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二十五章 选择

    第二日天还没亮,李沅芷便醒了过来,扭头看了看宋青书正睡在地板上,舒了口气,回过头来看骆冰,觉得她似乎比平日里还要艳丽几分,一时间有些沮丧:难怪余鱼同更喜欢她……

    活动了一下双脚,小脸腾的一下红了,感觉到下面湿湿冰冰的,回想起昨夜似乎做了一个非常绮丽的梦,梦到自己在一个空旷的院子里面,突然不远处一间房子里面传来女人如泣如诉的呻.吟之声,李沅芷好奇地跑到窗口望去,发现一男一女正在做那种羞人的事情,她下意识准备离去,可是里面那个女人突然扭过头来,云鬓散乱间露出的那张俏脸居然是骆冰,李沅芷大吃一惊后抬头想看正压在她雪白身躯上面的男人是谁,可惜不知道是因为做梦还是什么,那个男人的面目如同陷在雾中,始终看不真切。李沅芷见骆冰顺从配合的样子,下意识以为那个男人是文泰来,可是冥冥中又有个声音告诉她不是。她又担心对方是余鱼同,一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将整个过程看完了。

    李沅芷一个闺中少女,哪里受得了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不知不觉便浑身瘫软,全身好似浸在水中一般,最后不知不觉沉沉睡去。

    “我怎么会做这种羞人的梦?”李沅芷抚着自己脸蛋儿,又是疑惑又是羞涩,回头看了骆冰一眼,心中寻思:不知道骆姐姐是不是真的像梦中那么不害臊,那么羞人的姿势也愿意做……

    李沅芷的动静很快将骆冰也惊醒过来,她睁开双眸看了李沅芷一眼,虽然也准备起来,但是浑身酥软让她实在不愿意动半根指头,索性又将眼睛闭了起来。昨夜因为有李沅芷在一旁,骆冰处于心理上的原因,身子变得更加敏感,更加不堪挞伐,那种蚀骨的感觉甚至让她有点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希望他能遵守自己的诺言吧……”骆冰双眸半闭半张之际,脑海中划过一个念头,又疲惫地陷入了梦乡。

    看见骆冰眼睛又闭上了,李沅芷转头看看窗外,天色还是青蒙蒙的,知道时间还早,便重新躺了下来,盖好被子,扭动了一下双腿,红着脸想到:今天宋大哥出门过后,我一定要沐浴一番,不然太难受了……

    当第一缕阳光从窗户射进来,宋青书若有所感,坐了起来,双手画圆,慢慢地将四肢百骸的真气归纳到丹田之中。口中浊气一吐,只觉得神清气爽,这一段时间夜夜笙歌并没有白费,欢喜真气得到了极大的滋养,已经恢复到巅峰期六成的功力。虽然内力总量不及以前,但是质量却远胜从前,如今六成的功力,便已经让他实力尽复。

    “欢喜禅真是个好东西,跟女子阴阳相合便能增长功力,想必任何男人都会勤练不辍的。只是人的丹田容量毕竟有限,按照这个趋势,最后会不会到了一定程度,便再也无法增长?”宋青书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宋大哥,看你双眼绽放神光,想必功力更上一层楼了。你练的究竟是什么武功啊,一晚上的提升就这么明显?”李沅芷坐在床边,骆冰斜斜跪坐在她身后,帮她梳理着头上的辫子。

    “这还得感谢你身后的骆姐姐啊,要不是她,我功力也增长不了这么快,”宋青书故意看了骆冰一眼,笑着说道,“至于我练的武功,以后有机会会和你切磋一下。”

    “骆姐姐,你怎么帮他练功的……哎呀,疼。”李沅芷刚开口问道,就觉得有几根发丝好像被骆冰给扯断了。

    “对不起啊,沅芷妹妹,别听他瞎说,他自己练功,关我什么事。”骆冰满脸通红,急忙解释道。

    “宋大人,宋大人?”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张康年的声音。

    宋青书回头看了床上李沅芷和骆冰一眼,两女连忙将床帘放了下来,她们此刻衣衫不整,露出的是里面的白色内衬,虽然不介意被宋青书看见,但是另外的男人进来,可没这么好的待遇。

    宋青书伸手一拂,地上的被子便卷成一团,滚到床底下了,他可不想让手下看见他睡地板的窘境,见两女也藏好了,才咳了一声,喊道:“进来吧。”

    张康年低着头走了进来,眼神瞟到无风自动的床帘,以及地上两双鞋子,心中恶寒无比,这宋大人果然好这个调调……

    注意到他神色古怪,宋青书也没多想,直接问道:“这么早找我是不是有事?”

