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三十七章 谁占便宜了

    “运功时必须脱光受伤者全身衣服,不然隔着衣物真气传导不畅,稍有不慎,便功亏一篑。”宋青书神情颇为古怪。

    朱媺娖一双美眸静静地盯着他,仿佛想看出他此时心中的想法,过了良久,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有点后悔救你了。”

    宋青书对她抱以歉意的眼神,静静地等着下文。

    果然没过多久,朱媺娖略带羞涩地说道:“那你等会儿把眼睛蒙起来。”她还有太多的事没做,还有太多未完的心愿,虽然有着少女本能的羞涩,但是皇族的风范还是让她很快调整好心情,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可是蒙上眼睛也没用啊。”宋青书摇了摇头。

    “你不愿意蒙眼睛?”朱媺娖脸色微变。

    “不是,”宋青书苦笑道,“我是说我现在已经不会神照经了,上次被张无忌打下悬崖,导致体内阴阳失调,不得不重新练另外一种内功,已经将体内的神照真气洗掉了。”

    朱媺娖只觉得胸口一窒,嘴角忍不出渗出一丝血迹,恨恨地看着他:“你故意逗我么?”

    “其实也不是,只是让你有个慢慢适应的过程,免得你听到真正救你的办法会翻脸。”宋青书答道。

    “真正的方法,是什么?”朱媺娖好奇地看着他。

    “我重新修炼那种功法的名称叫《欢喜禅功》,以九姑娘的见识,想必知道它的来历。”宋青书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门功夫说出来太丢人,更遑论在一个女人面前说出来。

    “欢喜禅?”朱媺娖果然色变,“那个采补的下流武功?”

    “纠正一下,《欢喜禅》的实质是一门双修武功,而不是采补的武功,至于下流不下流,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反正我觉得挺不错的。”说着说着宋青书就傻笑起来。

    “你和我说这个做什么?”朱媺娖偏过头去,不想再听他继续说下去。

    “欢喜禅功极为神奇,练了这门武功后,新生的欢喜真气居然将我体内之前的九阴真气和神照真气全部吞噬,因此也有了两种武功的特性,自然也有神照经起身回生的功效,只是不能像神照经那样通过体外运功疗伤了。”宋青书答道。

    “那要怎么疗伤?”朱媺娖心中已经猜到了几分,依然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双修,”宋青书脸色有些尴尬,“只有通过双修我才能将欢喜真气注入你体内,彻底修复你所受的内伤。”

    朱媺娖并没有预料之中那样勃然色变,而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故意想占我便宜?”

    宋青书正色道:“九姑娘你出身皇族,想必清楚以我现在的身份,根本不缺女人。我若是对九姑娘有意,自然会正大光明追求你,还不至于耍这么下作的手段,更何况你不仅是我的朋友,还数次救过我。”

    听完了他的话,朱媺娖幽幽一叹:“你让我先想想吧。”

    “九姑娘,你如今的伤势已经拖不得了,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了。”宋青书并没有说谎,他能察觉到朱媺娖气息越来越弱。

    “事关女儿家的名节,你让我怎么快得起来。”朱媺娖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闻言宋青书也不再催促他,为了不影响她,静静地盘坐到地上闭目打坐起来。

    过了差不多一炷香时间,朱媺娖的声音传来:“你……你救我吧。”

    宋青书睁开眼睛,朱媺娖本来有些坚定的眼神开始躲闪起来,白皙的肌肤上也染上了一层嫣红。

    看着床上静静躺着的佳人,宋青书暗叹一声,如果有选择,自己也不想这么快推倒她,两人之间的感情还很淡薄,今天自己这样做,难免有趁人之危的嫌疑。

    “九姑娘,你身上的衣服是自己脱还是我帮你?”朱媺娖听到宋青书的问话,心中恨不得一拳揍到他脸上,没好气地回道:“随便你!”

    “那还是我来吧。”宋青书坐到床边,似乎是感觉到自己伸出的手正慢慢往她脖颈处的衣襟靠近,朱媺娖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忍不住微微颤抖。

    “等等!”当宋青书的手指将将触摸到她领口的时候,朱媺娖突然睁开眼睛。

    “嗯?”宋青书还以为她临时反悔了,暗叹一声可惜,不过她如果不同意,自己也不可能强行要救她。

    “把我的眼睛蒙上。”朱媺娖开口说的话让宋青书一愣。

    “为什么?”宋青书下意识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朱媺娖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那好吧。”宋青书眼神四处瞟了一下,最终落到了她腰间的丝带上面。质地柔软,宽度也恰好合适,便伸出手去牵住了上面蝴蝶结的线头。

