一片混乱。

    “我们先各自想想办法吧,有了眉目再一起商量一下。”两人一起沉默了一会儿,朱媺娖开口道。

    宋青书察觉到她有离去的意思,连忙问道:“那你住在哪儿,我又该怎么联系你?”

    朱媺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说出自己落脚之所,指着外面的院子说道:“你若是想找我,就在在院子中那棵树上,挂上一道黄绢,我自会前来找你。”

    朱媺娖离开没多久,张康年急忙跑了进来,神色古怪地说道:“昨晚那位姑娘又来了。”

    宋青书心中一动,让张康年将她请进来,看着艳光四射的南兰走进屋中,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笑意。

    “你笑什么笑?”被他盯得有些发毛,南兰心中极为不自在。

    “看着田夫人脸色如此红润娇艳,我心中得意,充满成就感,自然要笑了。”宋青书答道。

    “你得意什么……”南兰突然醒悟过来,红着脸啐了一口,“这个时候知道一口一个田夫人喊着了,都不知道昨晚谁一直在那里装疯卖傻。”

    “还不是为了一亲夫人芳泽。”宋青书伸出手去想摸她的脸蛋儿,南兰却是神色一变,往后面退了几步。

    “我已经让你得偿所愿,希望你遵守诺言,帮我救出归农。”南兰表情显得极为复杂。

    “放心,我不是那种拔吊无情的人。”宋青书摇摇头,“你可知道田归农被关在哪里?”

    南兰正在寻思他那句话的意思,下意识回道:“本来是被关在城中大牢,但最近不知道被关到哪里去了,我问了很多人,都没人愿意告诉我。昨天我得到一个消息,归农似乎受了一种极为惨无人道的刑罚,我担心他性命,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刑罚,所以才……”

    “所以才救夫心切,便宜了我?”看着南兰欲怒的神情,宋青书连忙说道,“你放心,我马上就派人去查,总要把他救出来。”

    “多谢公子。”南兰此话一出马上就愣住了,自己都付出了清白,还用得着谢他么。

    果然宋青书一听便笑了:“谢我就不必了,昨晚是定金,事成之后夫人再付另一半酬劳可好?”

    “昨晚那样……还不够么?”昨晚那些场景南兰现在想起来都还双腿发软,两颊绯红,她虽然成亲多年,还生过一个孩子,但前些年加在一起都比不上昨晚……那般胡闹。

    “自然不够,哪怕天天和夫人在一起都不够。”宋青书挂念着她体内丰厚的至阴之气,浪费了觉得太暴殄天物,再说了,南兰虽然脑子有些浅薄,但以情人的角度看,她却是女人中的女人,昨夜已经享受到了这一切,似水一般的温柔能让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自然有些食髓知味。

    南兰虽然有些羞怒,但听他衷心的赞美,满脸都是迷恋之色,心中还是有几分欢喜,只是终究拉不下脸答应他如此荒唐的要求,只好似是而非的说了一句:“等你救出归农再说吧。”

    “好!”看着眼前端庄少妇带着三分怒意,却又有着三分娇羞,三分妩媚,眉宇间还有一丝化不开的浓郁春情,宋青书心中极为畅快,“夫人去而复返,莫非就是为了这件事?”

    “不然你以为我回来找你做什么?”南兰虽然只是随意地白了他一眼,但不经意间露出的风情万种还是让宋青书赞叹不已。

    宋青书笑道:“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还以为夫人念在昨夜恩情特意来和我叙叙旧呢。”

    “下流!”南兰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奇怪自己心理居然提不起丝毫怒意,反而有一种禁忌的刺激感觉。想到昨晚被他各种折腾,导致今早一脱离魔爪,就急急忙忙离去,回到府中才意识到还没和他说自己丈夫的事情,在床上辗转难眠,最后还是决定再过来一趟。

    “夫人以后有空可以多过来四方馆坐坐。”宋青书一语双关地说道。

    南兰急忙摇了摇头:“我可不会再来这里了。”说完便往外走去,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身形顿了一顿,也没有回头,只是轻声说了一句,“公子若是有了归农的消息,可以来妾身府上坐坐。”说完耳根子都红透了,实在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如此大胆,连忙逃也似的离去。

    宋青书一愣,脸上的笑意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听到他的笑声,南兰跑得更快了。

    “张康年赵齐贤,你们带着手下在盛京城四处查探一下,查查一个叫田归农的人被关在哪里。他身为天龙门掌门,之前还是王府中的高手,查起来应该不至于毫无头绪,如果有必要的话,联系一下朝廷在盛京的探子。”南兰走后,宋青书将两人召了进来吩咐道。

