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二十四章 秋后算账

    “宋青书现在焦头烂额,哪还有什么精力管我们,就算我们突然消失,他也只是心中怀疑罢了。我们留在这里,他反而可以安排人手对付监视我们,行动多有不便。”苏隐声音沉稳,仿佛一切都成竹在胸。

    “对了,刚才那个女的,武功似乎还在我和仙儿之上。”耶律齐对朱媺娖印象深刻,虽然她是女扮男装,但那股淡雅清丽的气质,是怎么也瞒不过有心人的。

    “那个女的,我们先放在一边,走吧。”苏隐站起来,整个人隐在斗篷之中,外人自然看不清他带着面具,耶律齐与耶律南仙连忙带着收拾好的行礼跟了上去。

    “走了么?”隔壁的朱媺娖隔着窗户看着匆匆消失的三人,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头。

    ……

    “宋大哥,你终于回来了,昨天晚上出去了就一直没消息,我担心死你了。”看到宋青书从屋外走进来,李沅芷兴奋地跳了起来。

    骆冰虽然没开口,但也同样盯着宋青书,神色复杂,不知道是关心还是憎恶。

    “担心死我了?”宋青书笑道,“恐怕是担心我死了没人帮你救心上人吧。”

    “臭大哥,你怎么这么坏。”李沅芷啐了一口,跑回骆冰身边,“骆姐姐,帮我说句公道话嘛。”

    骆冰不自然地笑了笑:“说什么?”心想自己都被你的宋大哥玩弄于鼓掌之中,哪还有什么发言权。

    “你说我们是不是担心了他一天一夜。”李沅芷挽着她的手臂,得意地向宋青书扬了扬下巴。

    “哪有!”骆冰脸腾的一下子红了,昨晚两人一起睡的时候的确聊了很多关于宋青书的东西,但大多是李沅芷在说,自己随意应付而已。

    “是么?”宋青书上下打量了骆冰一番,直把她盯得浑身不舒服,“原来骆姐姐也关心我啊。”

    “谁是你姐姐。”骆冰心里补充了一句,有弟弟那样对姐姐的么…

    “哎,这段时间辛辛苦苦又是帮人打听老公,又是帮人打听心上人的,结果回来迎接我的却是这种态度,真是悲剧啊。”宋青书长叹了一声。

    “宋大哥你快坐。”李沅芷乖巧地搬来一个凳子放在床边,“宋大哥,辛苦了,我给你捏捏肩膀。”

    “想贿赂我,再从我口中探听余鱼同的下落啊,”宋青书坐了下来,感受到肩上轻重适合的力度,舒服得嗯了一声,“你还别说,我还就吃这一套。”说完将脚抬起放到了骆冰大腿上,“脚也帮我按按吧。”

    骆冰柳眉倒竖,一下子站起身来,却看到对面的李沅芷挤眉弄眼给自己使着眼色,只好强压怒火,重新坐了下来,然后双手使劲掐着宋青书腿上的肉。

    “嘶~”宋青书倒吸一口凉气,感叹道,“痛……并快乐着。”

    李沅芷咯咯笑道:“那肯定是因为大哥你太讨厌了,骆姐姐看不下去才惩罚你的。要知道骆姐姐在红花会众人眼中是公认的温柔热情,贤惠体贴的好妻子。”

    骆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温柔贤惠的妻子会背着丈夫和其他男人上床么,虽然自己是被半强迫的…

    宋青书看着骆冰,眼神中充满笑意:“我当然知道骆姐姐是个好妻子了,可惜我们只能欣赏到她表面的东西,恐怕只有文四哥才能享受到她最毫无保留的温柔吧。”骆冰听到他的话,一下子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那当然,谁让你晚生了几年,碰到骆姐姐的时候,她已经成亲了,活该你没福气。”李沅芷并没有注意到两人汹涌的暗潮,还在一旁添油加醋说道。

    骆冰首先受不了了,立即打断她,看着宋青书说道:“还是让他先说说有没有探得红花会的消息了吧?”

    “哎,一个不幸的消息。”宋青书长叹一口气。

    骆冰和李沅芷的心一下便揪了起来,连忙追问道:“是不是文四哥(余鱼同)出事了?”

    “哦,那倒没有。”宋青书答道。

    “那你说什么不幸的消息?”二女对他怒目而视。

    “再过个几天,我就会到王府救人了,到时候你们就能看到自己的老公和心上人了,这对我来说还不是不幸的消息啊?”宋青书郁闷地说道。

    “坏蛋,不理你。”李沅芷不再捏他了,直接跑过去和骆冰窃窃私语。

    “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过河拆桥未免也太狠了吧。”宋青书将脚收了回来,也不管两女叽叽喳喳有多吵闹,闭上眼睛养神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沅芷弱弱的声音传来:“宋大哥,你今晚不出去么?”