    伸过去的手被朱媺娖下意识地挡住了,宋青书明白她依然有些挣扎,只好帮她下定决心,将她的手拨到一边,宋青书轻轻一扯,便将她的腰带解了下来。

    朱媺娖浑身一僵,看着离自己双眼越来越近的丝带,叹了一口气,终于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因为失去了腰带的束缚,朱媺娖身上的衣裙犹如荷花一样,有渐渐绽开的趋势,宋青书将手伸到了她衣领之中,触摸到那幼滑的肌肤,明显感觉对方身子一颤。

    不过到了这种地步,宋青书已经不打算做柳下惠了,手掌慢慢地在她圆润的肩头与精致的锁骨之间移动,朱媺娖呼吸越来越急促,胸脯不断起伏的样子虽然极为诱人,但宋青书担心她伤势加剧,连忙将几道欢喜真气输入她体内,朱媺娖的身子果然慢慢软了下来。

    搂着她的后颈,宋青书小心地将朱媺娖扶了起来,虽然被丝巾遮住了眼睛,但是清丽之色不损分毫,琼鼻樱唇,脸上无一瑕疵,宋青书脑海中回顾之前碰到的那么多女人,长得最精致地恐怕非朱媺娖莫属了。

    “你好香。”朱媺娖皱了皱琼鼻,诧异.地说道。

    看着她微微张翕的纤唇上闪耀着的湿润光泽,宋青书只觉得喉头一干,不顾一切地吻了过去。

    “唔唔……”朱媺娖猝不及防之下,牙关全线失守,被他长驱而入,刚开始下意识反抗了一下,但很快想到这终究是自己选择,再加上那迷醉沁脾的香气,朱媺娖精神一阵恍惚,由刚开始的躲闪到最后试探着回应起来。

    担心她伤势有变,宋青书决定尽快救她。所以一开始便催动十成欢喜真气,那股刺激女人的气息自然也愈发浓郁,朱媺娖的身子也越来越软,听到她鼻腔传来的甜腻的哼声,宋青书知道时机差不多了。

    双手往下一滑,便分开了她身上的衣衫,露出犹如刚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白嫩的娇躯,宋青书看得瞳孔一缩,颤巍巍地将嘴唇凑了过去。

    感受到身上男人的动作,朱媺娖心中泛起了丝丝异样的感觉,羞涩之余暗中庆幸幸好蒙住了双眼,不然这种情况太难堪了。

    不知过了多久,朱媺娖觉得身前一股大力传来,下意识往床上倒去,还没反应过来,一具沉重坚硬的身体便压了上来。

    虽然并未经验,但女人的天性让朱媺娖知道到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步,身体变得极为紧张。

    不过男人的手段显然极为高明,经过他大手的触摸,没过多久朱媺娖便觉得自己的身子已经做好了接纳一切的准备,当那刻骨铭心的刺痛感传来的时候,朱媺娖口中喃喃念道:“袁大哥……”

    朱媺娖让宋青书蒙上自己双眼,虽然很大程度是因为羞涩,但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理由,她并不愿意将清白之身交给一个相对陌生的男人,只好靠蒙着双眼,将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幻想成昔日的恋人。

    脑中的幻想经过鼻尖那股异香彻底放大,到了后来朱媺娖已经分不清真实与虚幻,一开始死死抓着床单的双手也放松下来,不知不觉缠绕上了男人的腰背,甚至有意无意地扭动着身子迎合着男人的动作,嘴里也发出了如泣如诉的甜美之音……

    当朱媺娖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绑在眼前的丝带已经被解开,自己正以一个羞人的姿势被宋青书抱在怀中,更难堪的是两人甚至依然结合在一起。

    稍微扭动一下,朱媺娖便清楚地感觉到了宋青书进入自己身体里那部分的形状,那种羞人的感觉让她下意识想挣脱开来,耳边却传来对方的声音:“别动,我现在正以欢喜禅宗明王明妃交合的姿势治疗你的内伤,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不要功亏一篑。”

    跟宋青书对视了一眼,朱媺娖顿时羞红了脸,连忙将头紧贴在他胸膛之上,不愿再抬头。

    不知过了多久,朱媺娖突然间感到体内澎湃的真气远胜从前,不由得抬头惊异.地问道:“为什么我的内力……”

    宋青书淡淡一笑:“欢喜禅法的确大多数时候是以采补为主,只是远没世人想得那么邪恶。你伤势太重,为了救你,我不得不动用另一种双修的法门。双修本来是道侣间共享修为的一种手段,往往两人修为相当才能达到最大的效果。很可惜的是,你的内力远远不如我,最终的结果便是你分去了我一半的内力。真算起来,其实是你采补了我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