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四十八章 救人

    “不要过来。”双儿声音充满了惊惶,她本来打算趁机点鄂伦岱身上的大穴,无奈对方下的药药性太猛烈,她只觉得浑身发热发软,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

    “嘿嘿,叫吧,你叫得越大声,我就越兴奋,心中报复的快感也就越强烈,哈哈哈,你现在身在佟府,我还特意吩咐院子里的人都到外面去,这个时候可没人来救你。”鄂伦岱干笑两声,搓了搓双手,伸出手去想摸双儿那已经绯红的脸蛋儿。

    哪知砰地一声响,随着瓦片碎落,一个蒙面人从天而降,鄂伦岱惊愕之间已经被对方制住了穴道。

    见有人出手相救,双儿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浑身无法控制地往床上倒去,宋青书连忙伸手将浑身瘫软的双儿搂在怀里。

    “阁下是何人,敢管我佟家的事!”鄂伦岱又惊又怒。

    “佟公子以这种下流手段欺负一个未亡人,未免有损佟家颜面。”看清怀里双儿的模样,宋青书也不由得动了一丝真怒。

    “你是谁,不要碰我!”鼻尖传来的男性气息,让中了迷药的双儿一阵心猿意马,只觉得分外好闻,不由得心中一惊,迷离的眼神中突然露出一丝清明,奋力将宋青书推了开去,充满防备地缩到床角。

    外面的侍卫已经听到动静,纷纷扰扰往这边赶了过来,宋青书只好将面罩拉了上来,悄声说道:“弟妹,是我。”

    双儿神情不由一呆,终于露出了一丝放心的神情。

    “弟妹,我要抱你走,得罪了。”说完也不待双儿同意,宋青书伸出双手将双儿横抱在怀里,只觉得怀中身体又软又烫,心中更是一怒,回过头来瞪着鄂伦岱:“弟妹,我替你将这个卑鄙无耻小人杀了。”

    “不要,快带我走。”双儿十指紧紧扣住宋青书的衣服,声音发颤,显然正在苦苦抵抗体内的药力。

    正在这个时候,佟府的侍卫终于冲了进来,宋青书觉得双儿这副模样的确不方便再让其他人看到,只好对着鄂伦岱冷哼一声:“今天算你走运。”说完脚底一蹬,抱着双儿从屋顶的洞口冲了出去,一路脚尖轻点,很快就远离了佟府。

    突然感到一个软腻的柔荑正在抚摸自己脸庞,宋青书连忙停下来,低头看着怀中的佳人:“弟妹,你怎么样了。”

    “宋大哥,我好热~”双儿的声音本来就娇柔动听,现在更是多了一份不正常的甜腻,听得宋青书心都快融化了。

    双儿满脸红晕,红唇微微翕张着,上面水润的光泽让宋青书差点把持不住直接亲了下去,不知不觉领口的衣衫也被扯散开来,露出若隐若现的雪肌。

    刚伸手将她领口重新整理好,哪知道又被她扯了开来,宋青书苦笑道:“双儿乖了,把衣服穿好。”

    “不嘛,人家热。”双儿迷迷糊糊娇嗔道,水润的嘴唇仿佛寻找解药一般在宋青书脖子间摸索起来。

    也许是感受到了对方肌肤的温度,双儿伸出小舌头舔了宋青书一口,满意地哼唧了一声,宋青书浑身一颤,再也动不了分毫。

    犹豫良久,宋青书还是抱着她往城中某处赶去,一边躲避着双儿的“袭击”,一边加快着步伐。

    他并不是柳下惠,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此刻趁势将双儿推倒,事后双儿清醒过来,也没法说什么。不过宋青书并不想这样,这个世上,有些女人只要得到她的身体便够了,但有些女人,宋青书却比较贪心,不仅要对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所以宋青书并不打算在双儿不清醒的情况下和她发生那种关系。

    当然这也是宋青书清楚要得到双儿的身体,自己有着大把大把的机会,再加上之前的各种经历,所以他才能堪堪抗拒住双儿的诱惑。如果他还是处男一个,十有八.九,他的理智还是会屈服于自己身体的反应的……

    砰砰砰的敲门声,城西有名的奶妈子目瞪口呆地看着门口两人,一个容貌秀丽的女人衣衫不整地躺在一个男子的怀中,浑身犹如八爪鱼一般缠着男子,更让奶妈子瞠目结舌的是那个女人居然扯开男子的衣襟,撅着小嘴便往男人胸膛上凑。

    “天下间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这个念头刚刚一闪而逝,奶妈子看见那个男人随手一个银元宝塞到她手里,用极度嘶哑的声音说道:“给我一碗人乳,要快!”

