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一十四章 难兄难弟

    宋青书心中明镜似的,张召重明显是在故意为难对方,自己只是被他当了枪使,不爽之余难免觉得有些奇怪,张召重堂堂一个骁骑营佐领,为什么会针对一个卖艺女子。

    桑飞虹脸上闪过一丝怒气,娇斥道:“光天化日之下,张大人莫非想上演一出强抢民女的戏码么?姐妹们,收拾东西,走。”说完就转身招呼戏班子一众人收拾东西往外走去。

    “想走?”张召重一阵冷笑,纵身一跃便拦在对方面前。

    “久闻张大人火手判官的威名,妾身斗胆领教一番。”桑飞虹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不要脸皮,心知今日无法善了,把心一横,直接抢手先行攻击,顺势对手下说道,“你们先出去。”她心中倒也盘算得清楚,自己轻功向来不弱,等会儿根据情况,是战是走,其实相当容易。反而是麾下这些姐妹,若是被张召重留下来要挟自己,那自己可就进退两难了。

    宋青书没想到如此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武功居然颇为不俗,只见她出手好似鸳鸯头上冠,起脚又如鸳鸯上翘尾。一身功夫似乎大半都在腿上,腿脚出击连环紧扣,高低四环上下合一,左右换势形影相随。

    “好一个鸳鸯腿法!”张召重眼前一亮,他本意就是在桑飞虹身上,自然不在意戏班中其余人走脱,见对方如同花蝴蝶一般四处攻来,连忙抬起一双肉掌迎了上去。

    两人斗了十几回合,宋青书已经看得分明,桑飞虹虽然腿法精妙,但女子力弱,与张召重的手掌挨了几次,她脸上便闪过一丝痛苦之色,之后便改用更花俏的缠斗方式,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再和张召重硬碰一下。

    若不是张召重不欲重伤她,桑飞虹早已失手被擒,宋青书长笑一声:“张大人武功路数似乎是武当派的,虎爪手正好本官也略知一二,本官见猎心喜之下,来互相切磋探讨一下如何?”说完也不待他回答,直接手捏武当虎爪手起手式,拦在两?

    ?中间。

    桑飞虹渐渐落入下风,心中正在焦急,见他突然挡在身前,左手还放在背后隐秘地做了个快逃的手势,顿时会意,连忙借机从一旁的院墙跳了出去。

    张召重一愣,立马明白对方是有意放桑飞虹逃脱,不过并不着恼,反而笑道:“宋大人乃当世绝顶高手,能与大人过招,下官敢不从命。 ”说完也同样虎爪手的起手式,迎了上去。

    两人你来我往,虎爪手对虎爪手,武当绵掌对武当绵掌,拆了数十招,都深深佩服对方的造诣。

    “不打了不打了,宋大人手下留情,下官又岂会不知。”张召重哈哈大笑,跳出战圈。

    “张大人一身武当功夫,不知师从武当五观那一支?”宋青书疑惑问道,他自然清楚张召重不是紫霄宫嫡系一脉,武当分支虽然众多,但张召重所学乃武当派玄门正宗,自然不是一些一些小支流能教的出来的。

    “下官师兄乃是天清观主马真道人。”提起师兄,张召重并没有什么尊重之情。

    “原来是马真道长啊,按辈分算起来张大人还是我师叔呢。”宋青书郁闷地说道。

    张召重哈哈一笑:“正所谓达者为先,以阁下的武功,下官能与大人平辈论交,已属幸事。再说了,我早已经被师兄逐出师门,算不得武当中人。”

    “哦?”宋青书眉毛一挑,“这样说起来我们倒的确有缘,同为武当叛徒哦。”说完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张召重显然也没把武当派当回事,笑道:“宋大人可知昨晚宴会我为何会主动借你剑么?”

    “莫非就因为我也是武当叛徒的身份?”宋青书古怪笑道。

    张召重点了点头:“不错,本来宋大人武功虽高,我虽然敬佩,却也不觉得亲近。反而是后来得知了宋大人也是武当……嘿嘿,顿生亲切之感。”

    “这层身份的确困扰了我很久,难得见到一到一个难兄难弟啊,”宋青书搂着张召重的肩膀说道,“我们也别一口一个宋大人,一口一个张大人叫了,以后我叫你张大哥,你叫我宋兄弟,岂不更好?”宋青书下意识想到了韦小宝,这称兄道弟的本事可是跟他学的额。

    对方官阶比他高得多,张召重一愣之后大喜道:“敢不从命!”连忙吩咐手下准备酒菜。

    两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聊了起来,先从武当派聊到江湖高手,最后宋青书有意无意将话题引到宝亲王府中。

