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三十五章 劳燕分飞

    弘历脸色阴沉,看几人刚才谈笑风生的样子,夏青青明显是认得对方的,在这个时候故意冲过去,恐怕为了救宋青书的成分居多。弘历心中纠结不已,一方面他的确想趁宋青书成长起来之前将他扼杀在摇篮之中,今天见识了他神乎其技的武功过后,更是坚定这个想法;可是夏青青勾勒的计划非常吸引他,他又急需要夏青青的帮助,夏青青既然选择这种掩人耳目的方法救宋青书,便代表着她也不想彻底和自己撕破……

    弘历数次开口,最终还是没将放箭两个字说出来,双方正在坚持的时候,一个亲兵突然跑到他耳边窃窃私语几句。

    听清楚过后,弘历顿时脸色大变,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盯着宋青书:“福康安的死是不是与你有关?”

    “福康安死了么?”宋青书一愣,苦笑道,“王爷,你未免也太高估我的能力了,下官对世子的过世深表哀悼……”

    弘历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仿佛在分辨他说的是真是假。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弘历大怒:“何人在此喧哗!”

    “父王,救我!”这时一个惊恐的声音传来,众人扭头望去,只见一队御前侍卫正用刀架着一个年轻贵公子往这边走来,王府中人已经认出了他是弘历另外一个儿子永炎。

    “好胆!”弘历身边的高手鹰爪铁钩白振一个大鹏展翅冲了过去,想趁他们立足未稳,出其不意地将永炎救回来。

    突然两声娇叱响起,白振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惊出一身冷汗,险之又险地躲过了那一刀一剑,回过神来看去,只见一个美丽少女手持长剑,一个妩媚少妇手持双刀,将永炎牢牢护在身后。

    “骆冰,你怎么帮鞑子狗官?”看清少妇的模样,文泰来又惊又怒。

    “你现在还不是在当王府的狗腿?”少女冷笑道,正是李沅芷。

    “糊涂!我们有非得这样做的理由,骆冰你又不是不知道。”见文泰来语塞过后,于万亭沉声说道。

    “包括杀了十四弟么?”骆冰冷冷回答道。

    “十四弟死了?”红花会众人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纷纷交头接耳。

    “就是被这个老混蛋杀了的。”李沅芷双眼噙着泪水,恶狠狠指着于万亭。

    于万亭心中一惊,连忙说道:“不错,余鱼同他一直觊觎大嫂,我念在他年轻也就放过他了,可是这次大家都同意派骆冰去执行任务,就他一个人因为一己私心,极力阻挠,还私下威胁我要是不停止骆冰的任务,他便会向宋青书通风报信,我无奈之下只好忍痛处决了这个不忠不义之人。”

    李沅芷气得浑身发抖,“好一个正义凛然,明明是你自己……”

    骆冰一下子拉住了她的手,见她疑惑的看着自己,坚定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你看看如今这个形势,若是你将那个大秘密说出来,弘历必定会杀人灭口,在场所有人都要死。宋青书是因为我们的请求才被卷进来的,你忍心看着他就这样饮恨当场?”

    李沅芷神情急剧变化,最后狠狠地呸了于万亭一口:“无耻!”说完便转过身去,沉默不语。

    “骆冰,十四弟的死我也很难过,可是就因为这样,你便要背叛红花会,帮着宋青书么?”文泰来痛心地问道。

    “四哥,于万亭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至于个中缘由,我这个时候不方便说。你要是相信我,便同我们一起杀过去,事后我会将真相解释给你听。”骆冰看着丈夫,柔声说道。

    “你什么都不说,让我怎么相信你!”文泰来怒道。

    “泰来,这个女人不值得你珍惜。身为大嫂,不知以身作则,却有意无意间引诱余鱼同,和他之间不清不楚。现在看样子似乎又和宋青书有了一腿,你看她眉宇间浓浓的春意,恐怕早已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们年纪本来相差得比较大,看来骆冰更喜欢年轻英俊的小白脸啊。”于万亭冷笑道。

    “真的是这样么?”文泰来痛苦地看着骆冰。

    骆冰数次开口想解释,但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于万亭虽然是刻意污蔑,但有些事的确被他猜对了,幽幽一叹:“四哥,我是你妻子,你不相信我,却相信一个外人说的话。”上次皇宫之事埋下的裂痕越来越大,骆冰的心也越来越冷。

    “谁说你是他的妻子?”宋青书的声音传来,“文四哥,没记错的话,上次你在皇宫之中已经把骆冰卖给我了吧?”