    奶妈子错愕过后,虽然觉得有些荒唐,但是可不会和闪亮亮的银子过不去,一把抓过来验过真伪后,忙不迭地点点头:“公子稍等。”说完便拿着碗到里屋挤起奶来。

    听到里屋的响动,那个奶妈子明明已经在加快速度挤奶了,宋青书却依然觉得渡秒如年,一边不停将双儿乱抓的双手按下去,一边还要尽量拉开与对方身体的距离,免得对方不停扭动的娇躯,刺激得自己狼性大发。

    “人乳可以解春药,也只是前世在一款游戏里看到过,希望慕容狐狸没胡扯吧。”看着双儿如今的情况,宋青书苦笑着摇摇头。

    “公子,奶来了。”奶妈子的声音犹如天外之音,宋青书大喜之下,连忙将碗接了过来。

    “多谢!”

    奶妈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一男一女已经消失不见,不由得一怔,连忙掏出银子捏了几把,方才露出一丝放松笑容:“幸好银子是真的。”说完连忙将门重新关上了。

    “双儿,乖,快把这碗奶喝了。”一处僻静的河畔旁,宋青书抬起双儿的脖子,便将碗凑到了她的嘴边。这一路上宋青书抱着一个人走了这么远,碗中居然一滴奶都没洒出来,足见轻功之高明。

    哪知道双儿拼命扭着脑袋,说什么也不肯喝。宋青书小心翼翼护着奶碗,庆幸不已:“幸好没被你弄倒,不然这三更半夜的,我去哪儿再给你找一碗来。”

    “人家好难受!”双儿一把抓住宋青书的手,便往自己胸前一放,弄得对方目瞪口呆。

    “双儿,你清醒过后回忆起这些肯定恨不得杀了我。”宋青书不自然地将手收了回来,对着怀中佳人喃喃自语,虽然明知道对方听不见……

    宋青书倒也想过将双儿直接扔到河里,再他看来,被冷水一泡,想必什么也没了。不过临时又想起五毒教后山的何铁手,那次对方似乎也中了春药,冰冷的湖水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结果还害得自己被反推了,说多了都是泪啊。

    另一方面,宋青书担心双儿单薄的身体受不了这逼人的寒气,恐怕会被冻出一场大病,扭头看了看放在一旁的奶碗,暗暗咬牙:死马当活马医,就试试这个好了。

    端起奶碗,喝了一大口,然后扭头朝双儿嘴上吻去。这下双儿并没有闪躲,反而很配合地吮吸着。

    就这样宋青书将奶一点一点渡到了双儿口中,不知不觉双儿已经将一大碗奶全都喝了下去。不过宋青书依然和她热吻着,一开始双儿的香舌可以说非常放肆大胆地回应着,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却变得躲闪起来。

    宋青书睁开眼睛,才发现双儿正瞪大着一双眼睛怔怔地看着自己。“宋大哥,我已经好了。”双儿借机推开了他,羞涩地低着头。虽然药效已经退了,但依然满脸绯红。

    “双儿,你醒过来了?”宋青书大喜道。

    “嗯。”双儿犹如蚊蝇一般回了一声,螓首轻点,目光紧紧盯着自己脚尖。

    “那个,双儿,刚才我是为了救你,多有冒犯……”宋青书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辛辛苦苦装出一副柳下惠的模样,却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心中暗骂,这个人乳解毒效果未免也太好了吧。可是他又哪知道其实是自己沉迷与双儿的亲热之中,一时间没觉得时光飞逝而已。

    “嗯,我知道,我不怪你。”清醒过来后,双儿慢慢记起自己先前那些放浪的举动,羞得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

    “双儿,你可别想不开,如果你觉得清白有损,就一剑杀了我吧,我绝不反抗。”宋青书见双儿脸色阴晴不定,担心她一时想不开,自寻短见便糟了,“可是你可千万被给我殉情啊,不然我就白死了。”

    “噗嗤!”双儿忍俊不禁,不由又羞又怒:“谁会给你殉情,再说了,这儿明明没有剑,一点诚意都没有。”

    被双儿一眼瞅破心中小九九,宋青书干笑一声,他又不是什么纯情少男,哪会真的让她杀……不过见双儿脸色缓和下来,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忙脱下自己外套披在对方身上。

    原来双儿刚才香汗如雨,浑身早已被浸湿,此时冷风一吹,身子不由轻微一颤,感受到宋青书贴心的举动,双儿叹了一口气:“宋大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我和韦兄弟是八拜之交,自然该好好照顾你。”宋青书脸色有些不自然。

    “真的只是因为小宝么。”双儿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心中叹了一口气,前世网上流传着一句话,当老婆最合适的人选便是双儿和小昭,但他却一直并不认同,再他看来,原著中双儿和小昭未免过于附庸于男人了,都有些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只是一个空洞的代号而已。哪知道到了这个世界,宋青书却被双儿深深吸引了,双儿外柔内刚,其实心中极有主见。在宋青书认识的诸女之中,单凭容貌,双儿恐怕进前十都困难,但她一颦一笑,总有一种让人舒服的味道,宋青书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他在设计害死了韦小宝过后,明明可以干脆利落地从双儿手中夺取其余六部《四十二章经》里面的地图,但他依然义无反顾选择了接近双儿芳心这种最愚蠢的办法。

    “不知道有朝一日双儿知道真相后,会有什么反应?莫非我以后注定要死在双儿之手?”宋青书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明悟。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