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五十章 教坊司

    佟家公子带兵包围韦小宝的子爵府,这么大的事情顺天府尹早就得到消息,正在赶来路上,刚巧碰到了鄂伦岱的家将,很快便赶了过来。

    这之前宋青书和鄂伦岱潜意识里已经达成了共识,顺天府尹很快便将方怡带走了,看着方怡一步三回头的样子,宋青书只好传音入密道:“方姑娘,请相信我。”

    听到他的声音,方怡浑身一阵,轻轻点了点头,便乖乖跟着顺天府尹走了。

    鄂伦岱暗叫一声晦气,这次不仅没得到双儿或者方怡任意一个,反而还得罪了宋青书,不过他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在走的时候,来到两人身边,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宋大人,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要不是我,你哪能这么容易享受无尽的艳福。”说完便哈哈大笑扬长而去,只留下脸色难看的双儿。

    “双儿,不要和这种小人计较。”宋青书担心地看了看双儿。

    哪知双儿毫不在意地点点头:“鄂伦岱以为所有男人都像他那样恶心,哪里知道世上还有宋大哥这样的君子。”

    宋青书苦笑道:“双儿,我也不想当君子……其实我比鄂伦岱还要贪心一点。”

    双儿一愣,不过冰雪聪明的她很快反应过来宋青书的潜台词,不由得浑身一颤,下意识陷入了沉默。

    “双儿,你们先好好休息一下,今儿天太晚了,明天一早我去找人帮忙调解一下。现在鄂伦岱应该不会再寻衅生事了,有狄云他们守着,你们也可以安心睡一绝。”宋青书打破了沉默。

    桃红柳绿扶着双儿回到房中,嘴里叽叽喳喳闹开了:

    “夫人,人家宋大人人真好。”

    “对啊对啊,今晚人家都准备死在佟府了,没想到宋大人居然先将我们救了出去。”

    “会不会是宋大人瞧上你个骚蹄子了。”

    “呸呸呸,明明是他看在夫人面子上,爱屋及乌,才对我俩另眼相看的。”

    ……

    双儿被她俩的话闹了个大红脸,实在听不下去了,只好啐道:“说什么呢,宋大哥和小宝是八拜之交,照顾我们有什么不妥么。”

    “少夫人,这个世道别说是八拜之交,就算是亲兄弟,肯为了兄弟得罪炙手可热的佟家的,恐怕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我就不信他真是顾念着与韦爵爷的兄弟情谊,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哦。”两个丫鬟又议论开了,她们早就觉得宋青书对双儿似乎与众不同,以前还因为双儿的身份心中有疙瘩,今晚生死一线之间被宋青书救了,立马改变阵营,纷纷替宋青书说起话来。

    “再胡说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双儿笑骂道,也知道两个丫鬟不怕自己,眼睛睁得大大的,躺在床上没多久,情不自禁想到前半夜自己的一些举动,不由羞得一下子将被子蒙住了头。

    第二天一早,宋青书便来到皇宫,当然,他并不是直接去找康熙,得到多隆指点,他也明白康熙此时的态度是冷眼旁观。在宫中瞎转悠一会儿,很快找到纳兰家的公子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能做出如此细腻的词,纳兰兄果然器宇轩昂,一看就是女子闺中所梦之人。”身为纳兰家主之子,纳兰性德最近刚被荫封为大内一等侍卫,宋青书见他一表人才,由衷感叹道。

    “宋大人折煞小人了。”嘴上虽然如此说,但纳兰性德脸上依然难掩得色,他此时年纪轻轻,正是风华正茂之时,虽然有着世家子弟与生俱来的城府,但仍然做不到他爹明珠那般喜怒不形于色。

    看着眼前这个前世因为安意如一本《人生若只如初见》火遍大江南北,成为万千少女魂牵梦萦的男子,宋青书不由得也有些恍惚,拉着他一阵谈天说地,很快便得到了纳兰性德的好感。

    和宋青书聊天纳兰性德只觉得遇到了一生的知己,他擅长作词,平日里同僚倒也经常称赞,不过不是看在自己父亲面子上,便是称赞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相反宋青书评价他“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实在是太符合他的脾胃了,不过他又哪知道宋青书不过是剽窃了王国维而已。

    宋青书见两人关系足够熟络过后,便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想借纳兰性德帮他引见纳兰明珠,宋青书如今虽然在康熙面前也算一个红人,但不像韦小宝当年那样和朝中重臣关系密切,这之前与纳兰明珠并无交情,担心直接找上门去,会被对方敷衍,所以才去曲线救国的形势,走纳兰性德这条路线。

    “宋大人急公好义,真是有上古遗风。”纳兰性德由衷赞叹道,正所谓一个人看一个人顺眼过后,他的缺点便不再是缺点,更莫说纳兰性德这种自命清高的文人,早就看不惯鄂伦岱欺负韦小宝遗孀的行径了。

    在纳兰性德的安排下,宋青书当天下午便在纳兰府中见到了纳兰家当代家主纳兰明珠。

    生出纳兰性德这般钟灵毓秀的儿子,自然也不会像电视剧里面那副猥琐的形象,虽然已经人过中年,但整个人依然颇为英伟,只可惜有个酒糟鼻破坏了整体的印象分。

    宋青书还没开口,纳兰明珠便叹了一口气:“宋大人,我们同朝为官,虽然并没有什么私交,但我对阁下的人品可谓神交已久。昨夜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宋大人念在昔日与韦爵爷的交情,替他家扛下这道梁子,我对宋大人可谓是敬佩万分。不过……”

