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四十四章 究竟为了谁

    ?韦小宝死过后,佟国纲倒没什么表示,不过他儿子鄂伦岱年轻气盛,没有那么深的城府,忍不下这口气,便自作主张派人来韦府找双儿麻烦。 佟国纲转念一想,让他试试康熙的态度也好,所以便不加阻止。

    ?宋青书不清楚两家的恩怨,看着媒婆喋喋不休地再那里王婆卖瓜,怒意忍不住蹭蹭蹭上涨,直接将她轰了出去。

    ?“究竟怎么回事?媒婆怎么找到你们家来了。”宋青书疑惑地看着双儿。

    ?“我也不知道,”双儿摇了摇头,迷茫地说道,“这段时间隔三岔五……”

    ?还没说完,后院突然传来了嘈杂之声,伴随着女子的娇叱声,很快一个丫鬟跑了过来,焦急地说道:“少奶奶,后院翻进来了一些地痞流氓,说是他们的猫溜了进来,要在院子里搜一搜,怡夫人不干,便和他们打起来了。”

    ?“哎呀!”双儿一听,连忙往后院跑去,她武艺在身,那些普通丫鬟下人怎么跟得上,很快便被甩在身后。宋青书心中奇怪,看着样子,典型的屋漏偏逢连夜雨……看着双儿渐渐远去,连忙追了上去。

    ?来到后院,只见一群地痞正在围攻方怡,以宋青书和双儿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她已经左支右拙,双儿一急,正准备下场帮忙。

    ?宋青书伸出手将她拦了下来:“弟妹,方姑娘的武功,虽然算不上高,但是对付一些普通的地痞流氓还是没问题的,看这些人举手投足间,分明是练家子,估计是有心滋事,摸不清对付来意的情况下,弟妹先不要中计,我去救方姑娘。”

    ?正在这时,方怡一声惊呼传来,原来她刚被一个人踢中肩膀,跌跌撞撞往后面倒去,她身后的人趁机也扑了上去。

    ?宋青书连忙一个纵跃过去,踢飞了那些趁机暗算的人,一把搂住了方怡,还没来得及说话,刚才那人又是一拳打了过来。宋青书眼神一凝,运气于脚,往地上使劲一跺,那群地痞顿时觉得地面变得犹如汹涌的海面一般,一股股大力传来,他们纷纷站立不稳,摇摇晃晃跌倒在地上,大骇地看着宋青书。

    ?“各位这么好的武艺,当地痞流氓未免可惜了。 ”宋青书冷笑道。

    ?方怡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是谁救了自己,被宋青书搂在怀中,那扑鼻而来的男性气息,让她一时间有些失神,听到他的声音,才突然清醒过来,连忙红着脸挣脱他的怀抱,回到了双儿身边。

    ?“原来是粘杆处的宋大人,难怪这么高明的武功。小的们有眼无珠,不知道您在这里,得罪了,这就走,这就走。”领头之人冷汗津津,宋青书如今已经俨然京城第一高手的架势,这群人哪敢和他硬来。

    ?“?>?“你们认识我?”宋青书奇道,心想莫非这些人也是大内侍卫?

    ?“宋大人的威名京城中人谁人不知。”领头之人讪笑两声,招呼着手下匆匆离去。

    ?宋青书若有所思,并没有阻拦他们,方怡走上来气急败坏地说道:“哎,你怎么就这样把他们放走了?”

    ?“不放走还能怎么办?”宋青书答道,“顶多告他们一个私闯民宅的罪名,可他们有寻猫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顶多关个几天,又能放出来了,倒时候你们可将他们得罪狠了,他们还不得天天来找茬啊,我能护住你们一时,可护不住你们一世。”

    ?方怡本来还想和他争辩,但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得红着脸沉默下来,一旁的双儿也听得心中一跳,连忙说道:“还是宋大哥想得周到,冤家宜解不宜结。”

    ?宋青书心中暗笑,要是这么容易就将那些闹事的打发了,你们以后怎么会来求我呢……最好多来闹几次,我才有理由过来这边和她们拉近关系。

    ?回到正厅,双儿吩咐桃红柳绿端了茶上来,看着宋青书问道:“听说宋大哥这段时间出使盛京,不知是否一切顺利?”

