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一十八章 守株待兔

    骆冰只觉得毛骨悚然,咬牙道:“你未免也太危言耸听了,为何这些事情我从未听说过。”她觉得宋青书有些话让她云里雾里,完全不知所云。

    “未来的事情,你当然不知道。”宋青书不欲在这个问题上和她扯太远,搂着怀中凹凸有致的佳人,他很快便有了感觉,“我们还是来练功吧。”

    “哪有这样练功的。”感受到宋青书身体的变化,骆冰又羞又怒,可惜两人功力相差太远,她始终在对方掌控之中。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很恨我,”宋青书伏下身子,在她耳边轻语道,“可是你完全可以想象成自己是在助我提升功力,方便以后救你丈夫,这样心里会不会好受点?”

    “我不信你这是在练功。”曾经无数个夜晚梦到这个场景,骆冰虽然理智尚存,但是身体已经软了下来。

    “那你等会儿可得好好感受一下了。”宋青书不再言语,炙热的嘴唇贴上了她如水的肌肤。

    ……

    “这就是你练功的姿势么?”良久过后,骆冰被宋青书摆弄成了一个奇怪的羞人姿势,觉得快晕了过去。

    “这是明王与明妃结合的造型啊。”宋青书语气之中丝毫不觉得有什么。

    相比于对宋青书的仇恨,骆冰此时却更加痛恨自己,为何自己这么轻易又失.身给他,为何自己内心隐隐约约还有一种期待感,为何自己会如此地下贱,上次还可以说是被强迫的,可这次分明是半自愿的……

    浑身一阵颤抖过后,宋青书放开了她,骆冰甚至有一种失落的感觉,挣扎着张开疲惫的双眼,见宋青书竟然闭目盘膝而坐,分明是在修炼一种极高明的内功。

    “你真的是在练功?”骆冰看得心中大奇。

    “现在知道我没骗你了吧。”宋青书仍然紧闭着双眼,调理着体内阴阳二气,只觉得真气又茁壮了一分,心中庆幸不已,之前还担心已经更对方有过肌肤之亲,再使用欢喜禅法会没什么效果,现在看来,对方恐怕只要之前没被欢喜禅法采补过,照样能提供丰厚的纯阴之气。

    “哪有这么下流的功法。”骆冰红着脸啐了一口,终究还是敌不过潮水般涌来的疲惫之感,搂着宋青书的腰便沉沉睡去。

    当骆冰醒来的时候,宋青书早已穿戴整齐,坐在凳子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自己。

    骆冰将被子往上拉了几分,遮住自己裸.露在外的香肩,方觉得稍微踏实了一点。

    “你先睡会儿吧,等会儿晚饭我会派人送来,你有什么要求直接吩咐外面的侍卫即可,我要去参加一些宴会,晚上回来的恐怕有点晚,到时候你不用等我,自己先睡吧。”宋青书说完便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呸,谁会等你啊。”骆冰非常不习惯这种类似夫妻间的对话,怔怔地看着他消失在门口,方才反应过来,抓起被子便捂住了头,在被窝中红着脸啐了一口。

    宋青书此行前往参加了辽东总督组织的宴会,席间与朝廷一系地方大员就宝亲王的事情交换了深刻的意见以及建议。宋青书认为各相关职能部门以及督府县各级,要进一步明确各自的职责,加大协调力度,做好百姓的思想工作,表明朝廷以及地方政府的态度和决心。宋青书强调,对下级官员以及百姓提出的合理诉求,要尽快落实到位,取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对一些注定不能争取的官员和地方豪绅,要依法依规打击到位,尽早消灭隐患。总督巡抚以及提督等人纷纷表示一定会紧密地团结在朝廷周围,坚决服从皇帝的命令,一顿酒宴就在这样和睦欢笑的气氛中结束……

    宋青书刚出了府,便招呼张康年赵齐贤领着侍卫护送空轿子先行回四方馆。

    “可是大人独自一人,未免太过危险。”张康年迟疑道。

    “哼,真有刺客来了真不知道是你们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你们。”宋青书白了他一眼,“快回去,别被人发现了我不在轿中。”

    “这倒也是,宋大人武功盖世,自然不将刺客放在眼中。”张康年挠了挠自己后脑勺,嘿嘿笑了笑,说完便招呼其余侍卫走了。

    看着众人消失在远处,宋青书扶着墙角便干呕起来:“刚才可把我恶心坏了……还是去瞅瞅李沅芷那个丫头究竟是怎么回事吧。”说完便一路往张府走去。

    来到张府附近,宋青书仔细查探了一下,确定四周无人,纵身一跃,毫无声息地跳了进去。张召重府里当然比不上宝亲王府那样防守严密,宋青书随意躲过了几个巡逻家丁,便摸进了后宅之中。

