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二十二章 各怀鬼胎

    第二日当南兰醒来,被窝中虽然留着宋青书的气息,但他的人早已经消失不见,叹了一口气,便起床梳妆打扮,看着镜中红润的双颊,南兰心中闪过一丝歉疚之余,又浮起了一丝甜蜜。

    从田府出来过后,宋青书并没有直接回四方馆,而是孤身一人行走在盛京城的大街上,要救夏青青,要救田归农,要救红花会,还要偷四十二章经,宋青书觉得脑海中已经有不少散乱的碎片,但急需一个将它们串联在一起的契机,所以他需要一个人安静地整理自己思路。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宋青书抬头一看,原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宝亲王府附近,一群百姓正指着一处告示指指点点。

    “王府以千金求名医啊。”

    “听说之前不少有名的郎中进去了,但却无功而返。”

    “莫非是什么怪病么?”

    “这就不知道了。”

    “王府中究竟谁得病了?”

    “有人说是世子妃,有人说只是王府中一普通女眷。”

    “嘿,普通女眷王府会耗费千金来求医?”

    ……

    宋青书好奇地走过去看着墙上的告示,原来王府中有一个女人得了怪病,高烧不退伴随着胸口发疼,请了很多大夫都束手无策。

    “发烧而已,古代中医再烂也不至于连这个都搞不定吧?”宋青书大为惊奇,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莫非是那个病……

    看着墙上的告示,宋青书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契机已经找到了。

    城东万豪客栈,苏荃看着眼前的宋青书娇笑道:“宋大人这么快就来找人家,是不是想我了啊?”

    果然是不见其人,先闻其声身子便酥了半边,魅惑中却又不失娇憨甜美,明明是一个颠倒众生的妖姬,却又隐隐约约能让人感觉到一丝少女的清纯,宋青书心中感叹一声:“苏荃若是回到现代去,当个v什么的,给潘金莲配个音,恐怕比季冠霖配的都还风骚撩人,我就不信武松真忍得住。”

    神龙教众人纷纷面色古怪,胖瘦头陀对视一眼,师兄弟心意相通,很快就交流起来:“淫妇!奸夫!”

    “夫人说笑了,宋某此次是想和贵教商量一下救人之事。”在良家面前扮浪子,在荡妇面前作君子,宋青书可是深以为然。

    苏荃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心中奇怪自己的媚功似乎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不知道是因为他功力高深还是他真是个谦谦君子。听到宋青书的话,苏荃微笑道:“昨晚回来后妾身想了想,王府守卫森严,觉得帮你救田归农太过危险,而且我又不确定田归农真的知道宝亲王的计划。要是损兵折将把他救出来,却发现只是公子在利用人家,人家还不得赔了夫人又折兵啊。”娇憨的声音中显得颇为委屈。

    “又没让你用美人计……”宋青书腹诽不已,这女人说不到几句话就会暗藏挑逗,自己还得小心点,免得着了她的道。突然宋青书一愣,自己虽然算不上万花丛中过,但也不是那种清纯小处男,苏荃想勾引我色迷心窍,还真有点难度,何必这么谨慎。想到这里,整个人气质更加自然。

    “公子你在笑话人家。”苏荃委屈地说到。

    “我哪有?”宋青书一愣。

    “刚才看到你嘴角上翘了,肯定心中在笑话人家。”苏荃一副泫然欲涕的模样,连陆高轩这些平日里对她畏惧如虎的手下也不由得心神一荡。

    宋青书皱了皱眉头,心想自己现在正急着完成任务,哪有功夫跟你慢慢啊,开口说道:“夫人人美声音更美,在下虽然也想多和夫人聊聊风花雪月,但是如今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吧。”

    苏荃呼吸一窒,自己的媚功三番两次在他手里吃瘪,让她有种搔首弄姿被对方当猴子看的错觉,不由冷哼道:“刚才我已经说了,救田归农风险太大,我们退出。”

    苏荃此时的声音已经变得清亮澄净,宋青书暗赞一声,笑道:“出来混,诚信是第一位的,夫人就不怕砸了神龙教的招牌么?”

    “我不承认,你又能奈我何?”苏荃冷冷一笑。

    “那如果我用四十二章经和你合作呢?”宋青书也不在意对方态度变化之快,淡淡地扔出了一个她无法拒绝的条件。

    果然此言一出,房内神龙教几人呼吸纷纷加快了几分,苏荃强压下心中的兴奋,假装不在意地说道:“一本佛经而已,有什么用?”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若是夫人继续这样试探,在下转身就走,另外找人合作。”说完宋青书竟然真的迈开脚步往屋外走去。

    “且慢!”苏荃一开口便知道自己失了先机,不过只要能得到四十二章经,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怎么个合作法?”

