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三十三章 离剑术

    “你是谁?”夏青青回头看见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深情地望着自己,下意识抓起桌上的金蛇剑,警惕地看着他。

    “这个世上除了我,还有谁会这么叫你。”宋青书将面具扯了下来,恢复了本来的面貌与声音。

    “是你?”看清他的模样,夏青青明显一愣,很快沉声说道,“你还来做什么,不是说后悔无期么?”

    宋青书并不在意,反而微微笑道:“既然是后会无期,那为什么有人还是担心我出事,会送枣子和桃子让我‘早逃’呢?”

    夏青青脸色一红,硬着头皮说道:“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在里面下了毒,想毒死你而已。”

    “哎,要是吃了恐怕真的被你毒死了。”宋青书叹了一口气。

    夏青青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哪有什么毒。”

    宋青书并不直接答话,反而问道:“当初你既然能送枣子和桃子给我,为什么不直接让我快点逃跑,万一我脑子比较笨,没反应过来,岂不是辜负了你一片心意?”

    “我在王府之中,一举一动受人监视,多有不便,只好用这个办法了,再说了,”夏青青抿嘴一笑,“你奸猾似鬼,不可能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好吧,我就当这个是夸奖人的话了。”宋青书郁闷说道,“我自然能猜到其中意思,可是弘历也不是傻瓜,他定然也能猜到。他假装不知道你做的一切,却暗中在枣子和桃子里下了剧毒,想借你的手杀了我,你又知不知道?”

    “什么?”夏青青又惊又怒,虽然如今宋青书平安无事地站在面前,但她依然后怕不已。

    “当时我反应过来是你送的东西,自然以为没有问题,幸好这个时候有另一个人提醒了我一句。”宋青书回忆起当初骆冰的话,“虽然不能理解你为什么这么相信送礼的人,但是这两篮水果送到四方馆中来,途中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你还是小心为妙。”他这才清醒,然后找人牵来一匹马,将枣子喂给它吃,没过多久,马就毒发身亡。

    “你为什么相信不是我下的毒?”夏青青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宋青书抬起头跟她对视起来:“你虽然狠心离我而去,不过应该还不至于害我。”

    夏青青心中一软,正欲告诉他事情的真相,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声轻咳,转头望去,见朱媺娖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两人。

    “虽然不想打扰你们,但是如今身处险地,我们是不是先离开王府再说?”

    “阿九,好久不见了。”看到朱媺娖,昔日两人争风吃醋的场景又浮现了出来,可惜如今早已物是人非,夏青青叹了一口气。

    “好久不见。”朱媺娖也同样沉默了。

    看着两个身姿曼妙的佳人站在面前,容颜交相辉映,一个明艳无俦,一个清丽无匹,可惜都在怀念同一个男人,宋青书心里不是滋味,连忙开口说道:“你们别沉默了,还是赶快走吧。”

    夏青青本来已经有所动摇,可是再次见到朱媺娖,让她回忆起和袁承志的点点滴滴,报仇的信念变得更为坚定,听到宋青书的话,摇了摇头:“我是不会走的。”

    “青青,我知道你想为袁大哥报仇,可是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你非要选这种玉石俱焚的方法么?袁大哥在天有灵,肯定也不愿意你这样做。”朱媺娖柔声劝道。

    “这些道理我都知道,你不用再劝了,”夏青青顿了顿,“至于报仇,你是你,我是我,我一个人也能替袁大哥报仇。”

    几年前夏青青可是吃了朱媺娖不少飞醋,虽然如今时过境迁,夏青青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刁蛮任性的少女,但是她心里依然有些耿耿于怀,在她看来,自己才是袁大哥的妻子,替他报仇才叫天经地义,如果要借助朱媺娖的力量,夏青青心中是一万个不愿意的。

    “你们当我宝亲王府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一声冷哼过后,一大堆官兵从门口鱼涌而入,中间一人正是宝亲王弘历。原来宋青书他们刚才藏在假山中的丫鬟被人发现,弘历听到风声便带着人敢来了。

    “原来是王爷啊,下官登门造访,无意间闯入这里,还望恕罪。”宋青书对他拱拱手,心中寻思,如今看来只有撕破脸皮了。

    “宋大人,好一个登门造访,居然造访到本王的福晋居处来了。”弘历冷冷笑道。

    宋青书觉得自己无言以对,至少明面上看的确是自己理亏,清楚知道此时多说无益,回头看了朱媺娖一眼,“擒贼先擒王。”说完身形便消失在原地,往弘历冲了过去。

    朱媺娖顿时会意,也运起神行百变,配合着攻了过去。

    宋青书本以为王府高手大多被自己调到神龙教那边去了,弘历身边应该没什么入眼的高手。哪知道当自己攻到他身前的时候,两边突然蹿出了两个黄衣僧人,眨眼间双方交手十几招,居然不分胜负,最后两人合力,一掌将宋青书震了回去。

    另一旁的朱媺娖也被一股尖锐指力给逼得后退几步,宋青书拉住了正欲继续前冲的朱媺娖,看着发出指力的是一个眉毛发黄的僧人,心中一动:“阁下莫非就是擅长金刚指的黄眉僧?”

