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二十七章 流芳百世与遗臭万年的吸引力

    “发现了赛总管你的死期。”宋青书冷冷一笑,伸出手一把扣住了他的咽喉。

    本来以赛总管的武功,身为盛京满人第一高手,虽然弱于宋青书,也不至于毫无招架之力。可惜他完全没料到病秧子一般的刘老汉居然是一个武林高手,毫无防备之下要害便被紧紧扣住。

    “咯咯咯……”赛总管一张脸涨得通红,想呼救,但是发出来的都是这种无意义的声音,双手到处乱抓,却碰不到宋青书分毫。

    “能成为我杀的第一个人,你也应该瞑目了。”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手腕一扭,卡擦一下,赛总管已经被他扭断了脖子,噗地一声倒在地上,双眼突起,明显死不瞑目。

    “大人,出什么事了?”外面的侍卫听到声音,敲了敲门。

    “没事。”宋青书模拟赛总管的声音说道。

    说完过后,宋青书坐在桌边开始重新调制人皮面具的药泥,赛总管在这里,制作起来更容易了,将药泥抹匀在他脸上,很快便风干成型,宋清书撕了下来戴在自己脸上,将刘老汉的面具黏在了赛总管脸上,互换了两人的衣服,宋青书检查了一下,感觉到没什么破绽,便开门往外走去。

    “赛总管……这?”侍卫正准备说话,却看到了屋中倒在地上的刘老汉,不由得脸色大变。

    “王爷让我消除一切隐患,所以送他上路了,等会儿将他抬去悄悄埋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府里的规矩想必你也懂吧。”宋青书拍了拍侍卫的肩膀。

    侍卫冷汗涔涔,心中寻思莫不是赛总管听了刘老汉的秘密后杀人灭口,那我岂不是很危险?眼角余光扫了扫赛总管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掌,对方每拍一次,侍卫的脸色便白了一分。

    最后看着赛总管消失在远处,侍卫浑身瘫软下来,觉得后背已经被冷汗完全打湿,长舒一口气,便进入屋中.将“刘老汉”拖起来,准备找地方埋了。可怜赛总管身为盛京城中满人第一高手,却死的这么无声无息。

    宋青书依循着记忆,一路来到之前假山那里,大摇大摆走了过去,守卫看清了他的模样,连忙弯腰行礼道:“属下参见赛总管。”

    “嗯,”宋青书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奉王爷之令,我要去见见犯人。”

    “赛总管请。”一群侍卫连忙打开牢门,恭恭敬敬让开了道路,赛总管是王爷眼前的红人,他说奉了王爷的命令,这群人自然不会怀疑。

    “我有话和犯人说,你们先出去。”进入牢房,宋青书挥挥手,让所有狱卒先出去。然后才一个牢房一个牢房来观察里面的反间。

    终于在靠里面一间牢房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田归农,他浑身血迹,身上无半点完整的皮肉,宋青书看得眉头一皱,蹲在他身边,摇了摇他的身子:“田兄,田兄?”

    田归农渐渐转醒,看了宋青书一眼,淡淡地说道:“原来是赛总管啊,找田某有什么事么?”声音中居然毫无生气,宋青书哼了一声:“你想不想出去?”

    “出去?”田归农眼神一亮,很快又暗淡下来,“出去做什么。”

    “莫非你不想你的妻子南兰,还有你的女儿田青文了?”宋青书心想莫非连日来的折磨已经让他萌生死志了?

    “南兰?”田归农终于有了反应,可是很快又泄气道,“可是我如今已是废人一个,想她又有什么用?”

    “废人?”宋青书疑惑道。

    “赛总管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田归农看了他一眼,露出血肉模糊的下半身,“王爷早已下令对我用了宫刑……”说着说着悲从心来,居然抽泣起来。

    宋青书一下子傻眼了,没想到田归农居然这么凄惨,沉默一阵开口道:“谁说男人受了宫刑就是废人一个?汉朝写‘无韵之离骚,史家之绝唱’《史记》的司马迁,发明造纸术的蔡伦,还有前明七下西洋的大太监郑和,哪个不是名留青史,后人谁敢说他们是废人一个?”

    宋青书见田归农居然毫无所动,连忙话锋一转,“还有唐朝的鱼朝恩,前明的九千岁魏忠贤,哪个不是身残……志不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干预政事,慑服百官,妻妾成群,又有谁敢说他们是废人。”

    田归农抬起头来,嘴里喃喃说道:“不错,不错,我还有机会,还有机会……”

    宋青书一头黑线,果然是坏人本性,正面例子没法激励他,这些邪恶的大反派却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这是雪参玉蟾丸,对你的伤势有用,快快服下。”宋青书将一粒药丸送到田归农嘴边。

    田归农警惕地看了他一眼,随机想到自己已经生不如死,若是毒药大不了一了百了,接过来一口吞了进去,立马感受到小腹一股热气升起来。

    宋青书伸出手掌抵在他背心上:“我先助你消化药力,等你暂时恢复行动能力,我便送你出去。”

    感受到背心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真气,田归农连忙运气疗伤:“赛总管为何会救我?”