    纳兰明珠话锋一转,宋青书一颗心顿时吊了起来:“容老夫倚老卖老劝一句,这件事宋大人还是不要管为好……一个不好,恐怕连阁下也要陷进去。”

    宋青书不以为然地说道:“佟家如今虽然势大,但宋某还不至于怕了他们。”

    纳兰明珠摇了摇头,双眼望向远方,似乎陷入了回忆:“以宋大人如今的权势自然不会怕了佟家,佟家如今种种举动,虽然也算得上韦大人当日咎由自取,但欺负一群寡妇,未免令人齿冷。不瞒宋大人,昔日老夫与韦大人关系向来不错,你可知一直以来,我为何一直冷眼旁观?”

    宋青书其实心中或多或少有些鄙夷索额图、明珠这些人,韦小宝死后,仿佛变了个人似的,由着双儿被人欺负,现在听他一说,顿时明白恐怕另有愿意,连忙问道:“还望纳兰大人指教。”

    “指教可当不上。”纳兰明珠苦笑道,“不是我们不想帮,而是不能帮。”

    “不能帮?”宋青书一头雾水,纳兰家与索家如今声势虽然不及一连出了几位皇后的佟家,但合在一起,怎么也不会怕了佟家才对啊。

    “对,不能帮。”纳兰明珠点了点头,“宋大人,今天早朝,刑部侍郎上了一个折子,弹劾韦爵爷当年抄家鳌拜府的时候,贪污了鳌拜家产一百万两白银……”

    “这!”宋青书悚然一惊,心想按原著所说,那一百万两明明是韦小宝和索额图平分的,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敢重提此事。

    仿佛猜到了他心中所想,纳兰明珠说道:“宋大人也不是外人,也不怕和你说实话。当日鳌拜被抄家一事我也有所耳闻,那贪污的一百万两银子最后被韦大人和索额图平分了。不过这种事情,朝中重臣也算司空见惯,并没有当回事情。韦大人若是还活着还好,现在他死了,佟家自然没有顾忌,便将这桩旧事捅了出来,别人不清楚刑部侍郎是哪家的狗,我纳兰明珠还不知道么?”

    纳兰明珠冷哼一声,继续说道:“不过佟家高明就高明在,将索额图贪污的那五十万两尽数栽赃到了韦爵爷头上,反正韦爵爷已死,也没法辩解。这样一来,索额图为了避嫌,自然不敢出声,我们这些昔日的老友,也不敢仗义执言,一来毕竟韦大人当初的确贪了这笔银子,二来,嘿嘿,一个不好,也会把索额图扯下水……这种费力不讨好,还容易得罪索家的事情,朝中没人会做的,宋大人你明白么?”

    宋青书不由手脚冰凉,心想这群政客果然吃人不吐骨头,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权衡利弊之下,果断放弃了韦小宝,果然够狠。

    “宋大人大可放心,方二夫人在顺天府中不会受到任何刁难,我会给下面递话,好好招待她。不过我能做到的也仅此而已,此案究竟怎么判,还是得看皇上的了。”纳兰明珠端起茶碗,用茶盖捋了捋水面。

    “多谢纳兰大人。”宋青书明白对方已经下了逐客令,起身往皇宫走去,一路上心越来越凉,本以为此次明明是鄂伦岱理亏,哪知道在佟家的运作下,一环扣一环,本事受害人的韦府竟然陷入了绝境。现在莫说是方怡,就连双儿都不一定能置身事外。

    回到皇宫,问了侍卫得知康熙如今正在御书房,连忙赶了过去,进门过后,还没开口,只见康熙怒气冲冲地说道:“青书你来得正好,枉费朕昔日那么信任韦小宝,结果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胆大包天。他贪污的事情朕也能猜到一二,之前还以为不过贪污了几万两,嘿嘿,今天才知道,他居然胆敢贪污一百万两。”

    康熙将茶杯重重往地上一扔:“好一个韦小宝,一百万两,前年山东大旱,朕想赈灾,千方百计,才在国库中凑了二十万两出来,这个狗奴才,居然一下子便贪污了一百万两。”说完便把手里的奏折扔在了地上。

    宋青书阴沉着脸,将地上的奏折拿起来一看,才知道这是康熙派人调查的结果,当日抄家鳌拜府中的那些侍卫以及管家的供词,按照上面所说,完全是韦小宝胆大包天,悄悄将这么大一笔银子私吞了下来,字里行间,没有提到索额图一言一语……

    宋青书只觉得一股寒气袭来,难怪没人敢说话,这个时候说话的人,不仅要得罪佟家,还要得罪索家。想到双儿柔弱的模样,宋青书正打算仗义执言,哪知康熙直接开口道:“韦小宝这个狗奴才,不仅贪赃枉法,还贪花好色,居然敢与建宁公主通奸,同时害得吴三桂与弘历和朝廷关系紧张,简直是罪无可恕。给朕传旨下去,剥夺韦小宝生前一切荣誉,所有家眷充入教坊司,以儆效尤。”

    前段时间有事情,现在开始恢复状态

    不过牢记之前的教训,我现在也不说每天能更新多少了,尽我所能更而已

    毕竟料不到还有没有什么突发情况

    许下诺言完不成,你们难受我自己也难受

    正如佛教中的宏愿一样

    完成了证道,

    完不成是会反噬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