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百五十四章 容颜相似,性格迥异

    到了紫禁城,宋青书让太监通传过后,便一直等在坤宁宫之外,过了良久,都没有消息传出来,宋青书以为佟皇后不愿见自己,正准备转身离去。

    “宋大人留步,皇后娘娘请你进去。”这个时候太监跑了出来,喊道。

    宋青书一愣,顿时醒悟过来佟皇后这是在杀自己威风呢,等会想必没什么好果子吃。

    进了坤宁宫后,果然如宋青书所料,佟皇后脸带寒霜,一声不吭地看着自己。

    虽然宋青书已经算康熙的心腹了,但他一直在外奔波,所以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佟皇后真容。宋青书不露痕迹地打量了佟皇后一眼,见她身着一袭火红色衣服,领口用金色的丝线绣着凤凰图案,裙裾则绣着金色的祥云,凌云髻中央的的凤鸾嘴中含着一颗明珠,明珠下的束束流苏轻轻垂下,映得俏脸瑰丽无比。

    宋青书暗叫可惜,这佟皇后长得跟后世的关之琳有六七分相似,难道这算隔代遗传?不过她满脸寒霜,时时刻刻试图表现出那份皇后的威严,注定缺失了关之琳那份与生俱来的妩媚。

    “不知宋统领找本宫有何要事?”佟皇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并没有正眼瞧他。

    看着佟皇后手指上戴着的长长景泰蓝指套,宋青书心中一阵不喜,这个现象在清代贵族中倒也常见,他以前悄悄问过多隆,得知指甲长是地位的象征,显示他们无需劳动,景泰蓝指套正是用来保护长长的指甲的,来自现代的宋青书实在无法理解这种奇葩的审美观,总觉得看着像妖精一样,这里的妖精自然是指鬼故事里那些恐怖的妖精,而不是《聊斋》里面那些迷人的女妖精。

    “真是可惜了这副美丽的身躯。”宋青书暗自感叹。

    “本宫在问你话呢。”佟皇后见宋青书一直站在那里,默不住声,有些恼怒地说道。

    “娘娘应当知道下官为了何事找娘娘。”宋青书好整以暇地答道。

    “宋青书,你好大的胆子!”佟皇后凤眉高挑,坐直上身,直勾勾地瞪着宋青书。

    宋青书毫不在意地注视着她,并不言语。

    佟皇后呼吸一窒,挥挥手对太监宫女说道:“你们先下去。”

    “喳!”

    看着太监宫女陆陆续续走了出去,宋青书笑道:“娘娘胆子倒是不小,难道不怕我对您意图不轨么?”刚说完就有些后悔,跟双儿调笑惯了,说起话来没个轻重。

    听到他的话,佟皇后明显一愣,显然也料不到眼前这个奴才居然这么大胆,冷哼一声:“知不知道就凭你这句话,只要本宫告诉皇上,你便会吃不着兜着走么?”

    宋青书悚然一惊,他清楚这些当权者的心态,跪地求饶??求饶根本没有丝毫用处。事到如今,只好硬着头皮撑下去:“娘娘自然不会哪这种小事麻烦皇上,免得显得娘娘不分轻重……”

    “你在威胁我?”佟皇后知道凭着自己的身份,只要自己一吓,这些大臣十有**便会口头求饶,没想到宋青书居然不按常理出招。她其实心中清楚得很,自己不是那些刚得宠而肆意妄为的后妃,而是母仪天下的后宫之主,帮皇帝分忧解难还来不及,自然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去烦他。

    “下臣不敢。”宋青书恭恭敬敬地回了一礼。

    佟皇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突然似笑非笑地说道:“最近京城都在说,宋统领艳福不浅啊。长期流连在罪臣韦小宝的家眷闺房之中……”

    宋青书没等她说完,立即打断说道:“这只是市井小民恶意中伤之言,下官和韦夫人清清白白,天地可鉴。之所以流连在教坊司,只不过是为了防备宵小之徒而已。”

    佟皇后身为佟家人,自然清楚他一直呆在教坊司的目的,她倒不会真认为宋青书和双儿有什么,毕竟在他们这种层次,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了一个妇人,闹得名声毁于一旦,在她看来,实在无法理解。不过听到宋青书的话,不由皱眉道:“你说谁是宵小之徒?”

    “娘娘何必明知故问呢。”宋青书笑了笑,当然也不会傻得说出鄂伦岱的名字,再怎么说,他也是佟皇后的堂弟。

    “你和一般大臣倒真不一样。”佟皇后愣了一愣,仿佛自言自语说道,“一般大臣到了坤宁宫,见到本宫,莫不是胆战心惊,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哪像你这般谈笑自如……”突然话锋一转,瞪着宋青书问道,“宋统领身为汉人,是不是没有长久留在我大清的心思呢?”

