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复杂的心思

    “枣,桃?”看着两箱水果,宋青书若有所思。

    李沅芷拿起一颗枣子,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异常,傻傻地问道:“会不会是有人在里面下了毒啊。”

    宋青书哑然失笑:“你放心吃好了,不会有毒的。”将手中的桃子扔回筐里,宋青书转身便往外走去。

    “你们先睡觉吧,我先出去一下,不出意外的话,今晚不会回来了。”

    听到宋青书的话,骆冰长舒一口气,李沅芷却疑惑问道:“那你睡哪里?”

    脑海中浮起一道倩影,宋青书笑道:“总有地方睡的。”

    出了四方馆,宋青书行走在冷静的大街上,自言自语说道:“这个要我救她老公,那个也让我救她老公,还有人让我救她心上人,哎,莫非我真成了妇女之友了。”

    有了上次神龙教守株待兔的教训,宋青书这次小心翼翼,一边走着一边运起真气查探周围气息,中途的确感觉到几股可疑气息,但是他左拐右拐很快就摆脱了对方。

    “哥哥我啥都不好,但至少有一样本事,那就是轻功。”宋青书得意一笑,大摇大摆往某个方向走去。

    ……

    田府中,南兰突然从梦中惊醒,她居然梦到和宋青书亲热,正在销.魂之处,丈夫田归农突然闯了进来,然后宋青书那混蛋居然对着田归农笑了笑,继续在自己身上耕耘起来,看着丈夫那杀人般的眼神,南兰一下子便醒了过来。

    “我怎么会做这种梦。”南兰用手背贴着脸颊,感觉到上面惊人的烫意,不由得咬了咬下唇,羞涩得自言自语。

    “夫人可是梦到了在下。”耳边突然传来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声音,南兰不可置信地抬头,发现宋青书居然坐在窗台之上,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这梦怎么如此真实?”南兰一愣,下意识揉了揉眼睛,却看到宋青书从窗台那边走了过来,差点惊呼出声:“真的是你?”幸好临时用手捂住嘴巴,才没让声音惊动院子对面的田青文。

    “你想我,我于是就出现了。”宋青书转眼间就来到了床前。

    南兰下意识紧了紧身上的被子,往床角缩了缩:“这么晚了,还请宋公子自重。”

    “自重?”宋青书笑了,双手一摊,“我们都曾经坦诚相见了,还用得着这样生分么?”

    南兰脸色一寒:“昨晚只是我为了你救归农,付出的酬劳而已。如今定金已付,还望公子不要再得寸进尺。”

    “你非得把我们之间的事情说成一项交易么?”宋青书苦笑道,“好吧,你既然要谈交易,那么我们就来谈交易。”

    “什么交易?”南兰眼神闪过一丝迷惘。

    “我要是说我已经探知了田归农的下落,夫人会不会欢迎我一点?”宋青书看着床上眉目如画的丽人,那么娇怯怯地紧抓着被子,至于她是别人妻子的身份,更助涨了他心中一些邪恶的念头。

    “归农?”南兰突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但妻子的本分让她下意识问道,“归农怎么样了?”

    “夫人不请我坐坐么?”宋青书并没有回答她,反而咄咄逼人地看着她。

    “你……你坐吧。”接触到他的眼神,南兰心儿一颤,总觉得今天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多谢夫人。”宋青书面露喜色,直接坐到了床上。

    “你坐到凳子上去。”南兰觉得他离自己这么近,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女人的矜持让她鼓起勇气说道。

    “夜深人静,我赶过来手脚都有些冻僵了,凳子上湿气太重,要不夫人施舍我一角被子,让我先暖和暖和再和你说说田兄的事情?”宋青书也不待她回答,直接掀起一角被子,将脚缩了进去。

    “好……好吧。”南兰只觉得现在脑子里乱哄哄的,下意识答道,等她反应过来,宋青书已经缩到被子里面来了。

    “你这么这么无赖。”南兰哀叹一声,只好蜷缩着双腿,尽力不碰到对方的身体。

    宋青书也知道张弛有度的道理,不再继续逼她,开口说道:“今天我到盛京城骁骑营佐领张召重家喝酒,然后……”宋青书慢条斯理说起了日间发生的事情,却只字不提田归农的事情。

    南兰终于有些不耐烦了:“你还是说说归农的事情吧。”

    “看我这记性,”宋青书一拍脑门,却不动声色地往南兰身边挪动着,“后来经过我旁敲侧击,才得知田兄被关在了宝亲王府。”

    “啊?”一声惊呼,南兰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之色,之前田归农回家的时候,无数次向她吹嘘过,宝亲王府经过王府中高手齐心协力,绝对是铜墙铁壁,一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

    宋青书已经不知不觉来到她身边,柔声说道:“夫人大可放心,我已经联系上了帮手,不久过后就能将田兄救出来了。”

