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大祸临头的教主夫人

    “什么?”这个消息对骆冰的震撼是颠覆性的。

    ??李沅芷却在一旁盯着骆冰的背影发呆,心想莫非她真是红花会派来勾引宋大哥的,难怪这几天总觉得两人有点奇怪,只是不知道两人的关系到哪一步了。

    ??“我当时跟你同样的反应。”余鱼同苦笑道,“本来以为老舵主为了反清复明大业,牺牲了自己的感情,没想到他一开始便算计好一切,想让自己的儿子当上皇帝,却忽悠我们这些兄弟替他卖命。”声音中难掩愤恨之情。

    ??“后来呢?”骆冰焦急地问道。

    ??余鱼同接着将后来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当时他听到这个消息过后,整个人都傻了,下意识想离开通知红花会其余人,哪知道失魂落魄之下却碰倒了一个花瓶,被于万亭发现。当于万亭发现是余鱼同过后,还试图用谎言欺骗他,可惜余鱼同还是年少气盛,直接破口大骂于万亭卑鄙无耻,于万亭终于狠下杀手。

    ??余鱼同虽然得到武当五观主之一的天清观主马真的真传,却依然不是于万亭的对手,拼死才逃得一命,可惜心脉已经被于万亭震断。

    ??“十四弟,你还有没有什么为了心愿,四嫂一定替你完成。”骆冰也能感到余鱼同生机已绝,啜泣着说道。

    ??余鱼同苦涩一笑:“四嫂,我对你的心意你又不是不知道。”骆冰听得一呆,李沅芷听得心中一冷。

    ??“四嫂,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余鱼同脸上浮现出挣扎之色。

    ??“十四弟,四嫂听着呢。”骆冰握着他的双手,只觉得冰冷异常,心中更是难受。

    ??“四嫂以后不要跟着四哥了,就跟着宋青书罢。”余鱼同仿佛看破一切,淡淡说道。

    ??“什么?”骆冰一呆,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说。

    ??“上次老舵主让你来行使美人计诱惑宋青书,虽然用谎言骗了大家,但四哥毕竟也点头同意了,”余鱼同沉声说道,“在我看来,一个男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不应该让自己的女人去牺牲,所以那天过后,我真的瞧不起四哥,他不配拥有你。”

    ??“啪!”骆冰咬着牙,给了他一巴掌。

    ??“你干什么!”李沅芷惊醒过来,连忙跑过去护着余鱼同,怒视着骆冰。

    ??“即使你打我我也要这样说,”余鱼同苦笑道,“那日文四哥说当日宋青书用我们的性命来胁迫他,他无奈之下只有答应将你转赠给宋青书。我听了真的只想笑,这只能证明在四哥心中,还有其他的东西比四嫂你更重要。反清复明,该反么?当然该反。可是拿自己女人换来的东西,真的那么心安理得么?”余鱼同冷笑一声,“换我处在四哥的位置上,我宁愿和众兄弟一起死,也不会同意宋青书的要挟的。”

    ??当日的事情早已经在文泰来骆冰夫妻之间留下了裂痕,余鱼同现在每一句话,都好似盘古巨斧一般,将这道裂痕越劈越大。

    ??注意到骆冰神色阴晴不定,余鱼同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四嫂,宋青书此人,我虽然接触不多,但仅有的几面也让我印象深刻。他为了得到你,手段卑劣,之前我还非常憎恶他,可是如今将死之际,却看明白了,他哪怕在卑劣,也不至于用你去换取利益。他这种男人,才能护你一世周全。”

    ??“我自己能保护自己,不需要男人来护。”骆冰咬牙说道,她不想听余鱼同继续说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心思也在动摇起来。

    ??见骆冰神色阴晴不定,余鱼同摇了摇头,一直以来,他对这个四嫂都无比迷恋,可临死之际,却觉得自己比谁都看得清楚,回头看到梨花带雨的李沅芷,心中叹了一口气,柔声说道:“沅芷。”

    ??李沅芷仿佛受宠若惊地点点头,平日里他不是叫自己李小姐,便是称自己李姑娘,难道叫得这么亲密,却是在弥留之际,李沅芷顿时热泪盈眶。

    ??“你觉得嫁给一个自己爱的人幸福还是嫁给一个爱自己的人幸福?”余鱼同此时眼神中只有无尽的柔情。

    ??“我嫁给你最幸福!”李沅芷掷地有声的说道。

    ??余鱼同一愣,没想到她的答案居然是这个。如此一个聪明漂亮的少女一直以来对自己一往情深,说不心动是假的,但余鱼同想到自己马上就死了,何必在让一个少女充满牵挂,唯有狠下心来说道:“李小姐,你应该清楚,我爱的人一直是四嫂,并不爱你。”

    ??“我不在意。”李沅芷扭过头去,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擦拭干净,可惜怎么擦也擦不完。

    ??“可是我在意,”余鱼同声音突然严肃起来,“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活了下来,最后和你成亲,恐怕也是感激多于感情。到时候只要四嫂招招手,我肯定毫不犹豫离你而去,投入她的怀抱。”

    ??“十四弟!说什么胡话呢。”骆冰回过神来,瞪了余鱼同一眼。

    ??“我没有胡说,”余鱼同摇了摇头,声音十分镇定,“我觉得文四哥配不上四嫂你,我同样也觉得我配不上李小姐。李小姐,你对我的爱太沉重,我没法等价地回报你,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可是我不需要你回报,我单方面付出同样很高兴。”李沅芷喃喃自语。

    ??“我不值得你付出,你这样做只能证明你还没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余鱼同眼中的神采逐渐黯淡下去。

