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三十八章 窟窿

    ?朱媺娖听得又羞又怒:“谁稀罕你的内力。/ ”说完过后,也觉得语气有些过分,接着说道:“之前你为什么不说清楚?”

    ?“一来么,担心你听到过后,不愿意欠下我这么大人情,就放弃治疗,二来么,”宋青书故意顿了一顿,“现在说更能让你感动啊。”

    ?“感动你个大头鬼,”朱媺娖觉得有些窘迫,“再说了,我哪欠你什么人情,虽然得到你一半功力,但是你也得到了人家的……”说着说着朱媺娖脸上浮起一丝异样的红晕,不知道是极乐之后的余韵,还是现在心中羞极,反正再也不肯说下去。

    ?“得到你什么?”宋青书故意凑到她耳旁,忍不住舔了眼前精致的耳珠一口。

    ?朱媺娖身子一颤,突然想到反正该做的都做了,也不差这点,刚升起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只是心中空荡荡的,一片茫然。

    ?“我不想这种情况下还和你说话。”联系到两人此时的姿势,自己的身体明明还能感觉到对方炙热的温度,他却故意找自己说话。看着宋青书脸上坏坏的笑意,朱媺娖不由得恨得牙痒痒,好不容易才压下了一口咬到他肩头的冲动。

    ?“既然你不说,那就我说了,”宋青书故意扭了扭腰,朱媺娖娇躯顿时一颤,再也无法直立,整个身子都瘫软到了自己怀里,伸出手指顺着她光滑幼嫩的背肌慢慢往下滑动,露出一丝享受的表情,“能得到九公主的红丸,宋某实在是上辈子修来的浮起。”

    ?朱媺娖娇躯之上渗出了一丝密密麻麻的细汗,每一寸肌肤都火热无比,听到宋青书的话,她心中却冰凉一片,沉声说道:“没想到你还是完成了任务。”

    ?“什么任务?”宋青书一愣,很快反应过来,顿时笑了起来,“你说那个坏你贞洁的任务啊?”

    ?“不是么,我还是大意了。”朱媺娖低下头,沉默起来。

    ?“你不提我根本都忘了这件事了。”宋青书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处,“我们此刻亲密无间,加上真气相连,现在连心跳都是一致的,你应该分得清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朱媺娖之前只在道家典籍上听过双修一说,却从没想过居然能亲自体验一把。感觉到宋青书那均匀有力的心跳,朱媺娖居然升出一种血脉相连的亲近感觉。“好吧,我相信你说的话……不过我们这样还要多久?”身体传来的感觉让她已经很难掩饰住声音中的颤抖。

    ?“刚才跟你说话的时候其实已经好了,只是我舍不得离开你的身体。”宋青书迟疑片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你!”朱媺娖立马拼命挣扎起来,但很快又被宋青书牢牢抱住。

    ?

    ?“阿九,我知道经过这次的事情,你最有可能的选择便是飘然离去,我说不定会永远失去你。在你离去之前,给我们两人留下一段甜蜜的回忆,好不好。”宋青书只觉得怀中佳人太过娇嫩,生怕一使劲便捏烂了,可是不紧紧抱着她,又怕她就此消失不见。

    ?朱媺娖心中的确是那样想的,留下来不知如何面对,何不一走了之?感受到宋青书嘴中呼出来的热气,想到他终究为了救自己损失了一半内力,心中一软,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谁说只有男人才有欲.望?哪怕平日里再不食烟火的仙子,在这种肢体相缠的情况下,也很难做到灵台清明,终究抵不过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男子的软语相求。

    ?感觉到朱媺娖双臂缠绕到自己脖子后面,身子也变得越来越软,一副任君采撷足够的样子,宋青书大喜过望,整个人连忙压了过去。

    ?……

    ?“好了,我要走了。”不知过了多久,房中一个慵懒的女声渐渐响起。

    ?“最后一次。”男人的声音中充满着无赖的意味。

    ?“你都说了几次最后一次了。”从声音中便能感受到女人此时心中的羞怒。

    ?“这次真不骗你,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那人赌咒发誓道。

    ?“……”良久沉默过后,女人幽幽一叹,“好吧。”

    ?……

    ?“你们这是什么眼神?”看着眼前两女盯着自己的古怪表情,宋青书不由得郁闷道。

    ?“宋大哥,没想到你骗女孩子的时候,脸皮原来这么厚。”当朱媺娖从营帐里出来的时候,脸颊晕红,一双星眸水汪汪的饱含春情,看见骆冰和李沅芷的时候,羞得连招呼也不打一个,仿佛逃跑一般消失在远处。李沅芷就算再纯洁,也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更何况刚才两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到了外面。

    ?骆冰自然清楚宋青书的手段,不知道为何,看着那个仙女儿一般的女人居然也和他……心中止不住地难受。

    ?被一个二八少女当面打趣,宋青书也不由得有些尴尬,底气不足地说道:“你们别乱想,刚才我只是在救她。”

    ?“你这救人的方式有点……别致,”李沅芷想了半天,也没想好用什么词来形容,只好胡乱将就一下,“宋大哥,看到你这取人贞操于无形的手段,我真不敢和你呆在一起了。”

    ?宋青书眉头一皱:“这种粗俗的俚语你是从哪儿学的?”

