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二十六章 偷梁换柱

    宋青书拿来一面铜镜放在桌上,搬了张凳子坐了下来,打开随身携带的杂货袋,捣鼓起来。

    没过多久,铜镜中那个俊朗清秀的少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满脸皱纹,饱经风霜的中年男人,回过头来看了看一旁的主人,宋青书点点头,外人已经很难用肉眼分别两人区别了。

    将两人塞到了床底,宋青书便盘坐到床上开始练气起来。不知过了多久,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宋青书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果然来了。”

    “谁啊?”宋青书假装脚步不稳,踉踉跄跄跑去将门打开来,入眼处是一群盔甲鲜明的官兵。

    “各位官爷,这是?”宋青书堆起一副谦卑的笑容。

    “瞎了你的狗眼,”一边的一名士兵跑上前来,指着为首一人说道:“刘老头,这是宝亲王府第一高手赛总管。”

    “算了,他一个升斗小民知道什么高手不高手的,”那个叫为赛总管的随意摆了摆手,“刘老头,王爷请你过去一趟。”

    “大老爷,小的犯了什么事了么?”宋青书脸上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喏喏地说道。

    “去了就知道,哪来这么多废话,对了,把你平日里的家伙都带上。”赛总管不耐烦地挥挥手。

    “好好好。”两个士兵押着宋青书回到屋里,在一旁柜子上拿起一个箱子,便压了出去。

    一路上宋青书都沉默不语,完全是一副胆小怕死的模样,最后果然进入到了宝亲王府中。

    在王府中七绕八绕,宋青书被带到一个隐蔽的院子里面,弘历在房间里早已等候多时了。

    看了宋青书一眼,弘历指了指一旁的桌上:“刘老头,听说城中以你的仿造技艺最好,你看看那边的那本经书,你能仿造得出来么?”

    宋青书战战兢兢来到桌边,上面放着一个精致锦盒,锦盒里的绸缎上静静躺着一本白皮的佛经四十二章经。

    小心翼翼将它捧了起来,随意翻了几页,宋青书眼神一凝,“果然是那本正白旗《四十二章经》。”转过身来恭恭敬敬答道:“能仿造出来。”

    “那就好,”弘历站了起来,示意一旁的侍卫将盘子里的金元宝送到他面前,“你尽快将这本佛经原封不动地仿造出来,这两锭金子就是你的,若是仿造出来的东西能被本王看出区别,嘿嘿……”弘历并未说完,但语气中的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小的就是干这行的,绝对没问题。”宋青书弯着腰,谦卑地答道。

    “好,赛总管,这里就交给你了。你的眼神一直盯着他,不许移开半步,知道么?”弘历出门前对赛总管吩咐道。

    “属下明白,恭送王爷。”屋中一行人连忙向弘历行礼,宋青书借此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怀中掏出一本早已准备好的经书将那本真正的《四十二章经》换了过来。

    当赛总管来到他身边,监视着他一步步仿制的时候,宋青书难掩心中的得意。

    上次和苏荃讨价还价,苏荃本意只是在麻痹宋青书,宋青书又何尝不是在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

    他从一开始便没打算事后再跟苏荃分割战利品,一来是不相信老奸巨猾的神龙教众人到时候会乖乖地分一半给自己,二来是他不相信以神龙教的能力,真的能从弘历手中拿到《四十二章经》。

    宋青书在脑中模拟自己若处在弘历的位置,碰到神龙教人用自己唯一的嫡孙来换取同样珍贵的《四十二章经》,会怎么处理。宝亲王府势力庞大,高手众多,虽然有能力将盛京城中的神龙教中人一网打尽,但难保不会走漏一两条漏网之鱼,拿真正的《四十二章经》去和对方换未免风险太大。想来想去,宋青书觉得弘历最有可能的选择便是直接李代桃僵,一开始便用一本假的经书替换掉真正的经书,只要做得惟妙惟肖,仓促之间神龙教中人根本分辨不出来,等到将嫡孙换回来的时候,弘历便可以肆无忌惮追杀神龙教众人。

    虽然弘历还可能有其他一些简单粗暴的选择,但宋青书从来不低估这个世界那些顶尖人士的聪明才智,弘历既然能做到这个位置,自己能想到的计谋,他一定也能想到。所以宋青书果断地把所有筹码压在这种可能性上面,表面上锱铢必较地和神龙教中人商量着事后怎么分配利益,实际上却悄悄打听出盛京城中制作书籍最出名的刘老汉,花了大半天的时间观察他的行为习惯,以及工作流程,等收到神龙教劫走双胞胎的消息,便马上易容顶替了他等待王府的召唤。

    既然已经偷梁换柱将真的经书拿到自己怀中,宋青书自然可以悠闲地仿造起来。《四十二章经》里面的秘密,当世恐怕除了顺治帝和韦小宝,还有双儿知道,其他人如康熙弘历等人,就算知道里面藏着一个大宝藏,也不清楚地图便在经书封皮里的碎羊皮上。

    神龙教中人的确分不清真假经书,可是弘历又能分辨么?当然为了确保万一,宋青书不仅在假的经书里面藏了伪造的碎羊皮,而且刚才当着弘历的面还特意翻阅经书的时候,宋青书已经发现了他在书中暗中做的记号,某一页有折痕,某几个字上面也有轻微的指甲刮痕。

    “饶你奸猾似鬼,还不是要喝老子的洗脚水?”因为夏青青的事情,宋青书对弘历可没什么好感,心中一边咒骂,一边不漏痕迹在替换的那本经书上面留下同样的记号。

    几个时辰过后,弘历重新回到房间之中,看着两本一模一样的经书,满意地点点头,突然眉头一皱:“哪本是真的?”

