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多金而幸福的职业

    “究竟是什么手段?”福康安一愣。

    宋青书犹豫半晌,仿佛经过了极大的挣扎,说道:“尊夫人的病是因为奶.水过于充足,却没有及时排出体外,残留的奶.水留在胸前经脉当中,最后沉淀堆积下来,堵塞了胸口的各个经脉,时间一长转为发炎最终导致夫人的病情。要治疗只有用特殊手法按摩,弄散里面堵塞的硬块,疏通胸前的经脉,才能救尊夫人一命。”

    其实说到底,马春花所换的疾病不过是哺乳期妇女常见的乳腺堵塞,最后发展成乳腺炎。女人若是得了这个病,往往胸口发胀发疼,伴随着高烧高热,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发展地非常严重。

    至于宋青书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懂这个,说来也巧,宋青书前世那个朋友,就是让女人教他游泳的那位,婚后妻子同样染上了这个毛病,当时将朋友急坏了。最后还是有经验的长辈让他去请个开奶师回来,才治好了他妻子。

    那也是宋青书第一次了解到世上还有如此神圣而美好的职业,每天干的工作便是抚摸不同女子的酥胸,肆意揉捏过后,人家夫妻不仅要给他几千块钱的报酬,还往往感恩戴德。宋青书对此大感兴趣,特意找资料学了一下,准备闲暇时间客串一下这个职业,拯救一下广大受苦受难的妇女。

    宋青书学成过后第一件事便是找那个朋友,言明自己不要酬劳,免费帮他妻子开奶,疏通乳腺,主要是为了理论联系实际,亲手试验一把。结果被朋友妻子红着脸给轰了出来,然后,这个伟大的理想便胎死腹中,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后,反而有了实际操作的机会。

    其实宋青书这个时候才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他们未必是不会治,而是不敢治。堂堂王爷世子的女人,他们连用手去碰她的肌肤把脉都不敢,更遑论帮她按摩酥胸了,担心事后被福康安杀人灭口,所以一个个干脆直接说不会治。

    福康安恶狠狠地看着他,见他眼神澄清,只好强压下心中怒意:“可否请先生将手法传授给府中丫鬟知晓,再让丫鬟帮我夫人按摩?”

    宋青书眉头一皱,摇了摇头:“女子天生力弱,很难起到效果,而这手法繁复无比,不通医理的话,恐怕很难学会……若是大帅不愿治疗的话,老夫这就告退。”宋青书这倒并没有说假话,给哺乳期妇女开奶其实是一件非常费力的事情,而且往往一弄便要持续几个小时,很少女人能有这个体力和手力,所以前世开奶师往往都是男人。

    “先生请留步,是本帅迂腐了,先生妙手仁心,自然不会有龌龊之念,还请先生救救她。”福康安伸手将宋青书拦了下来,神色恭敬地说道,心中却寻思:先让你救好春花,事后哪能留你命在。

    “那好吧,还请大帅吩咐下人准备一大通滚烫的热水,以及几条干净的毛巾。”说完宋青书将手伸到朱媺娖面前,“九儿,帮为师把衣袖卷起来。”

    对于宋青书这种假公济私的行为,朱媺娖心中恨得牙痒痒,但当着福康安的面,只好听话地帮他卷起衣袖来。

    “令徒也要在这里么?”福康安脸色又黑了几分。

    “那是自然,等会儿很多事情需要九儿帮我。”宋青书答道。

    “好吧。”福康安勉强笑道,心中却是寻思,大不了等会儿多处理一个人。

    很快有丫鬟端来热水,宋青书净手过后,来到床前,看着半昏迷躺在床上的马春花说道:“夫人,等会儿可能会非常疼,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马春花刚才迷迷糊糊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心中羞涩,将头扭到一边,微不可闻地答了一句:“嗯。”

    看着宋青书伸手一件件解开马春花的衣服,福康安眼皮一阵抽动,当两团雪白露出的时候,福康安暗哼了一声,拉来一条胡凳,坐到一边,眼不见心不烦。

    “九儿,将毛巾扭干了给我。”宋青书伸手在马春花胸脯上探了几下,语气忧虑地说道,“已经这么严重了。”

    朱媺娖身为一个黄花大闺女,看到如此场景都羞涩难当,悄悄看了镇定自若的宋青书一眼,真不知道该说他是下流还是君子了。

    卷起自己衣袖,露出两条粉腻雪白的手臂,朱媺娖心中一惊,抬头看了看,发现福康安没注意到这边,连忙将衣袖放了下来,只露出一小截肌肤,刚刚能避免被水沾湿。

    宋青书接过毛巾,眉头一皱,将手伸到盆里感受了一下温度,摇了摇头:“水温不够,换盆滚烫的水来。”

    “可是这样不会烫伤夫人么?”丫鬟喏喏的说道。

    “放心,她此时不会有任何烫的感觉,水越烫她只会觉得越舒服。”宋青书说道。

    很快一盆滚烫的水短了上来,宋青书舍不得烫伤朱媺娖玉葱一般的手指,便让一旁的丫鬟将毛巾扭干了给自己。

    看着丫鬟被烫的呲牙咧嘴的表情,兰质蕙心的朱媺娖很快便领悟到宋青书的体贴,张了张嘴唇,却并未发出任何声音来。

    宋青书将几张滚烫的毛巾敷在马春花胸前,见她神情一下子放松下来,连忙问道:“夫人舒服吗?”

