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二十三章 对伙伴的信任

    陆高轩心想女人果然比男人更心狠,不过他还是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一下:“可是如果宋青书不把福康安的私生子给我们的话,我们恐怕无法逃脱宝亲王府的追捕啊。”

    “陆高轩,你平日里的聪明劲儿都到哪儿去了?我们为什么要被宋青书牵着鼻子走,一切行动根据他的安排来?”苏荃满脸笑容,但是声音已经带了一丝冷意。

    陆高轩心中一惊,连忙弯腰说道:“属下愚钝,还请夫人指示。”

    “我们既然要用双胞胎换取《四十二章经》,又何必等着宋青书将双胞胎给我们,我们不知道自己去找么?”苏荃冷笑道。

    “夫人的意思是另外找一对双胞胎冒充福康安的私生子?”陆高轩问道。

    “那倒也不是,若福康安的私生子不是双胞胎还好办,我们自然可以随便找个婴儿来代替。可惜他生的是双胞胎,临时再去找一对同样年纪的双胞胎来冒充,难度并不比找到真的小。”苏荃侧躺在榻上,指尖一下一下在自己大腿上轻轻点着,显然正在认真思索问题。

    陆高轩看了一眼就急忙低下头,心想这个教主夫人果然媚骨天成,什么时候我要是不想活了,一定要一亲芳泽试试看。

    “陆高轩,你眼珠子直溜溜地转,究竟在想些什么?”耳边传来苏荃似笑非笑的声音,陆高轩冷汗一下子便淌了下来,连忙说道:“我在思考怎么找到宋青书手中的双胞胎,听夫人的意思,似乎已经有了头绪。”

    苏荃轻笑道:“不错,宋青书手中掌握着福康安的私生子,自然不会将他们带到四方馆,四方馆到处都是弘历的眼线,他没这么傻。而他手下全是男人,婴儿又每天要喝奶,他一定会给那对双胞胎找个奶娘,如果在盛京城中找,太过招摇,被宝亲王府眼线发现的机会也很大,那么他就不太可能将双胞胎带进盛京城来。可是看他用双胞胎换取四十二章经的主意似乎也不是临时起意,既然他谋划已久,那么双胞胎的位置就不能离他太远,哼,传令下去,让教中兄弟在盛京城郊农家中查探一番,特别是那种谁家刚生了孩子的,要多加留心,一定要尽快找到。”

    “是!”陆高轩等人急忙从房间退了出去,心中也暗暗佩服这位千娇百媚的教主夫人,可是又想到她整治教中老臣的狠辣手段,不由得喜忧参半。

    宋青书离开万豪客栈过后,一路上隐藏行迹,在盛京城中几家杂货店中购买了一些古怪之物,最后来到一处民宅,瞅准四下无人,悄悄潜了进去。

    民宅主人是一对四十几岁的夫妻,宋青书隐在暗处,默默观察着两人一言一行,一直到夕阳西下,才悄然离去。

    回到四方馆附近,宋青书却并有急着进去,反而仔细打量起四方馆周围建筑,最后将视线锁定到附近一家客栈之上。一路上隐藏行迹,运起轻功翻到楼上,往四方馆方向瞟了瞟,若有所悟,手按在窗户之上,劲力一吐,震断了里面的倒栓,打开窗户跳了进去。

    刚进屋中便一阵掌风袭来,空气之中还伴随着少女的香气,宋青书往后一躲,连忙说道:“别动手,是我!”

    少女看到他的样子也明显愣了一下,经过短暂慌乱过后镇定下来:“你是谁?”

    宋青书一愣,仔细看去,原来眼前是一陌生的美丽少女,身材高挑,双腿修长,连忙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走错门了。”

    “仙儿,出什么事了?”很快一个英姿勃勃的男青年从隔壁冲了进来,看到宋青书也明显一愣。

    少女急忙说道:“哥哥,这个人突然从窗户外闯进来,会不会是淫贼啊?”

    看到少女悄悄眨眼的动作,男青年也醒悟过来,顿时大怒:“好贼子,竟敢打我妹子主意。”说完一掌欺身而上。

    宋青书窘迫不已,自己自作聪明,没想到落到如此地步,只好一边躲闪着一边解释道:“真的是误会,我本以为我一个朋友住在这里。”

    少女冷哼一声:“说得好听,你那位朋友姓甚名谁,叫出来对质一下。”

    “我就是她的那位朋友,还望两位见谅。”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

    宋青书抬头一看,朱媺娖一席青衫,女伴男装仍然难掩俊俏,就站在门口皱着眉看着屋中众人。

    男青年和少女不由得一愣,宋青书趁机跳出战圈,来到朱媺娖身边,快速说道:“我本想找她的。”

    朱媺娖也点点头:“我就住在你们隔壁,我这位朋友一时记错了房间,还望两位恕罪。”

    “这样啊,”青年和少女对视一眼,假装不耐烦地说道:“下次小心点!”便将房门砰地一声给关上了。

    朱媺娖似笑非笑地看了宋青书一眼,领着他来到了自己房间,“你每次都是用这么鬼祟的方法闯进女孩子房中么?”