    赛总管和宋青书同时指着他右手上那本,弘历将假的经书扔到一边,不动声色地翻看了一下右手上的经书,在上面找到事先留下的暗号,方才舒了一口气,露出一丝笑容:“先带他下去。”

    “是!”赛总管领着宋青书往外走去,宋青书心中寻思:弘历不会杀人灭口吧?这也是他唯一担心的,如果对方真要动手,要怎样才能不惊动弘历的情况下逃出去呢……

    万幸的是对方似乎没有这个打算,赛总管将宋青书领到一间屋子里,说道:“这段时间你还不能出府,暂时住在这里。”

    “敢问官老爷,小的要在这里呆多久。”宋青书表现得完全像一个担惊受怕的市井小民,还悄悄将弘历赏赐他的一锭金子塞到赛总管手中。

    赛总管脸色果然好看了许多:“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识相的,放心吧,这段风声过了便会将你放出府的,具体时间本官也不太清楚,反正到时候第一时间通知你好了。”

    “多谢赛总管,多谢赛总管。”宋青书感激涕零地将他送走了。

    没过多久,宋青书打开门正想出去,门口一个士兵拦着他:“干什么?”

    “小的想上茅房。”宋青书谄笑道。

    “跟我来。”士兵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领着他往外走去,嘴中还不停嘀咕:“这他.妈是什么破差事。”

    宋青书跟在士兵背后,虽然一副低头哈腰的样子,但眼角余光仍然在四处乱瞟。

    突然浑身一颤,宋青书发现一个假山堆旁边还站着几名士兵,后面似乎还有一个漆黑的洞口,心中一动,便往那边走去。

    “干什么的?”发现宋青书走过来,几名士兵抽出佩刀,警惕地看着他。

    “我……我找茅厕。”宋青书畏畏缩缩说道,眼神不住往里面瞟去。

    “瞎了你的狗眼,没看到这是什么地方?是不是也想住进去啊。”几个士兵破口大骂到。

    “几位兄弟,对不住,这个老头是赛总管让我看管的,我一个不留神,他便走丢了。”刚才带路的士兵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向几名守卫赔礼道歉。

    “这次看到赛总管的面子上就不追究了,下次小心点,把他看牢了!”守卫喝骂道,挥挥手示意两人快走。

    “什么狗屁玩意儿,不过是几个看门的,这么嚣张。”两人刚离开守卫的视线范围,那个士兵便破口大骂。

    “官爷,都是小的不好,害你得罪了几位上官。”宋青书连忙赔罪道。

    “我呸!”那士兵骂道,“不过是几个狱卒,狗屁的上官。”

    “是是是…”宋青书点着头,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了那座假山堆一眼,将地形牢牢记在心中。

    回到房间过后,宋青书在包裹里翻出几样东西,寻思片刻,又起身往外走去。

    “你他.妈有完没完,又要拉屎?”看到他又走了出来,守在门口的士兵顿时怒了。

    “官爷息怒,只是小的刚才帮王爷伪造佛经的时候,似乎在经书里面发现了一点蹊跷,当时我不敢说,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还是有必要上报一下。”宋青书连忙解释道。

    士兵眼神一亮,犹豫片刻:“你呆在这里,我去找赛总管。”

    宋青书点点头,看着士兵身形消失在走廊尽头,寻思道:当今天下,当下属的除非十分确定消息来源,才会知会给上司知晓,不然听风就是雨,拿一些虚假消息打扰上司,几次过后,这个下属也可以不用当了。赛总管一看便是个老油子,希望他没有这么不分轻重,直接就上报给弘历知晓。

    没过多久,走廊上便响起了脚步之声,伴随着还有赛总管训斥属下的声音:“你怎么如此大意,让他一个人呆在房中,若是刘老汉趁机跑了怎么办?”

    当赛总管看到宋青书的时候,训斥之声才停了下来,手一挥,吩咐手下先出去,看着宋青书,眼神发光:“听说你发现了经书中的秘密?”他身为弘历心腹,自然清楚弘历有多看重这本经书,若是自己探得这经书秘密,上报上去,那是何等的大功啊。

    “是的,小的刚才仿制经书的时候,发现……”宋青书低着头,声音也越来越低。

    “发现什么?”赛总管眉头一皱,走上前去,将耳朵附到宋青书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