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一十六章 无间道

    “《孙子兵法》有云: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 在我看来,用间的最高境界在于连间谍本身都意识不到自己是间谍。”于万亭负手而立,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女人最容易感情用事,骆冰哪怕演技再好,也难免露出什么破绽。宋青书不是个笨人,若是被他看出什么,我们所有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我不能将宝压在骆冰身上。”

    文泰来脸上闪过一丝茫然:“别说骆冰了,当满清官兵闯进来的时候,我也真的以为弘历要杀人灭口了……可是这样一来,会不会对骆冰太不公平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于万亭回头看了文泰来一眼,“我这样做其实也是在保护骆冰,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间谍,自然不会表现出异常,安全就得到了最大的保障。”

    听他这样说,文泰来心中终于好受了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连忙问道:“连骆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间谍,那她怎么用美人计呢?”

    “不需要她主动使,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比你更清楚骆冰的性子,她接下来的行为全都在我预料之中,自然会在无意间完成我们的计划。”于万亭不再说话,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

    文泰来在旁边顿时觉得背脊泛起一丝寒意,眼前的老舵主,仿佛有些不认识了。

    “海兰弼和德布?”宋青书一愣,刚在张召重府中听过这两个名字,他们的武功虽然比之张召重颇有不如,但勉强也算一个等级的高手。

    迟则生变,宋青书担心耽搁太久,宝亲王府会有越来越多的高手和官兵赶过来,决定速战速决。

    海兰弼与德布二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宋青书已经欺身到面前,仓促之间举掌相迎,却扑了个空,愕然之间胸口传来一阵剧痛,口中鲜血狂喷往后面倒去,将官兵压到了一大片。

    宋青书以鬼魅的身法先声夺人,再以虚招诱使两人门户大开,为了不暴露武功路数,最后使出一招普普通通的太祖长拳,趁官兵大乱之际搂着骆冰柳腰,几个纵跃,便消失在长街的尽头。

    “我们走吧。”于万亭见目的已经达到,转身带着文泰来离开。

    “这小贼,武功的确了得。”想到自己妻子被他搂在怀里,文泰来虽然明知这只是计谋,心中仍然十分难受。

    “幸好老舵主你神机妙算,不然以武力解决问题,我们真是毫无胜算。”一旁的武诸葛徐天宏说道。

    ……

    客栈之中,神龙教众人。

    “师兄,你觉得和我们几人之力,真的能留下宋青书么。”看到宋青书鬼魅的身法,胖头陀顿觉冷汗涔涔。

    瘦头陀脸色铁青,显然也为之前的判?的判断感到后悔,只有苏荃一人,依旧笑靥如花,只是心中早已有了其他主意。

    另一边的耶律南仙也掩口低呼:“这个宋青书也太快了吧。”

    耶律齐神色凝重:“不错,是目前为止我见过的最快的人。”

    苏隐不置可否,心中寻思:莫非他也练了传说中的葵花宝典?看来有必要重新评估一下他的实力了。

    将骆冰带到一僻静之处,宋青书手一推,直接将骆冰扔到了地上:“说吧,王府高手为何会追杀你。”

    嘤咛一声,骆冰揉着手腕从地上爬了起来,神色复杂地看着宋青书:“你总是这么粗暴。”

    “你认出我来了?”宋青书一愣。

    骆冰凄然笑道:“你化成灰我也记得。”

    宋青书将脸上布条扯了下来,嘿嘿冷笑:“认出来了更好,上次的账我还没好好跟你算呢。”

    “上次的账?”骆冰心中升起一阵怒意,“你毁了我的清白,还来找我算账。”

    “你的清白?值几个钱。”宋青书哼了一声,“你又不是什么黄花闺女的身子,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被我捅几下,谁又看得出来,我就不信你丈夫瞧得出来什么。”

    “你!”骆冰脸色惨白,气得浑身发抖。

    “那日你对青青说的话我现在也能猜出一二了,要不是你,青青又怎会成了弘历的福晋。”宋青书强忍着怒意。

    “就算袁夫人听了我的话,去找了宝亲王,算起来也不关你的事吧。她可是袁夫人,又不是宋夫人。你一口一个青青,看来你对她也早有所图。”骆冰冷笑不已,“反正按你说的,她也不是什么黄花姑娘的身子,被其他男人捅几下,你又看得出来什么。”

    “你这是找死!”宋青书双眼一红,一把将骆冰吸到了手中,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要我死也可以,不过先帮我做一件事情。”骆冰睁大着双眼,虽然有些喘不过气来,但依然平静地看着他。

    宋青书怒极反笑,一把将她推了回去:“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我当然没疯,”骆冰摸了摸自己脖子,“没人比我们红花会更清楚康熙和弘历之间互相欲除之后快的心理,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我会告诉你一个足以扳道弘历的秘密。”

    “你们红花会若是有这个本事,也不至于被弘历追成丧家之犬了。”宋青书嗤笑一声,神情明显不信。

    骆冰也明白对方不可能仅凭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便跑去帮自己做事情,迟疑片刻,开口说道:“弘历是汉人?”

