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四十九章 殃及池鱼

    见宋青书一直沉默不语,双儿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也变得不自然起来,开口说道:“宋……宋大哥,你刚才在佟府有没有看到我那两个丫鬟,桃红柳绿?”

    “双儿你不用担心,刚才我已经把她们救出来了。”宋青书说道。

    双儿点了点头,想要站起来,哪知道却因为药力的缘故,如今仿佛大病初愈一般虚弱,身子晃了晃,宋青书连忙起身扶住了她的肩膀。

    “宋大哥,可不可以送我会子爵府,我担心鄂伦岱不会善罢甘休的,要是他找上门,方姑娘和桃红柳绿恐怕有危险。”双儿不着痕迹地往后缩了缩,远离了宋青书的身体。

    “差点把这个忘了。”宋青书醒悟过来,鄂伦岱找不到自己,恐怕会找到韦府去闹事。

    双儿心中焦急,虽然很想快点赶路,但是她如今浑身无力,双脚发软,走几步路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娇喘连连。

    宋青书为难地看了她一眼:“双儿,此处离子爵府还有点距离,你现在的情况恐怕一时半会儿回去不了,要不我抱你吧。”

    他正想解释自己并非有意想占她便宜,只是为了快点赶回去防备鄂伦岱找上门来,哪知道双儿很干脆地点了点头:“有劳宋大哥了。”

    宋青书一愣,没想到关键时刻双儿并不想一般女子一般矫揉造作,不由露出一丝微笑,拦腰将她抱在怀中,运起轻功往子爵府赶去。

    也许是今夜受到了太多惊吓,也许是药力太过损伤身体,当双儿脸蛋儿贴着宋青书胸膛的时候,能感到一股温暖舒适的气息,本来一开始双儿还有些紧张,但没过多久,她抵抗不了身体的疲倦,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宋青书为了不吵醒她,刻意控制着脚下的频率,让身形尽可能地平缓。

    “双儿,醒醒?”

    双儿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宋青书的脸离自己很近,正在呼唤着自己,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对方怀中,连忙尴尬地跳了下来,看着对方胸膛衣襟上似乎还残留有自己口水的痕迹,只觉得尴尬万分:“不好意思,宋大哥,刚才一时没忍住,睡着了。”

    “没关系,”宋青书微笑着摇了摇头,脑海中一阵恍惚,上一个在自己怀中流口水的女孩子是谁?

    “我们已经到了子爵府附近,我如果直接抱着你回去,未免有损弟妹的清誉。”宋青书很快从过去的缅怀中清醒过来。

    “多谢宋大哥体贴。”双儿感激地说了一声,两人不约而同陷入了沉默。

    突然街角传来了嘈杂的吵闹声,宋青书脸色一变:“不好,似乎是子爵府传来的。”连忙拉着双儿赶了过去。

    子爵府已经被官兵团团围住,为首一人正是佟家公子鄂伦岱,狄云正领着粘杆处的人将方怡以及桃红柳绿护在身后,和对方紧张的对峙着。

    “佟公子,这么明火执仗地围着朝廷重臣的府邸,恐怕不妥吧。”宋青书朗声说道。

    “宋大哥!”

    “双儿!”

    “夫人!”

    狄云方怡他们看清两人样貌,纷纷大喜过望,叫出声来。

    鄂伦岱回头看了两人一眼,眼神不由一凝,宋青书的身形跟之前救走双儿的蒙面人一模一样,他哪还不知道是被谁坏了好事。再看到双儿双眸清明,一脸娇弱之色,小鸟依人般地靠在宋青书身旁,他对“我爱一条柴”的药性十分清楚,解毒只有合体交欢一途,心中顿时一阵狂怒:妈的,老子辛辛苦苦栽树,却被这狗日的摘了果子。

    “原来是宋大人啊,不知道有何赐教?”早有手下向他禀告了宋青书的身份,鄂伦岱自然清楚宋青书如今风头正盛,因此也不无顾忌。

    “夜间私自调动兵马,佟公子知不知道这事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宋青书伸出手指轻轻拨开挡在眼前的刀剑,护着双儿来到方怡她们身边,众士卒忌惮他京城第一高手的威名,纷纷不敢阻拦。

    看到眼前情况,鄂伦岱不由呼吸一窒,如若是寻常人家,他直接让手下硬来了,可是想到传说中宋青书的武功,鄂伦岱只好改换了策略:“宋大人误会了,只是佟府今晚进了两个女飞贼,我们追寻贼人,顺路追到了这里,路上刚好碰到了九门提督,他便拨了一队士兵助我一臂之力。”

    宋青书自然知道他在胡扯,双儿和方怡的确是夜闯了佟府,不过那是几个时辰之前的事情,方怡早就回来了,哪是什么他们一路追寻女飞贼赶过来的。碰到九门提督更是鬼话,京城里谁不知道九门提督向来和佟家关系密切,鄂伦岱想调动百十个士兵还不是小事一桩。

    不过宋青书并不打算戳穿他的谎言,一来没证据,二来没什么意义,不由冷笑道:“不知佟公子可找到女飞贼了?”

