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二十章 神秘的礼物

    苏荃也不愿意行迹泄露,快速说道:“有事到城东的万豪客栈找我。”说完便领着神龙教众人匆匆忙忙走了。

    宋青书带着李沅芷飞到了附近一颗大树上,很快一路巡逻官兵出现在眼前,四处查探了一下,领头一名军官咦了一声:“刚才明明听到这里有女人的笑声的。”

    “不会是鬼夜哭吧,这座宅子废弃很久了,相传一门十三口被盗贼所杀……”一个小兵缩了缩肩膀。

    军官也觉得背后一阵寒意,呸了一口:“晦气,走~”说着就带着手下撤退了。

    “那个女人笑得那么浪,把官兵都引了过来。”苏荃一走,媚功气场消失,李沅芷自然清醒过来,嘟着嘴说道。

    “夜深人静的,女人声音又很尖细,自然传得远。丫头你背后说其他女人坏话,小心嘴里长疮哦。”宋青书调笑道,心中却寻思:这苏荃武功虽然还算可以,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这一身媚功是在哪儿学的,刚才她若不是尽力驱使媚功想影响我心智,也不至于声音外泄,将巡逻士兵引来了。

    “宋大哥,我看你肯定被那个女人迷住了,这么快就帮她说好话了。”李沅芷声音中充满郁闷之气。

    “对啊,男人最喜欢这种成熟美艳的女人了,不迷她难道迷你这种青涩小姑娘啊。”宋青书反问一句,一下子将李沅芷小脸涨的通红。

    “人家也很漂亮的,好不好?”回四方馆路上,李沅芷黑着脸,一直都在生闷气。

    “既然你这么漂亮,那为什么你这么主动出击,余鱼同仍然更喜欢身为人.妻的骆冰,不喜欢你啊。”宋青书故意取笑道,心中不无解开她单相思心结的盘算。

    哪知道李沅芷却正好被他说中了伤心事,眼圈一红,便在小河边一棵树下坐了下来,双手抱膝,将头埋在里面,双肩不停耸.动,抽泣起来。

    宋青书没想到一向神采飞扬,机灵大胆的李沅芷也有如此柔弱的一面,连忙在一旁劝慰道:“其实少女也很有魅力的啦,纤细娇柔,羞涩纯真,楚楚动人……这些都是那些成熟女人比不上的,更何况你这种美少女,只要是男人没有不喜欢的,余鱼同不喜欢你是他瞎了眼,没看见张召重多么喜欢你么。”

    “别拿那个变态来恶心人。”李沅芷破涕为笑,“既然是男人都喜欢,那……你喜欢么?”少女星眸熠熠生光,声音也有带着一丝紧张。

    “当然喜欢了,以后要是余鱼同不要你,你就嫁给我吧。”宋青书嬉皮笑脸道。

    “呸!”李沅芷啐了一口,明知道宋青书如此随意的回答,肯定是调笑居多,但仍难掩心中小鹿撞撞,不过从小长于北地,性子里那份洒脱还是让她很快恢复过来,娇哼一声:“说得如此没诚意,还比不上张召重那个老不修,我就是嫁给他也不会嫁你。”

    “喂,不用这么狠吧。”宋青书顿时郁闷了。

    “宋大哥,问你个问题,你要老老实实回答我。”李沅芷突然收起笑容,郑重说道。

    “什么?”宋青书一愣。

    “假如我和骆冰姐姐都愿意嫁给你的话,你会选哪一个?”李沅芷眼神非常期待地看着他。

    “这么香艳的话题啊,”宋青书没想到她郑重其事的样子,居然会问这种问题,“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让我先缓缓。”

    “我是说假如。”李沅芷没好气地说道,她想宋青书从一个男人的角度出发,看她和骆冰谁更有吸引力。

    宋青书也有些无语,心想骆冰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我玩遍了,哪还能做到客观评价,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换做是我的话,肯定两个一起收了。”

    “不行,只能选一个!”李沅芷差点没被他给气死。

    “这样啊,”宋青书盯着李沅芷上下打量一番,注意到她极为紧张,笑了笑,“那就选你吧。”

    李沅芷眼睛一下子就弯了起来,不过她刻意抑制着脸上的笑意,以免让宋青书觉得她得意忘形,影响了自己光辉的形象,连忙一本正经问道:“为什么呢?”

    “这有什么为什么,正所谓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想比求不得,得到的东西自然不会那么珍惜。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说的便是这个道理,骆冰已经被自己给办了,魅力自然比不上眼前这个清春活泼的美少女。”电光火石之间,宋青书脑中已经转过了这么多念头,当然他可没这个胆将这些真正的原因说给李沅芷听,怕毁灭了一个少女对爱情的幻想与憧憬,只好骗她道:“骆冰再温柔迷人,也是别人的妻子,让我选的话,肯定要选一个一心一意待我的纯洁少女啊。”心中却暗暗补充了一句:当然,选情人就是另一套标准了……

    李沅芷心中高兴,心想男人恐怕都希望自己妻子成亲前是少女之身,比起骆冰姐姐来说,这就是自己最大的优势,以后等余鱼同稍微冷静过后,我也不是没有机会……

    “好了,别犯花痴了。”宋青书见她双眼迷离,估计肯定又在做着什么美梦,“我先带你回四方馆,等会儿我还有事情要办。”

    “好啊。”李沅芷此刻心中高兴,瞧什么都顺眼,将手往宋青书身前一伸,撒娇道,“腿麻了,你拉我起来。”

    眼前一双手白玉一般,修长素净,皮肤白里透红,鲜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宋青书见她顾盼流转,眼神清澈纯净,不由咕哝道:“你不需要为你的余鱼同守身如玉么?”

