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四十三章 秋后算账

    看着一身破破烂烂的狄云,宋青书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狄兄弟,想通了加入粘杆处了?”

    狄云点了点头,迟疑说道:“可是我没什么本事,恐怕帮不到你什么。/ ”

    “哪怕是一张卫生纸……”见狄云迷惘的眼神,宋青书连忙改口道,“狄兄弟武功高强,更难能可贵的是有一颗赤子之心,怎么可能帮不到我。”

    “上次宋大哥说的话,我仔细想了想,已经想清楚了,我一定要将师妹抢回来。”狄云憨厚地笑了笑。

    “你师妹的下落我已经吩咐粘杆处的探子四处查探了,只是天下如此之大,万家父子又刻意掩饰行踪,要查到消息恐怕尚需些时日。”宋青书说道。

    “宋大哥已经派人查了?”狄云声音显得很激动,“宋大哥的大恩大德,我真是不晓得怎么报答……”

    “狄兄弟不必客气,”宋青书连忙将狄云扶了起来,“你以后就在燕京城中住下来,先熟悉一下粘杆处的一些章程,然后我会试着分配一些任务给你……毕竟一个男人总需要有自己的事业,等日后找到戚姑娘的时候,你已经挣下了足够的功业,岂不更好?”

    “好!”狄云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坚毅。

    ……

    安顿好狄云过后,宋青书漫步在燕京城中,心中也颇为纠结:“狄云只有半吊子的神照经,比起原著来说没有练《血刀经》,一身武功只怕高得有限,而且人也傻乎乎的,实在不知道派他去干什么啊……不过如今我急缺自己班底,就将就点吧,至少狄云一颗赤子之心,我不用像防备田归农那样,担心被反咬一口……”

    不知不觉来到了韦小宝的子爵府,看着大门上的牌匾,宋青书有些恍惚,如今偌大一个子爵府,只剩下几个小寡妇,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幸好之前康熙说过让我来看看双儿的情况,总算有了一个正当的理由。

    正想敲门求见,突然发现大门虚掩,宋青书心中一沉:莫非是遭了贼?不过这光天化日的,应该不至于吧。

    连忙推门往内堂赶去,远远听到嘈杂之声,宋青书一头雾水,便将身形隐藏在阴影处,仔细看去。

    “双儿姑娘,韦爵爷已经去了,你年纪轻轻,还有大好的年华,莫非想守一辈子寡么?”一个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一边说着,一边舞动着手绢,那模样一看便是个媒婆。/

    “张婶,我敬你是街坊邻居,才放你进来,如果以后再提做媒的事情,休怪我不念昔日恩情,来人,送客!”双儿气得浑身发抖,寒声说道。

    “你不听听是哪家公子么?论家世,他可不比韦爵爷差,论样貌,恐怕胜过韦爵爷多矣……”

    宋青书终于看明白了情况,眉头一皱?一皱,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韦小宝刚死,就来打双儿的主意。

    轻咳一声,宋青书从阴影处现身,长声笑道:“我倒想知道究竟是哪个大人物家世样貌都比韦兄弟好。”

    “宋大哥?”看到宋青书,双儿显得十分惊喜,不过不知道想到什么,脸颊泛起一丝扭捏之色。

    “弟妹,好久不见,你清减了。”宋青书仔细打量着双儿,依然是一身白素的衣服,一头秀发就那样自然地披在身后,毫无装饰的痕迹。即使如此清汤挂面,也难掩她俏丽的容颜。

    “我就说嘛,双儿姑娘为何对陆续上门的媒人不屑一顾,原来是早有意中人了。”刚才那个媒婆冷笑道。

    “你说什么!”双儿身边的丫鬟桃红柳绿齐声怒斥道。

    “做得出还怕别人说么?”媒婆嘴角一歪,念念有词,明显降低了声音,可又刚好能让场中众人听清楚。

    “这位大姐,莫非没听过祸从口出这句话么?”宋青书来到双儿身边,示意两个丫鬟由自己出面。

    “哎哟,人家好怕哦,天子脚下,莫非连话都不许说了?”媒婆双手叉在腰上,毫无惧色。

    心中奇怪为何这个媒婆如此有恃无恐,宋青书改口问道:“大姐刚才所言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呢,在下倒是十分好奇。”

    “也不怕说给你听,”媒婆嘿嘿一笑:“看小哥长得挺俊的,听大姐一句话,早点脱身离去,免得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

    “哦?”宋青书不置可否,一副等她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媒婆自讨了个没趣,气急败坏地说道:“看你衣冠周正的样子,想必也是出身富贵之家,那你可知道我满清八大姓么?”

