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五十二章 监守自盗

    “之前方怡在顺天府大牢中被人救走了,鄂伦岱想必也找不到她。”宋青书说道。

    “就怕是鄂伦岱找人劫了方姐姐,那她恐怕要受苦了。”双儿面露忧色。

    “顺天府是纳兰家的地盘儿,佟家能量再大,手也伸不到那里去。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应该是沐王府的人将她救出来了,双儿你不要担心了,我已经派了人去查个究竟了。”宋青书嘴上虽然这样安慰着,心中却是笼罩了一层阴影,沐王府如今人丁凋零,武功又不咋地,恐怕没这个本事将人救出来啊。

    “希望方姐姐吉人自有天相吧。”双儿幽幽一叹,不再说话,房中顿时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双儿,陪我喝酒吧。”宋青书知道就这样干耗下去也不是办法,遂开口说道。

    “好呀。”双儿显然也不习惯这样相对无言的状态,嗯了一声。

    “宋大人,我们去准备酒菜。”桃红柳绿对视一眼,一下子溜了出去,双儿都来不及叫住两人。

    “这俩丫头,跑这么快干什么。”双儿郁闷地说道,“现在她俩什么事情都一口一个宋大人,连夫人都不喊一声了,都不知道谁才是她们主人。”

    宋青书暗赞了一声,两个丫鬟从小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哪还瞧不出自己和她家女主人暧昧的关系,不喊她夫人的身份,分明是担心惹人嫌,这不,一有机会就会留两人二人世界。看来之前佟府救了她们一次,无心插柳反而得到了她们的认同。

    “这俩丫头,屋中明明有酒,偏要到外面去找。”宋青书端起一边的酒壶,笑骂了一声,双儿不知道想到什么,耳根一红,站在那里默不作声。

    “双儿姑娘,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啊,就在那儿傻站着,还不来陪大爷喝一杯。”宋青书笑道,两人这段时间倒也没少开这种玩笑。

    哪知这次双儿听到他的话,眼圈立马就红了:“宋大哥,你心中是不是真的把人家当成了青楼里的姑娘。”

    “怎么会呢?”宋青书手忙脚乱解释道,“我的好双儿,我错了,都是我管不住这张贱嘴。”说着便挥动手准备给自己一个大耳瓜子。

    “哎!”双儿一惊,连忙抓住他的手腕,没好气地说道,“谁……谁是你的好双儿啊。”

    “你不生气了?”宋青书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不生气了。”双儿摇了摇头,正打算收回自己的手。

    感受到她手上肌肤的滑腻,宋青书冲动之下一把握住的皓腕,往自己怀里一扯,双儿重心不稳,整个人一下子坐到了他腿上。

    “快放开我。”双儿又羞又怒,她身负武艺,还担心挣扎起来伤了宋青书,所以只用了五分力道,哪知道对方一只手搂过她的肩膀,便将自己死死按在怀中,根本起不来。

    “你先喝了这杯酒,我就放你起来。”宋青书端起一个酒杯,凑到她水润的唇边,笑嘻嘻地说道。

    “你这么这么无赖啊。”双儿抿着嘴,恨恨地盯了他一眼。

    透过薄薄的衣衫,宋青书能感觉到双儿动人的娇躯,渐渐起了反应,双儿若有所觉,声音有些发颤地说道:“是不是我喝了你就放我起来?”

    “那是自然。”宋青书也觉得有些喉咙发干。

    双儿伸出手想去接酒杯,哪知宋青书拿着酒杯往后一缩,顿时不解地看着他。

    “张嘴,我喂你。”宋青书声音格外地温柔。

    双儿面露挣扎之色,不过臀部不停传来的热力让她有些发软,只想快点挣脱对方的魔爪,无奈的点了点头。

    看着宋青书将酒杯慢慢往自己的嘴唇靠近,双儿双唇微张,微微凑了过去,哪知道对方却又将手缩了回去。

    如此再三,双儿顿时怒道:“再这样,我可不喝了。”

    “好好好,保证不戏弄你了。”宋青书连忙赔罪道。

    为了避免被他的手动作迷惑,双儿索性闭上了双眼,“快点喂我,我不会再上当了。”

    看着双儿睫毛轻颤,微微张开的双唇闪耀着分外迷人的水润光泽,宋青书不由一呆,看了看手中的酒杯,很干脆地往身后一扔,直接俯身亲了上去。

    双儿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双眼睛一下子睁得大大的,开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面庞,心中情绪分外复杂。

    经过最初下意识的抵抗,宋青书感觉到双儿的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浑身的挣扎也微乎其微,心中一喜,贪婪的品尝着佳人香舌的美味。

    良久唇分,双儿胸脯欺负不定,怔怔地看着宋青书,眼神中露出哀求之色:“宋大哥,不要这样好么,桃红柳绿马上就回来了。”

    见对方并没有勃然大怒,宋青书暗想有戏,凑到她耳边说道:“好双儿,只要她们一回来,我就停止侵犯你,你说好不好?”