    宋青书暗自提起警惕,没想到只言片语,居然被对方摸清了自己的心态,看来佟皇后并不像表面那样花瓶,连忙打起精神应对道:“娘娘说笑了,下臣身为中原数一数二门派的叛徒,早已成为人人喊打之辈,幸好皇上不计前嫌,不仅收留宋某,还委以重任,如此大恩,宋某此生难保,哪敢有其他心思。”

    看到宋青书诚惶诚恐的模样,佟皇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不过心中刚对他产生的一丝好奇立马烟消云散,冷声说道:“你的来意本宫也清楚,不过韦小宝昔日之言涉嫌辱本宫爷爷和叔父,有此报应,也数应当。你若是给他的家眷求情而来,大可不必开口了。”

    宋青书暗中生起一股怒气,长久以来,自己在康熙手中便如同一颗棋子,可是康熙又何尝不是自己手中一颗棋子,佟佳氏虽贵为皇后,但当今天下群雄并起,皇后王妃简直多不胜数,还真不被他放在眼里,强压怒火,淡淡说道:“既然如此,在下便不打扰娘娘休息了。”说完便径直转身离去,留下了佟皇后一人愕然当场。

    刚出门没多久,迎头差点撞上一个宫装丽人,抬头一看,看清是小佟后,连忙告罪道:“差点冲撞了贵妃娘娘,还望娘娘恕罪。”

    小佟后往后退了一步,俏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惊讶地说道:“原来是你呀,你也来找姐姐?”

    “嗯。”宋青书没好气地点点头,因为鄂伦岱和佟皇后的缘故,他连小佟后也有些看不顺眼了。

    注意到他的表情,小佟后也不生气,柔声问道:“你是不是有事求姐姐,她没答应?”

    宋青书一愣,看着眼前这个庄严中带着一丝天真的少女贵妃,下意识点了点头,在宋青书看来,小佟后还不像她姐姐那般老于世故,或许可以利用一下她的同情心,于是便将双儿的事情简要说了一遍。

    “双儿姐姐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我也觉得有些过了。佟府和韦小宝的恩怨,再怎么也不该牵扯到她身上。不过你也不要怪姐姐,她对佟家的荣誉,比什么都看得重,自然不会对你好脸色。”小佟后抿嘴笑道,“这件事情交给我吧,我会处理好的。”

    “也对,你们姐妹间说起话来自然方便些。”宋青书这才有功夫仔细打量起她的容貌来,和她姐姐十分相似,不过她的脸却要显得精致一些。狗日的,两个关之琳,康熙也不怕累死在床上,宋青书心中腹诽不已。

    小佟后虽然注意到他古怪的表情,但哪知道他心中的龌龊,摇了摇头:“这事情和姐姐说不通的,找个机会我会和皇上说的,只要皇上点了头,双儿姐姐自然没事情。”

    “不知道娘娘什么时候能跟皇上说?”宋青书也知道自己问得很无礼,但事到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娘娘应该知道,教坊司那种地方,完全是女人的魔窟,更何况你那位堂兄,也一直在……嘿嘿。”

    小佟后自然清楚自己堂兄鄂伦岱的所作所为,不过没料到宋青书会这么穷追不舍,环顾周围,见太监宫女都离自己远远的,方才悄悄说道:“皇上之前和我透露过,今晚会翻……会翻我的牌子。”说完耳根子都有些红了,留下这句话,便冲冲忙忙进屋找她姐姐去了。

    宋青书呆立木鸡,没想到小佟后把这么隐秘的事情都透露给他知道,不知道是太无城府,还是天生就是个傻瓜。

    古代皇帝的翻牌制度,正是为了杜绝皇帝专宠一人,让后宫佳丽雨露均沾用的,只是实际操作起来往往并不那么公正,皇帝总有特别宠爱的女人,有时候稍微示意一下,贴身太监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皇上的意思,动动手脚,就能让皇上翻到自己想要的那个妃子,比如每个牌子上面写的都是同一个人……

    “这后宫中的荣宠真是变幻莫测,前段时间,康熙不是最宠爱宓妃么,现在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小佟后了?”宋青书摇了摇头,将脑中的念头驱散,大步往皇宫外走去,如今只能先等小佟后的消息了。

    当晚景仁宫中,康熙听到小佟后所说,不由皱眉问道:“这种事情你不要管。”

    小佟后柔声说道:“皇上,臣妾也不想管,只是觉得皇上对这事的处理颇为不妥。”

    “听说你今天见过宋青书了,是他让你来找朕的?”康熙不耐烦地问道了。