    听到他提到这个骆冰脸色一白,文泰来更是大怒:“上次不过是你用了卑鄙的手段。”

    “不管什么,你将她卖给我的事情是个事实,所以严格说起来,她是我的女人,与你再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冰儿,过来我这边。”

    骆冰此刻心中乱成一团,脑中一片空白,感受到宋青书话中不可置疑的语气,下意识往他那边走去,张康年等人见状也挟持着永炎跟她一起挪了过去。

    “你又招惹别人的妻子。”夏青青嘴唇微动,声音中听不出来喜怒的情绪。

    “你还招惹其他男人呢。”对于夏青青的选择,宋青书一直心中有根刺,忍不住反驳了她一句。

    夏青青欲言又止,心中气苦无比,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开口和他说自己只是假装王妃的身份,依然守身如玉吧。

    “你们打情骂俏可不可以分一下场合,我都快死了。”突然宋青书怀中传来一阵虚弱无比的声音。

    “九姑娘,你不要担心,我现在用真气护着你的生机,暂时还没事。”宋青书低头看着话中佳人苍白的脸庞,柔声说道。

    “正是这样我才担心。”被对方抱着怀中,鼻尖闻到的都是他身上的男人气息,朱媺娖苍白的脸色浮起一丝浅浅的嫣红,“如今大敌当前,你将真气浪费在我身上,实在是不明智。”

    “能救得一人性命,浪费点真气又算什么,更何况是你。”宋青书淡淡说道。

    听到他的话,夏青青心中一黯,感觉阿九似乎比自己更接近宋青书,不过想到自己报仇的大计,很快便将这一丝情绪压了下来。

    经过这段时间,李沅芷骆冰一行人已经来到宋青书身边,警惕地跟王府的人马对峙起来。

    “宋大人这是何意?”听够了他们的争风吃醋,弘历冷哼一声,看着落入敌手的儿子,心中极为愤怒。若是之前倒也罢了,反正有个福康安,永炎的生死也不太被他放在心上。可是如今最有本事的福康安已死,剩下的诸子中,唯有永炎还算个人才,其他几子,都不堪大用,弘历志在天下,自然需要一个有才干能帮到自己的儿子,因此他现在才不得不投鼠忌器。

    “王爷误会了,我不过是奉皇上旨意,带世子参加西夏招亲。宝亲王接旨……特封永炎为嘉庆郡王,代表大清参加西夏招亲,望永炎尽心尽力,不堕我大清国威……”宋青书庆幸不已,幸好之前总觉得这道圣旨大有利用价值,便没有提前公布,一直留在现在派上了大用场。

    “宋大人,假传圣旨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本来弘历权衡利弊,考虑到夏青青带来的利益,已经有意放宋青书一马,只是损兵折将,就这样放任他扬长而去有些拉不下面子,有了这道圣旨,弘历自然不用担心永炎的安全,而且还有了一个台阶下。只是他总觉得这个圣旨出现得也太巧合了一些,难免心生怀疑。

    “王爷说笑了,就是借我一个胆我也不敢假传圣旨啊。王爷派人到京城打听打听,一问便知招亲一事。”宋青书答道。

    “你是不是一早便得知我福儿会死,所以才这么巧抓了永炎。”弘历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

    宋青书心中一惊,连忙说道:“世子之事,与下官绝无关联。”之所以抓永炎,也是宋青书不得已而为之。福康安身边高手众多,宋青书想抓也抓不到。永炎就不同,并没有住在王府之中,想抓他相对容易了很多,而且弘历也颇为喜爱他。本来在宋青书的计划中,自己和阿九救了夏青青悄无声息便离开王府了,以永炎为人质,只是宋青书防止如今这种图穷匕见的场景所做的最后一道保险而已。

    “最好不要!”弘历哼了一声,“不然本王上天入地,也要杀了你。”说完转身对手下挥挥手,“让出一条路,放他们离开。”

    “王爷!”文泰来又惊又怒,场中要说最不愿意看见宋青书离去的,他绝对算其中之一。

    “你是王爷还是我是王爷?”弘历瞪了他一眼,文泰来下意识退后了半步。

    “泰来,来日方长,这个仇我们以后再报。”于万亭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还有无尘道长的仇。”陈家洛双眼中充满怒火。

    对于刚才杀了无尘道人,宋青书心中其实也有些歉意,不过当初对方七个高手夹击自己,形势危急,自己只能一开始便下重手将其各个击破,若是一时心软,伤而不杀,一直僵持下去,自己恐怕会饮恨当场,因此他虽然心中抱歉却绝不后悔,若是再来一次,他依然还是会杀的。

    “冰儿,你真的要跟他走么?”文泰来知道自己已经无力阻止宋青书的离去,只好尽着最后的努力,希望至少能挽回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