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五十三章 化解旧怨

    宋青书一边抚摸着身下佳人白嫩的肌肤,一边赞叹道:“我就是想监守自盗你这块白羊脂玉。 ”

    “不要说了。”双儿羞得闭上眼睛,双臂自然而然搂着宋青书的头,随着他的动作,眉头一会紧皱,一会儿舒展……

    “不要这种羞人的姿势。”不知过了多久,床上响起了一个娇柔的抗议声。

    “好双儿,这是练功需要,配合我一下嘛。”宋青书连忙哄了起来。

    “什么武功这么……这么下流。”双儿紧咬下唇,不过见宋青书郑重其事的模样,只好任其施为。

    云消雨霁过后,双儿如同一只小猫一般蜷缩在宋青书怀中,摩擦着双儿背上光滑柔嫩的肌肤,宋青书只觉得分外满足。

    想到她身体里充沛的纯阴之气,宋青书数次欲言又止。仿佛是感觉到了他的疑惑,双儿甜甜一笑:“宋大哥你想问什么?”

    “双儿,你和小宝不是已经成亲了么,怎么还是处子之身?”宋青书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语句。

    “那只是小宝喜欢……大老婆,大老婆那样喊我,然后吩咐府中下任也叫我夫人,我们还没正式拜堂。”双儿幽幽一叹,“人家本来心中已经默认是小宝的人了,所以也喜欢他那样叫我。”

    宋青书记得之前两人似乎颇为亲热,顿时奇怪道:“小宝的行事作风我可清楚得很,他怎么会像柳下惠一样,放着这么动人的女子不碰?”

    双儿脸色一红,有些怕痒地扭了扭腰肢,离他远了点,方才说道:“小宝自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宋大哥,你也知道小宝在天地会的身份,可是随着他在朝廷中的官越做越大,我担心他沉迷其中,忘了本性,所以才和他约定,只要当他归隐山林的时候,我才让他近……”突然想起来之前宋青书的玩笑话,连忙改口道,“才让他碰我,哪知,哪知……”

    宋青书见她面露悲伤之色,伸出手将她搂了过来,故意逗她道:“哪知最后便宜了我?”

    双儿狠狠地捶了他几拳以示抗议,突然惆怅地说道:“宋大哥,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莫说一件,一千件我也答应。”宋青书拨弄着她精致的耳垂,深情地说道。

    “今天的事情我们就当没发生过,还是保持以前的关系好不好?”双儿瞪大双眸,充满希冀地看着他。

    “为什么?”宋青书心中一凉。

    “我和小宝虽无夫妻之实,但有夫妻之名。他刚过世没多久,我就和其他男人好了,那天下人会怎么看我,又会怎么看你?更关键的是,小宝会被人耻笑的,我知道他那个人最好面子,要是大家知道他的妻子背着他偷……汉子,恐怕他在下面也不得安宁的。”双儿幽幽一叹。

    ?

    “什么偷汉子,说得忒难听,”宋青书将她紧紧抱住,仿佛一松手就会失去她,“这段时间我一直流连在这儿,京城里早就充斥着流言蜚语了,怕什么。”

    “这不一样的,宋大哥,”双儿手指在宋青书胸膛上顽皮地划着圈,“那些流言蜚语,只能骗骗不知情的人。在有心人眼中,你是为了昔日的兄弟之情,一直守护着我。小宝以前那些朋友纷纷撒手不管的时候,只有你一直不离不弃,这本来是义薄云天之举,但如果你和我的关系曝光,你就一下子变成千夫所指了。”

    “双儿,你是在为我着想对不对?”宋青书沉默片刻,激动地看着她。

    “少臭美了,”双儿脸蛋儿发烫,不自然地说道,“人家只是为自己和小宝着想。”

    想到世俗的礼法,宋青书觉得胸中有些发闷,自己可以不在乎这些,可是双儿……

    “双儿你既然这么为我着想,我也不能那么自私,不顾及你的名声,好吧,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就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恢复以前那样。”

    “连桃红柳绿也要瞒着。”双儿连忙添加道。

    “你怎么能说得这么云淡风轻,我心都快痛死了。不行,以后恐怕没法享受你的温柔了,今天就一次性享受个够。”宋青书翻身压了上去。

    双儿下意识抵挡起来,面红耳赤地说道:“人家又没说和你断绝来往,你可以……偷偷地来找我嘛。”

    宋青书一愣,脸上很快浮起了一丝惊喜的笑容:“只要我想要,你就给?”

    双儿羞涩地强调着:“只要没有其他人知道……”

    “来日方长,今天就先放过你了。”提起某个字的时候,宋青书意味深长地说道。

    哪知双儿的手却压在他腰上,双颊绯红:“你进都进来了,还说这种胡话。”

    虽说只有男儿才有**?双儿这个黄花闺女初尝闺房之乐,也变得有些食髓知味了,宋青书得意地笑了笑,又温柔地动了起来……

    当宋青书帮双儿穿衣服的时候,看着她那件特殊的内衣,明知故问道:“双儿,这上面绣的是什么?”

