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三十二章 匹夫一怒 血溅三尺

    听到胖头陀的惨叫,陆高轩心中一慌,招式更是散乱,被海兰弼一掌击中脸门,脑浆迸裂而亡。

    “师弟!”瘦头陀看得目眦欲裂,正欲冲上去,苏荃伸出手来,一把将他拦了下来,看着福康安娇笑道:“福大帅若不让手下住手,令公子的性命恐怕不保。”说完手上一用力,两个婴儿顿时哇哇大哭起来。

    “住手!”福康安左手一扬,王府高手纷纷安静下来,不过仍然将神龙教众人团团围住。

    苏荃鬓间香汗微冒,心知今天恐怕凶多吉少,只是对王府查到自己踪迹百思不得其解,莫非是宋青书出卖了我们?

    “洪夫人,你已经被重重包围,还逃得了么?还不如早点投降,本帅念在你一身本事,可以用王府上卿之礼聘请夫人。”福康安看了看她手中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孩,心中一暖,心想今天说什么也要将自己儿子救回来。

    “正常情况妾身的确逃不了,不过如今贵公子在我手中,我倒想试上一试。”苏荃娇笑道,“这么多大男人围着妾身,人家胆小,若是一不小心,伤着了其中某一个公子还望福帅不要见怪,毕竟还剩下一个公子哩。”

    王府众人心中一凛,没想到这个娇媚无匹的女人,说如此恶毒威胁的时候,依然是一副笑语嫣然的模样。

    “好,你将他们给我,本帅一诺千金,放你们一条生路。”福康安沉声说道。

    “哎哟,男人的诺言是这世上最不靠谱的东西了,”苏荃眼光流转,摇了摇头,“还是将他们捏在手里放心点,等我们安全上了船,自然会将两位公子还给福帅。”

    “好,你要是胆敢伤他们一根汗毛,本帅必追杀你们神龙教到天涯海角。”福康安冷哼一声,手一挥,王府的包围圈便露出一丝缝隙。

    “瘦头陀,前面开路。”苏荃头也没回地吩咐道。

    “是,夫人。”瘦头陀点了点头,一马当先走在前面,防备着众人偷袭。

    苏荃跟着他一步一步往后退去,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心想等会儿离开盛京势力范围的时候,自己是不是用这两个小子将《四十二章经》换回来呢。

    心中正在估算福康安的底线的时候,背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苏荃哇地一口鲜血喷出,还没反应过来,身上数道大穴已经被尽数制住,她知道自己背后只有一个人,不由回头怒视着瘦头陀:“原来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现在苏荃终于明白了,以神龙教的能力,王府短时间内是没法查到他们的行踪的,本来已经计划好如何混淆王府的注意力,如何交换经书,如何完美撤退,结果行动还没开始却被王府直接来了个斩首行动,她其实应该早就想到教中出了内奸才是。不过她依然不明白,瘦头陀明明中了豹胎易筋丸之毒,怎么敢背叛神龙教。

    “夫人,这些年来你一直在铲除教中元老,大肆提拔年轻教众,大家虽然都在咒骂夫人,但我却明白这一切其实都是教主的意思……跟着神龙教,迟早都会被教主所害,我又为什么坐以待毙呢。”瘦头陀从苏荃手中.将婴儿抱了起来,缓缓向福康安走去。

    “瘦尊者今日立此大功,本帅一定回禀父王,他日神龙教教主之位,必定非尊者莫属。”福康安大喜道。

    见瘦头陀靠近,玉真子下意识拦在他面前,福康安咳了一声,摆摆手:“无妨,让他过来。”福康安也不是没怀疑过瘦头陀的用意,但是经此一役,神龙教损失了至少三分之一的高层,而且教主夫人也落入了自己手中,他便再无怀疑。他向来知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为了彻底收服瘦头陀,自然要摆出相信他的姿态。

    “王爷,我将贵公子救回来了。”瘦头陀笑了笑,慢悠悠地将双胞胎往前一送。

    看着尚在襁褓的两个儿子,福康安脸上泛起一丝柔情,伸手想将他们接过来,哪知此时异变突生。

    胖头陀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腔仇恨,将两个婴儿往两边一扔,正好拦住玉真子和张召重的视线,然后用尽全力一拳轰在福康安心口之上。

    福康安不可置信地低下头看着胸前的拳头,嘴里咯咯几声想开口说话,却只能吐出几口黏稠的血液,他没想到自己统帅数十万大军,麾下高手无数,居然会死在这样一个小人物手里,想到这里气急攻心,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双脚一软,便如同一摊烂泥一般跪了下去。

    “女儿,爹为你报仇了,哈哈哈哈……”瘦头陀哪怕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将建宁的身份喊出来,在他看来,建宁能以公主的名分风光下葬,自己这当爹的已经非常高兴了,没必要让天下人都知道她其实不是金枝玉叶,而只是一个野种。

    正在这时,玉真子和张召重已经双双赶到,瘦头陀被长剑透体而入,不过他却并不意外,反而露出一丝心愿已了的笑意,他早已做好了和福康安同归于尽的打算,自己的性命都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神龙教众人的性命?他以神龙教众人为诱饵,终于取信了福康安,才成功行此博浪一击,“师弟,师兄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这是瘦头陀倒下之前,脑海里闪过的最后的念头。

    看着死不瞑目的福康安,王府一干高手如堕冰窖,纷纷抽出刀来将瘦头陀砍成肉泥,却仍不解恨,最后纷纷回过头来看着一旁的苏荃。

    苏荃也没料到突然起了这个变故,还没想清楚瘦头陀的女儿是谁,便发现王府众人纷纷恶狠狠地看着自己,一时间有些毛骨悚然:“你……你们想干什么?”