    “八大姓?”宋青书一愣,以前似乎挺多隆他们无意间提起过,不过当时自己并没有在意。

    “不知道吧?”媒婆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更加淡定,连八大姓都不知道,就算是个官,想必也大得有限,“八大姓是我大清八个最显赫的家族,分别是佟、关、马、索、齐、富、那、郎家……”

    媒婆那对肥厚的嘴依然在一张一合,宋青书却早已魂游物外,脑海中开始回忆起历史上这八个家族的信息。

    这八个家族可以说是满清最显赫的家族,贵族中的贵族,每个家族出的尚书、总督,都不知凡几。

    佟家即是佟佳氏,族长是世袭的一等公爵,努尔哈赤的元妃,顺治帝的皇后,康熙的两个皇后,后世道光的皇后,咸丰的贵妃……都是出自佟佳氏,佟家的显赫由此可见一斑。

    关家即瓜尔佳氏,第一代家主为满清开国第一功臣,配享太庙的费英东,整个清朝他家出的尚书总督也多不胜数,之前权倾朝野,让康熙胆战心惊的鳌拜就是这个家族当代家主,比较有名的还有清末权臣荣禄……连后世女明星周海媚、关之琳都是属于瓜尔佳氏,当年宋青书对这两个美若天仙的女星可是非常有好感,特意查过两人身世,因此知道这层关系……不过想到周海媚演过周芷若,宋青书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

    马家即是马佳氏,如今康熙的荣妃便出自马家,历史上平定三藩之乱的一等公图海便是马家出名人物,当然由于时空错乱,如今三藩之乱还没爆发,图海自然还没崭露头角。

    索家即索绰罗氏,清朝著名大臣索尼、索额图便是索家杰出人物,还有前世火遍大江南北的《还珠格格》里的五阿哥永琪,生母即为索家人。如今索家家主索额图因为帮助康熙搞定鳌拜,深受康熙信任,所以声势日隆。

    齐佳氏在历史上比较神秘,宋青书想了一半天,也没想到他家什么信息。

    富家,富察氏,历史上最出名的莫过于傅恒,福康安父子,当然在这个世界福康安变成了弘历的世子,也是宋青书始料未及的。对了,这一脉还有一个非常出名的人物苏察哈尔灿,也即是武状元苏乞儿……想到他宋青书难免想到前世的周星驰,脸上露出一丝怀念之色。

    那家,纳喇氏,此家族盛产后妃,终满清一朝,来自他家的后妃,恐怕远远多于其他七家,最著名的当然就是那个被后世汉人恨得牙痒痒的慈禧太后了。那家当代家主即为纳兰明珠,他和索额图互相不对付,不过都深受康熙宠幸,两人权势可以说是分庭抗礼。他还有个迷倒后世万千少女的儿子纳兰性德。“在燕京城这么久了,以后得找机会见见这个传奇人物。”宋青书想到。

    郎家,钮钴禄氏,第一代家主为满清开国五功臣之一额亦都,历史上乾隆的生母便是钮钴禄氏,当然这个钮钴禄氏很可能是汉女钱氏,钮钴禄家主屈服于雍正,无奈只好将她纳入族谱……在这个错乱时空钮钴禄氏当代家主是四大辅政大臣遏必隆,因为和鳌拜关系紧密,鳌拜死后,他被削去太师一职,如今闲置在家中,导致郎家声势为八家最弱。

    “韦小宝会跟这八大姓哪个家族结怨?”宋青书看得明白,分明是韦小宝权势滔天之时得罪了某一个家族,如今对方趁他死了,便上门来欺负孤儿寡母……额,韦小宝好像还没有子嗣……

    “按道理来说,最可能的便是关家或者郎家,毕竟这两家当代家族一死一幽禁,都是拜韦小宝所赐。”宋青书抬头看了媒婆一眼,见她还在喋喋不休扯一些无关紧要的,顿时不耐烦打断道:“你直接说好了,哪家公子想娶我弟妹?”

    媒婆一愣,还以为对方口气松动,连忙说道:“佟家公子鄂伦岱,他不仅年少英俊……”

    宋青书没耐心听她的吹捧,低头沉思起来:当初在宫中见过这个人,好像是一等公佟国纲的儿子。努尔哈赤,顺治都娶了佟家的女人作为皇后,康熙的皇后也是佟家人,最近又刚娶了佟皇后的妹妹,极为疼爱,大小佟后都是鄂伦岱亲叔叔佟国维的女儿,算起来是他的堂姐,太后又是他的姑姑,难怪他如此肆无忌惮,居然敢逼到韦小宝家来……可是韦小宝究竟哪里得罪了佟家,害得他们秋后算账呢?

    宋青书自然不清楚,当初韦小宝身为皇帝跟前红人,炙手可热,虽然只是一个子爵,但隐隐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架势,平日里难免目空一切。像张康年赵齐贤这种人还好说,毕竟受点气能换来大把银票和光明的前途,他们也不会计较什么。不过对一些本来就身份尊贵的皇亲国戚来说,韦小宝那些笼络人的手段还没被他们瞧在眼里。

    当初一次酒宴之上,韦小宝碰到佟国纲,听他说起父亲名叫佟图赖,顿时面露讥诮之色,好赌如命的韦小宝平生最听不得赖这个字,便随口取笑了几句,佟国纲当时敢怒不敢言,只好和他赌了一把,还故意输了他大把的银子。嘴贱的韦小宝随口说什么“佟国纲的名字叫成佟骨光,也就是说必然在骨牌上输个精光。”哈哈大笑过后便扬长而去,这在韦小宝心中只是一件小事,过后便忘了,不过对于佟家却是奇耻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