    ?想到盛京种种,宋青书苦笑道:“勉强还算顺利吧。”

    ?很快两人又陷入了沉默,见双儿眼神中不经意就会流露出一丝哀伤,宋青书轻咳一声,见她抬头,沉声说道:“弟妹,此行盛京,我杀了福康安,为韦兄弟报了仇。”

    ?“啊?”双儿以手掩口,连忙起身来到宋青书座前,盈盈下拜,“双儿多谢大哥!”双儿虽然心中并没有真把福康安当仇人,但心里毕竟有个疙瘩,听到宋青书杀了他,不由惊喜交加。

    ?“弟妹休要多礼,韦兄弟是我结拜兄弟,我自然会替他报仇。”宋青书连忙将双儿扶了起来,感受到入手处似乎没重量一般,下意识说道,“弟妹这段时间清减了。”

    ?双儿俏脸一红,不着痕迹地将手抽了出来,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天躺在他怀里睡了一晚,他自然清楚自己最近身子的变化……

    ?屋中陷入一种暧昧的宁静,两人都不愿意开口说话,幸好这个时候方怡换好衣服,从内堂走了出来。

    ?“多谢宋大哥出手相救。”刚才换被贼人踢脏的衣服之时,方怡才醒悟过来自己还没向宋青书道谢。

    ?“方姑娘见外了,”宋青书虚手一扶,“你最好擦点跌打药,我看刚才那人一脚,分量似乎不轻。”

    ?“已经擦过了。”方怡刚才给自己擦药的时候,脑海中居然浮现出宋青书替她擦药的画面,自己都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所以见到宋青书神情难免有些不自然。

    ?宋青书当然不知道这一切,笑着说道:“前段时间我刚好碰见了毒手药王,听他说你到过药王庄,但是后来等不及解药制成又走了。”

    ?“宋大哥,毒手药王真的能研制出豹胎易筋丸的解药么?”方怡眼神一亮,当日毒手药王说还需要时日,以为对方只是敷衍之词,便失望离去。

    ?“以他在医术上的造诣,我相信他能做到,他如今正在试验药性,所以我在想如果能弄到一颗真正的豹胎易筋丸给他试验,想必有助于他老人家尽快将解药配出来。”宋青书答道。

    ?方怡眼中精光浮动,心中寻思:别说豹胎易筋丸的解药,就连豹胎易筋丸,在神龙教也是极为珍贵之物,想得到恐怕不太容易……

    ?见她沉默不语,宋青书转向双儿问道:“弟妹,刚才你说媒婆隔三差五上门找你,那刚才这些流氓呢?”

    ?“也是经常找上门,不是猫丢了,便是狗不见了,每次来的人还不一样,我们报官了也没用。”说起这个方怡便来气,所以刚才对方找上门来,她再也忍不住便和对方打了起来。

    ?“看来他们都是一伙儿的啊,”宋青书感叹道,“一边唱红脸,一边唱黑脸,就是为了让你们不胜其烦,最终就范……刚才听媒婆所言,背后之人似乎是佟家公子,你们和他有什么恩怨么?”

    ?“我不知道呀,之前都没听说过这个人。”双儿苦恼地说道。

    ?“那你找过索额图,多隆他们没有?”宋青书突然问道,韦小宝生前是他们的好朋友,他们没道理眼睁睁看着韦小宝的遗孀被人欺负。

    ?“别提那两个人,尤其是索额图那个老奸巨猾的人,”方怡气道,“我们去找过他们,他们表面上话说得好听,其实还不过是打太极应付我们。”

    ?“咦,这倒奇怪了,”宋青书心中大奇,按理说京城中这些权贵很少用这么激烈的手段,现在连索额图和多隆等人都不愿意相助,想必两者之间有着深仇大恨,“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嗯,这样吧,我先回去查查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佟家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这期间你们多请些护院,小心防备为上。”

    ?“自从出了这档子事情,别说请不到护院,连家里原来那些也纷纷跑了个精光。”一旁的桃红恨恨说道。

    ?“估计有人放出话来了。”宋青书一愣,反应过来,“这样吧,我回去后派人带一队人过来保护你们,至少不会有今天这种歹人光明正大闯进来的情况发生。”

    ?双儿幽幽一叹:“宋大哥,我也清楚索额图他们为什么不帮忙。小宝他当初官再大,现在也已经去了……他们没必要为了我们,得罪另一个当红公爵。所以宋大哥你真没必要趟这淌浑水,佟家如今正受皇上宠幸,恐怕与大哥的前途不利……”

    ?宋青一笑,制止了双儿继续说下去:“什么前途不前途的,若是连兄弟的遗孀都保不住,我这官当着还有什么意思?再说了,我倒也真不怕他们佟家……”

    ?看着宋青书离去的身影,双儿有些失神,方怡来到她身边,抿嘴笑道:“双儿,你觉得宋大哥这样帮我们,究竟是因为小宝呢,还是因为……你呢?”

    ?双儿心中一跳,连忙说道:“方姐姐不要胡说。”

    ?“是么?”方怡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可没少听桃红柳绿那两个丫头说你们之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