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三十四章 拳剑合璧

    前世见惯了电影电视里面的电脑特效,宋青书自然不满足手握着一把剑使一些拘泥形势的剑法,而是想如同各种仙侠电视里面那样让剑飞起来。 不说做到《西游降魔》里面的空虚公子那般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但怎么也要做到《少年张三丰》里易天行那样凌空御剑。

    ?虽然他还做不到易天行那样八剑齐飞,但是控制一把剑还是没问题的,只是控制的距离也有限制,如今他只能将剑控制在自己身体五尺的距离内,若是再远,剑法便杂乱不堪,毫无威胁。在这个距离内,他能完美地用真气控制木剑使出精妙的剑术,同时双手还能打出降龙十八掌。

    其实跟周伯通的双手互博有些类似,他同样也是分心二用。敌人跟他过招之时,仿佛面对两个宋青书,一个以降龙十八掌正面对敌,另外一个游走四周,以精妙的五岳神剑伺机攻击。而且操纵木剑的不是真人,所以木剑能从各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攻过来,令人防不胜防。

    红花会众人刚冲过去,功夫稍弱地直接就被剑气掌风逼了出来,连战圈都进不去。最后能和宋青书过招的不过是天虹,天镜,黄眉僧,于万亭,陈家洛,以及无尘道人和文泰来。

    几人越战越是心惊,明明是几个高手围攻一人,打起来却像几十个宋青书围攻自己几个人一样,对方一对肉掌还好说,虽然掌法精妙,刚猛无俦,但毕竟有迹可循,以七敌一,某个人陷入危险,另外几人会攻宋青书必救,让他撤掌回防。但是那柄木剑却过于神出鬼没,难以预测下次会从哪个角度钻出来。

    没过多久,几人身上便伤痕累累,大半的伤势都是被那柄木剑所伤。

    文泰来越打越憋屈,心中对宋青书的仇恨让他不顾一切,以身为饵,想用血肉之躯夹住那柄木剑,但是宋青书设计此招式之时早就算好了敌人的反应,见他想用**硬接,冷冷一笑,直接驱使木剑射了过去。腰腹间泛起一丝血花,文泰来怒吼一声,双掌合十,想趁机将木剑抓住,哪知开碑裂石的奔雷手一接触到剑身,顿时一阵剧痛传来,没想到上面还覆着一层凌厉的剑气,双掌顿时变得血肉模糊。

    黄眉僧趁宋青书分神之际,运起金刚指往宋青书胸前戳来。在他的预料之中,自己这招正是在他旧力已竭新力未生之际,宋青书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降低受伤程度。哪知道宋青书却突然从眼前消失,黄眉僧志在必得的一击打到了空处,不由得一愣。

    “小心脚下!”旁边一声惊呼传来,可惜已经迟了,宋青书运用蛇形翻狸身法在地上翻滚过去,趁机运起真气召唤木剑往黄眉僧脚筋挑去。/

    黄眉僧毕竟是成名已久的高?的高手,危急之际急忙往旁边一躲,虽然避过了脚筋被废的厄运,但是脚趾头还是被凌厉的剑气削断几根。宋青书趁机撞入他怀中,一拳直击他的胸口。

    看着吐血狂退的黄眉僧,宋青书暗叫一声可惜,若不是他为了应付闻讯赶来的几人,力道不敢用老,这一击足可要了黄眉僧的性命。宋青书虽然极力避免手染血腥,但那更多的只是一种对于弱者的怜悯,对于那种注定为敌之人,宋青书可没有宋襄公那么迂腐。不过就算这样黄眉僧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宋青书顿感压力大减。

    “赵三哥,你怎么不去帮忙啊,我们是想插手也插不进去啊。”武诸葛徐天宏一边焦急地看着场中战团,一边拉着赵半山的衣袖问道。

    “我们红花会以多打少,已经够不光彩的了,如果这个时候再以暗器伤人,传出去实在脸面无关。”看着场中那个神奇的年轻人,赵半山叹了一口气,之前宋青书在皇宫之中救他的时候,他便对宋青书很有好感,而且对方说是因为一个朋友的缘故才救的他。虽然事后文泰来说宋青书是为了骗取骆冰,但赵半山心底依然相信宋青书,他觉得就算文泰来不答应对方的条件,宋青书仍然会救自己。

    看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徐天宏,赵半山说道:“此时他们混战在一团,我发暗器更容易伤到自己人,还是先看看再说吧,要相信总舵主他们的实力。”

    “今日能见到如此神乎其技的剑法,贫道实在是三生有幸。”无尘道长以七十二路追魂夺命剑名震江湖,长期以来都位居红花会第一高手,剑法快若闪电,招式狠辣无比。他视剑如命,自然能看出宋青书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剑法。心中又是佩服又是妒忌,催动绝学拼命向宋青书攻了过去。

    宋青书眼神一凝,无尘道长虽然来势汹汹,但破绽极多。追魂夺命剑有攻无守,牺牲自身防守来最大化攻击力,若是面对武功低于自己之人,自然是压倒性优势。即使是和自己同等级之人,也能利用一剑快似一剑的招式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占得先机。但是宋青书自从融会贯通了五岳剑派的精华,又数次和天下最顶尖的高手过招,对剑法本源的认识,在当世恐怕已经数一数二。无尘道长若是稳打稳扎,有队友的掩护,宋青书一时半会儿还没法收拾他,但他贪功冒进,以最凌厉的剑招攻过来,落入宋青书眼中,却是破绽百出。

