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三十九章 康熙的棋子

    “可惜如今世子已经过世,不然我们可以用滴血验亲的方法。”另一人刚说完,周围传来一阵惋惜声。

    “无妨,我们爱新觉罗一脉血统奇特,对其他血液有很明显的排他性,非我皇室血脉,必不能相溶。端碗清水来,用本王的血试试。”若是于万亭在边上听到他的话肯定要心生怀疑,弘历明明不是皇族血统,而是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这样说?

    其实这是钱甄嬛的一个大秘密,当初于万亭无意间露出了让她献身雍亲王,她心中害怕,连忙说自己已经怀了他的骨肉,料想这样一来,于万亭便不舍得把她送给其他男人了,哪知道于万亭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欣喜若狂,用尽花言巧语骗她献身雍亲王。钱甄嬛彻底死心,只好按照他的计划进入了雍亲王府。

    钱甄嬛没料到雍亲王对自己一见钟情,不仅没有嫌弃她不是处子之身,反而更加疼爱自己。正所谓治愈一段感情的最好手段就是开始另一段感情,钱甄嬛的心态也慢慢起了变化,时间一长,便日久生情,自然而然怀上了雍亲王的骨肉,但是她担心于万亭对自己的孩子不利,于是将错就错骗于万亭说孩子是他的。一直到临死之前,钱甄嬛才悄悄告诉弘历真相,弘历本来就因为自己好好一个凤子龙孙,却有一个江湖上邋遢老人跑来说是自己父亲而不爽,听到真相顿时喜出望外。城府极深的弘历并没有将真相告诉于万亭,借此将红花会利用得团团转。

    很快便有手下端来两碗清水,在双胞胎婴儿哇哇的哭声当中,挤了两滴血在碗中。

    “王爷,您看……”手下将两只碗端到弘历面前。

    “你们先下去。”弘历挥了挥手,一众手下连忙退了出去,纷纷庆幸不已,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妙,如果是王爷的孙子还好说,如果不是,那么就是一个极大的丑闻,所不定王爷一怒之下便会杀人灭口。

    弘历面沉如水,拿起银针扎在自己手指之上,将血挤到碗中之时,手指居然有些颤抖,他极为喜欢福康安这个儿子,自然不愿意他绝后。

    看到碗中的情况,弘历的眉毛慢慢舒展开来,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来人,本王要到马姑娘那里去。”

    开门进来的一众手下,见到他的表情,哪还不明白,连忙跪下道喜:“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弘历的心情终于好了点,一路上颇有兴致地抱着两个孩子往马春花所住的院子走去。

    “拜见……王爷。”见到弘历,马春花也有些意外,本想开口喊公公,但想到王府中规矩应该和民间不一样,而且自己并不是福康安明媒正娶的妻子,连妾都还不是,一时间颇为尴尬。

    弘历见她眉宇间有股浓浓的悲伤之情,穿着一身雪白的孝服,娇怯怯地站在那里,简直是我见犹怜,不由开口说道:“马姑娘,希望你能理解,你身份特殊,所以不方便让你参加福儿的身后事。”

    原来王府中已经在举办福康安的葬礼,但是马春花还没来得及和福康安定上名分,弘历自然不好让她和福康安的世子妃,以及众多姬妾一起去哭灵。

    “妾身明白,只怨福薄。”马春花凄然一笑,看到弘历手中的双胞胎,顿时眼前一亮,连忙伸出手去接了过来,“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弘历将双胞胎送到马春花怀中的时候,手背无意间拂到了她因为奶水充盈而饱满的胸部,那种异样的触感让弘历有些尴尬,见马春花似乎并没有注意道,连忙说道:“马姑娘,本王好像闻到你身上有股酒气?”

    马春花双眼迷离地看了他一眼:“还望王爷恕罪,福康安走了,我连送他最后一程的资格都没有,心中有些难过,就借酒消愁了。”目光落到怀中婴儿的脸上,嘴角终于泛起一丝笑容,“要不是为了他们,我早就随福康安一起走了。”

    弘历见她脸颊泛起一圈酡红,神态也有些疯癫,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喊丫鬟过来将两个孩子送到奶妈那里去了,见马春花一副舍不得放手的样子,连忙说道:“你现在喝了酒,不适合奶孩子。”

    依依不舍地看着孩子被抱走,马春花叹了一口气:“请恕妾身斗胆,王爷可不可以陪我喝杯酒。”

    马春花虽然一身白衣,但是烛火照耀下的脸庞却如海棠一般娇艳,弘历看了几眼,心中泛起一阵异样的心思。按照他一开始的打算,本来是准备将马春花悄悄赐死,然后让那对双胞胎拜福康安的世子妃为母亲,如同当初雍亲王让自己母亲钱甄嬛拜入到钮钴禄氏一样,外人便不知道双胞胎体内还留着汉人的血脉。可是今天看到马春花的样子,弘历心中却有些不忍。