    “刚才是谁说我走了后一直在担心我的?”宋青书嘴皮子微微一动,“为了避免你们担心,我今天就睡这里了。”

    “啊?”李沅芷惊呼道,骆冰却不像她那么害羞,反正该经历的事情已经经历了,再说有李沅芷在这里,料他也没那么大胆来欺负自己。

    “你不是一口一个好哥哥叫得挺顺的么,等会儿将床上挪点地出来,让我挤挤呗。”宋青书看着她,故意逗她道。

    “这怎么行,”李沅芷讪讪道,平日里和他开开玩笑自然没问题,但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她真做不到。“再说了,骆姐姐也睡这张床上,她是有夫之妇,你也不怕坏了她名节。”

    “我们问心无愧就不就行了,骆姐姐,你说是么?”宋青书转过脸,盯着骆冰眼睛问道。

    受不了他咄咄逼人的眼睛,骆冰将脸转到一边:“我当然没关系,到时候他睡你边上就好了。”

    “骆姐姐,你怎么这样。”李沅芷没想到骆冰一转眼便将她卖了,没好气道,“宋大哥,你找侍卫送床被子来,我自己睡地上。既然骆姐姐不介意,那就让她陪你睡好了。”

    “但是我怕文四爷会介意啊。”宋青书笑道,“算了,刚才逗你呢,我等会儿睡地上好了。”

    “哦。”李沅芷虽然觉得自己和一个男人同处一室,似乎不大好,但想到还有骆冰在一起,而且至少没和他同床,已经是极大的胜利了,也就半推半就地默许下来。

    “我不是没地方睡,不过我要等一个消息,为了不错过时机,这两天我不会离开这里。”宋青书想了想,还是解释道。

    不管宋青书如何解释,睡觉时房间里多了个男人,两女总觉得怪怪的。不过李沅芷始终是少女心思,而且宋青书在她心中印象不错,虽然一开始她有些不自在,但很快便放下心来,呼呼睡了过去。

    看着她沉睡的样子,骆冰捂着脑门:“这个女人真是……就这么相信那个恶魔啊,睡着了清白被毁了都不知道。”

    有件事骆冰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宋青书在自己面前展现的是那么邪恶的一面,在李沅芷面前展现的却是最光明正直的一面。一直以来,因为余鱼同迷恋着自己,虽然她对其不假辞色,但心中总有那么几丝窃喜,而且当她知道李沅芷一直苦恋余鱼同无果后,虽然不想承认,但心中隐隐约约还是有了一丝优越感。

    结果这份可怜的优越感在宋青书面前被无情地粉碎了,她能明显感觉得到宋青书对李沅芷比对自己好得多,可这是为什么,论美貌,论身材,论性格……自己没有哪样会输给李沅芷,难道就因为自己嫁过人么?可是那几次亲密的接触,她又分明能感觉到自己为人妻子的身份似乎更能给宋青书带来异样的刺激……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那个可怕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骆冰第一反应并不是看宋青书,而是去看一旁的李沅芷。

    李沅芷睫毛轻颤,似乎快要醒来,宋青书伸出手指在她身上点了几下,李沅芷便发出了一声无意义的呓语,继续沉睡下去。

    “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是怕我呢,还是怕你和我之间的奸情被其他人知道?”宋青书小心翼翼挤到两女之间,看着骆冰笑道。

    “奸情?”骆冰都快气晕了,直接扭过头去,不再理会他。

    “莫非不是么?”宋青书伸出手指将她的脸蛋儿勾了过来,“虽然一开始是我强迫的你,可后来你不是很配合,乐在其中么。”

    “不要说了,你就是个恶魔。”骆冰捂着耳朵叫道。

    “多谢你的赞美。”宋青书伸过手去,搂着她柔软的腰肢,一把将她拉到跟前,“我很怀疑你以后怎么跟你的文四爷过日子,脑海中会不会时时浮现出和我一起快乐的日子?”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骆冰眼中噙着泪水,声音中已经带着哭腔。

    “为什么?”宋青书冷冷一笑,“你知不知道就因为当初你自作聪明的几句话,害得我全盘计划差点崩溃,现在虽然又找到了夏青青,可是她已经成了宝亲王福晋,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你报复也报复过了,为何要这样折磨我?”骆冰第一次主动抬头看着宋青书的眼神。

    “折磨你?你就当是我的恶趣味吧,这样才有报复的快.感呀。”宋青书眼神一凝,“文泰来当初恩将仇报,一掌打得我重伤,要不是我福大命大,那晚早因为身上的伤势死于仇家之手。他给我的,我本该十倍奉还给他。只是文泰来在牢狱中受了那么多严刑拷打,坑都不坑一声,我也知道他是个硬汉子。如果我直接报复他,恐怕他并不在意,那么我就改为报复在他这个娇滴滴的妻子身上了。”

    骆冰听到他的话,大惊失色:“你要将我们的事告诉给文四哥?”

    “是有这个打算,”注意到骆冰脸色都变了,宋青书笑道,“不过我还没玩够,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跟他说的。以后么,就看你表现了。”

    “什么表现?”骆冰失神问道。

    “你若是服侍得我舒服贴心,我自然舍不得透露给他知道。”宋青书指尖沿着她腰间曲线慢慢滑动起来。

    “你打算一辈子要挟我?”骆冰终于明白过来,顿觉得人生充满灰暗。

    “有什么问题么?你自己算算,你们夫妻俩害过我多少次,而我又救过你们多少次?我觉得自己这样报复你并没有什么过分的,而且只要你表现好,我会答应你不将我们的关系泄露给你丈夫知道,到时候,你还是人们眼中热情大方的骆女侠,还是丈夫眼中温柔贤淑的好妻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宋青书的声音中充满邪恶。

    “不要再说了。”骆冰的心防已经完全崩溃,她觉得自己似乎被对方看似有道理的话说得动心了,当意识到这一点,她便更加痛苦。

    “既然心动了,那就好好表现给我看看吧。”宋青书手掌轻轻按在她的头上,微微往下用力。

    骆冰很快便反应过来对方要她做什么,下意识想拒绝,但是头顶传来的力气却表明了对方不容拒绝的态度,只好哀叹一声,整个身子钻到了被窝之中。

    “嘶~很好!”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宋青书满意地呼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