    张召重微带醉意,说道:“宝亲王这些年来网罗天下高手,虽然没什么宗师级的高手,但或多或少也收到了不少有本事的人。那个玉真子你想必见识过了,虽然轻易败于兄弟你之手,但他一身武功,的确非同凡响,当年可是能与金蛇王袁承志打成平手的人。”说道这里,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宋青书心中了然,显然对方也不明白以玉真子的武功为什么会败得那么狼狈,他自然也没必要澄清其中的门道,只是微笑着听对方继续说下去。

    “接下来就是兄弟我了,我这一身功夫,马马虎虎也还过得去,整个王府中,除了玉真子,就属我武功最高。”张召重打了个饱嗝,接着说道,“不过跟我们同级别的高手,还有那么几个,比如那个金抓铁钩白振,一手鹰爪功,极为凌厉狠辣。王府中的赛总管,内外兼修,是王府满人中的第一高手。另外还有海兰弼、德布两人,都曾经获得巴图鲁称号,一身武功也是不俗,至于其他那些所谓的高手,自然入不了宋兄弟你的法眼。”

    宋青书心中一动,假装无意间问道:“天龙门掌门田归农武功如何,我听说他也是宝亲王手下有数的高手啊。”

    “田归农?”张召重嘿嘿一笑,“他武功的确还可以,只是前段时间不知道为何得罪了王爷,被王爷捉到府中日日严刑拷打,恐怕以后要从王府中除名啰。”

    “田归农被关在宝亲王府?”宋青书眉头一皱,虽然之前也有了猜测,但如今得到证实,还是觉得有些棘手。不过转念一想,要救夏青青,宝亲王府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得闯上一闯,多救一个田归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惜了他那位艳名传遍盛京城的妻子,以后恐怕要独守空房了。”张召重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

    “他妻子很漂亮么?”宋青书明知故问道。

    “何止漂亮,嘿嘿,你是不知道,平日里我们这些同僚背后哪个不是想着他的娇妻便流口水的,这次田归农出事,大家还以为有机可乘,哪知道福大帅他……我们自然不敢轻动。”张召重顿时满脸遗憾之色,“宋大人有空可以去田府看看,自当知道我所言非虚。”

    “这样啊,我倒真要见识见识了。”宋青书心中暗笑,何止见识,她身上每一寸肌肤我都玩弄过了……

    “宋兄弟年少风流也属人之常情,”见他双眼放光,张召重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他一下,“刚才桑飞虹那种女人,你随便怎么碰都无所谓,可是对于田夫人,兄弟你最好还是看看就好了,她迟早都是福公子囊中之物,为了一个女人,得罪他实属不智。”

    “多谢张大哥提醒,来我敬你一杯,”宋青书放下酒杯过后,疑惑问道,“刚才我看大哥你似乎故意针对那个桑飞虹……”

    “还不是王爷感觉到最近盛京城中来了很多陌生江湖面孔,特意派我查个究竟的。那个桑飞虹,你别看她年纪轻轻,一副娇弱的模样,她可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五湖门掌门人。”张召重解释道。

    “五湖门?”宋青书执掌粘杆处,对满清境内门派自然有一个大致了解,“她们门中不都是江湖卖艺女子,对宝亲王有何威胁。”

    张召重讪笑道:“还不是想送兄弟一份见面礼的,哪知道你怜香惜玉,特意将她放走了。”

    宋青书也有些不好意思,面露尴尬之色:“被你看出来了。”

    “无妨,你我兄弟还扯这些干什么,来来,喝酒,喝酒……”张召重的确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今天走了一个桑飞虹,明日又有一个梓飞虹,只要手里有权,还怕没女人么,更何况借此结交上了宋青书,日后可是有说不尽的好处。

    宋青书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低声提醒道:“张大哥,想必你也明白宝亲王和皇上之间……你我如今交往甚密,落入有心人眼里,恐怕对大哥你有些不利啊。”

    张召重心中闪过一丝暖意,压低声音直言道:“宋兄弟以诚待我,我自然也不瞒你。我今天主动请你,其实是王爷授意的。”

    “什么?”宋青书悚然一惊,莫非这是什么圈套?

    “放心,王爷只是让我和你搞好关系,说日后指不定能探听到一点情报,”张召重笑道,“不过你我有武当派这层关系,我自然不会害你。”

    宋青书勉强笑了笑,心中疑惑并未解除,张召重在原著中的贪婪狠毒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连自己师兄都能杀,跟自己这种绕了七八层的关系,怎么可能真的交心,那他今天对我如此热情,究竟是什么缘故呢?

    正在这时,后院传来瓷器摔破的声音,虽然隔得远,但两人都是高手,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很快有个仆人跑了过来:“老爷,小姐又在发脾气了。”

    第二更12点半左右,第三更明天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