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一十三章 危机四伏

    “就算有冲突有如何,和你我几人之力,未必就怕了他宋青书。”一旁的瘦头陀冷哼道,他虽然因数年前豹胎易筋丸毒性发作,导致身体变得又矮又胖,十成功力只剩下七八成,但仍然是神龙教中顶尖的高手,除了教主洪安通以及很少出手的教主夫人之外,教中就以他们师兄弟武功最高,哪怕是教中身份尊贵的五龙使,除了青龙使许雪亭外,其余人的武功都不被他放在眼里。在他想来,宋青书武功再高,也不过是一个年轻后生,这次神龙教派来的高手众多,自然没必要估计对方。

    “瘦头陀,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别节外生枝。”苏荃冷哼一声,场中众人纷纷静若寒噤,心中纷纷闪过“蛇蝎美人”几个字。教主夫人虽然千娇百媚,但是众人皆知她心狠手辣,近几年来,为了排除异己,教中不少老兄弟都被她找理由给杀了。在神龙教众心中,洪安通固然可怕,这个女人却也差不到哪里去。

    只有瘦头陀心中闪过一丝厉色:“这次一定要找机会杀了福康安,为建宁报仇。”

    原来建宁是她和假太后毛东珠偷偷生下的女儿,当他得知建宁在山海关被福康安奸污过后,不堪受辱自尽身亡,心中便打定了主意,哪怕同归于尽,也要杀了福康安,所以这次教中选派高手前往盛京,他比谁都要积极,当然他和建宁的关系,教中并无人知晓,所以没人意识到他的异常。

    “夫人,我们不查《四十二章经》了么?”陆高轩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自然要查,弘历手里那本正白旗《四十二章经》我志在必得,只是首要任务是先查清弘历对我神龙教有什么阴谋。”看着宋青书的背影,苏荃若有所思:之前韦小宝带回来了两本经书,剩下的经书却不知所终,我看那个小滑头说不定还藏了一两本,听说他的身后事是宋青书一手操办的,莫非……

    神龙教众人暗中窥探宋青书之时,却没料到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落入另一伙眼中。

    “苏大人,如今宋青书身边并无护卫,我们要不要动手?”说话之人是一年轻男子,气度清贵不俗。

    “我认为不妥,此时神龙教中人也在附近,摸不准他们的想法,若是他们出手干预,我们恐怕会失手。”一个一身劲装少女皱眉说道,不管是高挑的身材,还是那浑圆修长的双腿,无一不显示着主人有多么青春撩人,不同于江南女子如水般的温柔,她浑身上下透露出的皆是北地女子充满活力的野性之美。

    他们恭恭敬敬面对之人,是一带着鬼面具中年男子,虽然看不到样貌,但是那鬓间微白的发丝,却让他整个人显得极为有魅力,想必年轻之时必定是个美男子。

    “齐儿,仙儿,你们是我大辽皇族年轻一代最出色的高手,只是江湖经验尚浅。这次带你们来盛京,未尝没有历练你们的意思。”鬼面男子从榻上站了起来,看着远处的宋青书,摇了摇头,“神龙教之人尚在其次,我们的目的是嫁祸给弘历,若是现在出手,弘历自然能推得一干二净,完全达不到我们想要的局面。”

    原来如今辽国南院大王萧峰率军与清国平西王吴三桂交战甚急,吴三桂虽然节节败退,但是他毕竟也是一员名将,虽然吃了不少败仗,却没有伤筋动骨。辽国朝廷为了配合萧峰的行动,就派了三个高手暗中潜入盛京,意图刺杀康熙的钦差大臣,嫁祸给宝亲王弘历,让两人矛盾彻底公开化,无力再顾及到吴三桂。

    三人中的年轻男子是辽国东丹王世子耶律齐,少女则是成安郡主耶律南仙,两人是皇族一脉中最顶尖的年轻高手。至于这个鬼面人,却是辽国最神秘的机构大惕隐司现任惕隐。

    “那依苏大人之见,我们什么时候动手?”耶律南仙下意识不太喜欢眼前这个神秘的男人,大惕隐司掌管皇族机密,由第一任惕隐耶律休哥开始,历任惕隐皆为耶律皇族之人,不知道为何到了这一届,惕隐却变成了一个汉人,就连皇族中人,除了知道他叫苏隐,以及武功深不可测之外,对他的来历情况一点都不清楚。