    “杀了她,替大帅报仇!”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王府众人纷纷围了过去,玉真子和张召重等少数人虽然明白以苏荃神龙岛教主夫人的

    身份,俘虏过后带来的利益更大,但此情此景也没法阻止大伙,正在焦急的时候,突然一个黑衣人冲了进来,所过之处无一合之敌,玉真子张召重迎上前去,也被对方一招逼开,纷纷骇然失色,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他抱着苏荃消失在远处。

    ……

    且说宝亲王府的马春花,在宋青书特定方法的揉捏之下,只觉得胸前变得又酥又软,不再是之前那种如石头一般僵硬的状态了,“多谢先生了。”感觉到对方手仍然停留在自己胸部,马春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宋青书淡淡地笑了笑,将手收了回来,放到盆子里洗净过后,接过一旁丫鬟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本来还需要按几个时辰的,不过我已经将大多数乳腺都打通了,我看夫人也颇不自在,那么剩下的就让丫鬟按照我刚才的手法继续按吧。”宋青书见福康安已走,自然急着去见夏青青,自然没兴致留在这里继续替她按摩。

    “啊?”马春花一愣,点了点头,转头吩咐一旁的丫鬟道,“小桃,你带先生出去,好好招待他一番。”

    “是。”那个叫小桃的点了点头,“先生请跟我来。”

    宋青书对朱媺娖使了个眼色,便拿起药箱跟在丫鬟身后往外走了出去。

    “小桃姐,他已经治好夫人的病了么?”门一打开,门口侍卫看到几人,心想怎么这么快?

    “嗯,差不多了,夫人吩咐我好好款待他。”小桃答道。

    侍卫眼珠一转,连忙说道:“刚才大帅已经有了吩咐,就由我们带他到厢房中好好招待吧,小桃姐你还是回屋去照顾夫人吧,夫人她病了更需要人手。”

    小桃一想也是,“那好吧,人就交给你们了,千万别怠慢了人家。”

    “我们知道啦。”几个侍卫对视一眼,都能看清各自嘴角古怪的笑意。

    宋青书冷眼旁观,也不说破,安安静静跟在几个侍卫身后,几人一路尽拣僻静无人的道路,知道来到一处花园,几个侍卫停了下来。

    “这里是何处?”宋青书明知故问道。

    “嘿嘿,这里是你们的葬身之地……”话未说完,几个侍卫便已经拔刀砍了过来。

    宋青书身形消失在原地,啪啪啪几声便点了几人穴道,正想说话,却见朱媺娖从那张“专治疑难杂症”的平幡杆子底部拔剑出来,寒光一闪,几个侍卫便一命呜呼。

    “我已经制住他们了。”宋青书眉头一皱,在他心中,实在不愿多造杀孽。

    “鞑子狗多杀一个是一个。”朱媺娖满脸寒冰地说道。

    想起她覆亡的国家,死在满清手中她的兄弟姐们,宋青书觉得自己也没立场指责对方,叹了一口气,“走吧,去找夏青青。”

    路上挟持了一个丫鬟问清了王府新福晋的住处,宋青书便点了穴将她藏在假山之中,朱媺娖这次并没有痛下杀手。

    根据丫鬟的指点,两人一路掩藏行迹,终于找到夏青青所住的小院。

    “幸好内宅之中不想外院那么戒备森严,不然这光天化日之下,我们恐怕早就被发现了。”朱媺娖庆幸地说道。

    “只要日子过得去,哪怕头上一点绿……哦不对,弘历父子妻妾成群,总有缺乏灌溉的良田,自然不敢让其他男人进来乱晃,若是某个侍卫胆大包天,帮他们灌溉一下,嘿嘿……”宋青书满脸戏谑之意。

    “说什么胡话呢。”朱媺娖红着脸啐了一口,“快找青青吧。”

    两人担心惊动下人,不敢直接推大门,而是运起轻功趴到院墙之上,观察里面的情形。

    院子中央的石凳之上坐着一个曼妙的身影,头上梳着优美的倭堕髻,高耸而侧堕,配合着她修长婀娜的身段,纤细的蛮腰,修美的玉项,雪白的肌肤,辉映间更显妩媚多姿,明艳照人。

    “幽幽!”宋青书翻身进去,落到女子身前,神色颇为复杂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