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一十五章 毫不知情的棋子

    “小姐?”宋青书心中疑惑,张召重有女儿么,原著中没见提啊。

    接着又是砰砰两声传来,张召重一阵肉疼,一边往内宅跑着一边喃喃自语:“哎哟,我的姑奶奶……”

    宋青书坐也不是走也不是,想了想还是跟过去看看再说。来到后院,只见一个妙龄少女正在拼命的砸着东西。

    妙龄少女正将一个青花瓷花瓶举到头顶,突然看到宋青书,一下子愣住了。

    宋青书也是一惊,这不是李沅芷么,上次她在皇宫中消失,自己还以为她是听到余鱼同已经被救出来的消息,然后跑去找心上人了呢,怎么现在会在张召重家中。

    张召重趁机将她手里的花瓶躲了过来,小心翼翼交给身边的下人,然后开口说道:“沅芷,你究竟要怎么样啊。”

    李沅芷眼珠一转,也不跟宋青书相认,直接回道:“你放我出去,我要回家。”

    “就这个不行,换一个。”张召重黑着脸说道。

    原来当日李沅芷想联系京城中父亲的好友,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将余鱼同救出来,却在街上碰到了张召重。

    李沅芷的师父陆菲青和张召重是师兄弟,一年前张召重机缘巧合见到了自己这位小师侄,顿时惊为天人,甚至还试图向李克秀提亲,却没考虑到李沅芷的心思。

    当时的李沅芷,还是个豆蔻少女,幻想中的心上人不说是骑白马的王子,肯定也不可能是张召重这种怪蜀黍。见他流露出的爱意,心中自是极为厌恶。

    李沅芷的父亲李克秀,与宝亲王父子向来不睦,自然不愿意将宝贝女儿嫁给他们父子手下的一条狗,虽然张召重是弘历跟前的红人,但在李克秀眼中,他的确只是一条狗而已。在李克秀看来,自己的女儿就算不能入宫为妃,至少也要嫁个王公贝勒,怎么瞧得上张召重。

    之后李克秀被朝廷调到南方,张召重就再也没见过李沅芷了。没想到上次去京城,却见到了朝思暮想之人,这些年他已经想清楚了李克秀不可能将女儿嫁给他,于是决定先将李沅芷抢回去生米煮成熟饭再说。只是没想到李沅芷古灵精怪,他丝毫便宜没占到不说,还不得不小心翼翼把她当个小祖宗一样供起来。/

    当然这一切都是出于内心对她的真心喜爱,一旦李沅芷想离开,他却是万万不会放纵她了。

    听到张召重的话,李沅芷小嘴又撅了起来,默不作声地又去下人手中.将青花瓷夺了过来,砰地一声,直接给扔到地上。

    “就算你将这间房子拆了我也不会放你走的!”听到那声脆响,张召重眼皮一跳,最后扔下一句狠话便转身离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宋青书回头看了看李沅芷,只见对方??对方口型无声地说着“救我”两字,下意识点了点头,回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就跟着张召重走了出去。

    “让宋兄弟见笑了。”回到席间,张召重尴尬地说道。

    “这个小姑娘脾气可真大,是令千金么?”宋青书故意损了他一句。

    张召重果然脸色一红,讪讪说道:“不是,她是我二师兄的弟子,叫李沅芷,二师兄让我照顾她一段时间。”

    宋青书虽然明白李沅芷多半是被她囚禁,但并不清楚来龙去脉,再加上如今危机四伏,一时间也不好轻举妄动,决定晚上偷偷跟李沅芷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铜墙铁壁的宝亲王府我闯不进去,区区一个张府我还不是来去自如。”和张召重告别之后,回过头来看着张家院子,宋青书心中冷笑不已。

    “要救夏青青,又要偷四十二章经,又要救田归农,如今还冒出一个李沅芷,额滴神啦,救救我吧。”在回四方馆的路上,宋青书觉得自己的头都快爆炸了。

    突然耳朵一动,前面转角后面的街道上似乎传来了厮杀之声,宋青书心中好奇,悄悄掩身上去,一探究竟。

    街道两旁的店铺似乎早就接到消息,门窗纷纷关得死死的。一个少妇模样的侠女正在前面仓皇而逃,后面跟着一大群官兵,为首两人太阳穴高耸,显然是内力精湛之士。

    “太阳穴高耸,已经彰显了你们是龙套了。虽然能表明他们内力已经有了一定底子,但是真正的高手哪会练得这么难看。就如前世那些大学生,在女生宿舍前的篮球场打球一样,投不投得进无所谓,关键是姿势好看呀。不然你投得再准,姿势却像马里昂一样,简直是自绝桃花缘。武功也是一样的道理,别说主角了,有格调一点的反派也没谁把太阳穴练鼓起来的。”

