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三十六章 皇后之争

    ??骆冰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宋青书走了,她心中不停告诉自己:留在文泰来身边于万亭一定会找机会杀人灭口,说不定还会危害丈夫的安全,还不如呆在宋青书身边,再想办法拆穿于万亭的真实身份……至于她心中是不是下意识不知道怎么面对丈夫,那就不得而知了。

    ??看着宋青书一行人出了盛京城门,弘历沉声说道:“现在该将王妃放了吧?”

    ??宋青书正欲拒绝,夏青青却悄悄对他说道:“放我回去,不然我会恨你一辈子。”声音中充满坚决。

    ??眉头一皱,宋青书正要强行带她走,夏青青仿佛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连忙快速说道:“我和他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我…不会让其他男人近我身子的。”

    ??宋青书一愣,心中顿时生出一阵狂喜,夏青青却趁机从他手中挣脱,慢悠悠往弘历那边走去,在外人看来,就像宋青书答应了宝亲王的条件,遵守承诺放了他的侧福晋,只有宋青书怀中的朱媺娖听清楚了一切,心中一片茫然:青青,你们都亲密到这个地步了么?

    ??夏青青回到弘历一方阵营中,便低下头来沉默不语,于万亭看着她冷哼了一声,连忙来到弘历身边,望着渐渐远去的宋青书一行,焦急地说道:“弘……王爷,如此一来,不是将永炎送给康熙作人质么?”

    ??弘历摇了摇头:“无妨,只要康熙不准备跟我撕破脸皮,自然会遵照约定送他到西夏招亲,如果到时候真的成了西夏驸马,我们就多了一个强援,康熙也不敢轻易动他。就算做不成驸马,回来的路上我还可以派高手将他劫回来。”弘历声音突然低沉起来,看着手中的圣旨,恨声说道,“本来这个荣耀是应该福儿去完成的,好一个神龙教,本王一定让你们岛上寸草不留。”

    于万亭目光落到圣旨之上,上面分明写着封福康安为嘉勇郡王,派他代表大清参加西夏招亲的。

    城东十里之外的郊区,苏荃一掌拍开鬼面人的手,恨声说道:“我不用你救!”

    “不用我救?”鬼面人冷笑一声,“如果不是我的出现,你早就被王府那群高手带回去给弘历,弘历最疼爱的儿子死在神龙教的手中,你可以想象你接下来将受到何种屈辱。”

    见苏荃闻言沉默不语,鬼面人叹了一口气:“你还这么恨爹么?”若是耶律南仙和耶律齐在边上,一定要惊呼出声,辽国最神秘机构大惕隐司的首领居然是神龙教教主夫人的爹。

    “当年你狠心抛弃我娘,导致她郁郁而终,我便发誓永远不会原谅你。”苏荃此时的形象不再是那个烟视媚行的教主夫人,而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孤独少女。

    “我是有苦衷的,我是契丹人,你娘是汉人,本来为了你娘,我已经答应和她一起做汉人,连名字也改成了汉名苏隐,正想和她白头偕老。结果没想到后来宋朝背信弃义,不顾宋辽百年来的兄弟之盟,和金国联合攻打我大辽,导致我大辽差点亡国。我自然不能放任不管,只好抛下你们母女回到国内帮先帝抵挡金国铁骑……呵呵,说起来也可笑,宋国为了区区一个燕云十六州,便起了贪念背信弃义,结果不仅没有捞到好处,还弄得自己国破家亡,丢了中原更多土地不说,连那两个狗皇帝也被金国俘虏到了国内,同时被俘的皇妃公主更是不计其数,受尽金狗的污辱,简直是大快人心。”鬼面人越说越兴奋,最后放声大笑起来。

    “你说的这些国家大事我不懂,我只知道你回到辽国去后,又重新娶了夫人,我娘本来还对你抱着一丝幻想,正是听到这个消息过后,才一病不起。”苏荃说着说着,眼圈便红了。

    “那时辽国到了最危机时刻,可是贵族间仍然勾心斗角,我娶那个女人不过是政治联姻而已。”鬼面人解释道,见苏荃仍然无动于衷,知道不能再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连忙话锋一转,“等辽国局势稳定过后,我派人四处查找你们母女的消息,结果才知道你娘已经过世多年,你也不知所终。后来多番打探,我终于知道你被神龙教洪安通抢去做了教主夫人。哼,那个糟老头子,何德何能能娶我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若不是知道他因为练功无法人道,娶你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我早就杀了他了。”

    “神龙教能让满清视为眼中钉却毫无办法,自然有其过人的地方,想杀洪安通,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苏荃语气冰冷,淡淡地反驳道。