    “自然是找到了,”鄂伦岱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两个女飞贼逃走的时候,其中一个女飞贼被府中家将伤了肩膀……宋大人你说巧不巧,方夫人如今似乎也伤了肩膀,我的手下还在方夫人房中里搜出了带血的夜行衣。”说着接过手下递过来的夜行衣,在众人面前抖了一抖,大小样式分明是女子所穿,而且胳膊处有被刀划破的痕迹,借着火光,上面的血迹隐约可见。

    “你怎么让他们进府搜查呢!”宋青书狠狠地瞪了狄云一眼,暗叫不妙,如果刚才自己在,肯定不会同意对方搜查,也不至于现在被对方捉贼捉赃了。

    “他们人多冲了进来,我们摸不清状况,只好先护住府中内眷的安全。”狄云涨红了脸,没想到交给自己的第一件差事便办砸了,不由得窘迫万分。

    宋青书也知道不怪他,自己都没想到鄂伦岱会这样明火执仗地带大批士兵前来,所以才派了十几名好手守卫子爵府,以为对付一般地痞流氓绰绰有余……

    “佟公子说笑了,方姑娘身上的伤是我白天和她切磋武艺的时候,不小心伤到她的。至于这个夜行衣,说不定是那个女飞贼放到方姑娘房中,故意栽赃陷害用的。”宋青书开口说道。

    “是么?我看这夜行衣大小样式和这位方姑娘身材极为相称啊,不然可以让方姑娘穿上试试,看方姑娘的伤口,会不会这么巧和衣服上的刀痕吻合呢?”鄂伦岱拿着夜行衣隔空往方怡身上一衬,嘴里‘啧啧’作响。

    宋青书知道此番对己方大为不利,想着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将方怡保下来,纠结于女飞贼一说实属不智,连忙转移话题:“方姑娘乃是韦大人的遗孀,韦大人为国捐躯,如今尸骨未寒,佟公子这样做未免让朝中大臣齿冷。”

    鄂伦岱不以为意,摇头说道:“本公子并不是刻意找茬,而是查出了这位方二夫人,实乃前明余孽沐王府中人,沐王府一直干的是反清复明的勾当,派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潜伏在韦大人身边,动机实在很让人怀疑。而且韦大人之死疑点重重,本公子有理由怀疑,这位方二夫人恐怕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来人,给我将方二夫人带走,好好审问一下。”

    “喳!”众官兵一声大吼,震得方怡脸色发白。

    “谁敢!”宋青书手一伸,挡在方怡面前,上前的官兵不由得面面相觑,一时间迟疑不前。

    “宋大人莫不是要包庇这反贼?这个罪名可比夜间调动士兵严重多了。”鄂伦岱冷笑道。

    众目睽睽之下,宋青书总得有个搪塞的理由,脑中急速思索,很快便有了主意:“佟公子想必听说过皇上最近新成立了粘杆处,方二夫人的案子,就有我粘杆处来查好了。”

    鄂伦岱一愣,没料到半路杀出个粘杆处,这个机构颇为神秘,他也有所耳闻,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手下在他耳边窃窃私语,鄂伦岱顿时大喜,说道:“宋大人可不要忘了,皇上只赋予了粘杆处侦查缉捕之权,并没有赋予粘杆处审问的权力。”

    宋青书一愣,审问的权力粘杆处迟早会有,就如同前明的锦衣卫东厂一样,不过如今粘杆处初创,康熙在这方面倒的确还没松口,不由脸色难看起来:“那不知佟公子如今又是以什么身份来抓人呢?若是代表佟家,恐怕佟家还没这个权力;若是代表九门提督,倒也不是不可,只是京城治安向来归顺天府尹管辖,佟公子未免有些越俎代庖吧。”

    “那好,我这就派人去请顺天府尹。”鄂伦岱冷哼一声,使了个眼色,一个家将飞快往顺天府邸跑去。

    宋青书回过头来,看着方怡沉声说道:“方姑娘,今日事情难以善了,恐怕只有委屈方姑娘先到顺天府呆几天。顺天府是纳兰家的地盘儿,佟家的手伸不到那边去。我会跟纳兰明珠打招呼,顺天府尹应该不会为难你。方姑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你救出来。”

    如果只是女飞贼一案,宋青书将方怡强保下来都没什么关系,不过鄂伦岱却指出了方怡沐王府的身份,在满清境内,所有反清复明组织有关的案子,都是大案,众目睽睽之下,宋青书也没办法遮掩下来,只好寻求一个相对好一点的解决方法先将方怡保护起来。

    见方怡脸色发白,眼中似乎有惊惶之色,宋青书凑到她耳边悄声说道:“方姑娘放心,如果明面上的手段都失败了,就算劫狱我也会将你救出来。”

    方怡双眼终于重现了神采,宋青书的武功她可是清楚,顿时感激地点点头:“多谢宋大哥。”一旁的双儿也拉着她的手不停安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