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五十一章 谁的手段更高明

    宋青书大惊失色:“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康熙阴沉着脸瞪着他,“朕金口已开,你还想说什么。”

    “就算韦小宝昔日犯了过错,可是这与他的家眷又有何关系,还望皇上念在与韦大人昔日的交情上,三思!”宋青书硬着头皮说道。

    “就因为朕与这个狗奴才还有点情分,才没把他家里的人发配到宁古塔给披甲人为奴。”康熙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好了,朕累了,你退下吧。”

    康熙本就十分恼怒韦小宝私通建宁,坏了自己的大事,如今贪污一百万两的事情暴露,更是雪上加霜,把康熙压抑在心中的不满尽数暴露出来。此次重罚韦家,不无杀一儆百的意思,昔日韦小宝和自己关系这么好,犯了事情也要被处理,其他人做事之前不免得掂量掂量。

    宋青书阴沉着脸往门外走去,心中想着是不是暗中.将双儿她们救走再说,没想到康熙突然喊住了他:“青书,最近京城不怎么太平,你武功高强,抄韦小宝家就由你去执行,双儿她们也由你送到教坊司。朕不希望中途出现什么问题。如果出了问题,朕便用军法处置,你一定要加倍小心。”

    被康熙深深地看了一眼,宋青书只觉得心中一寒,康熙恐怕也是猜到了自己的念头,才特意派自己去执行。如果偷偷救走双儿,那么自己就是严重失职,看到康熙对韦小宝如此不念旧情,宋青书也难以预料到时候他会怎么处置自己。

    从御书房出来,看着蔚蓝明亮的天空,宋青书心情为之一畅,不由沉思道:正所谓伴君如伴虎,今日亲眼见识过了,看来还是自己当老板更自在……

    抄家的时候,韦小宝的子爵府一片狼藉,奴婢仆人纷纷哭哭啼啼,当宋青书宣读完圣旨过后,桃红柳绿纷纷破口大骂,不过双儿表情却显得十分平静。

    “我也没想到康熙这么狠心,双儿,我一定会将你们救出来。”宋青书示意手下都出去,留下两人单独相处。

    双儿微微一笑:“宋大哥,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我知道你肯定已经尽力了。你不要怪桃红柳绿两个丫头,她们那晚回来后,一直在我面前说你好话,结果你今天带人来抄家,她们一时没法接受而已。”

    “我也没想到康熙会这样安排,”宋青书苦恼地说道,“本来打算将你们救走,带你远走高飞的,哪知道康熙却派我来押送你们,实在是……”

    听到他说带自己远走高飞,双儿明知道对方不是那个意思,但一张俏脸还是难以自制地红了一下:“宋大哥你放心吧,我还粗通武艺,短时间在里面还能护住自己和她们的周全……只是有件事情需要麻烦宋大哥。”

    “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义不容辞。”宋青书说道。

    双儿正欲开口,不管目光落到他身上的官服上面,又有些犹豫起来,毕竟此事还关系着他人安危:“我可以相信你么?”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扶着双儿肩膀,紧紧盯着她的双眸:“我们之间经历过这么多事情,我以为你不会问出这种事情。”

    想到第一次见面时被对方醉酒后揩油,以及后来准备自杀殉情时被他搂着睡了一晚上,再加上那晚中了鄂伦岱下流的药过后,两人……双儿也分不清此刻对他是什么感情,但潜意识还是十分相信他的,只好歉意地说道:“我自然相信你,只是这件事关系到其他人的性命,我实在有些担心。”

    双儿顿了顿,继续说道:“宋大哥你把我们送到教坊司过后,就去天桥附近找一个叫钱老本的杀猪匠,告诉他我们如今的情况,到时候自然有人会来救我们的。因为大哥你已经交接完毕,康熙也没法治你失职之罪。”双儿果然冰雪聪明,很快便意识到宋青书的难处,如今身处险境,反而先替他考虑起来。

    宋青书问道:“你是打算找天地会的人来救你?”

    双儿悚然一惊,诧异.地问道:“原来大哥你都知道了……”

    “以前在山东还和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有过一面之缘,”宋青书点点头,“韦小宝身为天地会青木堂香主的事情我也知道。”

    见双儿面色煞白,宋青书连忙说道:“你放心好了,这些我都没和其他人说过,朝廷里的人并不知道。”

    双儿终于舒了一口气,上下打量着宋青书,抿嘴笑道:“宋大哥,人家现在才敢毫无保留的相信你哩。”

    “你又不是没在我面前毫无保留过,”宋青书见轻微的一句话一下子让双儿闹了一个大红脸,连忙改口说道,“对了,我觉得还是不要把天地会扯进来好了,我总觉得这次康熙对韦小宝太过严厉了一点,说不定他是想借机除掉天地会。”