    在无尘道长愕然的眼神之中,宋青书双指一并,便夹住了自己的剑尖,并顺着剑身滑了过来,无尘道长想转动剑身利用剑锋削掉他手指,却被宋青书借力一折,一声脆响过后,长剑已经化作两截,无尘道长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宋青书手指一扬,手里半截断剑便割断了他的咽喉。

    “二当家!道长!”……红花会众人看得目眦欲裂,赵半山再也站不住了,双手一扬,十八道回龙壁便往宋青书周身要穴打去。

    宋青一笑,便闪到文泰来身旁,文泰来大惊失色,正欲反抗,却在他一抓之下,丧失了全身力气,被他抓起来朝飞镖扔了过去。

    赵半山大吃一惊,连忙又扔出数十道暗器,后发先至,才一一击落了飞行轨迹飘忽不定的回龙壁,让文泰来幸免于难,飞跃过去将文泰来拉了过来,后怕地看着宋青书,这个时候他可不敢乱发暗器了,说不定不仅伤不到他,反而害了会中兄弟。

    见到无尘被杀,文泰来重伤,陈家洛极为愤怒,使出全力攻了过去。宋青书咦了一声,一边招架一边评论道:“百花错拳,顾名思义是习百家拳术之精华的拳法,可惜你徒具其形,却没有百家拳术为根基,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不过是绣花枕头一个。”宋青书语音刚落,便不顾他繁复的拳法,一拳攻其必救,拳掌相接,陈家洛只觉手臂欲裂,闷哼一声,倒退数十步,本来还想卷土重来,却惊骇的发型双臂已经被对方给震脱臼了。

    如果要在金庸十四本小说里面选出一个自己最讨厌的男主角,恐怕非陈家洛莫属了。宋青书虽然极为讨厌段誉,但也只是讨厌他身为天生狗屎运好而已,但是段誉为人温润如玉,心地善良,怎么也算得上一个谦谦君子,宋青书在这方面还是挺认同他的。陈家洛就不同了,当上红花会总舵主并不是他多么有本事,也不过只是因为身份特殊而已。若仅仅是这样,当然没什么,可惜最后居然被乾隆花言巧语哄骗得连深爱着自己的香香公主也拱手送上,简直是岂有此理。男人的大业,要么就凭自己的本事,要么凭自己的计谋,用女人用**来换算什么?关键是啥都没换回来,还白白牺牲了她的性命。想到这些,宋青书对他出手自然毫不留情。

    转眼之间,七大高手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天虹、天镜、于万亭三人而已,别说红花会众人看傻了眼,朱媺娖和夏青青同样看傻了眼,心中纷纷猜测不已:他这究竟是什么武功……

    天虹、天镜武学修为毕竟高上那么一层,于万亭也天性谨慎,从不贪功冒进,因此三人在宋青书拳剑夹攻的情况下,依然能够撑住不倒,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三人败局已定,分出胜负只是迟早的事情。

    宋青书却是暗皱眉头,这三人武功明显都是名门正宗,根基极为扎实,招式之间威力虽然不大,但是破绽也极少,自己要想胜他们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此时深陷险境,在几人身上浪费太多功力,实属不智啊。

    正在宋青书犹豫不觉得时候,一旁的树丛中突然蹿出一个黑衣鬼面人往他背后击去,身形极快,手掌中夹杂风雷之音,一看武功便高出场中众人一大截。

    一旁的夏青青大惊失色,可惜离得太远,救援不及,仓促之间只好从衣袖中滑出一枚金蛇锥往黑影射去,可是自己也清楚根本毫无威胁。

    不同于夏青青,朱媺娖却能更直观的判断出鬼面人的武功,她可是见过张无忌出手的,在她看来,鬼面人的武功好像不在张无忌之下。朱媺娖清楚虽然宋青书表现出来的武功神奇,但是若是放任这样一个超级大高手偷袭过去,恐怕也是凶多吉少。虽然脑中想了这么多,但在众人看来也不过一瞬间的事情,朱媺娖连剑都来不及拔出来,便硬着头皮冲了上去,挡在鬼面人和宋青书两人之间。

    可惜鬼面人志在必得的一击何等威势,朱媺娖只是稍微招架一下便被他一掌击在胸前,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往后倒去。

    宋青书阴沉着脸,一拳一掌一腿避开了围攻自己的三人,纵身一跃将坠落的朱媺娖抱在怀中,另一只手控制木剑往鬼面人激射而去。

    鬼面人眼神一凝,急忙后撤,片刻过后,便已经出现在了房屋顶上,看着肩上的伤口,沉声说道:“好剑法。”正准备继续再战,突然城东那边传来一阵烟花暗号,鬼面人一愣:自己留耶律齐和耶律南仙监视神龙教动静,莫非神龙教出事了?整个神龙教死完了都没关系,但是有一个人却死不得,那是自己家族的希望……回过头来不甘心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宋少侠剑法如神,下次有机会老夫再来领教。”说完便往烟花发生之地赶了过去。

    宋青书看着怀中气若游丝的佳人,脸色阴晴不定。

    “准备放箭。”随着一阵整齐的步伐声音响起,一对弓箭手从大门口涌了进来,纷纷张开弓对着宋青书二人,只要王爷一声令下,立马将他们射成蜂窝。

    夏青青看得心中一惊,连忙举起金蛇剑往宋青书攻过去:“贼子受死!”

    经过宋青书身边的时候,对着愕然看着自己的男人低声说道:“挟持我当人质,护送你们出王府。”

    宋青书顿时会意,在夏青青故意配合执行,一招便制服了她,将金蛇剑架在她脖子之上,挡在两人身前,看着弘历说道:“王爷若是舍得让你的爱妃也被射成马蜂窝,不妨就下令放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