    “是,卑职一定尽力而为。”两人应承下来,纷纷告退。

    “我想起来了,那个女人似乎是田归农老婆也?”两人感觉离宋青书够远过后,开始窃窃私语。

    “可不是,看这样子,是她来求宋大人救她丈夫啊。”

    “嘿嘿,宋大人真是好福气,能玩到如此尤物,看那女人,走路的时候双腿形状都有些变了,我们宋大人真是真人不露相啊。”语气之中充满艳羡之色。

    “要是我有这个机会玩弄到这么漂亮的小娘子,不把她整得下不了床,那肯甘心呐。”

    “你就吹吧,你有那么厉害么?”

    “嘿嘿,夸张夸张…田归农那龟蛋,如果知道自己是靠着妻子的身子才被救出来的,你觉得他还愿不愿意被救?”

    “干嘛不愿意,跟自己的性命比起来,妻子的身子又算什么,反正又不是黄花闺女,洗洗又干净了。”

    “张兄,你的见识果然高明!”

    ……

    宋青书在房中打坐练气,只觉得四肢百骸,无一不舒坦,突然睁开双眼,看着门外:“什么事?”

    “回禀大人,盛京张大人派人过来请大人过府赴宴。”一个侍卫答道。

    “张大人?哪个张大人?”宋青书奇怪地问道,自己在这边认得什么姓张的官员么。

    “是盛京骁骑营左领张召重张大人。”侍卫回答道。

    “张召重?”宋青书想起了昨夜宴会上他帮着自己说话,还愿意将宝剑借给自己对敌,跟印象中《书剑恩仇录》里那个阴险毒辣的大反派形象相去甚远,“好,我马上就去。”

    宋青书想到昨晚席间承了他的情,若是不去,恐怕凭空树立一个敌人,实属不智,再加上他一来好奇张召重想和他说什么,二来想借机打探一下宝亲王府的信息,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灵感想出解救夏青青的办法。

    当宋青书随着张召重府上的管家走在前往张府路上之时,街边一处窗户微微推开,一个美貌少妇默默注视着他的身影,浅笑道:“这就是曾经让教主受伤的宋青书么?我看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恐怕更像个书生而多过什么高手。”

    这个丽人看模样不过二十三四岁年纪,微微一笑,便是媚态横生,艳丽无比。语音又清脆,又娇媚,动听之极,不过她身后几个男人却似乎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低眉顺眼,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丝毫不敢露出一丝异色。如果宋青书看到了,肯定要感叹一句:如此美色当前,却不懂欣赏,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夫人,据教众兄弟回报,昨日他一出手便让弘历手下第一高手玉真子认输,一身武功恐怕还在教主当日所见之上。”一个四十岁左右,文士打扮之人开口说道。

    “哦?”丽人陷入沉思,“玉真子那牛鼻子虽然贪花好色,但一身功夫的确不赖,教主武功就算高过他,恐怕也有限,那个宋青书武功真有这么高么?”语音中带着一丝惊恐。

    其实这完全是一个美妙的误会,宋青书刚好精通五岳剑法,玉真子使的又恰好是泰山剑法,自然是处处受制,其实以他的武功,若是不用泰山剑法,虽然不敌,但缠斗个百八十招还是没问题的。之前宋青书一剑败真武观主冲虚道人以及五岳盟主左冷禅,并在皇宫中以一己之力将红花会各位当家打得元气大伤,隐隐约约有清廷第一高手的名头,不过这终究过于虚幻,对这一行人而言并没什么直接观感,反而不及教主曾经被他所伤来得震撼,如今又见到横行辽东十几年的玉真子,居然这么轻易败给了他,不由过分高估了宋青书的实力。

    屋中陷入一阵沉默,刚才那个文士开口道:“夫人不必担心,我们此行只是为了查探弘历究竟对本教有何企图,应该和他没有利益冲突。”

    原来这一行人是神龙教众,丽人自然是教主夫人苏荃,文士便是文武全才的陆高轩,另外一个竹竿一个矮冬瓜正是辽东胖瘦二尊者胖头陀与瘦头陀。他们日前接到探子消息,弘历似乎正在准备着一件对付神龙教的大阴谋,但具体计划是什么,探子却并不知道。洪安通便派夫人带着手下高手,亲自前来盛京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