    “不错,”张康年看了床边一眼,迟疑一下,来到宋青书身边低声说道,“那对双胞胎被人抢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宋青书心中一动,神龙教果然行动了么。

    “大约半个时辰之前,大人特意吩咐要时刻关注那边动静,收到消息我就立刻来禀告大人了。”张康年回道。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了,这件事不要说给其他人知道。”宋青书挥了挥手。

    “是!”张康年心中一凛,长年在宫中当差,他自然明白到处都有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

    看着张康年消失在门口,宋青书寻思道:没想到神龙教在盛京城中势力这么大,本以为他们至少要明天才能找到那对双胞胎呢。

    “沅芷妹妹,骆冰姐姐,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恐怕这一两天内都不会回来了。”宋青书从柜子中拿出昨日买的一些杂货,整理好行装,对着床上说道。

    骆冰被他一句骆冰姐姐喊得恶寒无比,心想自己要不是亲身体验过,哪会知道他无害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这么一颗邪恶的心。

    “好哥哥,你去哪儿啊?”李沅芷最擅长哄人高兴,她就是凭借这乖巧的本事哄得陆菲青收她为徒,并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

    “你这小嘴儿真甜,”宋青书也是一乐,“我知道你要问什么,营救你们男人的行动,从现在便启动了。”

    “好哥哥,你最好了。”李沅芷笑开了花,一旁的骆冰却神色复杂,这几天呆在宋青书这里,虽然晚上要受他欺侮,但整体来说,还算颇为安心。若文泰来被救出来过后,自己该怎么面对丈夫……而且红花会之前还准备让自己行使美人计,莫非救出红花会众人过后,自己还是难逃回到宋青书身边的命运?不会……这次宋青书救了整个红花会,之前的仇恨也当一笔勾销才对,只要不被四哥知道我被宋青书……的事情,应该就没关系。四哥,对不起,为了红花会的未来,我必须得瞒着你了……骆冰就这样自欺欺人乱想一通,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

    昨天回到四方馆后,宋青书便让侍卫到旁边客栈打探那对兄妹的消息,结果他们已经消失不见,宋青书便怀疑还有第三方暗中监视着自己。

    小心期间,宋青书又叫了一名大内侍卫进来,点了他的昏睡穴,换上他的衣服,对着两女说道:“我已经告诉了手下侍卫,说我这两天要练功,会一直呆在房中,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我。你们配合一下,想办法弄出我一直在这个房间的错觉。”

    “好的。”两女点了点头,李沅芷开口说道,“宋大哥你一切小心。”

    “你呢?”宋青书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看着骆冰。

    骆冰偏过头去,沉默半晌,有如蚊蝇的声音才响起来了:“你自己要小心。”

    宋青书反而来了兴趣,重新坐了下来,看着两女笑道:“此行注定危机重重,我假设一种情况,若是到时候救你们男人,我就得死,不救的话,我就能顺利逃脱,你们是想我救还是不救?”

    李沅芷俏脸一白,犹豫半晌,还是摇摇头:“如果是那种情况,宋大哥你就不要救余鱼同了,不然你救了他出来,却丢了自己性命,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余鱼同死了,我大不了陪他一起死。”

    “小丫头挺有良心的,”宋青书扭头看着骆冰问道,“骆姐姐你呢?”

    “你救四哥吧,”骆冰的回答让宋青书脸色一寒,但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反而继续说道,“若是你死了,我陪你一起死。”原来她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昔日的丈夫,心中早存了死意,希望宋青书将文泰来救出来,好尽力弥补一下自己的愧疚之情。

    李沅芷没想到骆冰的答案居然是这个,马上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听到骆冰的话宋青书也是一愣,反应过来哈哈大笑:“你们放心,我可不像你们男人那么没用,保证又能将他们救出来,又不会让自己受到损伤。”

    离开四方馆之后,宋青书悄悄脱下侍卫服,隐藏行迹一路来到昨日监视的民宅附近,气机探查之下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自己,连忙跳过围墙,在那对夫妇惊骇的眼神之中,点了他们的穴道,“两位对不住了,先委屈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