    “这不是意外么,我还以为你住在那里。”闹了个大乌龙,宋青书也有些不好意思。

    “以为我住那里?”朱媺娖淡淡地说道,“那万一我在沐浴怎么办?”

    “这个……”宋青书一下便囧了,“这大白天的,你沐什么浴啊?”

    “以前在宫中的时候,我只要高兴,可是随时都会沐浴的,再说了,”朱媺娖看了看黑漆漆的窗外,“现在天好像已经黑了吧。”

    见宋青书支支吾吾的样子,朱媺娖露出一丝浅笑:“好了,故意逗你的。对了,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宋青书舒了一口气,找个凳子坐了下来:“我有事想联系你,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回应我。就想起你说在院子里那棵树上系上一根黄绢,我便大胆猜想你会不会藏身在四方馆附近,我四处观察一下,就这家客栈位置刚刚好,再根据望到四方馆院子中的角度,推测你可能的房间,没想到却住着另外的人……对了,你知道他们兄妹的的来历么,我刚才和他们交手,感觉两人功力不弱,在这个年纪,有这份功力,不应该是无名之辈。”

    “你明明年纪也不大,干嘛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朱媺娖白了他一眼,“我也不大清楚,两兄妹似乎深居简出,听客栈老板说,他们二人似乎是参商,来辽东收购人参的。”

    “参商?”回想起刚才情景,男的俊朗,女的俏丽,宋青书若有所思。

    “你这么急着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朱媺娖柔声问道。

    “主要是救青青的事情我有了个计划,未来两三天内,恐怕需要你配合我一起进一趟王府。”说起夏青青的事情,宋青书声音沉静下来。

    “我们两人就这样闯进去?”朱媺娖疑惑地看着他。

    “当然不是,我想到了一个暗度陈仓的办法。”宋青书说道。

    “就这样?”朱媺娖秀眉一蹙,“具体怎么办呢?”

    “现在不到说的时候,到时候你自然知道。”宋青书并不想现在就把计划和盘托出。

    朱媺娖怔怔地看了他一眼,脸上浮起一层薄怒,很快又消失不见,淡淡地说了一句话:“若是你始终不相信你的伙伴,认为仅凭自己一人之力,便可以办成一切,顶天了又是一个乌江自刎项羽,而做不成开辟大汉四百年江山的刘邦。”

    宋青书陷入了沉默,看着眼前佳人清丽的容颜,轻轻叹了一口气:“你毕竟是明教圣女。”

    “至少你现在会把心中的顾虑说给我听,也是一种进步。”听到他这样说,朱媺娖脸上反而多了一丝笑意,活动了一下身子,悠然地斜靠在床上,“赢取别人的信任首先要你自己对别人付出信任,既然你不信任我,那么就由我来信任你好了。你的计划我也不问了,到时候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如果你阴谋算计我,比如什么将我捉了交给康熙,又或者为了报复明教,来…坏我清白啊,我都认了,谁让我信错人了呢。”

    看着她笑靥如花的容颜,宋青书只觉得自己似乎接触到了一丝以前从未触碰到的领域,“这就是皇族的气度么?”宋青书有些失神,明白了不管前世还是现在,由于身份的局限性,天然缺失了某些可贵的东西,自己还嘲笑骆冰红花会眼界太低,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怎么,是不是被我感动了啊?”朱媺娖跳下床来,背着双手弯腰看了看宋青书的眼睛。

    “我在想公主有没有考虑过招驸马。”宋青书抬头一笑。

    朱媺娖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身子往后一缩,淡淡说道:“不用想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嫁人的。天色不早了,宋公子还是请回吧。”

    见她下来逐客令,宋青书苦笑一番,虽然还有几分不舍,但也只好告辞了。

    注意到宋青书离开了客栈,隔壁的苏隐沉声说道:“仙儿,你刚才为何会暴露武功。”

    “人家以为他是淫贼嘛,哪知道是那个混蛋。”耶律南仙嘟着嘴,愤愤不平地说道。

    “苏大人,那种情况下的确怪不到仙儿。”耶律齐连忙说道。

    “虽然没有暴露,但是恐怕已经引起了他的怀疑了,我们换家客栈。”苏隐说道。

    “可是这样一来不是更加坐实了我们身份可疑么?”耶律南仙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