    看着《四十二章经》的藏宝图,双儿心中挣扎良久,寻思要不要告诉宋青书实话,后来转念一想,自己连身子都给他了,还有什么信不过他的,于是便将藏宝图的来历原原本本和他说了。

    宋青书心中感动,本以为她会找个理由搪塞自己,没想到她居然毫无保留,“双儿,这么事关重大的事情,你居然都跟我说了……”

    “还不是看到你和天地会有来往,而且明显心不在鞑子官场上,我才不会告诉你呢。再说,人家身子都给你了,自然会对你毫无保留。”双儿娇哼一声。

    宋青书一呆,双儿这份全心全意的信任让他觉得分外沉重,迟疑地说道:“万一你日后发现我有事情骗了你,你会怎么想。”

    “只要你不把这宝藏拿去献给康熙,以作进身之阶,或者将它贪墨下来作为一己之私利,我都不会怪你的,”双儿展颜笑道,“你骗我自然有你的理由,我相信你。”

    “你真不愧是当老婆的完美模板。”宋青书一呆,“可是我真的有事情骗了你。”

    双儿看着他,面露狐疑之色,突然想到什么,羞涩地将头埋在他怀中:“宋大哥,我知道你为了得到我,肯定耍了些手段,可是没关系的,我不怪你。”

    宋青书深深地注视着怀中的佳人,情不自禁将她搂得紧紧的,眼神中莫名有了泪光,“我的好双儿。”同时心中下定决心,韦小宝的事情,一定要瞒她一辈子。

    ……

    一边帮她整理好衣衫,宋青书一边说道:“双儿,四十二章经的秘密我也知道,龙脉之说虚无缥缈,不过宝藏是实打实的,我打算将这个宝藏用来做以后义军军资。”宋青书便将脑中一些计划透露给她知道。

    双儿听得美目异彩连连,欣喜地说道:“我果然没看错人!我就知道宋大哥这种大英雄,怎么会甘心给鞑子做走狗。”说着说着变得忧虑起来:“可是这地图还少了些关键信息。”

    宋青书面色古怪:“另外两本《四十二章经》在我手里。”简要地把经书的来历讲了一便,然后说道,“下次我将经书拿来给你,你找机会将地图补全吧。”

    《四十二章经》可以说是诸多势力争相抢夺之物,双儿对此一清二楚,见宋青书毫不防备地便准备将经书给自己,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暖意。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将你从教坊司救出去。”宋青书话锋一转。

    “宋大哥你在官场中的身份有利于日后行事,千万别为了救我,而引火烧身。反正有你暗中护着,这教坊司倒也不是什么可怕的地方。”双儿忸怩地说道。

    宋青书笑道:“总不能一直让你呆在这污秽之所,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想到办法了?”双儿一愣,她可是被康熙亲自贬到教坊司的,再她看来,除了远走高飞,别无他法。

    “还得多亏刚才双儿美妙的身体,灵欲交融之时才想到的。”宋青书腆着脸凑了过去。

    “宋大哥,人家之前一直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哪知道比小宝还油嘴滑舌,说起轻薄话儿来,恐怕连小宝都比不上你。”双儿没好气地说道。

    “我的嘴很油很滑么?你再尝尝。”

    双儿笑骂着连忙躲闪,两人嬉闹一会儿,门外响起了叩门之声:“宋大人,夫人,我们可以进来么?”

    “是桃红柳绿,”双儿连忙整理了一下衣襟和头发,看了宋青书一眼,“悄悄说道,我们可是约好的哦。”

    “记得记得。”宋青书忙不迭点着头,一下子坐到离她数尺远的地方。

    当两个丫鬟走了进来,看看宋青书,又看看双儿,见两人像寻常一样聊天,顿觉得不可思议至极。

    “夫人,你们就这样一直坐着聊天?”还是桃红胆子比较大,放下酒菜后问道。

    “不然你以为呢?”对这两个“背主求荣”的丫鬟,双儿可是恨得有些牙痒痒,“你们去准备酒菜,怎么准备了这么久?”

    两个丫鬟笑呵呵搪塞一番,趁给宋青书添酒的时候,在他耳边小声埋怨道:“宋大人你也太浪费机会了吧。”

    “不急,不急。”宋青书端起酒杯浅酌了一小口,惬意地说道。

    宋青书已经偷得了禁果,心思自然不在这酒菜上,没过多久,就向双儿告辞,双儿也正被两个丫鬟狐疑的眼神盯得心中发毛,巴不得他早点离去。

    留下粘杆处的人守卫在教坊司,宋青书便急匆匆往皇宫里赶去。他已经明白了之前问题出在哪儿了,因为佟家和韦小宝昔日的旧怨,鄂伦岱使出各种手段,自己疲于被动接招,一开始便陷入不胜之境。其实关键不在于怎么化解这道旧怨,而在于康熙的态度。如今最能影响康熙态度的,便是大小佟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