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四十一章 田归农的野望

    “你说什么?”葵花老祖眉毛倒竖,怒视着他。

    “没什么没什么,”宋青书尴尬地讪笑几声,这个老妖怪真翻脸了,自己可打不过,“记得老祖你练功需要吸食真龙之气,最近感觉如何啊?”

    “吸食?”葵花老祖眉头一皱,“这个词儿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宋青书脑海中浮现一个龌龊的画面,顿时浑身一个冷颤,连忙说道:“老祖你练功需要多少真龙之气?”

    “当然是越浓郁越好。”葵花老祖答道,心中寻思不知为何,之前康熙的真龙之气在稳步壮大,最近却有衰竭的势头。

    “如果能吸食足够的真龙之气,你能白日飞升么?”宋青书对这点非常好奇。

    “飞升?”葵花老祖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的光芒,可惜很快又黯淡下来,摇了摇头说道,“那样需要的真龙之气不知道要多少,把现在所有皇帝加起来也不够。”

    “葵花老祖听说过大清龙脉么?”宋青书说道。

    “大清龙脉?”葵花老祖浑身一颤,“似乎有这个传说,辽东某地藏着大清的龙脉……怎么,你知道?”

    宋青书高深莫测一笑:“我只是随口说说……”说完便转身离去,留下葵花老祖怔怔留在原地。

    出了皇宫,宋青书一路往自己府邸走去。看着牌匾上的宋府两字,宋青书一时间有些恍惚,这间宅子还是当初韦小宝送给他的……一定要找时间去看看双儿现在过得如何。

    推门而入,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男一女争吵的声音,宋青书好奇地走了过去。

    “你让我死在里面不就好了,非要去求福康安那个畜生,结果他……那个了你,也丝毫没有放我走的意思,最后还是靠宋青书才救了我。”一个男人声音充满了愤怒。

    “我怎么知道他不守承诺……自从你进去过后,我找了你昔日那些好友,没一个肯帮忙的。那天我听到你遭受了极大的酷刑,一时情急才去找他的嘛。”女人声音中充满了委屈。

    “你个贱人,如果不是青文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一辈子?”男人怒吼道。

    “这种事情你知道了也只是徒增难受,我一个人伤心就够了,又何必再让你知道呢。”女人幽幽一叹,心中也是暗捏了一把冷汗,当初听到丈夫质问自己,吓得魂飞魄散,以为自己和宋青书的事情暴露了,后来才慢慢听出门道,原来田青文以为那晚自己是去找的福康安,田归农也就被她误导了。

    “兰儿,对不起,我也知道你受了委屈,可是如今……我已经是废人一个,心情难免有些暴躁。”听到妻子哀怨的声音,男人心中一软,连忙说道。

    这两人自然就是田归农和南兰夫妇了,当初宋青书将田归农救出来后,便安排五湖门的掌门桑飞虹将他们护送到了燕京城自己的宅子里面安顿下来。

    虽然现在这个时机有点尴尬,但宋青书回来后总得和他们夫妇打个招呼,只好假装咳嗽一声。里面两人听到声音,果然停止了争吵,很快房门打开,风采依旧的南兰站在门前,满脸倦容,看到是宋青书,先是一喜,很快就将情绪压了下来,不动声色将他迎了进去,“归农,宋恩公来了。”

    躺在床上的田归农连忙挣扎着想爬起来,宋青书连忙过去按住他:“田兄有伤在身,不必拘礼。”说完转过头来看着南兰,“嫂子,田兄怎么这么虚弱?”

    听到他一本正经喊自己嫂子,南兰心中一跳,脸色有些不自然:“从盛京城中逃出来途中,归农受了风寒,因此加重了伤势。”

    “这样啊,”宋青书眉头一皱,说道,“我跟宫中御医比较熟,明天叫他们来给田兄看看,放心,他们对这种伤势有经验……”

    突然注意到田归农脸色不好看,连忙赔罪道:“田兄,实在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提起的。”

    田归农摇了摇头:“若不是你救我逃出升天,我早已烂死在王府的大牢里,我又怎么会怪你。只是如今我连男人都算不上了,活在世上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还免得拖累南兰。”

    “归农,不许你这样说。当初我为了你,离开……武功高你十倍的他,就是因为我爱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离开你的。”南兰在床边坐了下来,抓起田归农的手放在自己脸蛋儿上,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