    宋青书本来也没想到这一茬,刚刚听双儿提出求助于天地会才反应过来,按照原著剧情,由于天地会有内奸,韦小宝加入天地会没过多久,康熙就已经知晓了,只是念在韦小宝还有用,一直不动声色而已。这次发配韦小宝的遗孀到教坊司,难免不是想借机将天地会一网打尽,毕竟天地会中人,都以义字当头,没理由放任双儿被如此欺负。

    “那怎么办。”双儿脸上血色褪尽。

    “这不是还有我么,”宋青书说道,“天地会要联系,只不过是让他们按兵不动。隔段时间当康熙发现没有天地会的人来相救,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就能推出他究竟是怎么打算的了。”

    “的确不该让天地会兄弟冒险,”双儿点点头,突然面露难色,“可是教坊司那种地方,我实在有点怕。”

    “刚才是谁说自己粗通武艺,能护住自己周全的呀?”宋青书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在她作势欲嗔的时候,连忙说道,“放心吧,我可舍不得把你一个人留在那种虎狼之地。一般人你的确能应付,不过要是鄂伦岱他找上门,你恐怕真应付不过来。”

    “什么舍得舍不得的,怪难听的。”双儿嗔道,不过知道对方说的是实情,她没少听韦小宝将丽春院里对付不听话姑娘的手段,教坊司作为官方妓院,想来手段更多。更何况如果鄂伦岱找上门来点名要自己,因为已经是官妓的身份,自己还真没什么应对办法,浑身不由微微颤抖起来。

    “双儿,所以我需要你和我演一场戏。”宋青书古怪地笑道。

    ……

    接下里一段时间,京城出了一件怪事。如今炙手可热的御前侍卫副总管宋青书居然整日流连教坊司。有心人查探之下,才知道他出手千金,包下了一个叫双儿的姑娘。

    京城中达官贵人狎妓之风非常盛行,但一般都是逢场作戏,爽完就回家的节奏。哪像宋青书这样家都不回,晚上都住在青楼里。

    与大多数官员暗地里鄙夷他不知自爱不同,青楼里的姑娘却对宋青书十分欣赏,纷纷称之为柳三变第二。

    “柳三变?”听到双儿的话,一边惬意地享受着桃红柳绿的按摩,宋青书摇头苦笑道,“我可不想像柳三变一样,死后无人搭理,还是一群青楼女子凑钱将他下葬了。”

    “宋大哥自然不是柳三变,可是这样下去,你的名声恐怕也和柳三变一样,影响你的前途啊。”双儿拨了一颗葡萄塞到了他嘴里,近日里逢场作戏,要瞒过有心人耳目,自然会有一些类似的亲昵举动,到了后来,两人反而觉得这再正常不过。

    “名声这个东西,”宋青书嘿嘿冷笑,“我的名声已经差得不能再差了,不愁多这一条。而且我和柳三变最大的不同,他的前途需要皇帝恩典,我的前途,却可以自己挣……”

    外面突然传来喧闹之声,门一下子被撞了开来,老鸨歉意地看着宋青书:“宋大人,我实在拦不住佟公子。”

    宋青书点点头,示意她出去,看着气急败坏地鄂伦岱,慢条斯理说道:“佟公子,我们好像没什么交情吧,这段时间你三番五次闯进来找我,究竟是想干什么?”

    鄂伦岱冷哼一声:“姓宋的,我还真是服了你。这段时间一直在这儿护着双儿,我一点空隙都找不到。”

    宋青书面有得色,这段时间大多数时候他都在双儿房中,皇宫有事离开的时候,他也会安排粘杆处的人守在门口,一旦完成公务,很快又从皇宫回来。鄂伦岱三番四次想点双儿服侍自己,结果一次机会也没找到。

    鄂伦岱突然神情一变,嘿嘿笑道:“宋大人,我的手段和你比起来,真是太过粗鄙不堪。我用尽办法,都没得到双儿姑娘,反而将她一步一步推到了你怀中。哪像你英雄救美,让她心甘情愿投入你的怀抱,这杯谢媒酒你可少不了我。可怜的韦小宝,尸骨未寒,老婆便被昔日的兄弟给上了……”

    看着鄂伦岱扬长而去,双儿脸上笼罩着一层寒霜。宋青书连忙收起搭在凳子上的脚,示意桃红柳绿先出去,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双儿,他这完全是在挑拨离间,我们之间清清白白,你自己还不清楚么。”

    “我们之间真的清清白白么?”双儿凄然一笑,见宋青书一愣,转移话题说道,“我担心鄂伦岱这狗贼欺负不了我,会去欺负方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