    “一个字,等。”苏隐负手而立,隐隐约约一副宗师气度。

    “不知道苏大人和南院大王武功谁高谁低。”感觉到他身上的气势,耶律齐心中寻思。

    南院大王萧峰当初助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平定楚王之乱,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威震天下的同时,也让辽国上下视为英雄,耶律齐自然也不例外。但是萧峰武功再高,也是后族萧氏一脉,耶律齐身为皇族中人,自然下意识希望皇族中也能出一个堪与其匹敌的高手。与耶律南仙不同,他知道先帝绝不是昏庸之人,能让苏隐执掌大惕隐司,那么他绝对是皇族之人,只是不知道为何名字却是个汉人的名字。

    宋青书自然不知道暗地里有这么多人在算计着他,他此时头疼的是怎么救夏青青和田归农,还对张召重的突然示好有几分疑惑。

    “我还担心宋大人贵人事忙,没空过来呢。”张召重早已在门口等待,一见到宋青书便热情地将他往屋中迎了进去。

    “戏班子呢,快开演。”张召重看着管家吩咐道。

    宋青书下意识一惊,心想莫非是戏文中暗藏刀斧手的把戏,一旦待摔杯为号,就会涌出无数杀手,暗自凝神静气,防备起来。

    张召重也是一个高手,自然注意到他的变化,微微一笑:“宋大人艺高人胆大,居然敢孤身一人赴宴,下官佩服,佩服。”

    “张大人说的哪里话,大人在宝亲王手下任职,我在宫中当差,说起来皆是为朝廷效力,来大人府上不就同僚之间串个门,哪算得上什么胆量不胆量的。”宋青书答道。

    “宋大人所言极是。”张召重身为弘历心腹,哪不知道康熙和弘历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被他暗损了一把,不由尴尬笑道,“下官料想大人公务繁忙,必定极为疲惫,特意找来了最近盛京城中最红的戏班子,大人不妨放松放松。”

    “上辈子看惯了各种大片,一个戏班子有什么好看的。”宋青书顿时意兴索然,他实在无法理解古人为何如此喜爱看戏,不由心中抱以极大的同情,“贫瘠的精神世界啊。”

    不过他不清楚张召重的目的,也不好拂了他的意思,只好以不变应万变,跟着他一起看起戏来。

    “宋大人看台上这个女子如何?”宋青书对看戏哪有什么兴趣,随意瞟了几眼便开始神游物外,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张召重的声音,不由抬头望去。

    宋青书这才看清了张召重口中提到的女子,身穿淡黄罗衫,下身系着葱绿裙子,二十一二岁年纪,相貌出众,肤色白嫩,颇有风韵,下意识感叹道:“如此标致的人物,流落风尘实在可惜了。”

    “宋大人误会了,她可不是青楼女子,只是带着戏班女子四处辗转卖笑罢了。不过大人既有怜香惜玉之心,下官自然有成人之美之意。来人,请桑大家过来。”张召重露出一丝笑意,心想男人果然没有不好色的,他身处京城繁华之地,肯定见惯了青楼女子,看到这样一个流落江湖中的女人,自然耳目一新。

    宋青书见他误会了自己意思,正要解释,想想还是作罢了。没过多久,那个女人便款款而来,俏生生地站在两人面前:“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久闻桑大家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不知桑大家可否告知芳名?”张召重调笑道。

    哪知对方并没有一般女儿家的扭捏之气,反而落落大方地回道:“让大人见笑了,奴家姓桑,名飞虹。”

    “桑飞虹?”宋青书一愣,脑中一阵迷糊,“这个名字有点印象,是不是在《书剑恩仇录》或者《雪山飞狐》里出现过?哎,记不清了。”

    “果然人如其名。”张召重默念两声,抬头问道,“桑大家四处奔波,不知辛不辛苦?”

    “妾身靠这门手艺吃饭的,不敢觉得辛苦。”桑飞虹脸上虽然在笑,但是难掩疲惫之色。

    “桑姑娘你一个女儿家,总不能一辈子就这样流落江湖吧?正好这位宋大人一看到姑娘,便心生仰慕之情。本官看姑娘年纪也不小了,何不就嫁给宋大人做妾,宋大人年纪轻轻,便已经身为朝廷御前侍卫副总管,官居二品,正所谓,宁为英雄妾,不为庸人妻,给宋大人做妾,想来也不会辱没了姑娘。”张召重嘿嘿笑道。

    宋青书听得苦笑不得,却也没急着反驳,反而好奇地看桑飞虹究竟有何反应。

    听到张召重的话,桑飞虹果然色变,这些年来她也没少遇到这种“潜规则”,但如此明目张胆直接的,倒还第一次遇到,不由沉声答道:“大人说笑了,妾身在江湖自由自在,暂时还没有嫁人的打算。”

    “说笑?”张召重神情转冷,“谁跟你说笑。”

    这两天碰到点事情,今天就这一章,明天恢复正常更新,欠的尽量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