    循着记忆来到白天李沅芷吵闹的那个房间,宋青书靠近窗户,用手戳破了窗户纸准备先看看里面的情况,哪知刚把眼睛凑了过去,便看见一柄利剑刺了出来,宋青书大骇之下连忙往后面一缩,同时伸出双指将剑身紧紧夹住。

    “宋大哥,是你!”宋青书还没反应过来,耳边便传来一声惊喜的叫声,抬头看去,原来持剑之人正是李沅芷。

    “你这搞什么鬼?”宋青书暗捏了一把冷汗,若不是自己反应奇快,此刻早已变成了一个瞎子了,谁又能料到窗户后面有一柄利剑正防备着。

    “我还以为是张召重那个老色鬼呢。”李沅芷不好意思一笑,四处瞅了瞅,连忙伸出手来将宋青书拉进了房内。

    “张召重对你意图不轨?”宋青书不禁有些色变,张召重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师叔,怎能如此不顾身份,传到武林上去,恐怕再无他立足之地,呃,不过看张召重也是一心在朝廷里混的样子,不太可能重返武林。

    “那倒也算不上。”李沅芷将房门关上过后,叹了一口气。

    “当日京城皇宫之中,我回来过后便失去了你的踪影,本以为你是去寻找心上人余鱼同了呢,现在看来似乎另有原因。”宋青书疑惑地看着她。

    李沅芷双眼一红,强忍着眼中泪滴,抿着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边。

    “当初你被张召重抓住了,然后带回了盛京?”宋青书惊异.地问道,心中也奇怪,那个时候张召重到京城干什么,莫非是帮弘历探听什么消息么……

    “嗯,我好可怜,这么久都没有人来救我。”李沅芷睁大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宋青书。

    “我们都不知道你怎么了啊,”宋青书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小心翼翼问道,“张召重没对你无礼吧?”

    李沅芷一下子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红着脸说道:“那倒没有,他一心想我答应同他成亲,借此攀上我爹这根高枝,自然不敢得罪我。只是我每天就要听他聒噪,实在是烦得很。”

    “你就没想过逃跑么,我记得你武功不弱,这张府又不是什么铜墙铁壁……”宋青书奇怪地问道。

    “怎么没有,人家前前后后逃了几次,不过基本上是刚出府便被他拦回来了,我又打不过他……后来张召重被我惹火了,直接撂下狠话,我若是再跑,他便要对我用强了,人家心中害怕,自然不敢跑了。”李沅芷楚楚可怜地说道。

    “果然是穷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没想到一向古灵精怪的李大小姐也有吃瘪的时候。”宋青书声音中难掩幸灾乐祸。

    “我已经这么可怜了,你还来取笑人家。”李沅芷小嘴一嘟,便转过身去。

    “好啦好啦,我现在便救你出去吧。”见她活泼可爱,宋青书有些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发髻。

    李沅芷脸色一红:“宋大哥,没人告诉你少女的头,是不能随便乱摸的么。”

    “谁说的?我只说过‘男人的头,女人的腰,不是情人不要挠’,我又没碰你的腰。”宋青书说着说着难以抑制脸上的笑意笑了起来。

    “我担心出去会惊动张召重那混蛋。”李沅芷心思很快便回到了逃跑的问题上。

    “放心吧,有我带着他发觉不了的。”宋青书自信地笑了笑。

    “差点忘了宋大哥你武功那么好的,哼,等我回家过后,我一定让爹爹抽他的筋,剥他的皮,方才解恨。”李沅芷气呼呼地说道。

    “有的人不是向来不喜欢回家么,怎么,现在才发现家的好处了?”宋青书故意取笑道。

    “嗯。”李沅芷应了一声,想到自己离开父母这么长的时间,都没和他们报一声平安,他们肯定担心坏了。

    “那收拾一下东西走吧。”宋青书站了起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还收拾什么啊,好不容易才等来大哥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为妙。”李沅芷兴奋地说道,仅仅将一旁的剑拿在手中,房中其余东西看都没看一眼。

    “你不带点换洗衣物么,我那里可只有男人衣物。”宋青书没想到她如此风风火火,一副说走便走的架势。

    “宋大哥你当那么大的官,肯定贪了不少钱,到时候给我全买新的便是。”

    李沅芷的答案差点没让宋青书吐血,不过他转念一想也是,虽然自己并不怕张召重,但是若等会儿惊动了他,两人打了照面就不好了。白天刚在酒桌上称兄道弟,晚上却进来偷鸡摸狗,饶是宋青书脸皮再厚,也扛不住这种情况。

    “张大人这偷香窃玉的本事真是不赖啊。”宋青书刚搂着李沅芷跳出了张府围墙,一旁便传来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女声,宋青书两人悚然回头看去。

    第三更明日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