    一旁的宋青书一愣,后世之人说起这两人,一个勾引朋友妻子,一个背夫偷汉,妥妥的奸夫淫妇,没想到这两人之间也有真正的爱情。

    “兰,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你跟着我只会毁了你半生的幸福,何必呢?你看宋兄弟人品武功都是上上之选,又对我们有大恩,如果宋兄弟不嫌弃,你就跟他好了。”田归农用手指抹干了南兰脸颊上的眼泪,叹了一口气。

    这一番话说得两人脸色大变,南兰一下子站了起来:“我一心一意打算服侍你一辈子,你以后要是再说这种话来试探我,那我就去死好了!”

    宋青书也连忙劝慰道:“嫂夫人难得如此深情,田兄你又何必伤她的心呢。”

    田归农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能给她什么幸福?”

    “我会暗中帮你尽到丈夫的义务的。”当然这句话宋青书不可能说出来,正色劝慰道:“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又何必着眼于床第之小爱,一旦他日田兄建功立业,封妻荫子,又何尝不是给了嫂夫人幸福呢?”

    “建功立业?”田归农又想起了当日王府之中赛总管对自己说的话,精神不由得振奋了几分,“可是以我的武功,恐怕成不了什么大事啊。”

    “学了武功也不过百人敌,那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能够万人敌的哪个是靠武功的,”宋青书发自内心地感叹道,不过见田归农脸上泛起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笑道,“田兄是江湖中人,当然觉得武功更靠谱,好吧,既然你想学武功,这世上倒也有一门武功非常适合你,可以让你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成为一流高手。”

    “什么武功?”田归农双眼冒光。

    “辟邪剑谱。”宋青书嘴中缓缓吐出四个字。

    “林家的辟邪剑谱?这一两年来五岳剑派争夺这个剑谱闹得沸沸扬扬,相传青城派为了它还灭了林家满门,不过过了这么久,也没听说过谁真正得到了辟邪剑谱,”田归农身为一派掌门,自然清楚这件武林之中的大事,“怎么,辟邪剑谱在宋兄弟手中?”

    “那倒没有,”宋青书摇了摇头,“只是我知道辟邪剑谱藏在哪里。等田兄养好伤,可以和我一起去福建取回来。”辟邪剑谱只是残本的葵花宝典,东方暮雪和葵花老祖捣鼓一份辟邪剑谱出来也不过分分钟的事情,不过宋青书不愿意欠两人人情,而且两人不一定愿意把自己的秘籍给别人,还是直接到福建林家老宅去取更方便一点。

    “多谢宋兄弟,”田归农大喜道,不过很快又有些担忧地问道,“这个辟邪剑谱真有这么大威力,能短时间内将我变成一流高手么?”

    “其他人不敢说,你练起来肯定事倍功半。”宋青书表情有些古怪,“辟邪剑谱第一句口诀便是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此言一出,南兰一声惊呼,“这世上怎么有这么邪门的功法?”田归农脸色也极为不自然。

    “嫂夫人有所不知,”宋青书解释道,“这门功法是前朝一个太监所创,以练气为主,练习的时候会欲念丛生,若是不自宫,往往会欲火焚身,走火入魔而死。不过威力却是极大,林家先祖凭借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威震天下,打遍黑白两道无敌手。”

    “真有这么厉害……”田归农瞠目结舌,心中火热起来,之前其他人的劝慰虽然在情在理,但是没有一个具体的解决方案,所以田归农表面上被开解了,但心里其实依然痛苦不堪,如今有了一个具体奋斗方向,立马精神百倍。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田兄休息了。”宋青书起身告辞道。

    “兰儿,你送送宋兄弟。”田归农连忙说道。

    “哦。”南兰不自然地应了一声。

    “你们在燕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嫂夫人若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开口。”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将她的手握在手中,感受着上面柔腻的肌肤。

    南兰被吓了一大跳,急忙想扯回去,可惜没成功,只好说道:“多谢宋兄弟。”

    宋青书笑了笑,继续问道:“上次送你们来的桑姑娘现在在哪里?”

    南兰心中焦急被身后的田归农看到两人握在一起的双手,又担心田青文突然出现,急忙快速说道:“她住在西边厢房,一直在等你回来。”

    “哦?”宋青书知道桑飞虹应该是有事情和自己商量,想了想最后捏了南兰手心一把,笑着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