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四十章 做人不能忘本

    马春花,人如其名,美若春花,从小到大都是周围的焦点,深得父母的宠爱。只是很可惜,她父亲只是一个镖头,飞马镖局也许在当地小有名气,但是在江湖中连三流门派都算不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马春花总感觉自己是山窝里的凤凰,不愿意在那个小地方平平庸庸过一辈子,如果一直呆在那里顶多是个山鸡。后来她爹马行空又将她许配给了自己的徒弟徐铮,徐铮虽然心中十分爱她,但是为人粗鄙不堪,脾气暴躁易怒,想到日后嫁给这样一个男人,然后和他一起接过父亲手中的镖旗,走南闯北,让风霜以及操劳蚀刻掉自己的容颜以及昔日的梦想,马春花便不寒而栗。

    所以有一天她毅然决定离家出走,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她离开了镖局,踏上了未知的江湖。

    很快,她身上带着的钱用完了,再加上这样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走到哪儿都是是非的中心,终于有一次她被一群恶霸围了起来。马春花虽然有一身武功,但也只不过是一些粗浅功夫,加上女子力弱,很快就陷入了险境。

    听到周围男人的污言秽语,将她玩够了再卖到妓院去,马春花绝望了。正打算自我了断之际,突然出现了一个锦衣少年。他虽然看着文弱,但是手下那些人却如狼似虎,很快便将那群恶霸揍得屁滚尿流。

    “姑娘,你还好吧?”

    马春花现在都还记得当时自己跪坐在地上,那个锦衣公子伸手扶她起来的场景。

    听到她想游历江湖,锦衣公子笑了笑便邀请她同游。马春花心中清楚一个未出阁的女人应该拒绝陌生男子的邀请,但是他笑得太好看了,马春花不知不觉便点头同意了。

    锦衣公子剑眉星目,更难得的是身上有一种不可名状的贵气与威严,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马春花很快就身心沦陷了。

    一路行来,马春花发现当地的官员都很怕这个公子,直到某一次她无意间发现一个知府跪在他面前高呼万岁,她被吓傻了。

    要知道飞马镖局平日里面对一个知县都要点头哈腰,结果一个比知县不知道大多少倍的官却战战兢兢跪在自己意中人面前……锦衣公子也发现了她,无奈之下便透露了自己的身份,原来他是大清国的皇帝康熙。

    那一刻马春花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晚上服侍起他来更加柔情蜜意。可惜好景不长,这样在外面游玩了一月有余,康熙突然神色凝重地告诉她有急事要回京城了。

    马春花问他出了什么事情,康熙犹豫了一会儿,便把自己和盛京宝亲王弘历的恩怨和她说了。马春花虽然是一个天真的少女,但并不意味着她有多傻,她其实一直心怀忐忑,传说中皇帝都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后宫佳丽三千人,马春花本来向来自负美貌,但对方是皇帝,她心中越来越没底气,加上自己只是个镖师的女儿,她明白以她的身份绝对配不上当今天子,恐怕连入宫的资格都没有。

    马春花一直在想有什么办法才可以拴住康熙的心,听到康熙说起烦恼的事情,心中一动,自告奋勇地说自己可以帮他。康熙表情挣扎万分过后,便向她道出了一个“美人计”计划。听到要去服侍别的男人,马春花下意识很抗拒,不过热恋中的少女智商都是负数,再加上心魔作祟,很快马春花便同意了。

    将这个秘密埋藏在心底,马春花回到了飞马镖局,然后便是飞马镖局的剧情,她在商家堡“恰好”碰到了福康安,然后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被福康安得了身子,因为事先有准备,所以自己已非处女的事骗过福康安也并不困难。

    商家堡过后,马春花很快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其实自己也不清楚孩子是康熙的还是福康安的,但是按照时间推算,她觉得是康熙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马行空死于商家堡一役,整个飞马镖局便由徐铮打理,马春花未婚先孕总不是件光彩的事情,哪怕她怀的很可能是龙子。无奈之下马春花便嫁给了师兄徐铮掩人耳目,这期间康熙派密探接触过她几次,给予了她不少帮助。

    康熙知道马春花怀有身孕过后,便让她将计就计,将孩子当成福康安的儿子,然后找密探悄悄在福康安面前提起马春花。那日春风一度过后,福康安本就有些想念她,于是马上派人去将马春花接到盛京城中,之后发生的事情便被宋青书碰上了。

    马春花被几个不同的男人污了身子,心中本来早就断了入宫为妃的念想。不过康熙再三传话向她保证,事成之后,一定封她做贵妃,再封她的儿子为贝勒。马春花为了儿子,为了可能的贵妃,心甘情愿按照康熙指示行事。