    “你要说他和你们陈总舵主是亲兄弟么?我可不信,”宋青书摇了摇头,“满清对皇室血液审查何等严格,就算他们真是兄弟,也只能说明你们陈总舵主是满人。”前世也广泛流传着弘历是汉人的传说,不管是哪个版本,都有板有眼,可是宋青书觉得只要稍微有点判断力的,就知道这只是无稽之谈。

    “当然不是那样。”骆冰一激动,便将早间于万亭的故事复述了一遍。

    “钱甄嬛?”宋青书神色古怪,前世铺天盖地的《甄嬛传》他自然听说过,莫非历史上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我知道满汉不能通婚的铁律,若是弘历体内留着一半汉人的血脉的事情被满清贵族所知,他这个王爷肯定也当不成了,正好合了你们皇帝的心意。”骆冰忐忑地看了宋青书一眼。

    红花会中人果然是一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物,就算有点聪明才智,却也限于眼界,于大局无益。宋青书腹诽不已,若是康熙直接将这个秘密公之于众,除了将弘历直接逼反之外,没有任何益处。弘历手握数十万大军,骆冰居然天真的以为只要罪名属实,便能一封圣旨要了他的老命么。

    “口说无凭,我需要证据。”若是以前,宋青书自然会对骆冰的提议不屑一顾,弘历和康熙长期僵持才符合他的利益,但是最近他已经改变了主意,需要康熙尽快收拾掉弘历。而且能掌握他是汉人的证据,自己手中便又多了一份砝码,接下来营救夏青青的事情,便多了一丝把握。

    “你替我将红花会众兄弟从王府中救出来,我自然会给你。”骆冰自然没这么傻,货都没收,便把钱给了。

    “看你刚才的狼狈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王府高手突然袭击你们的据点,你仓促而逃,怎么可能来得及带什么证据。”宋青书压根不信,直接将骆冰抓了过来,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摸索起来。

    “你干什么?”骆冰花容失色。

    “自然是搜身了,”宋青书冷笑道,“别动,又不是没被我摸过。”

    骆冰果然停止了挣扎,不过剧烈起伏的胸脯,显示着心情并没有那么平静:“这种重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带在身上,红花会早将它们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

    “果然什么都没有,”宋青书将手从她衣襟中伸了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再说,以你在红花会中的等级,我不认为你有这个资格知晓这个秘密。”

    骆冰红着脸将凌乱的衣衫重新扣好:“你爱信不信!”

    宋青书盯着她的脸瞧了半晌,看不出半分破绽,终于点了点头:“好,我姑且相信你,不过这段时间你得呆在我身边,若是将他们救出来过后,你不能将证据交给我……哼,到时候别说是你丈夫文泰来,就是红花会其余当家我也一起杀了。”

    骆冰脸色血色褪尽,不过此时走投无路,还是点了点头:“好。”

    带着她来到四方馆附近,宋青书停住了脚步,皱着眉头说道:“四方馆周围必定有很多监视的人,直接带你进去被弘历发现了就大事不妙了,你先在这里等等,我一会儿就出来。”说完便点了骆冰穴道,往四方馆中走去。

    骆冰穴道被点,浑身不能移动分毫,心中充满了恐惧,又是担心被路过的官兵发现,又是担心若是有路过的地痞流氓对自己动手动脚怎么办……不知道过了多久,骆冰正在度秒如年之际,宋青书终于回到面前,不知道为何,看到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骆冰反而长舒了一口气。

    “将这套御前侍卫的衣服换上,以后进出四方馆,或多或少能瞒过一些人耳目。”宋青书将一套衣服扔到她面前,顺手解开了她身上的穴道。

    弯腰揉了揉酸麻的小腿,骆冰看着眼前的衣服,咬着牙默不作声。

    “怎么还不换?”宋青书一愣。

    “你转过身去。”骆冰抿着嘴,脸颊泛起一丝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