    “牵牵手而已,宋大哥你思想好不龌龊!”李沅芷瞪了他一眼,“从小到大,骑马练功啊什么的,我都不知道摸过多少男人的手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你被别人摸吧。”宋青书嘴上虽然还是不依不挠,依然伸出手去握住眼前柔荑,只觉得入手处柔若无骨,赞叹一声,微微用力便将她拉了起来。

    “宋大哥,我觉得你可以放手了。”李沅芷见宋青书将她拉起来后,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牵着自己的手往远处走去,饶是李沅芷神经大条,也有些吃不消。

    宋青书也不多话,静静地放了开来,回过头来对她笑了笑:“走吧,对了,等会儿把这套侍卫服套上,免得被人瞧见不好。”说完便将背上一袋包裹塞到了她手中。

    不知为何,一直到进入四方馆,李沅芷似乎都还能感觉到刚才他手心的温度,一时间有些魂不守舍。

    “李姑娘?”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沅芷惊愕地抬起头来,发现骆冰一席大内侍卫服,正坐在屋里怔怔看着自己。

    且说四方馆中的张康年和赵齐贤,看到宋青书又带了一个侍卫进自己卧室,不由得神色古怪地窃窃私语:

    “昨天那个侍卫都一直没出来呢,又进去一个?”

    “就是,看不出来宋大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居然好这口。”

    “那个侍卫身形娇小,皮肤白嫩,恐怕是个女子。”

    “哎,这世上很多男子都是细皮嫩肉的,听闻那相公馆里的人,从小就给小男孩擦一种药粉,等小男孩长大后,皮肤甚至比女子都还要白呢。”

    “咦,你怎么这么清楚,莫非……”

    “别乱想!我只是听说的。”

    “你说女人多好啊,又纤细,又娇柔,宋大人干嘛偏偏喜欢男人?”

    “嘶~你说宋大人会不会突然对我们……”

    “不……不会吧,我们皮糙肉厚的,应该入不了大人的法眼才对。”

    “不行,以后我还是多到外面跑跑任务,呆在这四方馆中太危险了。”

    ……

    宋青书离去之后,骆冰在房中等得忐忑不安,一边后悔为什么那么容易又让宋青书给近了身子,一边又担心宋青书最后救不了自己丈夫该怎么办,还在想着万一宋青书回来后又提那种要求,自己该怎么拒绝……

    当门被推开过后,她看到了宋青书身边的李沅芷,心中又是欣喜又是惶恐,欣喜的是有李沅芷在场,宋青书总不敢那么肆无忌惮对自己,惶恐的是万一自己清白已经被宋青书给夺走的事情被李沅芷知道该怎么办。女人往往其实并不害怕偷情本身,害怕的是偷情这件事情被第三者发现。想到李沅芷和红花会的关系,骆冰一时间神情复杂。

    “骆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对于这个情敌,李沅芷心中也充满了矛盾,一方面余鱼同如同陷入魔障一般爱上了骆冰,另一方面她也明白骆冰一直深爱着自己丈夫,对余鱼同从来不假辞色,而且骆冰温柔亲热的风韵,也经常让她羡慕不已。

    “哎,红花会这次出事了。”骆冰叹了一口气,简要地将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余……鱼同呢?”李沅芷颤声问道。

    “好像也被抓了。”骆冰回忆当时细节,余鱼同听到老舵主要让自己去使美人计过后,一直就失魂落魄的,王府官兵冲进来的时候,他没怎么反抗便被制住了。

    “宋大哥,你救救他好不好?”李沅芷立马回头看着宋青书。

    “这都是第几次了,谁让他们红花会没本事。”宋青书郁闷地说道。

    “好哥哥,求你了,求你了……”李沅芷又开始撒娇起来。

    “算了算了,怕了你了,救一个也是救,救两个也是救,一起救好了。”宋青书受不了她故意弄出来的那种嗲声嗲气,连忙答应下来。

    看着李沅芷眉开眼笑的样子,骆冰心中颇不是滋味,心想为什么自己要付出身体的代价才能让他救自己丈夫,李沅芷偏偏撒娇几下便可以了……

    “对了,今天晚上你们就睡这里吧,我有事出去一趟。”宋青书对两女说道,便欲转身出门。

    “等等,宋……”骆冰顿了顿,继续说道,“下午你走后有人送来了一份奇怪的礼物,你要不要看看?”

    “奇怪的礼物?”宋青书疑惑道,“你为什么会觉得奇怪?”

    骆冰平静一下心情,柔声说道:“你现在堂堂钦差大臣的身份,盛京这边官员巴结你,不是送金银珠宝便是送古玩字画,而且生怕你不知道是谁送的,都留有名帖。可唯独这一份礼物,不仅没有名帖,而且虽然盒子精美,但是……里面的东西未免太过平常了点。”

    骆冰下午在院中闲逛之时,看到侍卫们在检查送来的各种礼物,以防其中有什么机关之类的暗害钦差大臣。无意间听到侍卫们准备将这件礼物丢到垃圾堆里去,好奇之下过去一探究竟,一看之下果然也觉得奇怪,不过她混迹江湖,潜意识告诉她这份礼物恐怕另有蹊跷,便让侍卫将其放在了卧室之中。

    “果然奇怪。”待打开两个箱子,看清里面的东西,宋青书神色精彩万分,原来一个箱子里装的全是桃子,另一个箱子里面装的全是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