    “善哉善哉,没想到施主居然认得贫僧。”黄眉僧点头称善。

    黄眉僧乃《天龙八部》里的人物,年轻之时便以金刚指名震江湖,书中为了救段誉,在万劫谷中和天下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比试指力,居然不落下风,宋青书脸色有些难看,转过头看着刚才和自己交手的两个和尚,他们武功甚至还在黄眉僧之上,疑惑问道:“两位大师又是哪座宝刹的高手?”

    两僧宣了一声佛号:“贫僧莆田少林天虹(天镜),见过宋施主。”

    天虹、天镜?宋青书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到他看清了陆续进来的红花会等人,终于想起了他们是谁。《书剑恩仇录》后期,武功大成的陈家洛,造访南少林,接了天镜一掌便受了内伤,最后强撑了四十招不敌败北,天虹身为天镜的师兄,传言一身武功更在天镜之上。

    “南少林的人怎么会和清国王爷勾结在一起,莫非大师们也被世俗名利蒙蔽了双眼?真不知道你们念的什么佛。”宋青书冷笑道。

    “阿弥陀佛,为了解救天下苍生,世人的不理解与毁谤不过是过眼云烟。”天虹淡淡答道,于万亭是南少林俗家弟子,说起来二人也算师兄弟。四十年前的事,他也略知一二,在他看来,于万亭此计成功的机会相当大,为了恢复汉人江山,他也愿意助于万亭一臂之力。

    紫禁城一战过后,于万亭一直忌惮宋青书的武力,当得知宋青书将成为钦差大臣出使盛京城时,便飞鸽传书南少林,天虹接到消息,便带着师弟天镜,以及达摩院高手黄眉僧,一路马不停蹄前来支援。

    “文四哥,真是好得很呀,骆冰苦苦哀求我来救你们,却没想到你们居然和敌人把手言欢,沆瀣一气。”宋青书冷笑道,心中却是惊疑不定,如此一来,莫非骆冰也是另有所图。

    “你把骆冰怎么了?”文泰来怒道。

    “骆冰在我那儿吃得很好,睡得也很香。”看来骆冰似乎并不知情啊,想明白这一切宋青书故意言语暧昧地说道。

    “我杀了你!”文泰来怒不可遏,正准备纵身飞过来,却被于万亭伸手拦了下来。

    于万亭也是满脸黑线,本来计划得好好的,红花会众人假装被弘历关在牢中,让毫不知情的骆冰说动宋青书来救红花会众人。当宋青书救出众人之时,心中肯定下意识认为他们会感恩戴德,自然不会怎么防备。这个时候于万亭再联合暗中请来的南少林高手,趁机暗算他,很大可能可以一击必杀。可惜万万没想到被余鱼同听到了自己的秘密,虽然震断了他的心脉,却依然被他给逃脱了,担心消息已经泄露,只好改变计划,哪知道还没商量出个什么结果,就听到宋青书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王府,只好匆匆赶了过来。

    陈家洛上前怒斥道:“宋青书,上次皇宫你害得我们红花会损兵折将,事后又用卑鄙手段胁迫文四哥,这笔仇,今日就喝你一起算了。”

    宋青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一直打心底看不起你们红花会,从总舵主到手下,个个都是靠出卖女人来获取政治利益。”宋青书本意是说原著中陈家洛将爱人香香公主送给乾隆,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哪知道这个世界里因为弘历不再是皇帝,清国也不是一统天下的王朝,世界自动修正了剧情,香香公主与陈家洛便没有了交集。

    听到宋青书的话陈家洛倒没什么,反而是于万亭和文泰来都觉得他的话有如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自己脸上,顿时怒不可遏,直接冲了过来。红花会众人见他俩都动了,连忙跟了上去。天镜天虹黄眉僧打了一声佛号,也同时攻了上去。

    “真以为这些人就能搞定我么。”宋青书眼中闪过一丝疯狂,浑身一震,藏在衣服后面的木剑冲天而起,嘴里冷喝一声,“离剑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