    “洪安通武功虽然还可以,但还不被我放在眼里,单打独斗,不出五十招,我必能取其性命。”鬼面人傲然说道。

    “懒得听你吹嘘,如果没事我先走了。”这会儿功夫,苏荃已经调顺了体内真气。

    “还回神龙教那种弹丸之地做什么,”鬼面人喊住她,快速说道,“如今大辽皇后甄定徽是个汉人,朝中贵族早生不满,皇上他也顶不住各方面的压力,起了换皇后的心思,而大辽立国两百余年,皇后大部分都在萧氏一族产生,如今萧氏三个家族的女儿,都有可能问鼎皇后的位置。我们家族本来派的是我女儿……也就是你妹妹,她虽然貌美多才,精通音律,但我却认为你是更合适的人选。”

    “为什么,就因为我有一身迷死人不偿命的媚功么?”苏荃面无表情,脚步毫不停留,“可是你觉得我会帮你么?”

    看着苏荃的背影消失在远处,鬼面人双手松了又紧,紧了又送,最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苏大人,就这样放她离开么?”耶律齐耶律南仙来到鬼面人身旁,心中完全无法理解他为何会就这么容易将这么一条大鱼放走。

    “我自有安排,你们不必多问。”苏隐的声音通过面具传出来,显得又沉又闷,“这次盛京之行虽然没有完成既定目的,但是福康安已死,弘历剩下来的精力恐怕主要是对付神龙教。至于康熙那边,也因为宋青书今天硬闯王府,和弘历的关系降至冰点……这个结果勉勉强强也算可以接受了,我们先回上京吧。”

    “你们一定要死死看着永炎,宝亲王那边很可能派出高手前来相救。要知道永炎现在可是我们的护身符,若是他被救走了,我们恐怕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辽东。”离开盛京没多久,天色便黑了下来,宋青书顾忌着朱媺娖的伤势,便下令安营扎寨。

    “宋大人,我们现在可是钦差队伍,宝亲王他杀了我们,岂不是公然造反?”张康年疑惑地问道。

    宋青书冷笑一声:“他将我们杀了过后,一道奏折送到燕京,随便报个我们死于某伙山贼之手,皇上没证据,还不是只有忍下来,顶多将他罚俸降职处理。”

    赵齐贤擦了一把冷汗:“还是大人看得透彻,放心吧,我们一定眼睛都不眨一下看着永炎的。”

    宋青书点了点头,便向自己营帐走去,刚撩开门帘,李沅芷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宋大哥,已经喂朱姑娘吃了雪参玉蟾丸,可是她的气息越来越弱。”

    骆冰江湖经验比她丰富一些,一早便从朱媺娖的脉搏中查探出她的伤势,看到宋青书,也悄悄地摇了摇头,示意回天乏术。

    “你们不必在白费力气,我自己的伤势我自己很清楚……你们都出去吧,临死之前我想一个人静静。”朱媺娖躺在床上,声音格外平静。

    “骆姐姐,沅芷妹妹,我有话要和九姑娘说,你们到门口帮我守着吧,没有我的召唤,不许任何人进来。”看着好像随时都要随风而去的朱媺娖,宋青书沉声说道。

    骆冰和李沅芷对视一眼,悄悄退了出去,留两人安静地呆在营帐里。

    “宋公子,我真的想一个人呆一会儿。”见宋青书仍然呆在屋内,朱媺娖秀眉微蹙,那股娇弱无力的样子宋青书看着都心疼。

    “今天谢谢你救了我。”宋青书开口说道。

    “如果你死了,那种情况我也逃不出宝亲王府,救你就相当于救自己,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朱媺娖轻轻摇了摇头。

    “九姑娘,”宋青书喊了她一声,见她犹自明亮漆黑的眼睛看着自己,迟疑片刻,还是说道,“其实我有办法可以救你。”

    “真的?”朱媺娖眼神一亮,没有人愿意死,更何况她还有好多未了的心愿。

    “不知道九姑娘可曾听说过《神照经》?”见朱媺娖茫然的样子,宋青书继续说道,“我曾经经脉尽断,正是靠此功重续了我全身经脉,《神照经》同样具有起死回生之效,我曾经用它成功救过一个生命垂危的朋友,她当时所受的伤,比姑娘只重不轻。”

    “世间居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法?”朱媺娖露出一副惊奇的表情。

    “九姑娘可别高兴太早,用此功救人,有一个难点。”宋青书苦笑道。

    “什么难点?”朱媺娖睁大着眼睛看着他。

    ??

    ??

    ??

    下周首页大封推,应编辑要求,先存点稿等那两天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