    马春花只觉得听起来颇为古怪,却只好实话实说地嗯了一声。

    看到一旁的福康安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表情,宋青书连忙对他解释道:“老夫先用滚热的毛巾将夫人体内的硬块质地敷软,这些硬块其实是由残留在体内的奶堆积而成,遇到热水自然便会渐渐融化。这也是为何我需要滚烫的毛巾,如果温度不够,传到夫人体内的热气不足,自然起不了效果。”

    福康安只好郁闷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宋青书对马春花说:“夫人,再次提醒你一下,等会儿会非常疼,虽然不及您生孩子时的痛楚,但也差不了太多。大帅若等会儿听到夫人的痛呼,也不要慌张。”见两人都点了点头,宋青书将毛巾取了下来,活动了一下手指,开始行动了。

    首先由穴开始,宋青书用手指捏着几个硬块,“我先将这几个硬块弄散,疏通出口的通道,等会才方便将里面更多的硬块逼出来。”宋青书一边行动一边解释道,他可不想福康安不明真相,恼羞成怒之下将自己推出去斩了,那可会破坏之后的计划。

    果然没过多久,马春花的呼吸明显粗重起来,一开始她还咬牙死忍,但到了后面再也忍不住,开始不停呼痛。“大帅让下人准备点橄榄油……呃,你们这个年代应该没这个东西,那就准备点芝麻油吧。”宋青书用特定的手法不停搓揉挤压乳中穴周围的硬块,肉眼可见有丝丝白色的奶汁渗了出来,马春花看到过后又羞又急,只好尽情痛呼来分散自己注意。

    当感觉到乳中穴周围的小硬块已经被揉散,表面变得更加酥软过后,宋青书将手浸入到香油中泡了一会儿,然后拿起来均匀涂抹在马春花胸前,“乳根底部这一圈的硬块更大更难弄,夫人恐怕会更疼。”

    说完便从她腋下开始,寻到一个硬块,一点一点往上挤压,马春花只觉得一股剧痛传来,忍不住尖叫出声,福康安皱着眉头问道:“真的没问题么?”

    宋青书回道:“大帅放心好了,这是正常的。女子乳腺细小而多,极容易堵塞,我这样将那些堵塞在里面的硬块从乳腺中挤出来,夫人自然会觉得疼。不过弄通过后便好了,以后不仅不容易再染上这个毛病,而且奶水会更加充足,这样对令公子身体更好。”

    听到他提起自己孩子,马春花抬头看着福康安,双眼噙着泪花:“康安,我们的孩子……”

    当初手下将马春花抢回来过后,从她口中才知道自己有了两个儿子,多年无子的福康安欣喜异常,却得知那两个小孩子被手下毒针射中,恐怕凶多吉少,福康安大怒之下,将当初行动的十几个手下尽数处死。马春花也因为伤心过度,加上那日淋了不少雨,便染上了这怪病。

    福康安本以为自己命中注定无子,哪知道不久前却有人送来一双小孩子的小鞋子,直言那对双胞胎在他们手中,让宝亲王府拿《四十二章经》换。马春花一看之下,便认出了那只鞋子正是自己儿子的,本已如同死灰一般的心才复燃起来。若不是为了留下性命看自己儿子,马春花估计宁愿死也不会让另外的男人用这种手段帮他治病的。

    “放心吧,我一定把他们救回来。”福康安握着马春花的手说道。

    “我相信你。”马春花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捏着福康安的手也紧了紧。

    “哎呀!”福康安一愣,回头看去,原来经过宋青书的梳理,马春花的乳腺已经打通了不少,一大块硬块挤到上面,直接化成一股乳汁喷射到一旁帮忙的朱媺娖脸上。

    朱媺娖毫无防备,只觉得嘴里又甜又腥,连忙站起来将脸上的东西抹干净。

    “大帅,夫人这边的乳腺已经疏通小半,你们肉眼就应该能分辨出来。”宋青书暗暗发笑,手里加劲儿,一股一股的汁水便往朱媺娖身上射去。

    福康安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愤怒,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大帅,王爷让我通知你,准备出发行动了。”

    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考虑一下这个神奇的职业

    话说,我自认为也算个业余开奶师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