    “好吧,本王陪你。”不过弘历毕竟是枭雄之姿,很快就从负面情绪中恢复过来,想到反正过不了多久她便会被赐死,自己陪她一下又何妨。

    不过弘历素来谨慎,并没有喝马春花房中的酒,而是吩咐手下另外备了酒菜上来。

    “王爷,我知道守孝期间,我不应该喝酒,可是我实在不想保持清醒,一清醒便会想到福康安。”马春花说着说着便抽泣起来,弘历连忙安慰她。

    弘历默默地听着马春花述说着昔日与福康安相逢的场景,以及她心中对他深深的爱恋……就这样,一杯酒一杯酒下肚,马春花眼神越来越迷离,最后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马姑娘?”弘历喊了她几声,见对方并没有反应,不由得眉头一皱,他和儿媳妇一起喝酒本来就不太合礼法,更何况如今福康安刚死。弘历清楚若是喊人进来,估计没多久风言风语便会传遍整个王府,想来想去决定将马春花抱到床上,自己再悄然离去。

    弘历走过去刚将马春花横抱起来,对方嘤咛一声,似乎为了寻找一个更舒适的姿势,浑身扭动一下,便将脸紧紧贴在弘历胸膛之上。入手处温润饱满,对方那青春而富有弹性的身体让弘历难免有点心猿意马。

    刚将马春花放到床上,弘历正准备离去,却发现手被牢牢握住,愕然回头,见马春花一双眼睛饱含春水,水汪汪地看着自己,呢喃道:“福郎,不要走,陪陪我。”

    弘历一愣,他和福康安的确长得有七分相似,恐怕是马春花醉酒过后眼神不清认错了人,正想解释,一张火热的双唇便印了上来。

    弘历只觉得浑身一硬,脸上传来马春花呼出的热气,双手更是温香暖玉在怀,明知道儿媳妇认错了人,但就是舍不得推开他。

    “福郎,要我~”耳边响起了一丝婉转娇啼,不知不觉,马春花已经露出了青春活力的身体,弘历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心中一丝邪恶的念头再也抑制不住。

    “今晚过后,本王便将她杀了,这桩丑事便没人知道。”这是弘历翻身骑上去时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

    “哦~”马春花浑身一颤,如同八爪鱼一般将弘历紧紧抱住。

    对方的身体太酥软了,再加上想到她是自己儿媳的身份,跟平日里和姬妾们在一起的状态比起来,弘历觉得格外兴奋,仿佛又回到了十几二十岁那种对女人予取予夺的雄姿,大喜之下,动作越来越粗暴,毫不怜惜地在马春花身上驰骋起来。

    守在外面的丫鬟听到屋里不断传出来男人的嘶吼,女人的低吟,不由得面面相觑,脸都被吓白了,可又没人敢进去阻止。

    ……

    第二日清晨,弘历醒来的时候发现马春花正坐在一旁怔怔地看着自己,难免有些老脸发烧,正想说点什么,马春花却先开口了:“妾身酒后失德,还请王爷忘了昨晚之事。”

    昨夜一展雄姿,弘历醒来过后觉得通体舒泰,心情也格外地好,看到她知情识趣的样子,反而舍不得杀她了,迟疑片刻,说道:“马姑娘,你放心,昨日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见马春花默默点了点头,肩上的锦被不经意滑落了一丝,露出充满吻痕的脖颈,弘历怜惜地伸出手去摸了摸:“疼吗?”

    看到弘历伸过来的受,马春花下意识想躲,但不知为何,似乎犹豫了一下,当他的手触及自己肌肤之时,她身子不经意一颤,微不可闻地回答道:“不疼。”

    弘历露出一丝胜利者的笑容,很快起身穿好衣裳:“本王不便久留在此处,先走了,晚点再来看你。”

    马春花紧紧裹着被子,默然无语,看着弘历消失在门外,心中哀叹一声:皇上,我为了你,做出这么大牺牲,您又知不知道……

    “王爷,已经处理掉那几个丫鬟了。”

    听到侍卫的禀告,弘历挥了挥手让他下去,沉默良久,最终还是舍不得杀掉马春花,安排了一些心腹婆子丫鬟到马春花院子里服侍,没有他的吩咐,任何人不得出入。不知不觉又想到昨晚马春花那迷人的娇躯,弘历觉得身体某个部位又硬了。

    前几天被公司派到鸟不拉屎的郊区去了,忙得天昏日暗

    今天一更

    明天起恢复正常更新

    大封推是周日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