    “好……”被他嘴中呼出的热气一喷,双儿此刻也有些意乱情迷,心中寻思,这俩丫头已经出去一段时间了,想来酒菜已经张罗得差不多了,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有《欢喜禅法》高屋建瓴的理论指导,再加上之前那么多女人的实战经验,宋青书如今情挑的手段何等厉害,没过多久,双儿便云鬓散乱,娇喘连连。

    宋青书不再满足于表面上的接触,双手悄悄从她衣襟里伸了进去,往外一撑,双儿顿时犹如被剥壳的嫩笋,露出了雪白的香肩。

    感受到空气中的凉意,双儿有了片刻的清醒,声音中都带了一丝哭腔:“桃红柳绿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谁知道呢。”宋青书微微一笑,亲吻了上去。

    “你是不是和她俩串通好了?”双儿艰难地用手推开了宋青书,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的双眼。

    宋青书心中挣扎良久,但还是不愿意骗她,苦涩地点了点头:“之前我传音入密,让她们到楼里面逛逛,我不叫她们,就不要回来。”

    “这俩丫头就这样把我卖了?”双儿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恐怕是的。”宋青书苦笑道,既然双儿已经恢复了理智,恐怕也占不了什么便宜了。而且经过今天的事情,两人以后的关系来怎么处理,想起来就一阵头大。

    “要不……我们继续?”宋青书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傻乎乎地问了一句。

    双儿低着头,看不清脸色,宋青书只模模糊糊听到几个字,“抱我到床上去。”

    “什么?”宋青书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双儿抬起头来,满脸晕红,贝齿咬着嘴唇,重复了一遍:“我说抱我到床上去,人家不喜欢在这里……”见宋青书呆呆地坐在那里,没好气地说道:“你要是再没听清楚,我可要反悔了。”

    “听清楚了,听清楚了。”宋青书狂喜道,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往床边走了过去。

    说完那句话过后,双儿便将脸死死埋在宋青书怀里,不愿意再吭一声。

    宋青书只觉得怀中佳人浑身好似化了一般,当彻底解开她的衣衫,伸手在她大腿处一摸,更是得到了印证。

    “好双儿,我来了。”宋青书腰部一沉,一路上长驱而入,毫无晦涩之感,那种灵欲的交流,让两人不由自主同时嗯了一声。

    男女之事,分外奇妙。有时候印象最深刻的是浑身战栗那几秒,有时候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对方娇躯上驰骋的快感,但有时候,进入的那一瞬间,才是最为愉悦的,若干年后,也许已经记不得具体过程,或者那释放的激情,但是那进入一瞬间的美妙感,或者心灵的满足感,却能铭记一辈子。

    宋青书敢断定,和双儿紧密结合的这一下,恐怕就会永生难忘。

    见双儿眉头微锁,似乎有痛苦之色,宋青书很快也意识到不妥,突然脸色古怪地说道:“你还是处女?”

    双儿没好气地给了他一粉拳:“我要是真和小宝有过肌肤之亲,哪还会让你近我的身子……”

    “是进不是近。”宋青书纠正道,脸上难以抑制地露出喜色。

    就算是妇人,若不是充分情动,根本做不到一下子直捣黄龙,更遑论黄花大闺女,双儿能被他一下子长驱而入,可知当时她已经情动至极,意识到这点,宋青书动作分外怜惜起来。

    “宋大哥,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对人家不安好心。”双儿肌肤上泛起了玫瑰色的红潮,分外迷人。

    “双儿,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脑中便不由自主幻想了如今这个场景,如今美梦成真,实在是太开心了。”宋青书感慨道。

    “就知道你是个下流胚子。”双儿啐道,“正所谓酒后吐真言,那晚你喝醉了不停往人家身上凑,占我便宜,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

    “那个……那晚其实我是装醉的。”宋青书嘿嘿笑道。

    “你这个混蛋!”双儿气得咬了他一口,最后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知道……”

    “看来我们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宋青书感叹道。

    仿佛是配合这个通字,双儿差点被宋青书顶得头撞到床沿上去,只好粉拳相向以示抗议。

    “这次到教坊司,你让我配……配合你在大家面前演一出戏,是……不是一开始就打着监……守自盗的主意?”双儿断断续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