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一十七章 何处话凄凉

    “为什么?”宋青书很快反应过来,撇撇嘴,随意说道,“又不是没看过。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宋青书还是背过身去,此处虽然隐秘,但难保不会有人路过,他也不愿意和骆冰争论半天导致节外生枝。

    见他转了过去,骆冰急忙缩在墙角,匆匆忙忙换上了侍卫服,“好了。”

    宋青书回过头来一看,那个端庄中带着一丝妖冶气息的小少妇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眉清目秀侍卫站在面前。

    “就是太白了点,”宋青书皱皱眉头,不满意地说道,“等会儿跟在我后面记得低着头。”

    骆冰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宋青书带着她大摇大摆进入四方馆内,

    来到自己卧室中,“你女扮男装,我不可能让你和其他侍卫一起睡,喏,在你告诉我证据放在哪里之前,你就跟我同住一个房间。”

    “什么?”骆冰一下子从椅子上占了起来,态度坚决说道,“绝对不行!”

    宋青书并不理她:“这由得了你么?你要是不想住,大可以从这个门走出去,看谁能帮你救你老公以及红花会众人。嘿,真说起来,你自己能不能跑出盛京城都是两说。”

    骆冰脸色阴晴不定,几次抬起了步子,但最终还是颓然坐了下来:“好,不过你不许对我无礼。”

    宋青书奇怪地看了骆冰一眼,心想难怪红花会难成气候,由骆冰就可见一斑。看她年纪也有二十好几了,居然还像小姑娘一般天真。

    不过他也懒得继续再刺激她,随意敷衍了几声。

    “禀告大人,张康年赵齐贤他们带人回来了。”屋外传来一个侍卫的声音。

    “请他们进来。”宋青书好整以暇地端了一杯清茶喝了起来,骆冰却在一旁坐立不安。

    “站到一边。”宋青书白了她一眼,她一身侍卫装扮,哪有和上司同坐一桌的道理,骆冰脸色一白,还是站了起来立在角落,低着头默然不语。

    “这位是?”张赵二人一进门正打算开口,突然注意到角落里的骆冰,立马止住不言。

    “没事,自己人。”宋青书并没有多做解释,在这个年代,上司有秘密那是正常的,若是每件事情都要向下属解释,反而更值得怀疑了,“怎么样,查到什么消息没有?”

    张赵二人立马苦着脸:“我们拉盛京这边当差的去喝酒,有意无意间套出了田归农最近的确消失不见了,至于他被关.押在哪里,真查不到了。”

    “那不就等于什么消息都没查到?”宋青书无语道。

    “我们再前去查探。”张赵二人连忙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查到了。”宋青书冷哼一声。

    “我们这么多人四处查探,都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大人出去赴宴一次便查到了,果然高明!”张康年和赵齐贤对视一眼,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令人作呕。”一旁的骆冰见他们二人谄媚的样子,小声嘀咕了一句。

    张赵二人功力不够,听不清她的话,宋青书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回过头来瞪了她一眼,示意他不要多嘴。

    “对了,宋大人,朝廷的赏赐名单确定以及数额多少的问题,盛京方面的官员一直在等着大人给拿个主意。”赵齐贤小心翼翼说道。

    “让他们等一等,待使节大部队到了自然有人和他们商量。”宋青书表面上不耐烦的挥挥手,心中却在寻思:这之前能名正言顺留在盛京城中,得抓紧时间把该办的事情办完……

    齐贤面露喜色,丝毫不觉得宋青书故意拖延公务的行为有什么问题。作为钦差大臣随行人员,赵齐贤等人也是盛京城中下级官吏尽相巴结的对象,他们级别不够接触钦差大臣,自然就从钦差大臣身边的人下手,赵齐贤等人自然愿意在盛京呆得越久越好。

    “难得清静一会儿。”宋青书伸了个懒腰,长叹一声。昨日弘历在王府设宴过后,今天开始盛京城其他文武百官也纷纷送来了帖子请他过府赴宴,他只有让手下安排好日程,大多数都推了或者派手下过去表示一下,但是有几个人还是需要他亲自去一趟的,比如辽东总督,巡抚,提督这三个人肯定要见的,他们是朝廷安插在辽东掣肘宝亲王的存在,临行前康熙还特意嘱咐一定要多抚慰这几人。

    此时离晚宴还有一段时间,宋青书在床上盘坐起来开始练气,看得骆冰暗生佩服之意:这个男人虽然可恶了一点,但是时时刻刻勤于练功,难怪武功会那么高。

    宋青书若有所感地睁开眼睛,见骆冰一下子移开眼神,不觉有些好笑,招手道:“你过来。”

    “干什么?”骆冰警惕地看了他一眼。

    “陪我练功。”宋青书正色说道,他明白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抓紧提升功力,不仅为了盛京这次,还为了将来某事。