    ??“我明白了,余大哥,我一定会找到你所说的那个命中注定之人的。”李沅芷强忍着哭腔,哽咽地说道。

    ??余鱼同放松的舒了口气,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对了,我听到老舵主说当日宝亲王府突袭红花会总舵,不过是两人演的一场戏,不过是想利用四嫂你不知不觉间完成他们的计划,引诱宋青书上当。我看宋青书现在既然不在这里,恐怕他们的计谋已经成功了。”

    ??“什么?”李沅芷和骆冰同时豁然色变。

    ??注意到两女关切的神色,余鱼同神色复杂难明,悄悄地说了一句:“我为什么没有宋青书这么好的福气。”

    ??“十四弟,你说什么?”骆冰一呆,重新跪坐下来,看着余鱼同说道。

    ??余鱼同将想说的都说完了,一旦了却了尘世间一切心愿,那股气便一泄如注,双眼很快黯然无光,听到骆冰那温暖而熟悉的声音,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四嫂,你可不可以亲一下我。”

    ??骆冰一愣,她一直清楚余鱼同对自己的心思,但心里却只将他当成一个犯错误的小弟弟看待,听到他临死前的心愿,心中矛盾不堪,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慢慢将脑袋凑了过去。

    ??看着那朝思暮想的红唇越来越近,余鱼同露出一丝心满意足的微笑,担架上的手一软,直接滑落到了半空中,双眼也永久地闭了起来。

    ??“十四弟!余大哥!”两女顿时一阵哀嚎,伏在余鱼同身上痛哭起来。

    ??没过多久,李沅芷抬起头来,擦干了眼泪,抓起一旁的宝剑便往外走去,骆冰注意到她的异常,连忙站起来喊道:“沅芷妹妹,你要做什么?”

    ??“我要杀了于万亭那狗贼,替余大哥报仇!”李沅芷咬牙切齿地说道,她身为朝廷封疆大吏李克秀的掌上明珠,平日里之所以对红花会众人和颜悦色,不过是爱屋及乌的表现,如今余鱼同死在红花会手里,她甚至有一种铲平红花会的冲动。

    ??骆冰此刻就十分纠结了,于万亭毕竟曾经掌管红花会多年,她对于万亭一直是又敬又怕,虽然从余鱼同口中得知于万亭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形象不过是伪装出来,为了牟一己之私利,但于万亭在她心中那种根深蒂固形象却不是那么容易一下子便改变的。

    ??听到李沅芷的话,骆冰下意识想阻止,却很快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道理,心神恍惚之下,直接开口说道:“我们当务之急还是先去救宋青书吧,他为了救我们……的男人,以身犯险,如今恐怕……”

    ??李沅芷终于回过神来,喃喃自语:“对哦,既然这一切都是阴谋,如果宋大哥为了我的请求,伤了自己性命,我恐怕一辈子都没法安心的。”

    ??骆冰也从床脚抽出自己的鸳鸯双刀,咬牙说道:“沅芷妹子,我们先将宋青书救出来,报仇的事情以后再议。”

    ??李沅芷脸色阴晴不定,最后点了点头:“好!”

    ??当张康年李沅芷看着两个女人杀气腾腾地走了出来,顿时傻了眼:“两位姑奶奶,这是要做什么啊?”

    ??经这么一打岔,李沅芷终于不再是刚才那副双眼茫然的样子,平日的精明又恢复了几分,看着两个大内侍卫,心中一动,连忙说道:“我们是去就你们的宋大人。”接着快速地将红花会的计谋,以及宋青书此时深陷危机的猜测跟两人说了。

    ??张康年和赵齐贤对视一眼,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点了点头,看着两女说道:“两位姑娘,宋大人早有吩咐,若是他遇到危险,我们不要去直接救他,而是去找另外一个人。”

    ??……

    ??却说万豪客栈之中,神龙教众人忙忙碌碌,苏荃闭着眼睛考虑着行动的细节,觉得一切都没问题,睁开眼睛正欲开口,突然神色一变。

    ??砰地一声,四面的窗户,隔壁的墙壁,以及房顶,都有高手突袭进来,一个照面过后,神龙教普通教众便死伤惨重,剩下的核心成员纷纷护卫在苏荃周围。

    ??苏荃下意识将一旁的双胞胎抓在手中,双手红艳艳的尖细指甲对准婴儿喉咙,警惕地看着进来之人。

    ??“久闻神龙岛教主夫人美艳异常,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福康安一阵长笑,排众而出。

    ??看着他身板的玉真子,张召重,海兰弼,德布等一干王府有名的高手,苏荃脸色铁青:“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不是想问我们不是应该在十里之外的码头么?”福康安冷笑一声,“昔日在战场上面对多少才智卓绝之士,本帅尚能势如破竹,区区一个神龙岛,又何足挂齿。”

    ??“夫人,我们掩护你,快走!”胖头陀怒吼一声,挥舞着月牙铲直接往福康安扑过去。

    ??“找死!”张召重眼神一凝,凝碧剑出鞘,屋中顿时寒光闪闪,一下子便架住了胖头陀的攻势。

    ??同时攻过去的陆高轩也被德布和海兰弼联手拦了下来。两人的武功都比陆高轩只强不弱,很快陆高轩便险象环生。

    ??“张大人,贫道助你一臂之力。”玉真子奸笑几声,倏地消失在原地,长剑出鞘,运起神行百变往胖头陀身后攻过去。

    ??胖头陀武功虽然不错,但比起张召重尚有不及,怎当得了形如鬼魅的玉真子,一声惨叫,便被长剑透胸而过,眼看是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