    经过这么多事情,马春花不再是当初那个懵懂少女,清楚没有福康安的庇佑,自己被秘密处决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昨晚马春花是故意勾引弘历的。

    天色渐黑,看着推门而入的弘历,马春花心中浮起一丝笑意:离任务完成之日越来越近了……

    “王……王爷,这么晚到访,不知道所为何事?”马春花收拾好心情,假装惊慌失措地看着弘历。

    见到她仿佛一只被惊吓到的兔子,弘历心中更加火热,伸过手去,“马姑娘,本王过来看看你身子好点没有。”

    马春花沉默良久,终于开口低声说道:“王爷,你毕竟是我公公。”

    “反正你又没正式入福儿的门……别怕,你若从了本王,本王以后不会亏待你,如果不从,本王为了不让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只好……”弘历并未继续下去,但是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无耻!”马春花咬着嘴唇,气得浑身发抖。

    “就算你不念着自己,也要想着你那两个孩子吧。”弘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面对她时有这么大,而不惜做出这种禽兽的事情。

    “他们是你的孙子啊。”马春花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那得看你表现了,你表现得好,本王便让他们认祖归宗,若是不好,他们只会是路边野种。”弘历伸出手去抬起了马春花的下巴,慢慢凑了过去。很快房中便响起了男人的嘶吼以及女人哽咽的声音……

    回到燕京城过后,宋青书急急忙忙往紫禁城中赶去。

    “你小子差点坏了朕的大事!”这是宋青书见到康熙,对方开口的第一句话。

    “皇上恕罪。”宋青书也有些尴尬,毕竟康熙是派他过去安抚弘历的,结果最后直接把矛盾摆到了台面上。

    “算了,那次你和宝亲王对峙一事,想必他也会压下来。只要北境那几十万大军不知道我们我们的矛盾就好。”康熙摆了摆手,“说起来,福康安死了也算一件好事,就算你将功补过好了。”

    康熙脸色有些阴郁,说起福康安他难免想到马春花,哪怕他心中并不怎么在意这个女人,但她毕竟曾经是自己的女人,现在福康安死了,刚好出了他心中一口恶气,更别说福康安能征善战的因素,他死了便宛如断了弘历一个臂膀。

    “福康安的死跟我没什么关系,是神龙教的人干的。”宋青书解释道。

    “没想到神龙教还有几分本事,以前倒是小瞧了他们。”康熙仿佛想起了什么,吩咐道,“对了,隔几天你到神龙岛去查探一下。”

    “神龙岛?”宋青书一愣。

    康熙答道:“不错,神龙教的人杀了福康安,弘历定然不肯善罢甘休,估计会迎来惨烈的报复。而神龙教暗中和蒙古有勾结,蒙古那面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神龙岛孤悬海外,朕没法安插探子,所以需要你去神龙岛上查探一下,朕才好决定接下来怎么做。此行没什么具体任务,朕许你便宜行事。”

    便宜行事虽然只是简简单单四个字,但却是极大的放权,可以说只要宋青书想,他在神龙岛上可以全权代理康熙,他说的话便是圣旨,当然,神龙教中人听不听就另说了。

    “西夏招亲不去了?”宋青书问道。

    “去,当然要去,不过要你从神龙岛回来过后,”康熙答道,“西夏招亲各国王孙贵族都会前往,有的国家路途遥远,比如蒙古有的王子还远在极西之地,赶回来需要时日,所以西夏在截止时间方面制定得相当宽裕,只要我们在那之前到西夏既可,没必要心急。”

    “可是福康安已死,还有必要帮永炎去招亲么?”宋青书补充说道,“把他留在京城当质子不更好?”

    “当质子有什么好的,”康熙高深莫测地摇摇头,“到时候你尽管护送他去西夏,朕自有安排。”

    从御书房出来过后,宋青书心中仿佛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他越来越摸不准康熙在想什么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小子,好久不见,你身上那股让老夫厌恶的桃花之气更浓了。”葵花老祖又从阴影处显现出来。

    “干嘛总是这么神出鬼没的?”宋青书一头黑线,“喊我有什么事么?”

    “没事?就是想找人说说话。成天呆在宫里还是有点闷的,又找不到其他人说话。”葵花老祖答道。

    宋青书奇道:“皇宫里不是这么多侍卫么?太监也不少,你们应该有不少共同语言啊。”

    “混帐,”葵花老祖涨红了脸,“别把洒家和那群普通太监混为一谈。”

    “做人不能忘本呐,你武功再高,不也还是个太监么?我就不信练葵花宝典可以长出小丁丁。”宋青书咕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