    “我怎么陪?”骆冰愕然地看着他。

    “你过来就知道了。”宋青书唇角露出一丝笑意。

    “我不!”感觉到他笑容里的古怪,骆冰下意识得拒绝。

    “你如果想顺利救出你丈夫,还是多期待我武功练高一点为好,不然到时候有个闪失,你哭都来不及。”宋青书也不着急,淡淡地看着她。

    “这么短的时间,你功力能提高多少?”骆冰狐疑地看着他。

    “我所练的功法有点与众不同,功力的高低不是依靠时间来积累的。”宋青书答道。

    看骆冰并不相信,宋青书笑道:“你看我的武功如何?”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骆冰还是不甘心地点了点头:“很好。”

    “你们红花会中人练功可勤奋?”宋青书继续问道。

    “为了反清大业,会中兄弟当然拼命练功。”骆冰咬牙答道。

    “你看我年纪又比你们轻,武功却比你们高得多,你还觉得我是靠时间来增长功力的么?”宋青书双手一摊。

    骆冰觉得他说得也有几分道理,犹豫半晌,还是一步一步挪到床边,小声说道:“那你要我怎么配合你练功?”

    “先把衣服脱了。”宋青书神色如常地说道。

    “什么!你耍我?”骆冰勃然大怒,正准备转身便走,哪知道宋青书的手一下子伸了过来,抓住她往床上一扯,骆冰顿时失去了平衡,倒在了他的怀中。

    “我就是想耍你,现在才知道啊?”宋青书看着怀中的女人,得意地说道。

    “放开我!”骆冰使劲挣扎起来,但是整个身子仍然牢牢被宋青书牢牢掌控在手中。

    “别跟我装什么贞洁烈女,反正我们都已经行过夫妻之实了,”宋青书眼中闪过一丝戾气,“你上次怂恿青青的事情,我现在该和你算算账了。先把这身侍卫服脱了,看着倒胃口。”说完三下五除二便将骆冰身上的大内侍卫衣服给剥了。

    “还不是你上次害得我们红花会行刺失败,我一时愤怒才那样做的。”明知无用,骆冰还是解释道。

    “那我也可以说你们一旦刺杀成功,我也即将面临着抄家灭族的大祸。”宋青书心中补充了一句,可惜家里就我孤家寡人一个,“你们有这样做的理由,可惜你们做的事情伤害到了我,也妨碍了我的计划,我自然会出手阻止,结果你们打不过我,这又怪得了谁?”

    “你这是谬论,难道谁的拳头大,谁就代表着真理么?”骆冰怒道。

    “难道不是么?”宋青书反问道。

    骆冰被问得一愣,想到如今乱世,突然发现竟然无从反驳,“拳头大的人虽然能赢得暂时的胜利,但是难堵天下人悠悠之口。”骆冰终于想到了反驳的理由。

    “天下人悠悠之口?”宋青书仿佛被激怒了一般,停下作恶的双手,冷哼道,“铁木真打仗动辄屠城灭族,又何曾在意过什么悠悠之口,当兵临城下的时候,那些对他口诛笔伐的人不是望风而逃就是举城投降,悠悠之口又有什么用。更别提什么历史自有公论,蒙古征服世界,造成中原白骨千里,西域荒无人烟,千百年后,还不是一句促进民族融合,中西方交流一笔带过?呵呵,当初西域诸国数千里都看不到一个人影,我倒想知道中西方是怎么交流的…….骆冰,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蒙古军队会战无不胜?”

    骆冰虽然觉得两人以如此姿势来讨论这些,未免太过荒谬,但还是答道:“蒙古骑兵来去如风,骑射之术天下无双,因此威震天下。”

    “好一个来去如风,”宋青书沉声说道,“古代战争中,机动性便是王道,蒙古军队之所以能来去如风,倒不完全是因为他们都是骑兵,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打仗从来不需要后勤,所需军粮直接从对手百姓手中抢。中原政权打个仗,出动十万大军,往往需要动用近百万的后勤人员,机动性如此之差,又怎么打得过。”

    “蒙古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从百姓手中抢粮,必然会激起那些百姓的拼死反抗,我看倒也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段。”骆冰倒也读过一些史书,自然知道激起民变是何等不智。

    “的确如你所说,从古到今,不管哪个时期的军队都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抢粮的,总要担心着弄得怨声载道,义军四起。可是蒙古却比他们狠多了,抢完粮食直接屠城,自然不会有什么怨声载道,义军四起的情况出现了。”宋青书声音中带着一丝寒意。历史上蒙金战争过后,宋朝军队进入洛阳这个曾经无比繁华的大都市,整个城里居然只剩下几百户人家,那是何等的凄凉与悲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