    ?“之前在四方馆碰到姓张的和姓赵的侍卫聊天,无意间听到的。”李沅芷脸色一红,下意识吐了吐舌头,“宋大哥,经过这次盛京的事情……我只想回家看看我爹和我娘,我离家这么久了,他们应该也想死我了吧。”李沅芷笑了笑,“离开宝亲王势力范围,我便直接回江南,不陪你去燕京了。对了,我也邀请了骆姐姐到我家去散散心。”

    ?“你回家就回家,拖着你骆姐姐干嘛?”宋青书狠狠瞪了她一眼。

    ?“于万亭那个老混蛋,害死了余大哥不说,还恶语中伤骆姐姐,害得他们夫妻失和。总要想办法解开这个误会,让文四哥认清于万亭的真面目。如果让骆姐姐跟着你一路同行,岂不是坐实了于万亭的谣言?到时候江湖上的人怎么看骆姐姐……还有你。”李沅芷说道。

    ?“可是文泰来已经将自己的妻子卖给我了,此时的骆冰可跟他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宋青书其实有些后悔当日一时兴起的所作所为,没料到文泰来会将事情捅出来,害得自己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你不会真想对骆姐姐做什么吧?”李沅芷吃惊地看着他。

    ?宋青书腹诽不已:该做的都做完了,你现在还来问这个问题……

    ?骆冰同样心中古怪,不过女人的天性让她下意识想瞒住李沅芷,连忙说道:“宋……大人,我身份特殊,留在你身边恐怕会遭人口舌,你烦恼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再徒增烦劳……而且我的确想一个去散散心,好好想一想以后的事情。”

    ?宋青书仔细地盯着她的眼睛,仿佛想猜出她真正的想法,心中也慢慢盘算起来:将骆冰留在身边,虽然能满足自己的**,可是回到燕京城后,行事起来诸多不便……

    ?“好吧,不过你们到江南过后,可别四处乱跑哦,说不定我什么时候想你们了,就会来找你们。”宋青书笑道。

    ?“放心吧,宋大哥你要是来江南玩,我肯定一尽地主之宜,好好招待你的。”李沅芷拍了拍自己并不那么丰满的胸脯,故作豪气地说道。

    “夜深了,你们先睡吧,我到外面去练会儿功。”宋青书从床上跳了下来,很快便消失在帐外。

    安营扎寨的时候,大内侍卫自然而然将两女安排着和宋青书住一起,不过宋青书之前与朱媺娖数次鏖战之后,已经没了那个心思。

    来到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上,宋青书一边修练体内欢喜真气,一边思索着,他这次损失一半内力救朱媺娖,目的倒也不是他嘴上说的那么纯洁。朱媺娖是因为救自己而受伤,自己理应回报,这只是其中一方面。另一方面,朱媺娖本身以及她明朝公主的身份,实在是大有可为,宋青书早就想将她拉入自己阵营中。这次得知她当了明教圣女,虽然她暂时和张无忌只是合作关系,但难保日后被张无忌真正收服,宋青书一直担心这一点,碰到今天这种先下手为强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至于损失一半内力,完全没被宋青书放在心上,再找一些女的重新练起来便是……

    看着眼前凌乱的床单,李沅芷苦着脸说道:“骆姐姐,这怎么睡啊?”

    骆冰也暗啐了一口,这床上还有刚才**的痕迹,宋青书走的时候也不知道收拾一下,“我们换条床单吧。”最后只好无奈地说道。

    “咦,这床单上怎么破了这么一大块洞?”两人收拾的时候,李沅芷突然惊叫起来。

    骆冰沿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床单中间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破洞,切口整齐无比,一看便是宝剑所为,身为过来人的她,很快便明白了过来,暗笑了几声,便催促道:“别管了,我们换好床单早点睡吧。”

    ……

    盛京城中,宝亲王府。

    弘历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双胞胎,脸色阴晴不定,福康安若不是因为救他们,也不至于丧命……

    “王爷,恕我直言,这两个孩子来历不明,只凭借那个女人一句话,究竟是不是世子的骨肉也很难说。”旁边一个心腹开口说道。

    手下的话正好戳中弘历心中的顾忌,看着襁褓中的两个婴儿,弘历心中一寒:若是测出来不是福儿的骨肉,我定让你们母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