    “真的?”南兰兴奋地扭过头,发现宋青书的脸庞就在三寸之外,一张粉脸不由得通红。

    “自然是真的,”宋青书伸出手指勾起了她光洁的下巴,“夫人,我为了你的事情尽心尽力,有没有奖励呢。”

    南兰睫毛微颤,声音有些发抖道:“奖励昨晚已经给过你了。”

    “可我觉得有些不够怎么办?”宋青书手已经悄悄伸到了她睡袍里面去。

    再来欺负南兰,主要倒不是为了美色,而是惦记着她体内丰厚的纯阴之气,他如今在盛京城内危机四伏,而且刚刚又收到了未知人物‘早逃’的警告,怎能不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功力,为即将到来的危机多准备一分。

    “你不是说过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定金么?”南兰往后闪躲着,哀求道。

    “可是你也说过有空了可以来你府中坐坐呀。”宋青书眼神明亮,充满侵略性地看着她。

    南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清晨从四方馆离去之时,不知道为何鬼迷心窍地撩拨了他一句,这时候遭报应了吧,楚楚可怜地说道:“我……我那是开玩笑的。”

    “可是我当真了啊,”宋青书将手中之物温柔地揉捏了几把,“说真的,我如今已经没地方睡觉了,需要夫人收留我一晚。”

    南兰脸色红得快滴出水来:“怎么可能,难道你的房间被狐狸精给占了么?”

    “夫人果然是神机妙算,我房间里的确有狐狸精。”宋青书臂弯稍微用力,南兰便已倒在了他怀中。

    “就算有狐狸精,四方馆那么多房间,就没有你睡的地方么。”南兰低着头,细声说道。

    “一个狐狸精是人间至乐,但是两个狐狸精就有些头疼了。”宋青书脑海中又浮现了“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太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的典故。

    “我不信,依你的性子,真有狐狸精你还舍得出来。”南兰听得一头雾水,咬着嘴唇说道。

    “狐狸精再美又怎比得上夫人之美。”宋青书手轻轻一拨,便已解开了她肩头的束缚,衣裳滑落,露出了犹如刀削一般的双肩,还有那光滑如绸缎一般的肌肤。

    “归农认识你这个朋友真是他一生的不幸。”南兰叹息一声,身前一道大力传来,便不由自主往床上倒了上去。

    “之前救过你们夫妻一次,这次又会救他一次,他应该感激我才对。”宋青书在她耳边呵出一道热气。

    “感谢你欺负了他妻子么?”南兰双眼闪过一丝茫然,这段时间她四处打点,实在是太累了,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她需要一个强壮的臂膀依靠,把营救丈夫的事情交给他便好了……

    “你会傻到让他知道么?”宋青书双手撑在床上,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双眸。

    “自然不会。”南兰下意识回答道。

    “那不就行了,”宋青书压了上去,悄声说道,“乖,双腿不要闭这么紧。”

    ……

    一声经过刻意压低的娇啼过后,南兰神色复杂地看着盘坐在床上打坐的男人:“天快亮了,你该走了。”

    “天不是还没亮么?”有了之前曲非烟的提醒,宋青书下意识注意起了女人的感受,练功时不再对伴侣不闻不问,一把将南兰扯到怀中,按照着体内真气流转路线,宋青书的指尖同时在南兰肌肤上划了起来。

    南兰被他弄得身上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哀求道:“田归农的女儿在院子里,她向来精明,若是被她看到了,我就不用活了。”

    “放心,以我的武功,不会让她看到的。”宋青书答道。

    “可是天快亮了!”南兰焦急地说道。

    “哎呀,没想到之前跟你缠绵了这么久。”宋青书的话让南兰羞怒难当,正欲伸手掐他,宋青书忽然已经消失在了屋里。

    看着空空如也的被窝,南兰突然有些失落,慢悠悠地坐了起来,一时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坐在那里怔怔地发呆。

    哪知没过多久,宋青书便回到了屋中,对着她笑道:“现在你不用担心田青文了。”

    南兰心中一惊,连忙问道:“你把她怎么样了?”

    “放心,只是点了她的昏睡穴而已,不到明日正午,她是醒不来的,你自然不用担心被她瞧出什么破绽了。”宋青书捏着她的双肩,将她慢慢平放到床上,“你身子骨弱,禁不起这么连番折腾,快点睡觉养足精神吧。”

    “还说呢,这两天每次你都像一头熊一样,就因为人家是别人的妻子,所以你用起来不会疼惜么?”南兰脸上带着一丝羞涩,又带着一丝薄怒。

    没想到她一直对这句话耿耿于怀,宋青书觉得好笑之余又有些歉意,连忙赔罪哄了起来,南兰才渐渐睡了过去,宋青书才开始继续练功起来。

    —

    今天开始,为了多赚点点击率,以后每天中午12点一更,下午5点一更,晚上12点以前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