    “几年前,我深受宋青书大恩。他这次作为钦差大臣来到盛京,得知你因为他的缘故,被王爷百般折磨,便到处想办法相救,后来机缘巧合联系到我。”宋青书沉声说道。

    “你这样做岂不是背叛王爷?”田归农听到宋青书派人营救自己,心中百感交集,若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下狱,但是他得知自己出事情过后,却第一时间设法相救……自己都不知道该怨恨他还是该感激他。

    “救命之恩,不能不报。王爷那边,我自然有办法瞒过去,田兄不必替我担心,还是静下心来,吸收药力吧。”宋青书答道。

    一炷香过后,宋青书撤掌站了起来,“此地不能久留,田兄如今应该能勉强自己行走了,我们先出王府再说。”

    “好。”田归农忙不迭地点点头,蹒跚地跟在宋青书后面,每动一步便疼得脸色发白,汗珠颗颗滚落下来,不过想到能否逃生在此一举,只好咬牙坚持。

    “赛总管,这是?”看着宋青书身后的田归农,门口的侍卫大吃了一惊。

    “王爷的命令,我带他出去,你们不必多问。”宋青书摸出一块令牌淡淡说道,心想这个赛总管真是省了自己不少力气,没想到身上还有块弘历的令牌,不然自己救出田归农还要多费一番手脚。

    “是!”侍卫们心中一凛,笑道,“这个田归农已是废人一个,现在自然没什么价值了。”

    听到这群平日里不被自己放在眼里的低等侍卫的笑声,田归农浑身发抖,指甲都嵌入了肉里,心中暗暗发狠:这个仇,我田归农一定要报!

    一路畅行无阻出了王府,宋青书指着早已准备在一旁的马车,对田归农说道:“田兄,我还有要事在身,就不送你了。你驾这辆马车回府上过后,带着夫人以及千金,前往城东五湖门找她们掌门桑飞虹,宋恩公已经和她说好了,由她们送你出盛京城。如今你们已经不容于辽东,桑掌门会将你们送到燕京城,宋恩公在那边为你们安排好了一切。”原来上次在张召重府中宋青书救了桑飞虹一次,事后桑飞虹找上门来要报恩,宋青书寻思片刻,便与她订下了替自己护送几人出城的约定。

    “多谢赛总管今日相救之恩。”田归农看着宋青书,一时间有些哽咽,自从他下狱过后,昔日官场好友纷纷翻脸不认人,落井下石,没想到反而是赛总管这个昔日并无交情的人伸出援手。

    “要谢就谢宋恩公吧。”宋青书心中窃笑,转身便往王府走去,才走几步,不知道想到什么,又叫住了田归农,“田兄,五湖门桑掌门只认识尊夫人南兰,田兄切莫独自找上门去。”原来宋青书担心田归农天性薄凉,在此危急关头抛妻弃女,那么自己一番功夫岂不白费?

    “多谢赛总管提醒?”田归农一愣,点点头过后便驾着马车往自己府中赶去。

    重新进入王府,宋青书心中奇怪,为何刚才监狱里没看到红花会众人,莫非他们不是被关.押在府中,算了,如今时间紧迫,没办法救他们了,先去找夏青青再说。

    宋青书急匆匆而行,一路都畅行无阻,知道来到王府内院门口,“赛总管,你不会不知道规矩吧?王府内院,除了王爷和世子,其余人皆不可入内。”旁边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宋青书回头一看,之前宴席似乎见过此人,正是宝亲王手下第三高手金爪铁钩白振,据张召重所言,白振一手鹰爪功,武功尚在赛总管之上。脑海中浮现过这一切,宋青书连忙说道:“原来是白大人,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想事情,一时间有些昏头了。”

    “没关系,没关系。”白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心中却是愤恨不已,这个赛总管武功还比不上自己,就因为他是满人,所以更得王爷信任,而自己却只能在这里看家护院。

    宋青书转身往王府走去,心中寻思:我还以为可以凭借赛总管的身份,更轻巧地混进去找青青,没想到……看来还是只有执行既定计划了。

    匆匆出了王府,宋青书寻了一僻静地方,将身上的官服以及人皮面具扯了下来,然后往王府附近的龙门客栈赶去,那里有另外一个人在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