    宋青书不知道为何自己看到那个女人还能神游物外想这么多,如今这一切的困难局面,始作俑者正是她鸳鸯刀骆冰。

    骆冰身形踉跄,显然已经受了伤,没跑多久,自知逃跑无望,连忙停下来,手握双刀,警惕地看着身后的官兵。

    那两个太阳穴高耸的高手故意一唱一和地刺激着骆冰:

    “嘿嘿,久闻红花会的‘鸳鸯刀’骆冰,是个美貌风骚的娘们,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就是,我说小娘子,你老公已经被我们抓了,如今只剩下半条命了。若是你愿意陪我们兄弟一晚,我们就少打他几鞭,嘿嘿,不然几顿鞭子下去,铁打的汉子也禁不住哇。”

    “什么铁打的汉子,我看奔雷手文泰来也不外如是,被我两掌就打得吐血,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也。”

    “老哥,这你就不懂了,有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自然是天天搂着她上热炕头了,文泰来的身子早已经被掏空了,正所谓,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油尽灯枯的他和老哥您一对掌,自然只有吐血的份儿了。”

    骆冰脸色铁青,气得浑身发抖却无可奈何。早上红花会众人正在商量如何用美人计对付宋青书之时,无数的官兵突然涌了进来,宝亲王府麾下高手几乎都到齐了。红花会众人仓促应战,纷纷失手被擒。

    “一定是弘历想杀人灭口,掩饰自己体内留着汉人血的事实。”骆冰现在耳边都还能响起于万亭的高呼,当时官兵颇有针对性,红花会众人本想掩护陈家洛于万亭先逃的,但是他们一个照面便被书名高手给围住了,无奈之下陈家洛便以自身为饵,尽力拖着王府一众高手,来掩护其余当家撤退。

    “不知道最后逃出来了几个当家。”骆冰心中发寒,明白红花会自今日过后恐怕已经完了。她本想留下来和丈夫同生共死的,只是众兄弟用生命为她拼杀出来一条血路,她不忍心让他们的血白流。心中打定主意,先想办法将弘历的秘密公之于众,再到地下陪伴红花会众人。

    只可惜目前看来,她似乎已经在劫难逃了,临死关头,骆冰反而平静下来,握着鸳鸯刀的双手紧了紧,“临死前也要多杀几个狗鞑子,力竭之前一定要自我了断,以保清白。”

    想到清白,骆冰突然一呆,意识到当初在皇宫之时,自己的清白就已经被宋青书给毁了。小腹中突然传来一股炙热的气息,紧咬嘴唇,骆冰拼命将心中那股绮丽感觉压了下来。不知道为何,那次皇宫的事情过后,夜深人静之时,骆冰总会回忆起那种被一根铁棍惯透身体的炙热感觉,有时候梦中惊醒过来,发现双腿已经湿漉漉了一大片,不由又是惶恐又是迷惘。

    宋青书注意到骆冰的身形越来越晦涩,那两个高手围攻她时,招式却极为下流,心中不由升起一阵薄怒:这个女人虽然讨厌,但就算要惩罚也该是由我来,你们算什么东西?

    扯下一片衣衫,蒙在脸上过后,宋青书纵身跳了出去,一脚踢飞了武官伸向骆冰胸脯的咸猪手,将她护在了身后。

    “阁下是谁?”官兵们见到突然出现了一个蒙面人,纷纷一惊。注意到他刚才的身手,似乎不可小觑,连忙四散开来,将两人围在中间。

    骆冰也是一愣,不过宋青书虽然蒙着脸,但她还是一下子就认了出来。女人,对进入过自己身体的男人,总有一种无可名状的熟悉感,虽然两人曾经只有过那么短暂的一段时间,但骆冰仍然记住了宋青书的身形,记住了他的味道……

    虽然心中.将宋青书恨到了极点,但是他的出现还是让骆冰下意识就放松了下来,不管怎么说,落到他手里总好过落到那群如狼似虎的满清官兵手里。想到之前红花会一行人还在商量着怎么用美人计对付宋青书,骆冰便觉得有一种荒诞的现实感。

    宋青书和两人对了几掌,也有些吃惊对方的功力,不像普通的高手,“你们是何人,老子不杀无名之辈。”

    两个满清高手顿时怒骂道:

    “你爷爷我是辽东第一勇士海兰弼。”

    “老子是辽东第一巴图鲁德布。”

    “智商啊~”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这个德布简直是没救了,骂人都能被同伴占了便宜去。

    离此地百米开外的一处阴影里,文泰来看着身边的于万亭:“老舵主,我们专门用一场苦肉计来刻意瞒着骆冰,究竟有没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