    “我会给你们一件东西,你们去找弘历换取他手中那本正白旗《四十二章经》。”听到苏荃的话,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转过身来看着她说道。

    “哼,什么东西这么珍贵能换回弘历手中的《四十二章经》?”苏荃露出一副明显不信的表情。

    “寻常珍宝自然换不到,不过若是他的嫡孙呢?”宋青书想到了当初在破庙中救的两个婴儿,没想到现在居然能发挥如此大的作用。

    “嫡系孙子?”苏荃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福康安的福晋并无子嗣。”

    “福康安的正牌福晋自然没有为他生下一男半女,但是机缘巧合之下以前福康安在民间勾引过一个女子,却害得她珠胎暗结,为他生下一对双胞胎。”破庙中被匪人劫去的马春花,当初少女怀春,见到福康安这样一个翩翩世家公子,一时犯了花痴,居然给他,更巧的是,这一夕风流,却怀上了福康安的孩子,而且还是双胞胎。

    如果所料不差的话,那群匪人恐怕就是福康安的手下,估计是他偶尔想起之前还临幸过一个美貌的民间女子,起了色心便派人去将她接回来。只可惜他并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对儿子,导致他手下差点害死了自己儿子。

    “他们真的是福康安的儿子?”苏荃觉得未免太巧了点,下意识怀疑宋青书又在骗自己,“再说了,这种连侧室都算不上的女人,生的孩子哪能算得上嫡孙。”

    “到时候你送封信过去试试便知道了,要是假的王府之人自然不会理你,如果来联系你们,那自然证明是真的。”宋青书淡淡说道,“按照常理来说这对双胞胎只能算私生子,身份也上不了台面。但巧就巧在福康安并没有其他儿子,福康安贪花好色,姬妾不少,却没有一个女子为他诞下一子半女,王府中早有各种流言蜚语。这对双胞胎很有可能将是福康安这辈子唯一的儿子了,他身为宝亲王世子,弘历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他绝后,到时候最有可能的便是让福康安的福晋领养这两个孩子,对外宣称是嫡福晋所生之子。”

    苏荃见他分析得合情合理,心中已经信了三分,但很快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既然如此,为何你自己不去换?”在她看来,宋青书此时奇货可居,却偏偏让给了神龙教,难免让人怀疑。

    “我有另外的事情要做,分身乏术。”宋青书不疾不徐地解释道,“用那对双胞胎虽然很大可能换回《四十二章经》,但是弘历肯定不甘心被你们要挟,一旦双胞胎到手,恐怕他会布下天罗地网追捕你们,极大的利益意味着极大的风险,夫人还是要慎重考虑为好。”

    苏荃娇笑道:“还算你有点良心,我还以为你会故意回避其中的风险呢。放心吧,我神龙教若是连这种绑架勒索的事情都做不好,那也可以不用混了。”

    宋青书满意地点点头:“那好,不过《四十二章经》我要分得一半,到时候你们给我一半,我就将双胞胎交给你们应付弘历。”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先将双胞胎交给我们了?”苏荃声音一寒。

    “那是自然,不然到时候你们拿了《四十二章经》便逃之夭夭,我去哪儿找你们?”宋青书理所当然地对视着她的眼睛。

    “可是你知不知道没有双胞胎在手,我们的勒索难度要提高多少等级?”苏荃怒道。

    “那是你们神龙教自己的问题。”宋青书淡淡笑道。

    “哼,我明白你打的什么主意了。”苏荃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你不过是想利用我们引开王府的注意力,来个调虎离山之计,方便你救田归农。”

    “果然瞒不过夫人,不过这可不叫利用,叫做互相合作,各取所需。”宋青书答道。

    苏荃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展颜笑道:“好吧,不知道公子到时候想要《四十二章经》哪一半呢?”

    “前……前半本吧。”宋青书迟疑一下,说道。

    “哦?可是人家也想要前半本怎么办,要不把后半本给你如何?”苏荃一边说一边紧盯着他的双眼。

    宋青书脸上闪过一丝喜意,故意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君子成人之美,既然夫人想要,那就夫人先选吧。”

    “算了,既然公子喜欢前半本,那就将前半本拿去吧。”苏荃笑得像只狐狸一般。

    “这……”宋青书难掩沮丧之情,“事成之后再来谈分配的问题吧。”

    看着宋青书消失在街头,陆高轩关上窗户,看着苏荃说道:“夫人,刚才会不会是宋青书故意使计,其实他真实想要的就是前半本?”

    “哎,你们这些人啊,就是鬼心思多,本夫人也懒得去猜他究竟怎么想的,到时候我将整本都留下来不就好了?”说完苏荃便咯咯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